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八十六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13(6000)

第八十六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13(6000)

        下午一节语言课章陌上的很吃力,她一直就不擅与人交流,老师对她很无语,“陌陌,重新来一遍。”

        不得不说章陌取的这个名字很好,陌陌,即便火冒三丈叫出来也像是温柔呼唤。

        章陌一连试了三遍都不尽人意,老师说,“你回去练习吧,明天再来考察你,再不合格,你就淘汰了。洽”

        这就和最后通牒差不多了,赫曼安慰她,“没关系陌陌,你别紧张,平常心就好了,这不是什么大事。”

        章陌笑了笑,“我没事曼姐,我先回去了。”

        其实她也没回去,走到海边坐下,看着海浪起伏,她心情似平静,似不安。

        老师的话不可能对她没影响,在沈梦瑶和汪释语面前,她看到了自己残缺的不足,她连她们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她没有任何基础底子,单枪匹马的想在娱乐圈闯荡,谈何容易。

        她以为通过海选进入决赛,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她可以有机会闪闪发亮告诉所有人她有资格站在陌尘身边钤。

        但事实告诉她,她除了这一张脸,几乎可以说要什么没什么!

        和别人竞争,也得有资本才行。

        “喂……”

        寒宇开着车,“阿陌,先生今晚要加班,我请你吃饭吧。”

        对,她还有陌尘,任何时候都顾着她的陌尘。

        这点小挫折算什么?

        要追上陌尘,肯定得像唐三藏去西天取经一样,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说不定会更多!

        “好啊,你来接我吧。”

        “在公司吗?”

        “没有,”章陌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在海边。”

        “等我一会儿。”

        章陌想通了,脸上的浅笑又重新回来,五官柔和。

        一个穿着人字拖沙滩裤的大爷路过,“小姐,别费心思了,你进不去。”

        章陌一脸莫名其妙,当视线触及到玻璃房才想到明白,笑道,“我能进去。”

        大爷呵的笑出了声,抽了一口烟,章陌太久没抽烟,陌尘每次抽烟都避开了她,现在被大爷吐出的劣质烟气呛了一下。

        到底是抽过烟的人,不至于咳出来。

        “小姐,这些年我听这些话耳朵都听起茧子了,怎么也没见人进去过啊!”

        “她们当然进不去啦,我……”

        “你怎么样?你是不是也想钓上房子的主人,名正言顺的进去呀?别做梦了,年轻人,好好努力工作吧。”

        章陌小孩子似的和大爷争论,“你别不相信,我还真就是能进去!”

        “得得得!看你们这些年纪轻轻的女孩儿,怎么就那么爱做梦呢,”

        章陌,“……”

        对着大爷逐渐走远的背影,章陌吼道,“我进去了,一定叫你一声!看你还信不信我!”

        寒宇赶到的时候就看到章陌在哪儿吼,“你干嘛呢?”

        “那大爷非说我做梦,这辈子都不可能进玻璃房。”

        “那他可真就说错了。”不是她不能进,而是她想不想进。

        决定权一直在她手里。

        “去哪儿吃饭?”

        寒宇问他,“你想吃什么菜?粤菜?湘菜?法国菜还是泰国菜?”

        章陌干瘪瘪的说,“其实,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吃简单点就行了。我们去唰火锅吧!”

        寒宇很少吃那种食物,基本上不吃,“行啊,走吧。”

        那是一家小火锅店,有十张桌子,坐了六桌,还剩四桌,“二位,就你们两个吗?”

        “嗯。”章陌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稍等一下,马上来。”

        然后听到他招呼,“八号桌,两人。”

        大概五分钟,锅底上来了,“慢用。”

        章陌听到这声音,只觉得像是在山谷里听到了空灵的鸟蹄,清脆婉转。

        要是那个语言老师听过了,一定会说这是个人才吧。

        章陌抬头看她,长相清秀动人,邻家小妹的气质,“谢谢。”

        寒宇看着章陌,真不习惯她压着嗓子说话,感觉特别假。

        费琳对章陌笑了笑,脸上有两个酒窝,“不客气,慢用。”

        还有别的客人要招待,她拿着托盘走了。

        章陌脑袋微微向前倾,“我要是有她一半好听的声音,也不至于老师老师那样不满意我。”

        “怎么了?”

        章陌语气郁闷至极,“今天上语言课,什么绕口令、对剧本,我统统不过关,沈梦瑶的声音就和她差不多,只是更嗲。”

        还不忘做一个抖肩的动作。

        锅里开了,烟雾寥寥的,寒宇将菜下下去,“所以你不行?找过原因吗?”

