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一百零九章 忽然想起你15(7000)

第一百零九章 忽然想起你15(7000)

        一天的工作结束,章陌和其他人一起住进了剧组安排的酒店。

        一人一间房,章陌洗完澡出来留给陌尘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陌尘没接到,他给章陌回过来的时候,章陌在看书,“喂……”

        章陌把书合上,“为什么你今天会来这里?”

        “哪里?”陌尘刚才也去洗澡了。

        “少装蒜,快说。”章陌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不许和我打哈哈。”

        “我真的是路过,你没看到那会儿是下班时间吗?钤”

        “真巧。”

        “是有点。”

        陌尘身体上的水珠还没擦干,一颗一颗的往下落,“怎么还不休息?”

        “你不是打电话了来吗?”

        “嗯,休息吧,我还有点工作。”为了去沙滩制造一起偶然,他提前下了班。

        章陌打了个哈欠,“你早点休息。”

        不好好睡觉,养足精神,明天怎么能有好状态投入到工作中去。

        第二天的天气还不错,九点半左右太阳就出来了,暖暖的,显得阳光下的每个人都是那么的青春,大家活力满满,自己也感觉到了今日的不同。

        “好了,大家准备一下,各就位。”查理斯应该是有点感冒,说话带着鼻音。

        中场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就让助理去给他买了感冒药回来,“导演,给你。”

        查理斯把药吃了,心里又给陌尘记了一笔,昨晚收工以后,陌尘约他在外面散步,看了一眼时间,两点半,散什么步,但是碍于两人的关系,他随便批了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半夜啊,海边啊,冷风啊,衣服单薄啊,瑟瑟发抖啊,“陌尘,咱要不回去吧。”

        “查理斯,我们认识几年了?”陌尘走在前面一点,查理斯没想到他会问他这个问题。

        回答他,“七年。”

        七年前,没有人赏识他的才华,他也没有遇到一个伯乐,直到遇到坐在轮椅上的他,他的命运才开始改写,不然,他现在不会是知名导演,说不定还混迹在街头。

        他在街头卖唱,他闭着眼睛聆听,一曲终了,邢烈欲推着他离开,不料他却开口,“愿意成为一匹千里马吗?”

        他点头,然后得到他的投资,从此一路风顺,没几年就名利双收,要说感谢的话,说不出,要行动的话,竭尽所能。

        “查理斯,剧本怎么来的?”

        查理斯一愣,不知如何作答,陌尘看着他,“说实话。”

        陌尘很少这么严肃,“我查了一下。”

        说得隐晦,至于那个查,怎么个查法没有说明白,“sorry。”

        陌尘没说话,查理斯再冷都不会像最开始那样瑟瑟发抖,现在这个情况,还怎么顾及得到那些。

        约莫半个钟头后,陌尘拍了拍他的肩膀,“做的不错。”

        查理斯圆鼓鼓的两只眼睛看着他,这是被表扬了?

        咧嘴笑道,“我会继续努力的。”

        陌尘也笑了,“冷吗?”

        “哈欠!还好。”

        “嗯,这只是一个小警告,告诉你,以后什么吻戏,亲密戏的都给我删除了。”

        “……”

        所以,绕了一大圈,这个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先是消除他的防备心,让他回忆以前的事,老狐狸,老奸巨猾。

        不过当时还是没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做,现在他知道了,就是想把他弄感冒。

        “导演……”助理叫他。

        “什么事?”

        助理指了指他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您可以拿给我。”

        查理斯低头一看,矿泉水瓶子被他捏变形了。

        “曼姐,看你春风满面的,昨晚干什么去了?”章陌也会开那些不正经的玩笑。

        赫曼瞪了她一眼,“你想什么呢?”

