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搬家

第九百一十九章 搬家

        分舵主的行动力还是很强的,得了黎浅浅的话之后,三两下就把高大爷知道的那些事全给掏干净了。

        紧接着就把人给送过来,不过不是送到岳城,而是直接进了湘城的黎宅,高大爷如今也不姓高了,而是改姓肃,单名一个成字,而素喜则有了姓氏,高氏名喜萍,取欢喜萍水相逢之意。

        这是肃成给起的,他如今是黎漱的奴才,以前在清平门时,名义上虽是自由的,但其实只有死,才能摆脱清平门,现在是签了卖身契,可感觉与在清平门时截然不同,他也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只是莫名的觉得畅快。

        素喜如今的高氏,坐在车里看着丈夫那满脸喜悦,莫名的觉得郁闷,原本还是良民的他们,现在成人家的奴才了,偏他还满脸欣喜藏都藏不住,真是想不懂他在想什么?

        似看出新婚妻子的疑惑,肃成笑着帮她掖了掖被角,道,“你想想看,瑞瑶教如今的声势,是清平门能与之相比的吗?”

        他的消息比宝儿更灵通,且京城分舵主他们知他是要到黎大教主跟前做事的,自然是要交好他的,因此他想知道些什么,他们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毕竟这般示好既方便又不花什么钱,可效益远大于日后他得势了,再来花大钱巴结他好。

        因此,清平门派来查访素芊和他们死因的人,一到京城,他就知道了,吴大哥和王兄两人一是粗中带细,另一个则向来细心,派他们出来办事,就没有能瞒过他们的事,所以分舵主听了他的建议后,故意让大杂院里的婆子露出破绽来让他们抓。

        又叫那婆子故意把价码往高了要,他们和他一样,他在清平门里当差,对这报销开销之事最是敏感,他们也是一地的负责人,想来和他有着相同的想法。

        此来开销和从前一样多,不但没减少,还因为这趟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发落,可能得花费更多,婆子再贪财些,超过他们的预期,肯定是要从旁处描补回来的。

        那么他置的那宅子势必会被他们卖了换钱,好贴补他们的开销,如此一来,若有人事后想再查他的事,也只会查到他们两个的身上去。

        这时的肃成还不知道,事后没有人会来查他的事情了,因为清平门已无力追查。

        肃成想到自己在京城时,虽被人称大爷,可面上无须,还是个年轻小伙子样,如今换了身份,不如趁机蓄起胡子来,也好同之前的自己做切割。

        不过他的这个想法,却遭到高氏的反对,原因再简单不过,扎人呗!

        “你留个胡子又怎样?清平门的人若追查过来,把你胡子一剃,不一样认出来了?”高氏比较悲观,她觉得不管他们怎么改变外貌,清平门的人若要他们的命,不管他们怎么躲一样逃不过的,没看黎令熙如今贵为南楚侯爵之子,门主想要他的命,不照样派人来取?

        “黎令熙今儿虽是逃过一劫,可没了宝儿,还能派珠儿、金儿、银儿来行刺他,门主若想立威,势必要取黎令熙这前任门主的命的。”高氏尚不知派她们来南楚的门主,已然下台。

        肃成也没想着要告诉她,只说,“你觉得宝儿那样熟知黎三爷武功的人,都没能得手,门里如今还有谁能得手?”

        宝儿的身手,在门里是数得上号的,她不止能杀人,还能保护人,且因熟知杀手杀人的种种门道,方能把大小姐护得周全,可惜,她心不在此,否则以她的能耐,假以时日,请她的价码必比排行前十的杀手们还高。