        “我要不就是句子通了表演不到位,要么就是演得差不多语感不对,要想两个都做好,对我来说无疑是痴人说梦。”

        寒宇翻了一下菜,“不是什么大事,一会儿吃完了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先吃吧,”已经煮好了,“对你有帮助的。”

        两个人慢慢吃完结账时,又碰到费琳,章陌说,“美女,你是老板吗?”

        费琳笑了笑,“我爸妈开的,我在这里帮忙。”

        “一共一百六。”

        寒宇身上带着零钱,“一百六。”

        费琳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长得跟混血儿似的,眼睛特别深邃,像一个巨大的漩涡。

        费琳的心蓦地一跳,她好像有点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只是一见钟情又怎么样?

        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和她们这些普通人的区别,爱情不是势均力敌就是飞蛾扑火。

        而她,既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也知道自己不是飞蛾。

        暗自吸了一口气,费琳,费琳,费琳费琳费琳,工作!工作!

        寒宇带章陌去了一个广场看杂技表演,“你说对我有帮助的地方就是这儿?”

        “对。”

        “你不是遇到瓶颈了吗?你看看这些表演杂技的,他们初期遇到的困难挫折你能想象到吗?”

        寒宇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她,任何人为的困境都是可以度过的,根本不用去找很多原因,有问题就解决问题。

        “你看到那个和骑在老虎背上的驯兽师了吗?我敢保证,他第一眼见到老虎的时候,一定吓得腿软,可是你在看现在,他不仅驾驭了老虎,还取得这么多的荣誉。”

        “阿陌,很多事情的难度不是难度,你用傲视一切的眼神睥睨它,它就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章陌认真听着他的话,寒宇除了平日里不着调,对待其他还是很有想法的。

        “阿陌,功成名就不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而已的。”

        寒宇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舞台上的老虎正听指挥,做着一个又一个高难度工作。

        “坐吧。”

        章陌挨着他坐下,直觉告诉她他有话说,“我的出身并不好,可以说是很糟糕,差点死在十几岁的年纪,幸好老天待我不薄,遇见了陌尘,从那时起我才脱离了以前的生活。”

        “该怎么和你说呢?算了,你以后可能就明白了。”

        章陌看着他,不用等以后,她知道,“和我讲讲风驰吧,你们怎么认识的?”

        “你说疯子啊?”寒宇一笑,“他出身比我好多了,好歹是个豪门。”

        还有这样的背景,挺让人意外的。

        “豪门是非多,他也算命大,不认哪能活到现在?几岁的时候父母死了,财产自然是全部留给他,当时年龄小,没办法继承,就被他叔叔收养,后来他叔叔吞了那些财产不说,一家人还差点毒死他。”

        “就是在那个时候,陌尘在路边遇到口吐白沫的他,及时送去医院才捡回一条命。”

        “这么说,陌尘都救过你们的命?”

        “可以这么说吧,我们都自愿跟着他,刀山火海,携伴一路。但是阿陌,陌尘却因为你变了。”

        章陌一惊,因为她?

        “七年前,你应该知道,陌尘在一个名叫龙四的手下做事,但是陌尘做的越出色龙四也就越是忌惮他,权利谁不喜欢?谁会愿意拱手相让?”

        “本来陌尘已经决定鱼死网破,把龙四的权利架空的,但是,偏偏在那个时候和你在一起。”

        “龙四拿你威胁他,他成功了,陌尘不敢拿你去冒险。”

        寒宇说的这些章陌不知道,原来在七年前她就连累了他。

        “阿陌,你的七年不好过,先生也不好过,他变了,暴戾,无情,嗜血……这些是外界对他的形容,我们几个亲眼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吃过的苦他不知道,我们知道。”

        “我没有经历过爱情,不知道什么是刻骨铭心,但是陌尘却用你们短暂的回忆支撑自己,生死关头,他嘴里叫着你的名字。”

        “风驰夺回自己的东西,尽数变卖捐赠,那晚我们一起喝酒,陌尘醉意朦胧,痴痴的和我们讲起你的事,他说,前几次遇见你情况总是不好,你烂醉如泥,就连初遇你也是神智不清的。”

        章陌无声的哭,脑海里全是陌尘的身影,“后来,他说,酒精真是个好东西,怪不得你喜欢,再后来,他对酒精上了瘾。”

        “阿陌,我说这些没有其他目的,就是想告诉你,不管你现在什么样,陌尘都要的起,但是你既然做出了选择,要以何种姿态站在他身边,你就不要放弃。”

        “嗯。”

        “别哭,”寒宇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我对你的了解大来自于听说,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人。”

        “寒宇,可是我也会迷茫,我也会想这样留在他身边是对是错?”