        “你看你自己那如沐春风的样子。”章陌还好心的给她一面镜子,“现在可是冬天啊。”

        赫曼不看,“没有你想的那些事,我们只是出去吃了个饭。”

        “好吧。”

        她和邢烈的感情好,她还乐见其成呢。

        后面的戏越拍章陌越觉得不是巧合,和她和陌尘之间发生过的实在太相似了,简直就是把他们之间的故事重演了一遍。

        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冲到他面前问个清楚了。

        “陌陌,认真点。”这是第几次ng了,都是因为章陌不在状态,要赶去下一个地方取景,得把海边的戏份都拍完。

        这里恰好拍到了章陌和乘风在海边相拥,章陌反复了好几遍就是因为她过不去自己心里那关,先不说她觉得画面似曾相识,就是扑到乘风怀里她都觉得怪怪的,毕竟那是牧天放的专属怀抱。

        “导演,休息一下继续吧。”乘风替章陌解了围。

        “十分钟后继续。”查理斯身体不适,必须多喝热水,趁喝水这个时间跑去给陌尘打了一个电话。

        “喂。”算他运气好,陌尘刚好开完会。

        “你昨晚故意的吧!”

        听出来他的鼻音和咬牙切齿了,“什么故意的?”

        “我感冒了,很严重,一会儿不知道会不会发烧,要是让她拍了吻戏亲密戏就不能怪我了,烧糊涂了。”

        “是吗?”陌尘说,“那今晚就去海里游游泳。”

        “……”

        电话断了,查理斯泄愤似的灌了一大口水,借以浇熄心中的怒火。

        “噗……!”还好不是开水,不然这样烫一下就不是发烧那点小事了。

        回去的时候,章陌已经准备好了,“继续。”

        这一次效果好多了,不用重来。

        大概是下午两点钟,牧天放来探班,身边跟着章瑾瑜和楚嘉璇,章陌想,这一次,怕是冤家都围在一起了。

        “总裁。”大家纷纷向他打招呼。

        “没事,大家别这么拘谨,随意点,我就是过来看看。”牧天放在外对员工并不严肃,很亲民的样子。

        章陌一直观察着乘风,发现他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是眼睛闪闪发亮。

        “哇哦……”

        赫曼捂住她的嘴巴,把她的脑袋拉下来,“能不能低调点!”

        老天爷,给她一台时光穿梭机吧,她要回到那个时候,收回她说的话!

        后面的事情对章陌一个人来说更劲爆,她看到了牧天放和乘风握手。

        大家都觉得很正常,但是她就是看到了激情四射!

        拔下赫曼的手,“曼姐,你看……”

        “我不看!”你也别看!

        楚嘉璇看到章陌心里那股无名火越燃越旺,她真不知道自己是来找气受还是来做什么的!

        哦,对,她是来偶遇陌尘的,昨天陌尘的住所曝光,就是海边公寓。

        她今天约了牧天放,名义上是来探班,实际上是来见陌尘,只是没想到牧天放会那么爽快的答应,更没有想到章瑾瑜也会跟着一起。

        “看到章陌的感觉怎么样?”虽然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是根深蒂固的厌恶还是没有丝毫的减少。

        她说这话无非就是想膈应她,她想什么她都知道,“心情愉悦。”

        “呵呵。”两个人学生时候就开始斗,知己知彼,“我看你连呼吸都不顺畅吧!”

        “不顺畅的是你吧!”章瑾瑜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凌晨就有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说陌尘住在这里,她来这里无非就是为了他。

        “人家的爱人在这里,你来也就是凑热闹的分。”特意加重了爱人两个字。

        楚嘉璇瞪她,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爱人,他的爱人除了章陌不会是别人了,只是,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时间还长着呢!”

        陌尘最后属于谁,还是个未知数,只是不管是谁,都不会,不能是章陌!

        “是呀,时间还长着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牧总裁怎么会有时间过来?”查理斯等所有人都问候完了牧天放才和他说话。

        牧天放还是那句话,“就是过来看看,你们拍你们的。”

        他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看看乘风,另一个是看看章瑾瑜和楚嘉璇联手斗章陌。

        查理斯说,“陌总来的真不是时候,这儿的戏份已经拍完了,你要是想看的话,我可以调出来你看看。”

        “那倒不用。”牧天放摆摆手,正巧这时候电话响了,“喂,大哥。”

        三两句结束了和牧游鸣的通话,“时间不早了,我们各位一起用餐吧。”

        “那怎么好意思。”大伙儿重来没有和牧天放同桌吃过饭,用个比喻就是天子与庶民,身份差距这么大,是不能一起吃饭的。

        牧天放呵呵笑道,“我和你们一样,都是需要吃饭,只是今天碰巧了,大家一起。”