        想到现在他们三人都已经从清平门中死遁了,肃成叹口气,他们三人虽是一起离开清平门,可是看黎令熙对他们的安排,日后他们应该和宝儿再无相会的机会了。

        转念一想,这也好,既然已经从清平门出来了,还是和从前断个干净的好。

        高氏不知丈夫在想些什么,拉着他说着自己对未来的忧心。

        肃成心不在焉的搭着话,他其实也很担心,自己能否入黎大教主的眼。

        外头赶车的车夫边驾车,边听着里头的对话,回头得分别上报给刘二和分舵主。

        他们这里赶着路,岳城里头,徐掌门一家也在忙着收拾行李,他们得回去了,原本打算徐掌门夫人的胎相稳定就打道回府的,谁知后来出了事。

        请来的大夫对徐掌门所中之毒全都束手无策,最后还是请黎浅浅出面,请蓝侧妃来为徐掌门解毒。

        徐秀梅大概想都想不到,她费心弄来的那些药,蓝侧妃竟然都能解。

        蓝侧妃为徐掌门解完毒,便随赵延回赵国去了,临行还和黎浅浅约好,有机会定要去赵国找她玩儿。

        赵延虽然没能和凤公子及黎浅浅等人搭上线,不过知晓蓝侧妃与他们交好,心里感到蛮欣慰的,因为他一直觉得蓝侧妃除了帮他和王妃调养身体之外,好像就没什么用处了,没想到她还是为自己拓展了新人脉。

        蓝侧妃完全不知他的想法,所以发现赵延老露出一副欣慰的样子时,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不过对他送来表示奖励的珠宝首饰,倒是没有异议的照单全收。

        徐掌门情况稳定下来之后,就想着要回家去,他在这里等于是被架空了,只有回家去,才有办法夺回掌家大权,也才能派人去找女儿。

        他想当面问她,问她怎么如此狠心,这样对待疼她的老父。

        徐掌门夫人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她请蓝侧妃为丈夫抬病,怎么可能让丈夫痊愈后,为徐秀梅撑腰,给蓝侧妃添堵呢?

        黎浅浅可以想见,徐掌门回点苍派后,大概又会大病一场吧?

        凤庄主和凤公子这段日子,常在凤家庄总舵和岳城之间来回奔波,蓝棠的胎相稳了后,他们就准备回凤家庄,只是蓝棠这一胎总是不怎么老实,每每说好要回凤家庄,她的肚子就开始作怪,后来还是蓝海托鸽卫给女儿送来药方,照单抓药服用之后,蓝棠不适的情况方才缓解。

        蓝棠和蓝侧妃相认后,蓝侧妃虽没生养过,但她亲自照顾过孕妇和产妇,以及新生儿,她是大夫,比蓝棠身边特意请来的产婆嬷嬷们知道的更多,她大方的传授这些经验和知识给蓝棠及产婆她们,蓝海这头知道后,派人给蓝侧妃送去他这些年行医手扎的手抄本。

        离家多年的蓝海总算是和蓝家族人连系上了,因蓝侧妃立此功,使得她爹和兄弟,在家族中的地位隐然又上升了不少。

        凤庄主原想安排蓝忘跟着蓝侧妃去赵国走一遭,不过他祖母染了风寒,情况还一度颇为危急,蓝忘哪敢离开,此事只得不了了之。

        当肃成夫妻抵达湘城的时候,黎浅浅她们刚离开岳城。

        凤公子的大表哥原想等他们兄弟回来后,见上一面再走,不过他又怕妻子犯浑,最后只得在凤公子他们回来之前离开,不过这一来一往的,就在一座小城遇上了,他不动声色的安排妻子她们住下,自己则趁她们安置时,去见凤公子兄弟,兄弟三人互道珍重后,就分道扬镳。

        等谢氏得知时,凤公子他们已经快回到凤家庄了。

        黎浅浅她们没有跟凤公子他们一起回凤家庄,而是回了湘城黎府。

        黎漱还是头一回来,一进府,就兴冲冲的拉着黎浅浅四处晃悠。

        黎浅浅大概也摸熟他的脾性了,一到新地方,他就要到处逛逛,黎浅浅猜,这大概是那些年被大长老派人紧追不舍,所锻炼出来的习惯。

        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要先弄清楚周遭的环境,若遇到什么情况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从中脱身。

        被黎漱收为徒弟之后,黎浅浅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师徒两个飞身上房,站在屋顶上眺望着周遭的环境,黎漱看了好一会儿后,对黎浅浅说,“你爹让我和凤老庄主订你和凤公子成亲的日子,你爹是希望拖越久越好,凤老庄主那头则认为越快越好,你自己看呢?”

        “凤二公子还没成亲呢!”黎浅浅俏脸微红道。

        黎漱闻言长叹口气,“他一直不肯松口,我们也不好逼他。”万一把人逼出事来,那可就不好,毕竟,他和凤老庄主都不是他的爹娘。

        黎浅浅想了想,终究还是把高灵儿倾心凤二公子的事说给黎漱知道,不想却换得黎漱不以为意的一句,“我们早就晓得了,其实凤老公子夫妻两个心里都有数,只不过他们在的时候,没来得及问儿子一句愿不愿意就出事了,不过这事,他们其实都跟我们说过的。”

        黎浅浅听得目瞪口呆,不是吧?凤老公子夫妻那会儿就知道,高灵儿倾心凤二公子的事?而且听表舅的意思,凤老公子夫妻对高灵儿和凤二公子配成双是乐见其成的?只是那会儿碍于还没开口问儿子的意思,所以才没把这事落实?