        “你开心吗?”

        章陌点头。

        “陌尘也开心,所以,留在他身边。

        章陌哽咽,“我怎么离得开他。”

        章陌收拾好心情,和寒宇坐在路边看杂技表演。

        大黑熊能够跳过黑圈,她也可以排除万难,陌尘,再给我一些时间。

        章陌的手机响了,是陌尘,“喂?”

        “还没回来?”寒宇下班的时候看他忙,主动请缨带章陌吃饭,他同意了,就没让他加班。

        现在他下班回来,以为章陌在家里等着他,兴冲冲的打开门,黑灯瞎火的,只有窗外的一点光,当下就给章陌打了一个电话。

        “你回去了吗?我马上回来。”

        陌尘坐在沙发上,“不急,我还有一会儿。”

        寒宇将章陌送到楼下,拍了拍她的肩膀,“阿陌加油!”

        章陌回以他一个笑容,“谢谢。”

        寒宇的一番话就像打通了她的任督二脉,现在她无比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飞奔到电梯,她太想拥抱一下陌尘了。

        打开门见陌尘闭眼坐在沙发上,她扑进他怀里,“陌尘……”

        陌尘被她的举动吓着了,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怎么啦?”

        将她从怀里拉起来,“什么事儿啊?眼睛还红了?”

        章陌吸了吸鼻子,“海边的那个大爷说我一辈子都没办法进玻璃房。”

        其实她想说的是,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就为这事儿啊?”陌尘搂着她,“现在就带你去。”

        “不去,”章陌拒绝。

        “怎么又不去了?”

        “就这样去多没意思啊,等我红遍大江南北再去,也好打个广告做个宣传。”

        “依你。”

        章陌温顺的靠在他怀里,“吃过了吗?”

        “没有。”

        章陌抬眸看着他,“我去给你做。”

        “你吃的什么?”

        陌尘一般是不允许她吃火锅的,“就是和寒宇在外面随便吃了点。”

        “是吗?我检查一下。”

        呼吸瞬间被他掠夺,章陌不期然想起以前他检查她是不是抽了烟,也是用的这个方法。

        他的检查是否结束,取决于她是否还能呼吸。

        “嗯,一切正常。”

        章陌白了他一眼,“自己吃自己做。”

        陌尘攫住她的下巴,“可以不吃饭吗?”

        看着他的眼睛,章陌不敢问那你要吃什么?

        “还是我去给你做吧?”

        他眼里流转的信息暗示意味太强,章陌胆怯,“你决定。”

        陌尘是尊重她的,一直都尊重。

        尾随她到厨房,“陌陌,我不想吃面了。”

        章陌看了看冰箱里的食材,这么多?

        “谁买的?”

        “除了顾姨还能有谁。”陌尘操着手,“对了,衣橱里今天上了些新衣服,你看看喜不喜欢。”

        “别做了,在公司里吃了饭才回来的。”

        “……”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真吃了,走去看看。”

        推开衣橱的门,章陌惊呆了,妈呀,那绝对是中小型的服装店的规模,“这么多什么时候才穿的完?”

        “一天一套,不重复。”

        章陌将另一扇门推开,“为什么你的也在这里?”

        陌尘很镇定,“哦,我那边放不下了。”

        真好意思说。

        见章陌不说话,他又说,“借用一点空间可以吧?”

        她还能说什么呢?

        拿了睡衣去洗澡。

        陌尘坐在床边看着一面墙做的衣橱,笑意兴浓,这才是家,这才是他和她的生活。

        衣服这样放真是好看极了。

        今晚海风清凉,月光皎洁,陌尘只把地上的灯打开了,照亮了脚下的路。

        章陌洗完澡出来,卧室里没有光,只能借着窗外的月光看清陌尘在她床上躺着。

        靠着落地窗,把头发撩到一边,轻轻擦拭着水珠。

        陌尘躺在床上看着,小女孩长大了,越来越有魅惑人心的本领。

        腰间一紧,章陌知道是他,“没睡着吗?”

        陌尘的嘴唇流连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哪还能睡得着?再说我也想看看美人出浴。”

        “正经点。”缩了缩脖子,“痒。”

        陌尘将她的身体搬过来面对他,“那我换个地方?”

