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九十四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219(6000)

第九十四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219(6000)

        邢烈回到郊区已经晚上十一点了,章陌他们都还没睡,就是因为顾姨白天说的话,她和陌尘倒是觉得没什么,他这个年纪谈个恋爱挺好的,就是风驰和寒宇两个八卦,非得等他回来问一问洽。

        “哟,疯子快看,邢大爷回来了!”寒宇这人啊,就是嘴太欠抽,

        章陌和陌尘忍不住笑了,风驰接话,“邢大爷,今天你去哪儿了?”

        面对他们似笑非笑的表情,邢烈镇定如初,“朋友有点事情,我去帮一下忙。”

        “什么朋友呀?”朋友的定义太广泛了,寒宇决定刨根问底。

        “……”邢烈没回答。

        “女的吧?”风驰给他让了坐,把住他的肩膀,“我们见过吗?”

        明明他们是见过赫曼的,但是邢烈不想说,“别问了。”

        晚餐他和曾皓然是吃饱了,可是赫曼没吃多少,曾新鹏来了以后,他带着他们母子出去,小区外面有家小餐馆,他们就进去了。

        没想到曾新鹏会跟着来,不顾形象的纠缠赫曼,“赫曼你什么意思!”

        他在她家她就不吃饭,出来外面吃,“没什么意思呀。钤”

        莫名其妙,她吃个饭还能有什么意思。

        “曾先生,你这么快就吃好了?”邢烈就是故意的,在赫曼家,他装作一副男主人的模样给谁看?给他?

        他料定了当时他带赫曼母子俩出来他会跟上,果然不出所料,“我们夫妻俩的事关你什么事!”

        曾新鹏的语气不好,声音大,这个时间餐馆里的人不多不少,都看着他们。

        “你别胡说八道!”赫曼看着曾新鹏,他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我胡说八道?你难道不是我老婆?”这种神情就像是妻子出轨被他抓了个正着。

        “那你应该没忘记我们离婚了吧!”

        曾新鹏一下子被她的话噎住了,没说话,“你凭什么来打乱我的生活?你以为你是谁啊?”

        赫曼难得发脾气,“你想带谁走就带谁走,你有什么权利?”

        曾皓然小朋友很淡定,坐在邢烈身边,平静的看着他们争吵。

        邢烈觉得很神奇,别的小孩见到这种阵势估计早就大哭了,也就他还能平静的像看动画片一样看着。

        本以为这样他就很厉害了,没想到他还说,“爸爸,你回去吧,我以后就跟着我妈妈了!你和后妈好好过日子吧!”

        语不惊人死不休,邢烈当场没忍住,笑了两声,你和后妈好好过日子吧!

        这小家伙说话真有意思!

        “听见没有?”赫曼赶人的意味很明显了,曾新鹏愤怒离开。

        才几天啊,他的儿子就不认他了,甚至对一个陌生男人比对他还亲近!

        周围的人收回视线,本以为可以看场戏的,赫曼坐下继续吃,“皓然,你叫夏冰后妈?”

        “赫女士,那不然叫什么?叫亲妈吗?”

        “你敢!”赫曼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而后又揉了揉,“乖儿子,做的很好。”

        曾皓然对邢烈耸了耸小肩膀,“有时候哄女人就是这么简单。”

        邢烈极度无语。

        把他们母子俩送到电梯口,“我就不上去了。”

        “皓然,和叔叔再见。”赫曼牵着曾皓然,电梯停留在二十八层,还要等一下。

        “叔叔再见。”

        曾皓然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邢烈,邢烈揉了揉他的脑袋,“再见。”

        “想什么?”风驰推了推他的肩膀,“灵魂出窍了?”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邢烈被风驰推了一下,正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就被寒宇这句话呛到了。

        “别喝那么急,是就是,我们都知道,你不用紧张。”风驰将纸巾递给他。

        “是什么是?谁谈恋爱了?”他必须澄清一下。

        “就是阿陌的经纪人找我有点事,我们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你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什么事?”

        这个怎么说?

        “你们难道没有一天都在一起?”

        “……”好像有。

        “邢大哥,真是曼姐啊?”章陌我加入八卦的行列,事实上,坐在这里的人,都八卦,只是陌尘比他们忍得住好奇心罢了。

        邢烈叹了一口气,“怎么连你也跟着起哄?”

        “……”这怎么能叫起哄呢!

        “邢烈,他们这么好奇你就说说吧。”

        邢烈看了一眼陌尘,“你们怎么那么无聊!”