        “是啊,很难有机会和牧总裁一起吃饭的。”章瑾瑜附和。

        大家也都是认识章瑾瑜的,对她的名字一点都不陌生。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查理斯说,“收拾东西,跟着牧总裁去吃饭。”

        晕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坐的很有技巧。

        牧天放左手边是乘风,右手边的查理斯,从左到右依次排下来是,楚嘉璇,章瑾瑜,赫曼,章陌。

        “陌陌是吧,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居然能拿下查理斯先生电影的女主角。”楚嘉璇饭吃到一半,突然就开口了。

        “是啊,我也觉得运气比较好呢!”章陌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对她那么咄咄逼人,场合不一样,她出场方式也不一样。

        楚嘉璇突然笑了笑,“不过拍戏这种东西,光讲究运气可是行不通的。”

        这是在质疑章陌的演技,大家都听出来了,只是因为她的身份,没人敢插话,自顾自的吃东西。

        这儿的食物这么好吃,错过了这次不知道还得要什么时候,有那个时间听她们的闲八卦,还不如多吃点呢。

        “楚小姐不如多看看我演的作品。说不定就会知道我不仅运气好,演技也不错。”

        章陌这话一出,大腿就遭到了赫曼的袭击,“她的意思是,各位日后可以多看看她演过的作品,每一部都在进步。”

        章陌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闭嘴。

        刚才那句话,无疑是在自夸,说自己的演技很好。

        她是一个新人,说这样的话不仅会遭到质疑,还会树敌。

        一时呈口舌之快,竟然忘了这句话背后的连锁反应。

        “呵呵……”楚嘉璇大方的笑了笑,“拭目以待。”

        “我查理斯选中的人,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查理斯这是在袒护章陌还是对自己的选择很有信心?

        “查理斯先生的作品我看过很多。”章瑾瑜习惯性的的端起酒杯,后又改成了果汁,“很不错。”

        “谢谢。”查理斯与她碰了一下。

        刚才章瑾瑜就不动声色的将查理斯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沈梦瑶和他睡了也不吃亏。

        “章小姐,我也听说过你的大名,在这儒城是如雷贯耳啊!”

        从小到大章瑾瑜都喜欢被人追捧,她喜欢享受那种感觉,章陌不用看都知道她脸上的笑容是有多高傲灿烂,“呵呵,查理斯先生说的哪里的话,我们的名气再大也比不上你在啊。”

        查理斯有一点倒是和寒宇风驰他们挺像的,自恋,“那倒是。”

        “……”

        最后话题转转又回到了章陌身上,“陌陌的演技其实不赖。”

        乘风和她有那么多戏,自然是了解了七八分,“新人能有这样的水平已经是难得了。”

        章陌对着他笑了笑,无意看到牧天放用筷子的手是左手,而乘风用的右手,并且他们俩的另外一只手都没有放在桌上。

        哪里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去了!

        “谢谢。”心里再八卦也不会表现出来。

        “乘风都这么肯定你了,你肯定也是有活人之处的,倒还是我们狭隘了,居然一直没有看出来。”

        章瑾瑜第一次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和章陌说话,只是一开口就不好听。

        “呵呵……”虚情假意谁不会?章陌也是高手,“章小姐,我会有好作品来证明自己的。”

        刚才说话冲动,没有经过大脑,没有思考,现在章陌说话委婉了些。

        章瑾瑜没什么表情,好像章陌怎么说都和她没关系一样,“我和楚小姐一样期待呢。”

        去年,网上传有关章陌和章家的关系的八卦报道才平息不久,现在她和章瑾瑜公然开呛,可是勾起了大家深藏已久的好奇心。

        网上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虽然章陌被记者堵的那一次做了一些回答,但是那些回答都是模棱两可的,事实真相是怎么样,都不知道。

        “嗯。”章陌突然就笑了一下,“我也很期待章小姐能有弟弟呢,那一定很热闹。”

        章瑾瑜筷子上的菜落到了餐桌上,她看着章陌,“你说什么?”

        虽然是很平静的问,但是章陌听出来了她话里的咬牙切齿,“我说,我们都很期待章小姐能有一个弟弟妹妹呢!”

