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一百五一章 出征

第一百五一章 出征

        穆芷萱墩身行礼离开,而下一瞬却被纪桓拉住,他皱着眉头,仿佛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终是道:“算了,你先不要轻举妄动。”

        如今穆家的势力如日中天,而穆宗泽以及穆宗胜又在朝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若是此事暴露,那势必会追究到他的头上来。

        若是因为自己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而误了大事,那可就当真是错得离谱了。

        适才他也是一时糊涂,差些因为一己之私而坏了全局。

        再者,惩罚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并非要杀了他。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回到宫中,却瞧见穆宗胜急急忙忙朝御书房方向走去。

        纪桓眯了眯眼,趁人不注意回到寝宫之中。

        而穆宗胜走至御书房时,明德帝正在批阅奏折。

        “微臣参见皇上。”穆宗胜毕恭毕敬地跪着,明德帝见他前来,道:“爱卿来的正好,你看看这些都是所谓的功臣,这些都是帮朕打下这天下江山的大功臣们做出来的好事。”

        穆宗胜拾起其中一本奏折,打开一看,全是一些关于大晋曾经的功臣的种种恶行。

        明德帝皱了皱眉头,道:“朕当真是对他们太好了,才让他们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穆宗胜看了那些关于封地之中收刮民脂民膏的奏折,眉头却突然舒展开来,笑道:“皇上,这是大喜啊。”

        明德帝斜睨了一眼正笑出声的穆宗胜,道:“哦?他们如此恶劣的行径还算得上大喜?穆尚书,你今儿个没有问题吧。若是身子不舒服,那就退下吧,让朕一个人静坐片刻。”

        穆宗胜却摇头,道:“非也,皇上,微臣此刻清醒得很。”他朝明德帝走近了些,道:“皇上您想啊。若是他们个个都没有犯错。那当地的人民拥护,势力一日日扩大,对大晋江山可是一大威胁啊。如今犯下这些错。您大可借此机会削了他们的权利,再者收刮民脂民膏的人,只怕也失了民心,对大晋的江山丝毫不会造成威胁。”

        明德帝眯了眯眼。突地恍然大悟般,道:“爱卿说得有理。朕突然觉得这心头好受些了。”

        穆宗胜却突然低下头去,道:“皇上,这不怕功臣有过,就怕无过啊。这有过之人。便自己先失了人心,即便皇上您不惩罚,他也成不了什么大事。皇上大可以宽厚处置。到时候还可以落得一个英明大度的称号,可若是无过之人。只怕是事事谨慎着,这样的人不得不防啊。”

        明德帝顿时就明白了穆宗胜的话。

        突然,他站起身,看向穆宗胜,道:“穆爱卿,你觉得这无过且有功之人都有哪些?”

        穆宗胜突然趴在地上,诚惶诚恐地道:“皇上,微臣惶恐,微臣只是一派胡言,还请皇上恕罪。”

        明德帝却哈哈笑了起来,道:“你又何罪之有,敢与朕说出这样的话的,唯独你一个。这便足以证明你对朕的忠心。来,爱卿请起。”

        明德帝亲手将穆宗胜扶起,随后赐座与他。

        穆宗胜面露担忧之色,道:“皇上,臣听说最近西岳边境再度猖獗,只怕若是不派兵镇守,若是当真进犯,只怕到时候远水难以救近火。”

        明德帝垂眸,道:“那爱卿觉得应当派谁较为合适呢?”

        穆宗胜却道:“皇上,如今微臣三弟手握重兵,五年前更是完胜西岳国,微臣认为派他去再适合不过。再者……”

        穆宗胜突然跪在地上,道:“皇上,若是让一个手握重兵的将军长久留在京都,那皇上的江山腹背受敌啊。”

        穆宗胜所言也是明德帝所担心的。

        如今穆老爷子辞官,再者加上年事已高,势必没有什么能耐,可穆宗泽不同。

        他手握重兵,更是屡立奇功,若是长久待在京都……

        次日宫中突然传来急召,宣穆宗泽进宫。

        而穆宗泽进宫后回来便垂着头,脸色也阴沉的可怕。

        晚些时候萧玉宁瞧见了,便询问道:“此番进宫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一回来就一脸愁容?”

