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纨绔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才是剧情啊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才是剧情啊

        朱昌贤明显的已经疯狂,很难想象一个皇帝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曹子恒看着这张见过一次的脸,忍不住无奈的摇摇头,当初在龙神京的朱昌贤虽然看起来蠢的很,但是,倒也有几分皇帝的风采。

        而现在呐,彻头彻尾的大魔头画风,整个的就是送出来给主角踩的****啊。

        当然,旁边的福伯对于朱昌贤的威胁还是极为在意的,这个老头此时浑身都在颤抖,如果不是被曹子恒拉着怕是已经冲上去拼命。

        曹红玲和云墨海不着痕迹的挡在了曹子恒身边。

        朱昌贤或许的的确确已经疯掉,变成了疯子,但不可否认此时的朱昌贤很强,强到可怕。

        血色在朱昌贤的身上涌动,看起来朱昌贤似乎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血茧,不需要其他任何战斗力的展现,仅仅这造型就足以让朱昌贤被打上极端危险的符号。

        “你们,挡不住我的。”

        朱昌贤发出渗人的笑声,血色逐渐弥漫了脸庞,随即整个人闪过一道红光消失在原地。

        不管曹红玲还是云墨海都是顶尖高手,然而,此时朱昌贤当着他们的面展开身法,两人竟是都没能捕捉到朱昌贤的移动轨迹。

        瞬间,不管是紫云派还是苍穹剑派的高手都警惕起来。

        福伯一直背在背上的真知之剑都拿到了手上,老者的脸上满是滚滚的汗珠。

        人到绝境的时候,再如何的视死如归都会产生恐惧,而此时,朱昌贤的速度和身怀的未知力量却是让这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恐惧。

        “这是属于朱家的力量,曹子恒,你为什么不继续打我,就和在龙神京城门口的时候一样。”

        虚空中,朱昌贤的声音带着无比阴森响起,这个化为血色的男人此时速度居然快到了旁人完全看不到的境地。

        被曹红玲和云墨海保护的曹子恒脸上却露出鄙视的神色。

        “神经病,有种你来打我啊,神州帝国皇帝,什么东西啊,回头就让我三姐造反灭了你的帝国。”

        不屑的撇撇嘴,曹子恒如同一个无脑纨绔一样嘲讽起来。

        曹红玲和云墨海的脸色微微一变,周围那些紫云派和苍穹剑破的高手更是露出愤怒的神色,便是福伯亦是目瞪口呆。

        这些人,不论是以为曹子恒想故意激怒朱昌贤,还是以为曹子恒当真这样脑残,在听到曹子恒这番话的时候都不认为曹子恒是对的。

        此刻,他们处在绝对的下风,若是激怒了朱昌贤,很显然,他们绝对是挡不住的。

        虽然就算不激怒朱昌贤也有可能很快遭受到这个神州帝国皇帝的攻击,但是,能拖延一会总也是好的,说不定还能想到什么解决事情的办法。

        “你是在找死,曹子恒,我不会让你死的太轻松的。”

        朱昌贤咆哮起来,蓦然间,被护在中间的曹子恒手腕一抖,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瞬间出现在曹子恒的手上。

        剑芒闪烁,如同春水映月,霎时间,周围的武者都感觉到一股无比自然的气息散开,而随即,整个天地似乎开始缓慢下来。

        宁静,祥和,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就此睡去的感觉弥漫开来。

        同一时间,整个世界的一切都开始凝滞,众人能够看到一道血色的痕迹出现在人群周围,这红色的痕迹此时竟似乎被拉长一条带子一样撕扯着老长。

        而曹子恒手持一柄古朴的长剑极为缓慢的从那血色痕迹的周围划过。

        慢,慢到极致,那绝不是什么快到极致后的慢,而是真正的慢,只是,不知道为何,这样的慢动作居然丝毫没有让他们感觉到迟钝,反而有种诡异的自然。

        长剑缓慢划过,随即朝着下方的红色身影拍去。

        不算用力,但是,那血色的痕迹却蓦然间被拍落下来,随即化成一个红色的身影,正是之前的朱昌贤。

        “怎么可能。”

