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九十章 偷窃

第九十章 偷窃

        片刻后茗香快步往回走,对穆芷苓道:“小姐,奴婢去了锦巧的房间,并没有发现锦巧的人。”

        穆芷苓神色一凌,起身朝锦巧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果真没有人。

        穆芷苓径直进了锦巧的房间,寻了一个地方坐下。

        示意绿珠替她泡了一壶清茶,而后吩咐绿珠和茗香,道:“你们先出去罢,记得装作我未曾回来的样子。我且现在这房里等锦巧回来。”

        穆芷苓优雅地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目光却是幽深晦暗。

        她看向梳妆台处。

        视线停在某处,便再也移不开。

        那是一只宣窑瓷盒,产自西岳,虽说算不得极为名贵,却也非常人能买得起。

        那样的胭脂,怎么会出现在锦巧的房中。

        穆芷苓凝眉,嘴角轻轻勾起。

        晚些时候,锦巧推门而入的一瞬间,瞧见穆芷苓正襟危坐于房中,顿时吓得三魂失了两魂。她瞠目结舌地盯着穆芷苓,揉了揉双眼,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看清楚时,却当真吓得她急忙跪在地上。

        穆芷苓面不改色地看向锦巧,忽地嘴角勾起,道:“怎么,我很吓人?”

        锦巧急忙摇头。

        可面色却是惨白。

        她愣愣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穆芷苓却慵懒地说道:“既然我不可怕,你见了我如此恐慌作甚,莫不是我会吃了你?”

        锦巧心里犯着嘀咕:不会吃了我,可是却险些吓死我了。

        心底虽是这样抱怨着,可面子上却不敢这般。

        锦巧呼吸缓了些,颤颤地看着穆芷苓,道:“只是小姐突然出现在奴婢房中,奴婢受宠若惊,一时便失了分寸。”

        穆芷苓嘴角扬起一抹莫测的笑,道:“你是没有料到我会突然回来吧。”

        锦巧却避开了穆芷苓所说,话题陡转,道:“小姐突然回来,奴婢甚是高兴。只是小姐您回来怎么也不只会一声,奴婢若是听说了也好去迎接您。”

        锦巧垂下头,尽量不去看穆芷苓。

        穆芷苓冷声一声,茶杯咚的一声砸在桌上,锦巧抬眼,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穆芷苓,嘴唇却微微颤抖着。

        “你这是在怪罪本小姐了?”

        穆芷苓说话再不似从前那般柔柔的样子。

        锦巧急忙解释道:“小姐,奴婢怎敢怪罪小姐,奴婢并无此意啊。”

        穆芷苓去笑呵呵得说道:“你不敢?有你不敢的事情?”

        穆芷苓从怀中掏出适才的胭脂盒,问道:“说,这是什么?”

        锦巧愣愣地看着穆芷苓手中的胭脂盒,脸色骤变。

        “这只是一个胭脂盒。”锦巧避重就轻地回答。

        “这个胭脂盒可是你的?”

        锦巧僵住,不知该如何回到穆芷苓,只得道:“奴婢不知小姐何意?”

        穆芷苓勃然大怒,道:“我是在问你这胭脂盒到底是谁的?难不成你连这些话都听不懂了?”

        锦巧忽地定定的看向穆芷苓,沉声道:“这是奴婢的,是奴婢前段时间用了所有的积蓄买的。”

        穆芷苓去冷喝一声,道:“你胡说,这胭脂盒分明就是我的!你可知这胭脂产自何处?这胭脂产自西岳,是西岳贵族女子所用。传至大晋也不过几年光景,起初是在宫廷所用,而后便是官家女子。价格虽不及皇宫后妃所用,却非常人所能买得起,你说,怎么可能是你的呢?”

        穆芷苓说完,锦巧整个人僵在原地,跪也不是,动也不是。

        目若呆鸡。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这胭脂盒分明就是……分明就是别人给她的,小姐怎么会说是她的?

        此刻她还没有明白穆芷苓所谓何意,心下一急,想什么都脱口而出,道:“小姐,那当真是奴婢的,那是有人送给奴婢的。”

        穆芷苓眸瞳猛缩,她当然知道这般贵重的东西,即便是锦巧偷也偷不到的。

        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有人特意送给她的。

        她之所以认识这胭脂,也是因了前世宋璎昭在她十二岁那年,也送给了她一盒,与此同时他也送给了穆芷姝一盒。

        那盒子和这一模一样。

        穆芷苓忽地想到什么一般,眯了眯眼。

        “你简直是一派胡言,那你说说,到底是谁送给你的?”

        穆芷苓语气越发强硬。

        锦巧却顿住了。

        正当她在犹豫是否应该说时,穆芷苓却大声说道:“来人。”

        茗香和绿珠闻声匆忙赶来 。

        穆芷苓见了两人,道:“你们将锦巧带下去,关在海棠苑西院的仓房之中。茗香你守在仓房外,不准任何人接近,除非有我的允许,否则任何人都不行,清楚了吗?”

        茗香点头。

        穆芷苓又转而对绿珠道:“你快些去请林妈妈和我娘亲前来,再传出去,就说我的一串珍珠链子被人偷了。”

        待绿珠和茗香转身,穆芷苓随即扯下自己胸前的珍珠链子,放入锦巧的梳妆台的抽屉之中。

        林妈妈毕竟年数大了,对于招供一事比较在行。

        何况她一直是娘亲的心腹,只有让她前来在,自己猜算的放心。

        那一盒胭脂,十有八九便是宋璎昭所送。

        而宋璎昭所能送之人,这穆家便没有别人。

        穆芷苓苦笑,曾经她还担心,若是萱姐姐遇上的并非两人。

        宋璎昭并非她的良人。

        她的萱姐姐那般善良,不应该喜欢上宋璎昭那般薄情寡义的男子。

        如今真是讽刺。

        两人私下都以已经这般亲密了吗?

        既然这样,那好。

        她成全了他们。

        林妈妈跟着几位下人赶来之时,见穆芷苓愁苦着脸,忍不住问道:“小姐,您找老奴前来,所为何事?”

        穆芷苓拉着林妈妈的手,道:“林妈妈,我的珍珠链子不见了。我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林妈妈瞧了瞧穆芷苓,果真没有瞧见,便道:“小姐,可是丢在了田庄?”

        穆芷苓摇摇头,道:“我去的时候便没有发现,我想定是有人偷了。林妈妈,你派人帮我找找,我真的很喜欢那条珍珠链子。那可是娘亲前年送我的,我怀疑是锦巧那丫鬟所为,我已经命人将她关起来了。”

        忽地她凑到林妈妈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林妈妈脸色突变。R1152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15/55322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