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十八 活佛之宝

十八 活佛之宝

        那绳妖,却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主儿,或说也是个人来疯。

        此时见得无人理会,又自伏地爬走,蜿蜒扭曲作怪,时而昂首伸缩以为试探,唬得众人一愣一愣,四下奔走惊叫趋避。

        时已过午,天光刺目,瑟瑟的秋风挟了落叶,翩然飞扬顽皮起舞。

        那妖无声,却似在笑,风声低沉,如泣如诉,这世上是有许多奇异之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久久驻足:“降妖之人,就在此处。”

        “怎,怎地……”众人闻言,愕然四顾:“并非仙长?又是何人?”

        “我!”朱大少得意大笑,胸脯拍得叭叭响:“正是本人,朱大少,生来胆识过人,惯能降妖除魔,这种事情最是拿手不过!哈哈!”

        这小胖子,别的本事没有,添乱作怪最是拿手不过:“去!又你!二货!滚犊子!”

        “我知,我知——”念头转过,周道长恍然笑道:“正是空悲,空悲大师!”

        “空悲大师——空悲大师——”周道长大声疾呼,请动活佛了这要:“空悲大师——空悲大师——”

        “空悲大师——空悲大师——”朱大少不明所以,一般地大吼大叫!

        “空悲大师?”多半的人,面面相觑:“谁?”

        “空悲大师!”善男信女,无人不知:“阿弥陀佛——”

        空悲大师,是一位高僧。

        十年前云游至此,落脚城东无名寺。

        无名寺,是一座荒废了的,破庙。

        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座庙破不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庙里头供地是哪尊佛。寺庙无名,年久失修,所立佛像早已崩坏化土,现下无名寺里只有一个人,外加一口钟,钟是破烂流丢一口钟,人是活佛空悲老和尚。活佛,就是人们对于空悲大师的尊称,只因空悲大师不但佛法精深,更具神通大能,是一位得道高僧。

        无名寺,本无钟,空悲既来了,便就有了钟。

        那钟黑不溜啾,破破烂烂,生铁所铸甚是沉重,曾有好事之徒前去尝试,十几壮汉合力,竟不能撼动分毫!

        那么问题就来了,钟是如此沉重,怎生运送至此?

        有人询问,活佛答曰:此为普贤菩萨座下,白象遗落之物,贫僧路上拾得。

        圣物?拾的?

        活佛说的话,总是很高深,众人无语,只看那钟,果见形象奇特非比寻常,犹如一个扣在地上的大铃铛。

        莫非真个神物,菩萨座骑之铃?

        怎又这般大?怎地恁么重?这要系上去,岂不坠断神兽脖颈?

        说它是大,可大可小,有缘人来,自有分寸。

        活佛又说,象铃认主,只待有缘。

        也就是说,空悲大师,这十多年来,守着一口破钟,住在一间破庙里,等着一个有缘人。

        “这里!这里!”几人大叫,活佛现身:“活佛在此,空悲大师!”

        那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坐着一个,不起眼的老僧。

        一袭僧衣灰扑扑,两道白眉似扫帚,面如橘皮干巴瘦,身形矮小更干枯。

        不起眼,是不起眼,阖了双目枯坐于地,生似一株落叶老竹。

        这,就是空悲大师。

        空悲大师,阖目端坐,恍若未闻,八风不动。

        一脸宠辱不惊,见怪不怪的样子。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无上天尊——”

        周道长肃然起敬,躬身上前,揖手施礼:“大师,妖物肆虐,无人可敌,还请大师出手降伏。”

        空悲大师,一动不动。

        生似聋了。

        “空悲大师——”

        “空悲大师?”

        道长茫然,众皆茫然,一时四下无不茫然,就在无数道茫然的眼神之中,一个明白人腆着肚子出来了:“闪开!”

        朱大少,又开始了:“我来!”

        朱大少,真是一个热心人:“喂!”