        地上,朱昌贤愤怒的吼叫起来,而周围那些两派的高手亦是忍不住心中暗自吼叫,牛逼哄哄的朱昌贤被曹子恒一剑给拍了下来,这似乎有点太过于玄幻。

        哪怕是曹红玲和云墨海都忍不住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曹红玲是深知曹子恒的,这个小弟什么时候居然变的那么强的。

        “是剑,你这柄剑究竟又是宝物。”

        突然,地上的朱昌贤目光看向曹子恒手上的真武剑,前次叶孤城之剑的风波此时还没有散去,朱昌贤或许脑子已经不正常,但是,却还没变成白痴。

        一下子便猜到了曹子恒的底牌,当然,也不算底牌,之所以用真武剑,实际上纯粹是因为曹子恒不想亲自动手而已。

        “你看你,都这副样子了还不老实点。”

        曹子恒长剑微微一抖,蓦然间,一个同样朴实无华的剑鞘出现在长剑的外面,瞬间将剑身装入了剑鞘。

        好吧,这纯粹是系统空间的一个小作用,没有丝毫杀伤力,仅能装那啥。

        “保守秘密,神州帝国换个皇帝,说点有用的,你还能保个命,想想,你可是皇帝啊,还有数不清的荣华富贵,难道都不要了。”

        曹子恒低头,带着笑容看着朱昌贤。

        这家伙会跳出来可能是因为对曹子恒打断他的腿的怒气,也有可能是因为得到了这什么化成血水的武技,但是,更多的可能却是有人联系上他,然后,将这个没脑子的推出来试水。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别做梦,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

        朱昌贤疯狂的笑起来,曹子恒的猜测很准,朱昌贤之所以这样疯狂,正是因为龙神京城门口的羞辱。

        他是皇帝,却做不到枭雄那种唾面自干。

        当然,原本他哪怕是皇帝也没什么好想的,三派七教凌家人类之上,不过,不曾想朱昌贤某日收拾祖先的遗物,竟是拿到一本化血大法。

        这是一本顶尖的武技功法,最高可修炼到圣体境巅峰。

        看起来似乎潜力不算顶级,但是,修炼起来的速度却是奇快,而且,威力的话也是奇大。

        只是,朱昌贤只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就将这武技修炼成功,不仅仅因为功法本身,更是因为对曹子恒的恨意。

        “那真是麻烦了,居然这么恨我。”

        曹子恒缓缓蹲下,蓦然间手腕一转,飞快的从朱昌贤的胳膊上切过,顿时,一条完全由血液组成的胳膊落下来。

        血色慢慢退去,属于人的骨肉出现,只是,这条露出骨肉的胳膊上却满是苍老的皱纹,看起来简直好像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头子的胳膊。

        “这武功的后遗症不轻啊。”

        曹子恒低头看看那胳膊,一时间似乎对朱昌贤的兴趣还不如对这化血大法的兴趣。

        朱昌贤眼睛瞪大,眼中露出不服气的神色。

        这剧情略微有点不对,朱昌贤暗自告诉自己,这一幕定是曹子恒伪装的,曹子恒不可能对他没兴趣,他可是皇帝啊皇帝。

        “啊呀,好像不怕痛啊,很能做那种消耗性的战争傀儡呐。”

        终于,目光从胳膊上转到朱昌贤脸上,曹子恒的神色间露出发现稀奇玩具的神色,说话间手腕再次一转,竟是又将朱昌贤另一条胳膊切下。

        “果然,不知道痛,切下胳膊的时候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只是,不知道被切下的胳膊还能不能恢复原状。”

        曹子恒好奇的看着一滴血没有流出来的朱昌贤两条胳膊的断口,如同在做研究一般的惊讶说道,而地上,朱昌贤此时却是已经呆滞掉。

        说好的严刑逼供呐,说好的宁死不屈呐。

        该死的曹子恒竟是连表现下不怕死精神的机会都不给他,明明有个大大的大角色在这里,不来审问,反而去关心什么该死的化血大法会不会将痛觉练没之类的事情。

        “快来不及了,走了,去追赶我姐姐去,罗天照那群人那不是省油的灯。”