        第二天,天气晴朗,气温在30c,章陌不想出门。

        “你干嘛?”这几天在家没事可做,她倒是贪睡了起来。

        陌尘搂着她,再次吻了吻她的唇,“我去公司了。”

        “几点了?”外面太忙那么大,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

        “不到八点。”

        “你路上慢点。”

        “回应我。”陌尘在吻她这件事上,乐此不疲,并且要求章陌给他回应。

        九点多的时候,章陌再也没办法赖在床上不起来。

        陌尘走的时候帮她把窗帘拉上了,空调也帮她调好了温度,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早上他走的时候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原因,她越睡越感觉太阳大,就睡不着了。

        壁橱里的衣服又多了一些,每次电视杂志上出现过的衣服,她拉开壁橱总是能一眼见到。

        那条灰色的裙子她从来没有穿过,今天她取下来换上。

        照镜子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搭调,原来是答应不对。

        对着镜子捣鼓了一番,勉强弄了个发髻出来,看着明显成熟多了。

        下楼顾姨看见还惊艳了一番,“阿陌长大了。”

        什么叫她长大了?

        “顾姨,你说再穿一双高跟鞋是不是更好一点?”

        “可别,不能穿高跟鞋。”她也知道,只是觉得那样子更好看。

        顾姨从鞋柜拿出一双拖鞋,“穿这个。”

        章陌吃了饭打开电视,正好有直播新闻。

        “前段时间就有风声在传,mo集团总裁已经来了儒城,但是一直没有露面。”

        “几个月前,在本城法院,有记者曾在法院门口采访到他,但是当时并没有拍到他的正面。”

        “政府修建的明港大桥,全长2354千米,可直接通往三个城市,这需要巨大的资金来支柱,而最大的投资方就是财大气粗的全球前三强企业mo集团。”

        “这次投资,儒城的三大世家也有投资,但是听说,仅占总投资的十分之三。”

        “楚市长来了……楚市长,请问您是怎么谈下这个合作的呢?”

        楚昌伟站在镜头前,身边跟着许多官员,还有她女儿楚嘉璇。

        章陌看着这个人,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想不起来。

        “主要还是感谢投资方们如此看好去儒城的发展,也对儒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我相信,儒城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

        楚昌伟说完就带着一行人离开了,走到讲台边,接受其他记者的访问。

        “牧总裁……”牧家三兄弟集体亮相,“请问您对这次工程有什么想法?”

        牧天放一笑,“这位记者真会问,我既然投资了,自然很看好。”

        记者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也就不再问什么。

        牧天放他们后面一起到的是章海和慕什凯,他们分别带着章瑾瑜和文清。

        章瑾瑜看到文清倒是挺惊讶的,她以为她就是慕什凯玩玩儿的对象,没想到这么正式的场合慕什凯都能把她带上。

        慕什凯一直没主动找过她,她也没有主动找过他,两个人的关系好像淡了,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是今天她有一个很重要的目标,那就是mo集团的总裁。

        若是能搭上他那根线,以后章家只会更好,社会地位更高。

        听说mo集团总裁脾性怪,不近女色,不穿绯闻,洁身自好到可怕的地步,但是她对自己有信心。

        没有一个男人能逃过一个美丽女人精心设下的陷阱。

        “章总,慕总,这表情。”记者想上前访问,被他们带着的保镖拦下了。

        “紧张?”慕什凯感受到文清的僵硬,轻轻问她。

        废话,她能不紧张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场面!

        要不是他骗她,她才不会和他来这个地方!

        还好,刚才他没有和章瑾瑜打招呼,眉来眼去的,不然她非得气炸!

        她可不是来给自己找罪受的!

        “还好。”这里这么多眼睛,再站在让他问下去,可就穿帮了,“走吧。”

        章瑾瑜轻蔑的看了文清一眼,正好被慕什凯捕捉到,皱了皱眉,直接搂住了文清的腰,“走吧。”

        仪式是十点半开始,现在已经十点二十八分了,mo集团的总裁还没有来,人群里开始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楚昌伟额头冒汗,不带这么玩儿的啊!

        其他人神色各异,不知道在想什么。

        章陌去倒了一杯牛奶又坐回电视机前,陌尘说多喝牛奶。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首先下车的是寒宇和风驰,章陌看着他们两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得脸,一口牛奶喷了出来!

        呛得直咳嗽,顾姨过来给她拍背,“你慢点,”看了一眼电视,“不就是寒宇他们吗?”

        不就是他们?

        好吧,顾姨没看新闻不怪她。

        有寒宇的地方就少不了风驰,他们俩一出现现场就沸腾了,终于要见到mo集团总裁的图片真面目了!