        章陌说不出话,承受着他过火的动作,后背抵在窗户上,陌尘胸前的衬衫被浸湿,他才把手从章陌的衣服里拿出来。“先把头发吹干。”语气挫败。

        他去拿吹风机,插上电源为章陌吹头发,吹风机的声音让陌尘的话变得不清晰,好像说的是,“能过过嘴瘾手瘾也是好的。”

        章陌撇嘴笑了。

        睡觉的时候,她想如果他想留下的话,她是不会拒绝的,但是没想到他一言不发的回自己房间了。

        章陌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他是怎么了?

        收到他发来的微信信息,章陌捧着手机笑得合不拢嘴,就连做的梦都是美的。

        信息内容只有一句话,他说,

        她能回他吗?

        当然不能!

        惹火了保不齐他就冲过来了。

        早上她和陌尘一起上班,陌尘本来想送她的,但是章陌说她慢慢走路过去。

        陌尘想也是,平时她就不怎么锻炼,现在就当晨练了。

        “那我上班去了?”

        “路上注意安全。”章陌眼睛看着他的右手。

        陌尘将她捞过来,故意用右手摩挲着她的唇瓣,“陌陌……”

        “我要迟到了!”挥开她的手,一溜烟儿跑了。

        留下陌尘在原地失笑。

        在公司门口和赫曼遇到,“人逢喜事精神爽,陌陌今天很开心?”

        “是。”章陌笑起来很好看,远远地就能被她的笑容吸引,不知道蛊惑着谁的心。

        “走吧,今天还有语言课,你准备好了吗?”赫曼担心她还是昨天的状态。

        “没问题,走吧。”

        章陌说没问题就是真的没问题,赫曼相信她,她也用事实证明了。

        语言老师对她也是刮目相看,“陌陌,你今天发挥很好。”

        上形体课的老师换成了男人,有一头飘逸的长发,阴气很重,比女人还女人。

        章陌看着他指导汪释语,身体几乎都贴着汪释语了,如果不是身体线条之间有点缝隙,就真要用密不通风来形容了。

        到了章陌的时候,章陌一脸的抗拒,“老师,您说做什么,我可以的。”

        “下个腰。”

        章陌的腰下到一半就停住了,因为真的下不去了!

        “你不是很厉害?不需要指导吗?怎么?现在让你下个腰就不想了?”老师破口大骂,“自己有多少斤两也不掂量掂量。”

        章陌听着,没吭声,“你不是自己可以吗?一字马会吧,做给我看!”

        章陌做到一半的时候又不行了,腿在那里又收不回来,想要收回来,只能倒在地上,慢慢收。

        但是没想到老师会一脚踩在她腿上,“啊!”

        章陌的眼泪都疼出来了,腿部的筋一抽一抽的疼,动一下都疼。

        老师说,“这不是就下去了。”

        赫曼一直守在门外,听到章陌的声音冲了进来,“陌陌,怎么样?”

        “没关系。”赫曼将她扶起来。

        接下来,章陌受了不少痛,她的身体僵硬,拉筋疼,锻炼疼,总之做什么都疼。

        老师却丝毫不会放过她,章陌做不到的他就使力帮章陌,章陌痛的无法言喻。

        下课的时候,走路都得赫曼扶着,“陌陌,去医院看看吧。是不是韧带拉伤了。”

        “不用。”章陌咬牙忍着,“今天要麻烦赫曼姐送我回去了。”

        “这是我的工作,说什么麻烦。”

        赫曼把车开进公寓,“现在知道为什么当时价格那么贵了。”

        到了章陌住的那栋楼底下,章陌下车,“曼姐,谢谢,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赫曼看着她的腿,“你可以吗?”

        “可以的。”章陌挥了挥手,朝里面走去。

        赫曼看到门口的守门阿姨跑过去,扶着她,“陌小姐,您还好吗?”

        “嗯,麻烦你开一下门。”

        赫曼看到他进去也就放心走了,恰时电话响起,“曾导,下班时间您找我还有事?”

        曾新鹏就站在她家外面,“你在哪里?”

        “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和我没关系,但是和你儿子有关系吧?”

        “曾新鹏!”赫曼叫的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的时候有纠缠。

        好比曾新鹏,她的前夫。

        赫曼回家的时间很快,打开门让曾新鹏进去,“我儿子呢?”

        “哦,小区门口买东西。”曾新鹏坐下,“我有点饿了。”

        “你饿关我什么事?”

        曾新鹏,“……给我下碗面吧。”

        没法儿,赫曼又去把面下给他吃了,“我儿子呢?”

        这么久了,赫曼有些担心。

        “哦,你儿子本来要来的,但是出门前他爷爷去钓鱼,跟着去了。”

        赫曼将就抱枕给他扔过去,“曾新鹏,你是不是有病啊?赶紧麻溜的给我滚!”---题外话---

        其实我不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269/15548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