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三十一章 死去

第三十一章 死去

        孙嬷嬷被春平姑姑绑在柴房内,春平姑姑站在身旁,恶狠狠地盯着倒在地上的孙氏。

        “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谁让你这样做的……你说是不说!”春平姑姑一改平日里的和颜悦色,声色俱厉地说道。

        孙氏仰头,目光阴冷,嘴角染上一抹冷嘲,“我没有做,反正就是没有做!就算是做了,我又怎会告诉你们是受何人指使?”

        春平姑姑一脸越发愤怒,沉声道:“给我打!”

        一旁的丫鬟闻声扬起手中的皮鞭,一遍又一遍地重重抽打孙氏。

        孙氏早已遍体鳞伤,衣服裂开,很多地方都染上鲜红的血迹。她闷哼一声,目光却越发冷寒。

        许是时间太久,春平姑姑也失了耐心,烦躁地说道:“你说是不说?你若是说了,指不定老夫人念你没有铸成大错,饶你一条小命,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春平跟在穆老夫人身边数十年,虽是规规矩矩,却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在她心中自是穆老夫人为重,穆家为重,只要一切伤害穆老夫人的人便如同伤害她!

        孙嬷嬷原本一脸镇定,听完春平姑姑的话,奋力的挣扎,无奈双手被死死扣在身后,她高吼道:“我的命何须要她来饶了?穆家的人和宋家的人都得死!是她们害死了公主,是她们害死了小郡主,都是她们的错!流掉一个孩子算什么?终有一天你们穆家的人都会死绝……唔……噗……”

        一旁的一位丫鬟闻言,猛踢春平姑姑的肚子,并大声喝道:“你个死老婆子,你再胡说。”

        孙嬷嬷嘴角鲜血溢出,笑得越发猖狂。

        那笑让在场所有人都瘆然。

        就在众人怔愣之时,更多的鲜血从孙嬷嬷口中喷薄而出,染红了胸前大片衣裳。她不再说话,脸上的笑也僵住,忽地双目失了神采,瞬间没了呼吸。

        一旁的婆子丫鬟大声吓得连连尖叫。春平姑姑也一脸恐慌,蹲下身子,颤颤地伸手摸着孙氏的鼻尖,冰凉的触感吓得她赶紧将手指缩回。

        只见孙嬷嬷的脸瞬间乌青,暗红的血从七窍之中溜出,那场景甚是吓人。春平本想骂身边刚才那位不懂事的丫鬟的,可瞧见孙氏的死状,分明就是中毒而亡。

        春平有些慌乱地朝玉兰斋奔去。

        穆芷苓此刻正端坐在房中,努力回想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为何蒋氏会流产。

        却在此事,穆芷苓的二等丫鬟翠柳急急忙忙从门外赶来。

        之前翠柳本是在应国公做一些杂活,贴身伺候穆芷苓的仍是锦巧,前两日穆芷苓借着贝壳需要照顾的由头,将翠柳调到自己身边。

        记得前世她嫁给宋璎昭之时,身边只带了锦巧。她对锦巧的身世素来同情,后又误以为她对自己情深,故而对她从未有过防备,却不料最后被锦巧算计,她竟是在自己酒食中下了慢性毒药。

        不到十七的年纪便百病缠身,皆是拜锦巧所赐。

        今生让她还如何相信她,让她如何还能将这样的人再用。故而这一次她必须让锦巧远离她的身边。

        穆芷苓心中飞快地回想,却被翠柳的声音急急打断:“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翠柳慌慌张张地呼喊。

        穆芷苓将贝壳放在圆椅上,起身淡然地问道:“何事这么慌慌张张?”

        这两天的相处,发觉翠柳当真是一个没有心眼心思简单的丫鬟。

        也好,这样的丫鬟待在自己身边也不至于让她还要分心去防备。

        “孙氏死了……”

        穆芷苓睁大双眼,身子僵住。

        “刚才春平姑姑身边的丫鬟们说的,还说死得极为狼狈,七窍流血,浑身发紫。”翠柳这才缓过气来,说话也平稳了些。

        穆芷苓急忙朝门外走去。

        此时天色已暗,她却走得很快。

        等她赶到时,孙氏被草席包裹着,被抬出柴房到隔壁的偏房之中,而张太医正躬身向穆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此人是因服毒而亡。在她指甲缝中发现了这个……”

        语毕,张太医打开纯白锦绢,其间又极少的紫色的粉末。

        穆芷苓闻言只觉身子有些不稳。

        是她考虑太不周全了,孙氏擅毒之事她一直都知道。

        只是没想到,孙氏宁愿一死……

        心底虽笼上一阵怅然,却也松了口气。孙氏一死,可是说日后不必担心娘亲和她被会被下毒了?

        死了也好……

        即便孙氏活着,只怕也无法从她口中得出关于穆宗胜的半点消息。

        这样也好,免去后顾之忧。

        穆老夫人命人将孙氏埋于十里外的山沟之中。

        蒋氏听闻孙氏死去,笑得合不拢嘴,可嘴里却喃喃,孙氏应该死在她的手里。

        四爷回到应国公府时,已是深夜。他径直去了玉兰斋,穆老夫人显然料定他会前去,一直坐在中堂之上,神情阴沉地可怕。

        借着幽暗地烛光,穆宗耀抬头看了一眼穆老夫人,躬身道:“母亲……”

        穆老夫人冷声斥责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穆宗耀缩了缩脖子,道:“儿子去了一趟田庄,因而回来晚了。”

        他偷偷抬头,瞥了一眼穆老夫人。

        “荒唐!事到如今你仍旧在骗我。你可知孙氏今日差些滑胎,你可是做到了一个丈夫的责任,你可是做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以前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我不管,如今你竟是越发地放肆!今后你铺子里和田庄的事情我会老三媳妇着手帮衬着你,若是有让你晚上不能回来的事情,你就不用去做了!”

        穆老夫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穆宗耀日后若是对蒋氏不管不顾,只怕整个穆家的铺子和田庄都不由他管了!

        穆宗耀攥紧拳头却不敢反驳,只得硬着头皮离开。

        穆老夫人看着穆宗耀离去的身影,轻声叹气。

        为什么同样是她的儿子,老三和老四区别如此之大。一个是皇帝最为重视的骠骑大将军,另一个却整日花天酒地。

        再想想萧氏,这些年性子确实是变了,不仅规规矩矩,行事也深得她心。反倒是蒋氏,以前不觉得,沈王妃一事后穆老夫人对她甚是失望。

        穆老夫人起身颤颤地朝内屋走去,在穆老太爷身边躺下,侧身看着睁大双眼并没睡着的穆老太爷。

        轻叹了一声,便闭上双眼。

        只是短短数日,应国公府发生如此多的变故。

        穆老太爷张大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i954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15/35502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