        邢烈跟着下车,拉开车门,陌尘从车里出来,西装革履,气宇轩昂。

        章瑾瑜在看到邢烈的刹那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怎么会是他?

        待下一秒看到陌尘,如被雷击中,是他们,是他们!

        怪不得章陌出狱后能过得风生水起,原来都是他们在帮她!

        以后怎么办?

        章陌背后的靠山这么强大,她还能算计她,对付她吗?

        看了一眼陌尘,这个男人真的很出色,即便不说话站在那儿,也是傲视群雄之态,睥睨着周边一切。

        如果能把他征服,那么,一个小小的章陌算什么?

        这样一想,她好多了。

        自欺欺人也是一种安慰,章瑾瑜是不装的头破血流不知好歹的人。

        她又转头看向牧天放他们,他们脸上同样的震惊,同样的不可置信。

        他是mo集团的总裁!

        牧天放等人就像在油锅里煎熬,突然不知所措,内心惶恐。

        任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牧尘会是陌尘,那个财富几乎能用富可敌国来形容的男人!

        章海不知道他们几个人的心思,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想着怎么和陌尘拉近关系,或许可以利用章陌那层关系。

        电视机前的章陌慢慢的把手中的牛奶放下,看着陌尘他们游刃有余的回答记者的各种提问,他说的话比较少,主要是寒宇和风驰在回答。

        同样看电视的还有牧南航,当时他正在煮茶,看到陌尘的身影最后出现在电视上,手里的茶一不小心就烫了他的手。

        现场一位记者胆子比较大,她直接向陌尘提问,“请问陌总,上一次有人拍到您夜游夜市,被您护在怀里的那个女人是谁呢?”

        随后附上一张照片,正是陌尘他们去夜市那晚,风驰,寒宇,邢烈将他护住,他则护着章陌,只是章陌当时低着头,照片上没有看清楚她的脸。

        章瑾瑜他们知道内情的不用想也知道那女人是谁,恨得牙痒痒,章陌,你别得意,胜负还没有定呢?

        “这是商报,不是娱报,这位记者,你问错话了吧?”

        楚昌伟知道陌尘这种人是忌讳自己的私生活被拿到公开场合来说的,出声阻止了提问的记者。

        记者讪讪的拿回话筒,她只是问了一个所有女人都好奇的问题。

        儒城从来不缺优秀的女人,只是在章瑾瑜优渥的家世和美丽面前黯然失色了。

        但,章瑾瑜并不是最美的那一个。

        “我爱人。”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陌尘竟然回答了,并且答案是如此出人意料。

        不是女朋友,不是未婚妻,是爱人,什么时候mo集团总裁结婚了?

        章陌当即关了电视,逃也似的跑出了院子。

        爱人?

        陌尘说话经过大脑吗?

        堂堂大企业家的爱人不该是她这样有前科的女人。

        陌尘,我终于清清楚楚的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差距,不是鸿沟,那是跨不过的江洋。

        小公司,她是怎么相信他说的小公司的?

        七年前就知道他有野心,怎么可能甘于屈就一个小公司?

        “阿陌?”顾姨站在她身后。

        “顾姨,你什么都知道对不对?”

        顾姨一时半会儿没有说话,后面想了想,说,“先生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并不是有心瞒你。”

        章陌看着她,“顾姨,你说你看待我们用的一样的眼光,其实你还是心疼陌尘更多,我最近甚至觉得你是怪我的。”

        顾姨脸上有被她看破的窘迫,“是。”

        她没有否认,“阿陌,我喜欢你,也怪你,先生是我从小带大的,我待他像亲生儿子。”

        “你们认识不久,他就可以为了你翻越阳台,恋爱之后,他为了你舍弃大权,年轻人之间的争权夺利我不明白,但是你真的妨碍到他了。”

        章陌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话竟是她说出来的。

        她待她不是一向温和的吗?

        难道这些都是假象?

        “顾姨,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是吗?”

        “阿陌,喜欢一个人,就应该成全他。”咬咬牙,顾姨说了一句不该她说的话。

        “我懂了。”

        陌尘出席完活动,推脱不掉其余人的盛情邀请,只好和他们一起吃饭。

        席间,频频向他敬酒的人是章瑾瑜,“陌总,我敬你。”

        一饮而尽,陌尘面前的酒杯却没有动。

        这对章瑾瑜来说,无疑是尴尬的,她主动敬酒,居然还会有人不赏脸。

        换做是其他人,章海早就拂袖走了,但是,对方是陌尘,他得笑脸相迎,阿谀奉承,巴结讨好。

        “陌尘,陌儿还好吗?”想要和他搭上话,章陌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陌尘看着他,不知怎么的,章海感觉背脊隐隐有些凉意,“你和她有关系吗?”