        穆宗泽突然抬头看向她,将她猛地抱在怀中,道:“宁儿,我舍不得你和孩子。”

        萧玉宁听他话里有话,神情也轻刻凝重了起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如今大晋也处于太平年代,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穆宗泽艰难地说道:“如今西岳边境是在猖狂,皇上派我去西岳镇守边境。这一去,便不知何时能回来,也不知何时能看见你和孩子。”

        萧玉宁倒也显得冷静,道:“如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难不成你还能辞了官,抗旨不遵不成?此事若是换做成我,定然能做得出,可唯独你穆宗泽做不出。”

        穆宗泽点头,道:“皇命难为,如今我也只能想着能瞒多久便是多久了。”

        萧玉宁知道他会如此回答,倒也没有多大的怨言,毕竟在他的心中,皇命比什么都重要。

        “哪怕有一天我和孩子都不在了,你也守着你的边疆去吧。”萧玉宁从穆宗泽怀中挣脱出来。

        穆宗泽瞧着她远去的身影,满脸的无奈。

        只是此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不到两日这个消息便在整个穆府传遍了。

        这话传到穆芷苓耳中那一刻,她正在刺绣,而锋利的针尖猛地刺进手指的皮肉之中,鲜红的血液溢出,赶紧伸进嘴里轻轻咀嚼。

        她紧张地看着月眉,道:“爹爹什么时候起身?”

        月眉摇摇头,道:“奴婢也不知晓,只是看样子,只怕也就是这几日。”

        “你快些去探听清楚情况了再告诉我,我要知道确切的日子。”穆芷苓放下手中的绣布。皱着眉头说道。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前世比这个时候还要早两年。

        那是爹爹与娘亲不和,因为主动请命去镇守边疆。

        而这一世,定然是有人唆使。

        爹爹此番前去,每日的行踪定然被人追踪了,因而前世那些信中辽国皇子才会提及父亲日常所为之事,让明德帝更加相信就是父亲叛国通敌。

        突然一信鸽飞至窗台,穆芷苓从那信鸽脚上取出信纸一看。面上喜忧参半。

        这信是穆芷兰的。

        信中提及她如今已经是辽国的皇子妃。而那甄木竟然当真是辽国未来的储君。穆芷兰也相信了穆芷苓所说,因为甄木已经将一切事实的原委告诉了她。

        原来穆宗胜的将穆芷兰养在身边的原因竟然是想着日后打着复兴大周的旗帜,若是穆芷兰是贞玉公主的女儿。那辽国便可顺理成章的出兵。

        届时一些前朝的旧部势力只怕也会复苏,而后周的皇帝并未死去,辽国即可威胁他让他成为傀儡皇帝,而这整个大晋便当真是掌握在了辽国人手中。

        这真真是一步妙棋啊。

        也难为穆宗泽用自己的女儿换取了贞玉公主的女儿。

        可是穆宗胜为何要这样做。他分明是大晋的子民,却苦心积虑经营这么多年……

        除非他不是!从一开始这个穆宗胜就是假的。或者说从镇州回来这个穆宗胜就不是真正的穆宗胜……

        可却又是哪儿不对劲,事情绝非这么简单,但是至少现在她能得出一个结论,那边是穆宗胜定然和辽国人。甚是辽国皇族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刻即便是她想到了这些也无用,她要告诉娘亲和爹爹去。