        曹子恒蓦然间失去了继续研究的兴趣,他的手抬起,看起来竟似乎是又想一番切下什么。

        朱昌贤脸上露出傲然神色,墨迹半天,终于到了这时候,砍头。

        “我不会认输的,二十年后我还会来找你的。”

        趁着这机会,朱昌贤大声的喊叫起来,只是,原本已经翻过去手的曹子恒却微微停了下,然后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我只是切断你的四肢而已,谁说你会死的,最近好多人想要一具尸体解剖呐,听说有个疯狂的大夫发明了一种可以移植人体内脏的办法,唯独那内脏需要从活人体内取下的,所以,你的命很值钱的。”

        曹子恒的嘴角露出恶魔一般的笑容。

        朱昌贤瞬间傻掉,他不怕死,能做皇帝的没几个真的怕死的,影视和电视演的都是假的,试想下,一个蠢货怎么可能当上皇帝。

        朱昌贤也不蠢,曹子恒这番话流露的寒意却是让他忍不住连连寒战。

        “发誓绕我一命,而且不能再切掉我的两腿,我会将整件事情告诉你的。”

        朱昌贤终于沉声开口,他不怕死,但是绝不想活着的时候被人切掉内脏,这简直太可怕了,便是朱昌贤都忍受不了。

        “我不杀你,也不伤害你,包括我这些朋友,亲戚都不会这样做,你如果信就说,不信,我也不会再在意。”

        曹子恒冷声开口,目光阴森森的看着朱昌贤,一副耐心已经耗尽的样子。

        “入侵者,无尽沼泽里面有入侵者,如果你们被我杀掉,罗天照会作证你们是被入侵者杀掉的。”

        朱昌贤快速开口,事到如今,他也已经没可能继续隐瞒。

        “这里真的有入侵者。”

        曹子恒眉头微微一挑,入侵者,这是三派七教所有典籍里面记载最多的关于上古时期的记录。

        九方天宇,总共有九个世界,没人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破碎虚空,或许还能稍微托梦,或者通过某种手段传送回一些不算国度夸张的神兵利器。

        但是,关于入侵者究竟来自哪个天宇,又有什么样的力量,却是谁也说不清。

        唯独可以肯定的是,入侵者很强,哪怕是破碎虚空的高手和他们比起来也没有什么优势。

        好在的是,入侵者数量不多,他们真正的大部队都是一种类人生物。

        然而,不管是入侵者,还是入侵者麾下那群类人生物,曹子恒都不想遇到,因为,那都不是这里的他们可以轻易的解决的。

        “快滚吧。”

        曹子恒一把将朱昌贤拎起来,随手丢到一边,朱昌贤双臂虽断,一身修为却还在,身影一闪,竟是已经化为血色红光消失。

        “小弟,你真让他走。”

        曹红玲看着朱昌贤消失,转头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看向曹子恒。

        “我粘了两道剑意在那个混蛋身上,这剑意无限贴进自然,却带着阴阳循环,会将周围的空间和时间都减缓,我现在倒是很想知道当朱昌贤被一大群沼泽生物围住该是什么样子。”

        曹子恒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

        “福伯,你女儿的病,我或许有点办法,打起精神,我们去看看我大姐,等离开这沼泽,回去我就帮你女儿看看。”

        伸出手,不忘继续笼络福伯下,随即也没时间再去理会福伯,曹子恒一马当先开始朝着沼泽巨兽所在的方向而去。

        之前发现沼泽巨兽的地方离此地本也不远,曹子恒等人展开身法,片刻之后已经到达那近处,沼泽巨兽的气息早已经消散,而当曹子恒等人快到达的时候,罗天照的声音却是远远的传来。

        “由此处做埋骨之地,你还有什么不舍的呐,束手就擒吧,这样我还能保你一个全尸。”

        好吧,这话很嚣张,也不知道罗天照哪里来的信心,是发现上次曹金龙出手也借了叶孤城之剑里面的剑意吗。

        曹子恒不知道其中究竟有什么理由,不过,曹子恒此时却乐起来。

        这是打脸装那啥踩人的画面啊,错过今天,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罗天照这样的傻子。

        当然,按理说天罡教不是蠢货不会这样极再次试探苍穹剑派。

        不知为何,曹子恒心中却是冒出了不安的念头,极端的不安。(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487/161560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