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一百六十章 报仇

第一百六十章 报仇

        穆芷苓微微一笑,轻轻摇头,道:“没事的,只是昨夜被蚊虫叮咬,整晚都没有睡好,倒是让萱姐姐担心了。”

        穆芷萱拉着她的手,道:“听说将艾叶磨成粉,放入香炉之中,所烧的香可以驱蚊,妹妹不妨一试。希望明日见着妹妹是不会像现在这般憔悴。”

        穆芷苓声音轻轻地,眸色暗淡,眼底也有淡淡的乌青。

        昨夜她虽一整夜都没有睁开眼,却是一直昏昏沉沉的,一直沉浸在噩梦之中。

        梦到哥哥死去的那个夜晚。

        那样的场景好真实,仿佛她又回到前世十七岁那年。前世她没有看见哥哥死的时候的模样,在梦里她却看的清清楚楚。

        她曾经在脑海中无数次幻想过哥哥的死,却也只是想想。

        梦里她那般清晰地看见哥哥挂在城墙上,她朝他跑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可是到最后竟然看到的是黎哥哥的脸,她吓得心惊肉跳,仿佛心肝脾费都纠在了一起。

        万分恐慌地大喊,可下一刻却什么也看不清了。

        自己躺在一个颓圮的屋子里,而身旁站着一个男子,她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却是能清楚的辨别男女。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总是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的悲伤。

        穆芷萱推了推穆芷苓的肩,关切地询问道:“五妹妹,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又失魂落魄的?”

        穆芷苓连忙摇头。道:“萱姐姐,我没事的,我只是感觉昨夜没有睡好。这会儿想快些回去休息。”

        穆芷萱皱着眉头看着穆芷苓离开,可下一瞬目光却沉了下来。

        一瞬不瞬地盯着穆芷苓离去的身影,匆匆回到湘云馆。

        秋桔见穆芷萱回房,急忙走上前去,道:“小姐,那五小姐自导实情了?”

        穆芷萱的脸上扬起一抹媚笑,她一个劲儿地笑着。到最后竟是笑出泪来,一滴晶莹顺着她的眼角滑下。

        “秋桔,你知道吗?我现在好高兴。真的好高兴!”

        秋桔被穆芷萱这一阵狂笑吓得不行,担忧地看着穆芷萱,道:“小姐,您没事吧。”

        总觉得小姐的笑里有一股莫名的悲伤。可是那悲伤顷刻之间又化为一阵快意。让她有些捉摸不透。最近小姐的情绪似乎特别容易失控,高兴的时候便是大笑,偶尔还泪流满面,秋桔的心也隐隐担心起来。

        “小姐,你是不是累了,要不奴婢扶您回去歇息吧。这天热,只是在外面待一会儿就热的不行了,仔细着可不要热出病来。”秋桔拉着穆芷萱的手。可下一瞬却被穆芷萱轻轻推开。

        “我一点都不累。想到让她们痛苦,我的心里就异常的爽快。”穆芷萱嘴角轻轻一勾。笑得没有之前瘆人,只是那笑却深不及眼底。

        前世痛的人永远只有她一个人,她爱的那个男人不爱她,她渴望羡慕的生活从来都不属于她。甚至她还总是被自家姐妹算计欺负。

        呵,自家姐妹。

        如今想起这些当真是可笑。

        如今想起那个男人死了,她真的是好痛快。

        忽然她又神情痛苦起来,喃喃自语道:“可是那个男人死了也并没有让那个贱女人死!她竟然退婚了,老天为什么要这么不公平!”

        一想到穆芷姝今后会找另外一个男的嫁了,有可能会再一次过上安稳的生活,穆芷萱心头就极其不舒服。

        前世穆芷姝那般对她,本以为今生能报了当年的仇,可没想到郑黎却死了。

        穆芷萱颓然地坐在地上,神情突地哀苦起来。

        她抬头仰望着天,碧天白云,还有那刺眼的阳光,都让她的眼睛生疼。

        一滴又一滴地晶莹划过脸庞,滴落在手上。

        落在手心,好烫。

        那眼泪似乎通过手心灼烧着她的心,火焰在她的胸腔里肆意燃烧,心兀的一疼。

        为什么他会死。

        为什么要她再一次承受他死去这一事实。

        为什么这一生她依然会在意她的生死,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在乎他的。

        一连三个为什么,将她的思绪拉回前世,六年前的那个雪夜。

        她刚生下孩子的那个晚上,突然听到一个噩耗,郑王府的黎世子死了。

        那样一个晴天霹雳的事实,将她的心击碎,最后研磨成齑粉,随着风吹而消散,到最后丁点都不剩了。

        她喜欢的那个男子,便是郑黎。

        从十二岁再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她就喜欢上了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那个穿着月白长锦的男子,那个眸光深沉却不失温暖的男子。