        爹爹这一去是难以避免了,可他必须千般万般小心着。只因前世。穆宗胜从爹爹房中搜出所谓与辽国皇子的来信便是他去镇守边关之时发生的。

        而后辽国大举入侵中原,爹爹从西岳赶至大晋的东部。横跨了整个大晋的国土,舟车劳顿,却又迎上大辽的精兵,最后落得大败的下场。

        爹爹虽侥幸逃回,可大晋的精兵却没了一大半。

        穆宗胜趁着明德帝对爹爹大失所望之时将那些信搜出,爹爹也顺势进了天牢。

        她竟是才发现,这一切的布局如此精密。

        一场蓄谋已久的算计,无论是谁,只怕都难以逃脱吧。

        穆芷苓此刻对穆宗胜的恨意加重了几分,那个男人当真是可怕之极。

        傍晚时分,穆芷苓去了静轩阁。

        瞧见萧玉宁和穆宗泽各自冷着脸,互相僵着不说话的模样,穆芷苓心中泛起一丝心疼。

        爹爹毕竟是明德帝的结义兄弟,有的事情也是身不由己,且这一切都并非是他的错,而是有人算计。

        穆芷苓走进房中,突然拉着穆宗泽的衣袖,装作不知他要去镇守边疆这件事,眨巴着眼睛,道:“爹爹,前些日子苓儿去了净光寺为爹爹求了一签,那僧人说爹爹近日必会远出,还说爹爹一定会被奸人盯上,苓儿当时害怕极了。爹爹,苓儿听说那僧人卜算特别灵的,苓儿去求得了一张下下签时就生气了,他突然就笑着毒苓儿说,若是想要化解这此凶兆,也不是不可。说什么凡事始于行,说什么爹爹您此番前去,定不能久留。若是一年内不回,定是凶兆。”穆芷苓眼巴巴地看着穆宗泽,差些快要哭了出来,道:“爹爹你真的要远行吗,那僧人不会是骗苓儿的吧,你怎么可能要远行呢?”

        穆宗泽轻轻抚上穆芷苓的头,道:“傻丫头,爹爹哪儿也不去,爹爹就在这里陪着你和你娘。”

        话虽是这样说,可是脑海中却是一直回荡着穆芷苓适才的话。

        此番前去当真是凶兆吗,虽说占卜之术不能全信,却也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穆芷苓眼见达到此番前来的目的后,便也离开。

        瞧着爹娘之间的气氛不对劲儿,她也不愿多留。

        爹爹此刻还以为她并不知情,只怕是怕她知道了会难受吧。

        回到院中后,将十三十五召了回来。此番爹地前去,只怕穆宗胜便会多出许多事来,若是这样,十三十五回来,指不定能榜上大忙。

        而十三和十五此刻正单膝跪在容止面前。

        他们抬头看向容止,手有些微微发抖,齐声叫道:“主上。”

        容止眯了眯眼,道:“算你们命大,碰上那样一个小丫头,救了你们一命,只是替你们去死的人就没那么好命了,现在想着是什么滋味?”

        两人同时皱了皱眉头,道:“属下定当更加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生命,为主上肝脑涂地。”

        容止笑了笑,道:“我只需要你们记住一点,我容止才是你们的主人。你们在听那丫头的调遣时,别忘了我交给你们的任务。”

        十三十五行礼后离去。

        而随后容止突然轻笑了起来,自顾自地喃喃道:“穆宗泽啊穆宗泽,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能跟我斗,哈哈哈哈……”

        快到了穆宗泽出行的日子,穆芷苓突然听说,此番前去的人当中,还有黎世子……

        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心中更是五味陈杂。

        黎哥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前世他压根没有前去啊,虽说那时她对黎哥哥不甚关心也不甚了解,可爹爹离开那日,她也前去送行了。

        浩浩荡荡的人群中,骑马的人只有爹爹和哥哥。

        穆芷苓心中突然有些沉闷,这一世太多东西和前世不一样了,也有太多东西出乎她的意料,在她的掌控之外。

        黎哥哥为什么要去……

        爹爹是迫不得已,而黎哥哥他,身上那么多伤,难不成他还不嫌多吗?

        突然觉得心里好难受,她好想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细细一想,又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她是他的谁?

        妹妹?黎哥哥的妹妹是若兮郡主。

        而他也有自己的未过门的妻子,那个理应关心他的人……

        此事传到穆宗胜和穆芷姝耳中,也是一番骇然。

        穆芷姝更是请求穆宗胜即刻将她嫁给郑黎。

        她跪在穆宗胜跟前,道:“求父亲成全,黎哥哥此番前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父亲能否跟黎哥哥说说,婚期提前一些。”

        穆宗胜倒是有些不乐意了,道:“不行,一切等郑黎那小子回来再说。”

        若是那郑黎出了什么意外,难不成让她的女儿守寡?

        他穆宗胜的女儿说是这般废物无用,那还不如不要。(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15/82191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