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道士生包子 >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三章

        就连小帝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斐然哪怕就是找来了尘渊估计也没什么用。这让斐然急的都快疯了,现在谁也不知道卫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一直持续了近半年,卫风的情况却越来越坏了。早在两个月以前卫风昏睡过去就在也没有醒来了,而且让人震惊的是,卫风的肚子却一天天的大了起来。

        本来看到卫风的肚子大了斐然该高兴起来才是,但斐然现在完全只有恐惧了。自从知道了诸神诅咒之后,斐然心中完全只剩下了担心与害怕。加上如今卫风的情况非常不对劲,他能高兴的起来就怪了。

        而且据小帝所说,离卫风的孩子出世顶多也就只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了。一般正常人怀了孩子只要六七个月就能生下来。可卫风是术士,怀孕的孩子要比正常人长的多,至少也要两三年。

        可眼下卫风怀孕的孩子的时间却大大缩短了。

        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对于卫风的情况斐然与小帝完全一筹莫展。小帝说据他所知,从太古纪云到今天也并没有一例是男的术士或者是神祗怀过孩子的。男人怀过孩子的都是普通的人类,而不是术士,所以说卫风的情况是最特殊的。

        只不过这种特殊,现在谁也说不上来好还是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影响。只不过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卫风的情况非常却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境地了。

        说来也怪,自从卫风昏睡过去之后,他的实力却一天一天的变的强大了起来。以前他也就是刚刚进入筑基中期,他现在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已经有筑基后期的实力了,也就是说卫风在睡觉中渡过了一个黑袍术士时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卡。

        而且卫风的气息依然在不断地增大,向着筑基大圆满冲击。现在就连林越都能随时感受到有无数的灵气不停地汇聚到卫风的身体中。

        现在的卫风无时无刻地不断地变得强大起来。

        自从斐然将菩提紫莲种在了银光湖这里后,斐然他们就不缺灵气了。以前斐然总觉得自己身体中空空的,像是缺了什么东西,但种上菩提紫莲后这种感觉渐渐地就没有了,内心也感到踏实了起来。

        小帝说这是因为他的生命力不断提高弥补了他缺失的生命力的缘故。

        或许这菩提紫莲也是卫风实力提升一个因素,但不管怎么说斐然他们现在全部被担忧害怕包围了。

        卫风的实力虽然在不断地增强,但也说明他越来越危险了。

        其实卫风虽然昏睡着,但并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他腹中的孩子即将诞生,这才让他的情况变得危险了起来。

        尘渊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这让给所有人心中都有着一团阴影。

        没有了万化神丹,卫风跟他腹中的孩子的情况就危险了。

        现在斐然天天在拼命的修炼,想要成为十阶。尘渊留给他们的那道信符偏偏需要抱丹期或者十阶的实力才能催动,也就是说现在只能尘渊联系到他们,而他们却联系不到尘渊。

        原先卫风他们的时间充足,所以没有担心过这个方面的事情。可眼下这个却成了卫风的致命危机了,谁也没想过卫风的身上会突然发生这种意外。

        其实斐然也在自欺欺人。

        就算现在他们找到了尘渊,尘渊也未必收集全万化神丹的药材。可就算这样,只要有一线生机,斐然都不愿意放过。

        然而尽管斐然死命的修炼,他也只不过刚刚突破了一个境界,成就八阶,离十阶这个质变还遥遥无期。虽然说以他修炼的速度已经堪比史上最妖孽的天才了,但也根本没有用处,不成十阶终于一切都是虚妄。

        自从卫风昏睡过去后,银光湖中就被一片阴云笼罩住了。现在就连小帝都不敢跟斐然嘻嘻哈哈了,要不然肯定会惹得斐然发飙。这个时候小帝也不想触斐然的霉头,更何况他自己也十分担心卫风的情况。

        又是一个月过去,卫风一直没有醒来过,他已经昏睡了三个月了。

        一大早天还没亮,斐然就爬起来了。他静静地来到了卫风的身边,卫风就那么安详地躺在床上,像一尊玉像一样。

        这样的卫风像是睡美人一样,让人涌现无比的怜惜、心疼。

        只是卫风的肚子确是让人看着极为怪异。与卫风昏睡不醒相比,他肚子中的小家伙却十分活泼,如果不是这个小家伙经常在卫风的肚子中动来动去的,给斐然一些寄托,斐然说不定早就已经崩溃了。

        这些日子,他连柳书元等人都没心思去找了。

        斐然握住卫风的双手,心里发堵。眼睛通红,差点落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斐然就这么无限爱怜的看着卫风,心中难过的要死。

        他没想到自从跟卫风诉述了他的爱意中,卫风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这让他心痛如绞,可是这一切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完全无能为力。

        这是最让人绝望的事情了。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爱的人,一天一天的离死亡越来越近,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如果可以,斐然真的想代替卫风死去,只要能让卫风跟孩子活下来,他自己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斐然握住了卫风的双手,然后贴在自己的脸上。