        场面难看,气氛冻结,章海的老脸挂不住,要当众说出来他和照片里那个女人的关系吗?

        那岂不是就承认了他有一个杀过人的前科犯女儿?

        再说了,有钱人的游戏多,场子大,指不定什么时候新人换旧人,那落下笑柄的人就是他了。

        “我就是随便问问。”

        “韩助,上一次一起吃饭,你风声都没透露一点,保密工作做得真好。”慕什凯和文清坐在一起。

        “慕总不是也没有问吗?”寒宇隔空敬了他一杯。

        一般的助理在这种场合都是在另外的桌子上,或者是在旁边等着,但是寒宇和风驰却可以同桌而坐,足以看住他们的地位。

        “上次没有尽兴,这次可一定得喝好。”慕什凯也把酒喝了。

        寒宇想起就是一肚子火,宿醉之后,头痛欲裂,脑袋都快要爆炸了。

        眼神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上一次慕什凯带去的“酒缸”,应下,“不醉不归。”

        然后就是各种敬酒,寒宇一杯接一杯,那不叫喝,那叫灌。

        邢烈看不下去了,这家伙胃本来就不大好,现在空腹喝酒,不是找罪受么?

        “来,我们大家一起来一杯。”

        牧游鸣等人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牧总,怎么一直沉默?”风驰就挨着牧天放。

        “呵呵……先听你们说。”牧天放笑了一下。

        “你看你多拘谨,放松点。”风驰给他倒了一杯酒,“来,牧总,敬你一杯。”

        “干杯。”

        牧泽安用一种仇视的眼神看着陌尘,是他抢了章陌,要不是刚才两个哥哥给他打了招呼,他一准儿冲上去痛扁他一顿。

        “牧总,酒量不错啊。”

        “哪里,比不上风助。”牧天放谦虚。

        “那倒也是。”风驰乐呵呵的应下。

        “陌总,我敬你。”楚嘉璇认出他了,机场那位。

        “谢谢。”

        陌尘喝了一口,楚嘉璇笑意盈盈,章瑾瑜又怎么样,人家还不是不喝你的酒。

        这些年她和章瑾瑜明争暗斗,胜出的都是章瑾瑜,今天终于扳回一城了。

        陌尘就是故意给章瑾瑜难看的,他不接受她的酒。

        “陌总,你怎么会想到来儒城呢?”酒过三巡,大家都放松了,楚昌伟问了一句大家都想知道的话。

        “这里还有些东西没有处理掉,这次打算清理干净了。”这么久了,陌尘终于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牧家三兄弟。

        “能人陌总记挂的,想必一定是价值连城的。”混酒桌的就是不一样,一大瓶白酒喝下去还不上脸,一点醉意都没有。

        “就是一些垃圾东西,存在难免碍眼。”

        牧游鸣等人脸色一变,他这是在说他们?

        现在的陌尘今非昔比,再也不是他们能随便玩弄的人了,说不定会是他玩弄他们。

        “碍眼的东西是要清理了,不然不踏实。”

        “说得对。”

        牧泽安是最先离开的,后面大家跟着陆陆续散了。

        牧天放和牧游鸣同坐一辆车,“大哥,刚才爸给我打电话了。”

        “说什么了?”牧游鸣闭着眼,看样子是想回去了。

        “问了问关于陌尘的事情,被我三言两语搪塞过去了。”

        “我们小心点吧,看他的样子,估计还是想对我们下手了。”

        一天,大家的心思都不在一条线上,章瑾瑜和楚嘉璇在想什么时候能把陌尘拿下,牧泽安在想什么时候能再次见到章陌。

        邢烈他们都喝了酒,请了一个代驾。

        费琳没想到第一天出来代驾就能碰到寒宇,每一次见他,她的心情就不会平静。

        他应该是喝醉了,上车就没说过话,其他的也没说过。

        车速不快,很慢,邢烈想他可能是喝醉了,不然怎么能想起赫曼母女俩来。

        风驰和寒宇一样,睡得正香,陌尘闭着眼,也像是睡着了。

        赫曼把他们送到目的地,惊得目瞪口呆,原来,郊区的主人是他们。

        一下车,几乎是下意识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气氛不对。

        齐齐的望向章陌房间的窗户,漆黑一片。

        寒宇的酒醒了一半,今天突然将身份暴露在大众眼中,章陌是不是生气了?

        陌尘一步一步的走进去,越走越慌,最后加大了步伐,“顾姨,出来。”

        不安越来越强烈。---题外话---

        不好意思,昨晚熬夜了,现在才补上。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269/16203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