笔趣阁 > 横枪艳血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余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余波

        不过胡汉山毕竟是过来人,趁着安洁儿呆的时候,趁机放开安洁儿,肃然哼道:“记住这次教训,如果还不听话,小心我打烂你屁股!”说完,转身而去。

        安洁儿终于回过神来,心头凄然,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这么欺负过自己,胡汉山竟然如此的无礼,还打了自己那个羞死人的地方!委屈得眼珠子就要掉下来,不过此时胡汉山早已走掉,而且周围没有人,那种向别人哭诉的心态却又无处宣泄,捂着传来阵阵辣辣感觉的臀部,安洁儿忍着掉下眼泪,对于胡汉山恼恨交加,想了一想,心头却是转个一个想法,当下擦了擦眼角,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朝大厅走去。

        安洁儿回到大厅,看到众女正在一侧聊天,而胡汉山并没有在场,心头暗喜,当下来近众人身边,然后恶人告状道:“各位姐姐,安洁儿有件事情要跟告诉你们!”

        众人目光转到安洁儿的身上,克丽丝虐笑问道:“小妹妹,你有什么事情要说?”

        小妹妹!我才不是什么小妹妹!安洁儿挺了挺已经育的胸脯表示对克丽丝的称呼的抗议。不过这一举动只能够让众人感觉安洁儿的故作老成,由此嘴角不由自主微微含笑。

        接下来安洁儿的话更是让众人想捧腹大笑,安洁儿开口说道:“你们千万要看好胡汉山,其实胡汉山是个色鬼!”

        想到大被同眠的事情,众女自是清楚的认识到胡汉山本质上来说的确是一个色鬼。众女相视一眼,范莉亚忍住笑,点头道:“安洁儿,这点我们已经知道,我们会看好他的。”

        想不到众人竟然毫无动容的表情,安洁儿有些恼怒,大声叫道:“你们知道?那为何还不看好他!胡汉山刚才还对我的臀部动手动脚!”安洁儿暗中已经悄然偷换了概念。

        众人一阵惊愕,克丽丝问道:“胡汉山真的对你动手?”

        安洁儿眼泪在眼中打转,委屈道:“难道安洁儿还会玩笑不成!不管如何,你们一定要让胡汉山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安洁儿一定让父亲阉了他!”

        众人心中一跳,相视一眼,克丽丝道:“我们不能够听你的一面之词,等一会胡汉山回来,我们确定之后一定给你一个圆满的答复!”

        安洁儿擦去眼角的泪水,一副乖巧的样子,向众人一一道谢道:“谢谢各位姐姐!”

        范莉亚皱了皱眉头,有猫腻,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众人当下开始琢磨着等胡汉山回来后对胡汉山进行一番突击。    网

        胡汉山此时正在准备审问昨晚抓回来的俘虏。翡翠别院很大,为了存储食物,有几个地窖,两个俘虏就被蒙上眼睛堵着嘴巴,捆绑着丢在一个地窖之中。

        眼前一片黑暗,浑身动不了的两人经过这么久的精神压迫,听到有新的动静,赶紧呜呜鸣叫着,也不知道是求饶还是想求救。

        这里边一股尿素味儿,这自然是众人不由自主的小便的原因。胡汉山皱了皱眉头,只好拎过一个俘虏出了地窖。

        将手中的俘虏带到上边的一间空房间,将其扔放在地上,胡汉山看对方呜呜的说着些什么,开口说道:“这里是一间封闭的房屋,就算你喊破嗓子,也没人能够听得到,我既然俘虏你,就没有想过伤害你,只要你坦白,我自然让你安全的离开。”

        俘虏听到胡汉山的话,连忙连连点头表示愿意配合胡汉山。

        胡汉山将堵在对方嘴巴中的一团麻布拔掉,俘虏活动了一下嘴巴,沙哑的声音说道:“是的,我一定会如实的将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胡汉山很有技巧性的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动手么?”

        俘虏脑际转过无数的念头,自是将自己得罪的或者自己所作所为过滤了一遍,却是无从确定,当下紧张的道:“不知道!请问你究竟是谁?”

        “哼!你是俘虏,没有问话权!好了彼得先生,将你以前所作所为大概的先跟我说一遍,让我看看你所说的是否跟我手中的资料一致,那么你开始叙述吧!”