        章陌再一次重复,在场的每一位都听清楚了,第一次是听到了的,只是不相信,这一次……

        这么说,章瑾瑜并不是唯一的继承人选咯?章氏集团继承人或许另有其人?

        好劲爆的消息!

        大家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还会不会有什么更劲爆的消息。

        “陌陌,你可不要乱说话哦,很多话没有根据你说出来会惹祸的!”火花四溅有没有啊?都看出了火苗?

        “啊?”章陌故作不知情的样子,感觉还有点像被骗了,“那章董事长和夫人离婚的事情也是假的了?”

        章瑾瑜感觉自己喉咙上有一口血上不来下不去,章陌每开口说一句话就爆一个料。

        只是,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章瑾瑜动了怒,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至少她要装个样子出来,“陌陌,你这玩笑开大了!”

        别人是以为章瑾瑜这样没什么,但是熟悉她的牧天放和楚嘉璇就自然能看出端倪,她章瑾瑜何时遇事这么沉不住气过了?

        楚嘉璇一直以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她的机会,不管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她都要落井下石一番才是她的风格,“难道你们把消息压下来了?”

        她问的不是真的吗?消息准确吗?而是把消息压下来了,这就说明她是相信章陌说的话的,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还推波助澜了一番。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章瑾瑜猛的瞪她,楚嘉璇被她的目光惊了一下,随即恢复过神来。

        “没什么呀?只是顺着陌陌的话在说。”又把问题推到章陌身上。

        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把戏台变成了战场,谁插嘴,谁灭亡。

        “好了,大家好好吃饭吧,空穴来风的事情就不要危言耸听了。”牧天放刚才那只消失了的手突然出现,示意她们俩消消火气。

        这顿饭吃得不是滋味,席间不管别人再怎么活跃气氛,都无济于事,只能埋头吃饭,相继沉默。

        章陌有时候真想扯着陌尘的衣领问他,比如现在,在这里三番两次的遇见,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

        该不会是和楚嘉璇她们约好的吧!

        如果是的话,她会撕了他的。

        “陌总!”叫住他的是查理斯,“陌总,真是巧了!”

        今天只有陌尘和风驰两个人,风驰说,“是挺巧的,没想到随便找个地方吃顿饭也能碰上。”

        “这不是牧总裁吗?”风驰和牧天放打招呼,并没有伸出手要握。

        他不像其他人,见到牧天放这种就会狗腿的伸出说,“你好,我是某某某。”

        一般都是别人这样对他,虽然他只是一个助理,但是都知道,这个助理并不是一般的助理,巴结讨好他都来不及。

        “风助,你好。”牧天放起身,“陌总,你好。”

        陌尘淡淡的点了点头,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觉得他回应了他的问好。

        “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虽然他自己心里是介意的,但是,这个场合他似乎必须说出这样的话。

        “好呀。”风驰答应了。

        坐下来才发现,他答应错了,章陌身边根本就没有其余的位置给他坐,不可能让她旁边的人起来吧!

        陌尘只能坐在章瑾瑜旁边那个空位,虽然发生了上次那个两百块事件,但是章瑾瑜却好像并不在意。

        如果连那点小屈辱小委屈都无法承受,该怎么追这个男人?

        “陌总,请坐。”章瑾瑜给他倒了一杯酒。

        “谢谢。”

        章瑾瑜笑了笑,“不客气。”

        “但是我不喝酒。”

        “……”

        “陌总,喝果汁吧。”楚嘉璇隔着章瑾瑜把果汁放到陌尘面前。

        两女争一男,就算其他人想献殷勤都没机会。

        “查理斯,你对工作人员挺大方的呀?都带到这种地方吃饭。”风驰挨着陌尘坐下。

        查理斯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喷嚏,似是看了陌尘一眼,“我哪儿请得起啊!牧总裁请的,恭敬不如从命,跟着蹭一顿。”

        “查理斯与陌总认识?”牧天放早就怀疑了,不然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儒城来选新电影的女主角。

        还那么巧的在风华影视选到了章陌,现在看他熟稔的和风驰谈话,心中的怀疑不禁加深。

        “不熟,之前在国外查理斯先生找过我们投资。”风驰不知道为什么陌尘和查理斯要装作不认识对方,但是肯定都有他们的原因。

        牧天放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信,“哦,原来如此。”

        “陌陌,喝一杯。”坐章陌下方的是一个女编制,为人还不错。

        章陌刚端起酒杯就听到了陌尘的咳嗽声,“不好意思,我喝果汁吧,胃不舒服。”

        放下酒杯,又端起果汁和她碰了一下。

        陌尘虽然坐在她对面,但是眼睛一直不动声色的注意着她,刚看她那样子应该是要和人家碰杯,又怎么允许她白天喝酒?