        卫风的手是温暖的,这让他的心也一起温暖了起来。放下了卫风的双手后,斐然俯□子,亲吻了一下卫风的额头,然后准备小心地离开。

        他要继续去修炼,现在的每一点时间都极为珍贵,他浪费不起。他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一定要尽快的修炼成十阶,他绝对不会跟命运妥协的。

        斐然刚走,却感觉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他瞬间惊喜的转过身来,眼泪瞬间就不由自主地落下下来,喜极而泣。

        “卫风!”斐然用着沙哑的生意狂喜地叫道,卫风居然醒了过来。在斐然狂喜的目光中。卫风抓住了他的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卫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斐然瞬间跪倒在地上,握住了卫风的双手,紧紧地盯着卫风。卫风睁开眼睛后就看到了斐然,他是第一次看到斐然落泪,意外又触动,他的心里颤动了一下,竟然说不出的难受也有心疼。

        睁开眼后,卫风很快就回过神来。

        “我很好!”卫风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很酸。

        “那就好,那就好!”斐然就这么说着,竟然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他的嘴巴像是坏了一样,不停地哆嗦,想说其他的话,却控制不住自己。他已经三个月没见卫风醒过来了,人早就急的快发疯了。

        卫风坐了起来,斐然连忙上前将他扶住。

        看到斐然的动作,卫风心里却非常不好受,他挑了挑嘴巴,笑道:“我没事,我可没那么脆弱!”

        说是这样说,他却没有推开斐然。而斐然却不管卫风的话,坚持的执意将他扶了起来。卫风反过手来主动的抓住了斐然的手,心中涌现了无尽的复杂心思。他看着斐然,斐然的样子就这么倒映在的瞳孔中。

        这让他心跳加速了一下。

        他从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对他如此的不离不弃,就这样一直照顾着他。他相信如果没有他的话,现在的斐然肯定会过的更好,有小帝在斐然的日后说不定还真的可能成就十阶,日后成就无法想象。

        而他呢,现在的情况虽然他自己与小帝嘴中都不说,可他们都知道其实他已经命不久矣!小家伙的生长速度出乎意料的快速,相信再过不久也就是他瓜熟蒂落的时候,也就是他们一同殒命的时候。

        尘渊虽说他的师傅那里有万化神丹的药材,可毕竟还缺了一味大荒神花。而且貌似尘渊宗门的药材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要不然当初尘渊也不会说,至少要几年他才能拿到药材了。

        这么长的时间,早已经什么都晚了。

        可现在斐然就这么的一直照顾着他,从没有过抱怨。明知他已经命不久矣,却依然甘之如饴的守护在他的身边,这一切都让他深深地感动。

        曾经卫风或许仅仅只是喜欢着斐然,但还没到爱的那一步。

        可现在斐然是彻彻底底地进入了他的心中,再也让他无法忘记。哪怕只是看到了他,这也让他心中产生了无尽的甜意。

        也让他的心为之悸动。

        从前卫风不知‘爱’是什么,但现在他觉得也许这种感觉就是爱了吧!

        卫风坐起来后,摸了摸已经变得十分大的肚子,非常不习惯,强自笑了一声道:“想不到小家伙都这么大了!”

        “是啊!他长的很快!”斐然的声音有些哽咽,简单的一句话说出来却分外的艰难了起来。可是现在他只盼小家伙长慢一点,在慢一点。

        卫风站起身来,感觉身子重了许多,走路也十分别扭。

        “柳书元,林冯找到他们了吗?”卫风问道。

        “还没有,不过前些日子,听说他们当中有人在都临城出现过,想来也是知道我们曾经在那里呆过了。现在我已经派人去查看了,如果真的是他们相信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斐然平复了一下心情道。

        “那就好!”卫风笑了一下。“孙晔那个小子说起来还是跟师兄一个血脉,相信找到他以后,师兄多了一个传人想必要欢喜的很了!”

        “恩,也是他的福气,居然是月帝的血脉,师兄早就叮嘱过我们了,一定要把他留给他么!”斐然挤出了一丝笑意。

        “禹家现在的情况呢?”

        “禹江源听了你的话,现在已经将家族搬到了枯寂山脉的边上,离我们这里也不远。有我们在,他们的安全也不成问题,现在林暮正跟禹家打算在枯寂山脉的边上建立一座新城,他们的野心可是相当不小的!”

        听到斐然这样说,卫风点了点头。

        “禹家现在如果还留在都临城那就是无药可救了,有元家杜家在,都临城根本就没有他们的发展空间。加上禹家又将都临城得罪了个遍,继续留在都临城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迟早家族彻彻底底的衰落下去。

        现在来了这里,重新开始,破而后立。有着这里无穷的资源,又有我们帮衬着,浴火重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且禹家将会比以往更加的兴盛!”