        可他的眼中永远都没有她,即便是与她有着短暂的对视,看上去眼底也只是暗沉如墨。

        然而她依然这样卑微地喜欢着,这一喜欢就是七年。

        她那样的身世,终究配不上他。她不奢求,她只求有一天他能看到她,哪怕是一眼,也足够。

        可是他的眼里,却只有另外一个人。

        她曾经认命,是她配不上他,她不敢妄想,只希望他幸福。

        可他却爱上了一个自己不该爱的女人,那个女人害了他一生。

        得知他最后被宋璎昭杀死那一刻,她强忍着刚生下孩子的虚弱的身子,撕心裂肺地哭着。

        可是下一瞬,一个更为可悲的事实将她的心彻底击碎,她的孩子被人生生掐没了气。

        那是她的夫君,也就是那个年过花甲的老侯爷刚死去,宁安侯世子世袭了他的爵位,成了新一任的侯爷。

        而他的妻子。温思若是京都有名的商贾之女。

        其父早年虽是高家的一个佣人,随后因为机敏,又极富有商业头脑。便成了高家的大掌柜。

        这高家的产业若是分为十份,则温家便有一份。

        宁安侯陈举便是因为温家的财力,所以娶了温思若。

        而温思若也当真帮了侯府一个大忙,拯救了原本落魄的宁安侯。她也因为这个原因,肆无忌惮起来。

        对她做出的种种过分的事,那陈举也压根视而不见。

        心如死灰的她,最后终是只能选择一死。

        可穆芷姝却走到了她的跟前。跟她笑着说,穆家灭亡的事。

        还说她的娘亲,便是被穆老夫人害死的。

        说她的父亲。为了要娶她娘亲那样一个贫贱的女人,竟是要以喝毒药来威胁穆老夫人,最后那毒酒在混乱之中,硬是被他吞进去了一些。

        即便是张太医医术高明。命是捡回来了。可也只是半条命。父亲和娘亲成亲了,好日子只是过了半年。

        穆老夫人因为此事对安氏痛恨不已,想要下毒杀了安氏,然而安氏反倒因为中毒而查出怀有身孕。

        可终究是服毒伤了身子,妹妹穆芷雪一生下来便没了声息,她身子羸弱,全是靠药材勉强捡回了半条命。

        她扬起头,震惊地看着穆芷姝的笑脸。连连问她,为何要告诉她这些。

        穆芷姝却突然勾起她的下巴。道:“我只是不想让每一个穆家的人好过而已。”

        那时的她并不懂穆芷姝到底何意,可细细想来,穆家灭了,却只有长房黯然无恙,让人不多想都不可能。

        长房定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从她知道穆老夫人曾经对她娘亲做出那样的事的那一刻,她的心万念俱灰。

        重活一世,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替曾经的自己报仇。

        让那些不让自己好受的人,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全都死去。

        如今郑黎突然间没了,她的计划全盘打乱,一切便得重新部署。

        ……

        萧玉宁一上午便瞧见穆芷苓脸色不大好,从玉兰斋回来后,便匆匆去了海棠苑,瞧见穆芷苓正神情木讷地坐在大理石凳上,而贝壳则用脑袋轻轻蹭着她的手,时不时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

        萧玉宁快步朝这边走来,微微凝眉,道:“苓儿,这阳光这么毒辣,你怎么在外面晒着,快些进去,若是中暑了可不好。”

        萧玉宁摇头轻叹,这是古代又不是现代,若是中暑了可真的是麻烦。就像家书也得延缓半个月才能收到一样。

        穆芷苓呆呆地抬起头,看着萧玉宁的眼,道:“娘亲,您收到爹爹写来的家书了吗?”