        “呃!那好吧,......”这个俘虏很快的源源不绝的将自己以前的事情说了出来。    胡汉山在一边静悄悄的听着,被蒙上眼睛的俘虏也不知道对方的意思,自是竭尽全力的想起各种隐秘事情并说出来。实际上,胡汉山只有俘虏的一些大概资料。俘虏这么一开口,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很快被胡汉山摸清楚,最后为了确定俘虏是否交代完毕,胡汉山还加上这么一句:你确定交代完了?让俘虏心惊胆跳,不得不思考自己是否的确是说完,于是胡汉山从对方交代的东西中挑出感兴趣的问了一下,俘虏慌张之际,赶紧的将相关的事情交代清楚,胡汉山这才满意的停止对这个俘虏的审问。

        又对另外的一个俘虏进行一番相同的审问,从俘虏口中得知许多秘闻之后,胡汉山还真的审问出一件跟自己有些关系的事情。确定来说,是圣火教那边的麻烦,圣火教圣女身边还潜伏着两个非常深的棋子,如果必须的话,她们有能力在很短的时间内控制圣女达到自己的目标。

        胡汉山有些意外,想不到经过一场清洗的圣火教竟然还潜伏着棋子,想到圣女梅林的话,心头苦笑,圣女梅林也许早就感觉到异常,也许是没有抓到对方的把柄!女性的第六感还真是可怕!

        审问完毕,胡汉山回到了大厅准备让贝丝跟自己前来做一下新试验,虽然答应让俘虏安全离开,不过那可是在胡汉山做过实验之后,之所以审问一下,那也是担心新试验让俘虏变成白痴,那样子的话,可就浪费资料了。

        胡汉山回到大厅之中,立刻感觉到众女的目光有些不一样,感觉大厅之中沉闷不已,丝毫也没有阴凉的感觉,而众女的脸色似乎也很严肃的样子,胡汉山有些愕然:“你们怎么啦!”

        克丽丝问道:“听安洁儿说,你的手似乎动了不该动的地方!”

        “呃!”胡汉山立刻明白了事情的起因,想必是安洁儿向众人告状了。虽然自己的确是不太对,不过胡汉山可不认为那是什么大事情,有些不在乎的说道:“只是有些不小心!下次我不再动那里就是。”

        克丽丝瞪大眼睛,叫道:“什么?你还想动别的地方?”

        胡汉山看了看众女的目光,见众人似乎都有些不善的样子,视线转移到安洁儿的身上,只见安洁儿一幅非常委屈的样子,不过胡汉山看得出来她不经意间瞄过来的神色中得意不已。

        胡汉山略略一想,立刻明白了安洁儿给自己挖的这个小陷阱。看起来众女给安洁儿误导了,不提“打”她,却专提“动”她!这不是故意让人误会嘛!

        胡汉山对克丽丝道:“我们先不忙讨论这个问题!让我先跟安洁儿说两句话!”克丽丝哼了声,不再说话。胡汉山回头嘴角含笑的走向安洁儿。

        安洁儿看到吃了一惊,事情怎么不是按照自己想象的展呢!想退缩,不过想了想,还是理直气壮的看着胡汉山说道:“你想干什么!别忘了还有这么多人在这里!”

        “嘿嘿,我还能够干什么?”胡汉山笑了笑道:“我不是过来跟你说道理么?”

        “不行,你站住,你不可以过来!”安洁儿有些畏惧的说道。

        胡汉山怪笑道:“哦?难道我会吃人么?放心好啦!最多也不过是‘动’你一下!”

        安洁儿脸色刹那间白,胡汉山看穿了自己的把戏,如果在这么多人面前再打自己,那自己的脸面还望那里放!想闪避到旁边的范莉亚身后,范莉亚微笑着话了:“安洁儿不用怕,在大家面前,胡汉山不敢乱来的,不就是说两句话嘛,有啥可怕的。”

        其他众人已经惊疑的看向安洁儿,想不通她的态度为何如此激烈。

        孤立无援呀!难不成还得受胡汉山的侮辱?安洁儿泪眼朦胧,大颗的泪水迅的涌出来,似乎就要滴落下来。让众女看得一阵的心软,不过想到安洁儿的可疑之处,众女并没有开口。

        胡汉山走近安洁儿,看到对方那副泪眼欲哭的样子,叹了一声,放弃了自己再次‘下毒手’的打算,苦笑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打你臀部!看起来,我应该让我夫人帮忙打!”

        安洁儿想不到胡汉山当众道歉把事情说了出来,一阵失落之际,之前提到半空的难受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过随之脸际一片赤辣,羞耻和被揭穿的羞怒心情让她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哇”的一声,她双手捂脸哭了出来。

        胡汉山一阵惊愕,而众女这才明白事情的真相,有些想笑。只是看到安洁儿的样子,倾向弱者的心态立刻涌上心头。克丽丝怒哼一声道:“尽欺负人,还不快闪开!”说着过来哄安洁儿:“小妹妹!有什么委屈跟姐姐说,姐姐一定给你个交代!”安洁儿听得更是痛哭不已。

        胡汉山听得汗然,对贝丝道:“贝丝,跟我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你帮忙!”

        贝丝点点头,跟胡汉山走出大厅。离开大厅,贝丝边走边嗔道:“你怎么一点也不痛惜小孩子!”

        胡汉山揽过贝丝的细腰:“小孩子我当然会痛惜,不过安洁儿可不是小孩子了。否则之前你们那么紧张我做什么?”

        贝丝自是不承认:“谁紧张你了!”脸上放松的表情自是出卖了她。胡汉山呵呵一笑,不予置否。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461/15231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