        “卫风你对禹家实在是太好了,他们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斐然摇头,感慨的说了一声。

        “我也不过是给拿禹江源提了一个建议,并没有帮他们多少。说起来他还是挺有决断的,一般人可下不了他那个决定,相信禹家在他手中发扬光大也是迟早的事情。而我做了这些也不过是想替灵虚子做一些事情罢了,以偿还我占据他肉身的因果。”卫风摇了摇头。

        听到卫风这么说,斐然叹了口气,默默的不在说什么。

        卫风忽然伸手一挥,一座光门凭空出现。忽然一道高亢的鹰啸声从光门出传了出来,一阵金光闪过,一只足有房子那么大的巨大赤金雕从光门中飞了出来,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小金从星神碑中出来后,兴奋的嘎嘎直叫。巨大的长啸声弄的惊天动地的,一道巨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爆射出去。

        随着小金的长啸,七峰山上的各只妖兽也不甘示弱的此起彼伏的叫了起来,顿时整个银光谷中到处都是各种妖兽的嘶吼声。那些妖兽对小金的叫声怒气冲冲,可是出于对斐然等人的顾忌它们并不敢妄动,也只能不爽的叫几声出出气罢了!

        自从卫风他们从战神殿离开之后,小金便再次沉睡了起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化。这次的进化时间足足有数月之久,等到他进化成功,卫风因为变得嗜睡的原因,忘了它,所以一直将它放在了星神碑中,早就让它憋坏了。

        “好了,小金不要闹了!”卫风对着小金笑道。

        小金听到卫风的话,顿时停止了长啸声。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巨大的头颅凑在卫风的身边,小心地噌着卫风的身体,讨好卫风起来。

        看着小金在撒娇,卫风显得很开心,他摸了摸小金的头颅,忽然对着小金的身体虚空一抓,一张冒着闪电地金色血液组成的血网从小金的身体中被抽了出来。小金痛苦地嘶鸣了一声,不停地颤抖。

        “砰!”地一声,小金猛地摔倒在地上,一下子昏了过去,巨大的身体将大地都震动了一下。而同时小金的身上的金网一下子被卫风拉扯了出来。

        随着卫风的手指一弹,这金网顿时化成了一道青烟灰飞烟灭。

        “卫风你这是在做什么?”斐然不解地道。

        卫风上前怀念地摸了摸小金的脑袋,“我这是恢复它的自由,从此以后它将不再是我的灵兽了,它将是自由之身,不再受我的影响!”

        “你!”斐然怔住,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明白卫风为什么忽然这么做,可他去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起来。

        “啊!”斐然忽然轻呼了一声,他抽出手来,左手破了一道口子,流了许多血液。不过同时他却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上却多了一样东西,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枚青色的戒指。

        “卫风,你这是干什么?”斐然惊呼道,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妙了起来。这青戒对卫风来说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可现在卫风却将它戴在了自己手上。他想将这个戒指拽下来,可是那戒指像是生根了一样,怎么也跩不下来。

        “这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你不喜欢吗?”卫风转过头来,笑着看着斐然。

        斐然忽然怔住,卫风的笑太复杂了,他的心灵悸动。那种笑太过灿烂,灿烂的仿佛让人的心里在也没有一丝忧伤。

        可是斐然的心里突然涌现了无尽的悲哀,仿佛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就要发生了,这让他极为害怕,害怕的心都疼了起来,即便是卫风要送他定情信物,他都没有一丁点儿的兴奋。

        “我不要这个,你换一个其他的定情信物!”斐然大声叫。可是忽然斐然却惊恐地发现他的身子动不了,一件上面绘满了无数条血色长蛇的图画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他的身子裹了起来,让他一动也动不了。

        “卫风,你做了什么,快放开我!”斐然惊恐地大叫,他心中那种不妙的念头越来越强大了,几乎让他发狂。他拼命地想睁开万蛇图却发现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挣不开它,这让他急的快发疯了。

        卫风没有理会斐然的话,慢慢的走到了斐然的身边,然后用力抱住了斐然,将头靠在了斐然的脖子上。这样的姿势让他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卫风,卫风你快放开我,放开我,我求求你,你不要做傻事!”斐然急的都眼泪都掉了下来,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可是无论他怎么哀求,卫风根本像是没听到一样。

        卫风靠在斐然的脖子上满足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抬起头来,闭上眼睛,轻轻的吻了一下斐然。他的眼神没有一丝感情,斐然却感受到了一种最刻骨铭心的爱恋与不舍。

        “放开我,卫风,我求求你!”斐然的眼泪像是决堤地大坝一样,根本止不住。卫风的吻,让他的心痛地要爆炸了。

        “斐然,我爱你!”卫风抱住斐然,贴着斐然的耳朵轻声说。

        “不要啊,卫风,不要离开我!”斐然绝望地心在抽搐,肝肠寸断,哭的像一个小孩子,鼻涕眼泪都留了下来。

        “斐然,如果你爱我,就来找我好吗?我会一直等你!”

        卫风说着这句话,然后认真的看了斐然一眼,对着他微笑了一下,那笑太过温暖,温暖的让人痛彻心扉。

        随即在斐然绝望痛哭地大叫中,卫风的身子渐渐地消失了,不见了踪影!

        “不!”银光湖中,斐然心如刀绞,不甘的大叫。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0181/15968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