        更何况还是在外面!

        平常他们两个人在家都很少让她喝了。

        “陌总,你嗓子不舒服吗?”楚嘉璇体贴的倒了一杯温水给他,又是从章瑾瑜面前递过去的。

        章瑾瑜从她手里把被子拿过去,看着是好心帮她递,实际上是用巧力抢了过去,“陌总,喝水。”

        楚嘉璇可能没看出来,但是她不可能不知道,陌尘这种涵养极高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在餐桌上发出咳嗽声?

        章陌明明都把酒杯端起来了,又放回去,不是因为听到陌尘的咳嗽声是什么?陌尘根本就是在提醒她不要喝!

        她也知道陌尘根本不会接,为了不让场面太难看,她自觉的放在他面前。

        章陌夹了一块里脊,离陌尘不远。

        陌尘突然笑了一下,方便都以为她在对章瑾瑜笑,“谢谢。”

        章陌这时候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并没有看他。

        章瑾瑜被他的笑容迷倒了,心里高兴,谁说他根本没把她打上眼的?刚才还对她那么温和的笑了。

        “陌总,吃菜。”章瑾瑜转动了一下桌子,她不干替他夹菜。

        章陌心里赌了一口气,一筷子夹了两片里脊,“阿陌,很好吃吗?”

        赫曼明明刚才看到她很艰难的把那片里脊吃下去的,不喜欢吃为什么还要夹?

        章陌笑了笑,“感觉味道还不错的,我就试试。”

        “是吗?”刚才和她碰杯的女编制也夹了一片,“我也试试看……唔,真的很好吃。”

        章陌闭着嘴巴笑了笑。

        十几分钟内,章陌差不多都吃里脊去了。

        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哼。”章陌自己都没发现她轻哼了一声,赫曼看了一眼对面,陌尘刚把手机放下,

        章陌低着头,又是在餐桌下面发信息,没人发现她在做什么。

        倒是牧天放看陌尘在玩手机,“陌总,菜色不合胃口?”

        “挺好的。”陌尘收起手机。

        “我还以为不合陌总胃口呢!”牧天放隔空朝牧天放举了一下杯子,“陌总随意。”

        陌尘微不可闻的动了动嘴角,“嗯。”

        章陌撇了撇嘴,

        陌尘看了,放下筷子以后便再也没有动过桌上的任何一样菜。

        这顿饭吃了大概两个小时,章陌把自己的肚子喂饱了以后便看着对面楚嘉璇和章瑾瑜争相对陌尘献殷勤的景象。

        两人哪里还有平时那种好贵矜持的样子,在一个陌尘面前就原形毕露完了。

        “陌总,你尝尝这个蟹棒。”章瑾瑜把那盘菜转到陌尘面前,还好她刚才没有帮陌尘夹菜,楚嘉璇那个出门不带脑子的刚才居然夹菜到陌尘碗里,直接被他夹到了废碟里。

        楚嘉璇不甘示弱,“陌总,那个不好吃,你尝尝这个。”

        最开始只有章陌看着,后来大家都放下筷子,看着他们,这画面百年难得一遇。

        章陌有些好笑,若是陌尘是一顿饭就能搞定的,估计他早就妻妾成群了吧?

        风驰一直知道自家的先生魅力大,但是这种情况的确是第一次见,从来没有人有那个胆子在他面前这样,章陌也没有过,该说这两个女人胆子大还是无知?

        “两位小姐,我们陌总吃不了那么多,”风驰把碗推过去,“我来吧。”

        章瑾瑜和楚嘉璇看了他一眼,纷纷把脑袋转向别处。

        风驰,“……”---题外话---

        停水,停电……什么后果你们懂的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269/176403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