        想到这儿,黎浅浅好想痛骂凤乐悠和方束青一顿,一个脑子不清醒,一个居心叵测不安好心,凤乐悠自小就被人刻意带歪了,相信姨妈母女,也不信自个儿亲爹娘,方夫人母女就在凤老庄主夫妻眼皮子底下,成功将凤乐悠教坏带歪,真不知该说她们母女能耐,还是该说凤老庄主夫妻对女儿的关心不足?

        人家她前世的时候,老爸和大哥再怎么忙碌,对她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

        好吧!这一世的父亲虽及不上前世的老爸,但他也不是故意的,是被人刻意隐瞒的,想到表舅说她爹要求他把婚期拖越长越好,这是方便他赶过来主婚吗?

        真是个傻父亲,他如今位高权重,又得皇帝重用,看来她想出嫁时有父兄相伴,还是得回京城出阁才成,否则他们没有皇帝允准,是不可能离开京城的。

        黎浅浅想到这儿,就不免感到头痛,因为这表示,她要在湘城和京城之间再来回一趟,思及蓝棠这回的经历,黎浅浅不禁颤抖了下。

        黎漱看着她,笑了,“你该不会是怕,自己会和蓝棠一样?”蓝棠这一路吃苦受累,黎漱也是看在眼里的,本来还想跟蓝海告状,不过后来想,要真告诉蓝海,他又不能来,只能干著急,与其让他在京里着急上火,还不如等他能离开京城了,再跟他说。

        当然,凤庄主自己跟老丈人说的话,他可管不着。

        知道蓝海给蓝侧妃送手扎去,黎漱就知道,蓝海已经知道了。

        “你放心吧!你出嫁之后,怕没这么快回凤家庄来。”黎漱抬手摸摸黎浅浅的头道。

        咦?这是为嘛?

        “你忘了,你哥他们都还没成亲呢?你爹如今没人管着他,他应是不打算再娶,如此一来,你哥他们的婚事,就没有女眷能做主,少不得要找你回去帮忙。”

        黎浅浅反应过来,摇头道,“可是他们的对象都还没着落呢!”

        “凤公子近来都没有去各处巡视,兴许成亲后,会带着你一起去四处走走。”黎漱道。

        黎浅浅点头,“反正我也要到处走走看看。”

        “对,所以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调养自己的身体,蓝棠之前也是调养过一阵子的,结果你瞧,一有孕就……”黎漱摇头叹气,似对蓝棠的身体不争气颇感无奈。

        黎浅浅额角满是黑线,这个,根据蓝棠说,她未怀孕前,身体很好,怀孕之后,身体一样很好,只是孕吐嗜睡等妊娠略大了些,这些状况都和她的身体情况没关系,所以就算她现在把身体调养得再好,日后她怀孕了,会有妊娠反应,还是一样会有。

        想着想着,脸蛋越发红了。

        黎漱看她那样子,还以为她病了,把人带下来,略着急的命人去请大夫来,把黎浅浅窘得不行。

        后来还是春江帮她解了围,“大教主您放心,叶妈妈已经去熬姜汤了,一会儿给教主灌一碗热热的姜汤,然后让她捂着被子好好睡上一觉,明儿起来就没事啦!”

        春江她们知道黎漱对黎浅浅的看重,因此知道怎么顺着他的毛摸,果然三言两语就把黎漱给安抚下来。

        这时,刘二过来,“大疰,那个肃成过来跟您请安,您看,要不要见他?”

        肃成?这谁啊?等他反应过来,是清平门的人之后,他略不悦的道,“不过就是一个叛出门派的家伙,他来请安我就得见他啊?”

        “您不是正和章老商量着,要去赵国吗?肃成交际手腕不错,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若是让他替您先去赵国京城开路……”

        要黎漱去和那些达官贵人打交道,那肯定是不成的,之所以看上肃成,就是因为他手腕好,身段柔软,有他在前替黎漱开路,黎漱想做什么,都能事半功倍。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3075/31997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