        萧玉宁神情一僵,并没有料到穆芷苓会突然这般问自己。

        她微微点头,神色诧异地看向穆芷苓,道:“苓儿怎么突然这么问?”

        穆芷苓微微摇头,道:“我只是想知道这会儿爹爹过得好不好,边疆的战事顺利与否。”

        穆芷苓目光落在萧玉宁有些不自然的脸上,轻轻吸一口气,道:“娘亲,边疆当真一切都好吗?”

        萧玉宁轻轻点头。

        “那就好。”穆芷苓低下头兀的苦笑一声,娘亲为什么怕她知道?

        是以为她如今还是一个小孩子,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还是她觉得这件事与她无关,不如不说?

        穆芷苓秀气的眉头微微一蹙,道:“娘亲,黎世子呢,爹爹有没有提到他?”

        萧玉宁有些惊诧地看着穆芷苓,随即轻笑,道:“你爹爹写家书与我,干那黎世子何事了,怎么可能提到他。苓儿,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差,还是快些进去歇息吧。娘亲给你做些你爱吃的东西来。”

        萧玉宁正欲站起身,穆芷苓就拉住她的一角,道:“娘亲,不必了。我刚用过早膳呢。”

        萧玉宁待了一会儿便离去。

        穆芷苓看着她的背影,神情越发哀痛。

        娘亲分明就是知道这个事实的,却是不愿告诉她。

        算了,如今就假装自己不知道。

        穆芷苓的身子一日比一日虚弱,只是一个月,身子已经弱不禁风了。

        萧玉宁亲自做了各种滋补的食物送到穆芷苓的闺房,穆芷苓也吃了一些,可是这身子压根不见好转。

        反倒是到了最后,已经瘦骨嶙峋了。

        这事儿也不知怎的,传遍了整个京都。

        谣言越穿越甚,甚至有人说穆家五小姐快要死了。

        宁和公主闻言,坐不住了。

        便偷偷随穆钰出了宫,悄悄进了穆家的门,随后走到穆芷苓的院子里。

        她来时,穆芷苓正坐在院子里瞧着贝壳和小七嬉闹。

        小七渐渐地接受了她,偶尔会走到她的跟前,淡淡一嗅,忽地又甩头走开。

        贝壳则是咬着小七的耳朵,有一次雪白的毛发上浸出一点血迹来,小七也只是安静地逼着眼,没有理会贝壳。

        穆芷苓看着看着,就不知觉流出了眼泪。

        恰巧这一幕被宁和公主瞧见了。

        她急忙跑到穆芷苓跟前,道:“小五你这是怎么了,在呢么瘦的这么厉害?你可是没有好好吃饭?”

        穆芷苓僵硬地扭过头,看向宁和公主,缓缓站起身,愣愣地行礼,道:“臣女参见公主。”

        宁和公主急忙将她扶起,神色焦急地看向穆芷苓,担心地问道:“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穆芷苓微微一笑,一旁的翠柳听了,颤着嗓音,道:“公主有所不知,小姐从一个月以前到现在便一直是这样。这吃饭也照常吃,甚至夫人经常会做一些大补的吃的过来,可是小姐的身子就是不见好。反倒是像现在这样,越发消瘦了。”

        宁和公主握着她的手,突然想到姜贵妃曾经也是这般,即便是吃了再多的东西,这身子就是一天比一天差,急忙盯着穆芷苓的眼睛,问道:“小五,你可是有什么心事,且不放告诉我。”

        穆芷苓突地抱住她的脖颈,竟然就那样哭了。

        站在不远处的穆钰瞧见这一幕,瞳孔猛地一缩,有些不敢相信素来沉稳坚强的妹妹,竟然趴在宁和公主的肩头,任眼泪在脸颊上肆流。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妹妹是那般坚强懂事,坚强到她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如今看着她那样哀伤的神情,竟是略微有些自责。

        这些天,他倒是一丁点都没有关心到她。

        也不知为何,穆芷苓看到宁和公主的那一瞬,眼泪就忍不住决堤而出,甚至她想将这一个多月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宁和公主。

        她这样想着,也这样说了。

        “公主,他死了,他就这样没了。”

        一旁的穆钰听到这话,身子猛地一震。

        妹妹她,已经知道了吗?(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15/8305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