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五十章 观戏

第五十章 观戏

        穆芷姝在穆芷苓身边坐下,而穆芷姝身旁则依次坐着穆芷兰和穆芷霜。

        穆芷霜瞪着双眼,眼神有些瘆人。

        似乎察觉到穆芷霜阴冷的目光,穆芷苓不由得抬眸与她对视一眼。

        穆芷霜极为愤怒,却只是死死咬住双唇,闭口不语,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依穆芷霜睚眦必报的性格,前几日贝壳差些伤她之事,她决计不会这么算了。可这些天她却安分地待在闺房之中足不出户,着实奇怪了些。

        不一会儿,所有座位皆坐满了人。

        在不远处搭有台子,供戏班子搭戏。

        穆芷苓正出神间,穆芷萱拉了拉穆芷苓的衣袖,指着不远处一道棕色丽影,示意穆芷苓看过去。

        穆芷苓随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竟瞧见吴姨娘缓步前来。

        穆芷萱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五妹妹,我想待会儿又会多处一个戏子唱戏了,哦不——两个。”

        穆芷萱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穆芷姝身旁的穆芷姝。

        穆芷苓轻瞥了眼穆芷霜和吴姨娘道:“我倒是更喜台上的戏,那两人的戏,太吵。”

        这些年穆芷霜明里暗里为难吴姨娘,穆家上下都看在眼里。

        穆老夫人不喜吴姨娘,也便放任穆芷霜去了。

        更何况吴姨娘只不过是一个戏子,五年前老夫人也是考虑到她能为穆家开枝散叶才同意将她抬为妾室的,却不料整整五年,她却没有诞下一儿半女。

        是以,如今的吴姨娘在穆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一等大丫鬟。

        吴姨娘看了一眼第一排的位置,犹有空缺。可碍于自己的身份,她只得走到第二排,在穆芷霜身旁坐下。

        穆芷苓盯着她不急不缓地模样,有些不明所以。

        这第二排并非只有穆芷霜身边有空位,萱姐姐身边也有,为何她非要坐到穆芷霜旁边去?

        她分明就是故意!

        虽然穆老夫人默许穆芷霜对她的欺辱,可家丑不可外扬,今个儿穆芷霜若是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羞辱她的话,那丢人的便是穆芷霜,还有整个国公府。

        而她刻意坐在穆芷霜身旁,以穆芷霜的火爆脾气,又岂能忍?

        这个吴姨娘,也并非一个省油的灯。

        便在此时,穆芷霜猛地腾起身,故意大声道:“吴姨娘难道不应该是在台上唱戏吗?怎的跑到在这儿来看戏了?那台子上若是少了吴姨娘,又有什么看头?想当年吴姨娘可是……”

        穆芷霜说话极尽尖酸刻薄,在场所有人皆是听得清清楚楚,只怕屏风另一边的男子的那桌也听到了。

        吴姨娘面露尴尬之色,愣愣地僵在原地,表情极为无辜。

        蒋氏没料到穆芷霜会这般说,可又碍于诸多有身份地位的命妇在场,最主要的是穆老夫人也在场,不敢妄动。

        江氏眯了眯眼,瞧着怒气冲冲地穆芷霜。

        坐在屏风另一侧的四爷穆宗耀闻言,不免有些紧张。

        这些年,他是疼极了吴姨娘。

        却不想自家那小妮子,总是让她受尽委屈。

        穆宗耀正欲发作之时,却听隔着屏风,穆芷姝柔声道:“妹妹其实是夸吴姨娘的嗓音比戏子唱的还好听,今个儿又恰巧有现成的场地,便想着让吴姨娘前去唱一段,不过六妹确实考虑欠妥了些。”

        穆宗耀紧张的心这才松了松,继续悠闲地一个人喝着酒。

        穆芷萱嘟囔着嘴,兴致瞬间失了一大半,在穆芷苓身边小声喃喃道:“早该想到是这样的,没意思。”

        穆芷苓没有听清,低声问道:“萱姐姐你说什么?”

        穆芷萱摇头,而此刻台上的戏子开唱起来,穆芷苓只得坐端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台面。

        直到观戏结束,几位小厮才撤去搁在男女间的屏风,而众人这才开始真正的酒宴。

        “今日各位能光临寒舍,是我穆家的荣幸,我仅代表家父,敬各位一杯。”穆宗胜是木家长子,且此次秋宴本就是由长房置办的,理应由他来说。

        穆芷苓举杯间,瞥见了坐在第一排的宋璎昭和五皇子。

        宋璎昭今日穿了一件靛青色底绣红色牡丹的蜀锦长袍,姿态悠然地坐在座位上,手里握着一杯浊黄的陈年佳酿,晃悠着。

        目光却是不急不缓地朝女子这边看来。

        视线触及穆芷苓时,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了一抹笑意,只是笑容深不及眼底。

        他本就生的极为俊美,如此穿着,更是媚态横身,惹得女眷席上阵阵目光。他这样穿出来的效果,倒是和今日的穆芷萱的穿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穆芷苓不急不缓地收回视线,握着酒杯的手加重了些力道。

        觥筹交错间,穆芷苓看了一眼笑得明媚动人的穆芷萱,忽地问道:“萱姐姐,二娘今日可好些了?为何不见她?”

        其实二娘的身子此时已然病入膏肓,哪儿还有好不好一说。

        只是她实在不明白,为何二娘病已至此,穆芷萱似乎不有所动般。

        前世大约这个时候,二夫人安氏已经病的无法下床走路了,那时的穆芷萱夜夜守在她的身边,贴身伺候着,有时甚至几日几夜也不曾阖眼。

        之后安氏死后一个月,穆芷萱日夜以泪洗面,以至于穆老夫人嫌她晦气,将她送往田庄。

        那时的穆芷萱哪还笑得出来?

        穆芷苓深深看了一眼穆芷萱。

        人生果真如下棋,一步错,步步错。

        这一世从一开始,穆芷萱的境遇便不同前世,因而她的性格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这变化,却让人有些难以承受。

        穆芷苓没料到穆芷苓会这样问,放下酒杯,神色一凌,哀叹一声,道:“哎,她好和不好有什么区别吗?如今我只想让她走得不是那么痛苦。”

        穆芷苓抬手握住穆芷萱的手,有些歉疚地道:“萱姐姐,别难过了,二娘会没事的。”

        这些年她看了太多医书,也一直琢磨着如何治好二娘的病,隐约有了些眉目。

        穆芷萱满目忧伤怅然,道:“妹妹就别安慰我了,我娘亲的情况我是清楚的。”

        穆芷萱说得苦涩,可藏在衣袖的手指却悠闲地敲打着桌面,一下一下……

        i954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15/4275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