        没有办法,老人家嘛,年纪大了,耳朵又背,这露天在外地坐着就能睡着了,朱大少这又怕他着了凉:“喂!”

        朱大少,弯下腰,将个嘴巴凑近,猛地大吼一声:“和尚老头!”

        和尚老头,表情痴呆。

        缓缓睁眼~~

        生似又给这一下子震地,懵了。

        ……

        一老一少,久久对视。

        ……

        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

        空悲大师,双掌合什,终于开口:“善哉,善哉,朱家小施主。”

        当时朱大少,是有些奇怪:“咦?你认识我?奇怪,我又不认识你,你肿么……”

        “阿弥!陀佛——”空悲点头,认真说道:“你姓朱,名叫朱富贵,堂上双亲健在,无有兄弟姐妹。”

        关键这句:“你,就是贫僧一直在苦苦寻觅的,有缘人。”

        “有,缘人?”

        大少一呆,眉头皱起:“这,你又知道?你是算命的吗?什么又是,有,有缘人?”

        空悲一笑,目光慈祥:“施主生具慧根,佛性远逾常人,正与我佛有缘,是故命中注定,乃是一个——”

        “?”

        “和尚。”

        “放屁!”朱大少勃然大怒,厉声吼道:“岂有此理!你才和尚!”

        “秃驴!”

        是的,和尚不能喝酒吃肉,也不能娶妻生子,可以说根本就完全没有一点好处,这些个事情朱大少都是知道的。朱大少不但知道,更是心如明镜地察觉到了这老和尚内心之中暗自怀揣着的某一些个不良想法,是以当下退后几步,一双小眼瞪得溜圆,白胖脸上尽是警惕之色:“喂!你!认错人了你,谁又,哼!我可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是,不是你说的内个,有缘人!不是!”

        空悲摇头,一脸悲悯:“如是我说,非是我说,这是命数,不得逃脱。”

        “呸!”朱大少猛啐一口,恨恨道:“少来胡说八道,什么乱七八糟!狗屁的命数,我才不信了!”

        空悲叹一口气,也就不再说话。

        只眯了一双老眼,深情地注视着朱大少,就像一只饥饿的老猫注视着一只胖大老鼠那样子,欢~~喜~~

        蓦地,内心深处,是有一种沉重的,令人窒息的宿命之感翻涌上来,无形无质,又层层叠叠,将朱大少身心全部包裹,紧紧束缚!朱大少不能动,朱大少不能呼吸,朱大少只觉天昏地暗,耳际纷杂,恍惚眼前出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小和尚,背着身,在一个清冷幽暗的破庙里头孤独地坐着,一下一下又一下地敲着木鱼:“通!通!通!通!通!”

        “呜哇——!!”朱大少放声大哭,一时泪如决堤,伤悲不能自已:“不要!不要!你骗人,你骗人!我不是和尚,我不是!”朱大少,这是后悔了,朱大少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悔不当初一时好奇跑到这里来看妖怪,更是后悔不该多此一举叫醒了这个古怪地老和尚,以致不幸落入魔爪苦苦挣扎而又无法自拔!有缘人啊,有缘人,这可真是是一个大大地,噩梦啊:“南无、阿弥陀佛——”

        空悲就笑了,很高兴地说:“善哉,善!哉。”

        是的空悲大师,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之所以空悲大师是会在这里出现,完全就是因为朱大少。

        无关绳妖。

        当然了,这是空悲初见朱大少,正如朱大少初见空悲。

        关键是,空悲怎知大少之事,并且一门心思非得就认定了朱大少就是内个,有缘人捏?这一点,朱大少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据另一明白人叶先生事后分析,空悲大师,练就天眼地耳之术,是以对朱大少其人其事了若指掌。而之所以空悲老和尚可以说是独具慧眼地相中了朱大少,拿他当个宝,乃是因为朱大少一直以来的表现都非常之良好,也就是说,朱大少实在实在是——

        太有才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