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二十七 常立志

二十七 常立志

        恐怕全天底下的修行者,隐藏最深的就是朱大少了。

        昆仑仙山的弟子,那是什么概念?

        就说柳胜男,不比木若愚,也和赤脚大仙,胡三贵等一个档次。

        柳胜男,已经哭不出来了。

        一众师兄师弟师妹,眼见先后倒地,任那小胖和尚拳打脚踢,生龙活虎:“嘿!哈!走!去!灭!全!死!!!”

        用狼入羊群,虎斗群狼这样的词汇,是不足以形容朱大少的盖世神威的,只能说是龙战于野:“矮!油!玛!轧!苍!天呐——”

        纸老虎,稻草人,在朱大少面前昆仑弟子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全部横扫,秒杀。

        为什么?

        不用问了,当时头脑清醒的不多,清醒着的也在梦游~~

        而远处的,另一方面,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是在跪着看了,朱大少实在是太逆天了:“哇噻!生猛!果然就是,不服不行……”

        毫无疑问,不服不行就是色妙法的师叔祖:“是啊是啊,金刚不坏之体,外加神拳无敌,真正是摧枯拉朽,横扫千军,万夫莫当啊这是!”

        “英雄啊!盖世英雄!”

        “若非佛子降世,焉有如此威能,未料堂堂昆仑仙山的弟子,此时竟如一干土鸡瓦狗任人宰割,只怕纯阳仙姑也未必是不服不行大师的……”

        “快看!快看!”

        “剑阵!剑阵!”

        几句闲话。

        剑阵,也没有用。

        在朱大少的面前,任何攻击手段都是浮云,拉风袈裟最大的特色就是遇强则强,生冷不忌!

        不过十分钟,全部打趴下。

        全部。

        现场,男道士一排,女道士一排。

        全部跪着。

        总结教训,反省错误。

        而朱大少,依然龙精虎猛,神威凛凛,骈指喝道:“你!”

        指的就是,纯阳仙姑:“放马过来!”

        还有:“受死!”

        当然了,下一个,也只能就是纯阳仙姑:“一花一念无量劫,大千俱在一毫端,我纳须弥入芥子,明悟四谛证涅盘。”

        岂不知,纯阳仙姑接下来的表现,才是真正让人大跌眼镜:“道法三千,无类有教,入我山门,道号绝妙。”

        起先,一句佛谒。

        其后,作拈花状~~

        当其时众皆茫然,以为装神弄鬼,朱大少也不知道她这葫芦里面又是卖的什么药,只见纯阳子对着空气淡淡说道:“可好?”

        生灭,俱于一念间。

        ……

        ……

        ……

        纯阳仙姑,化作一道清光,消失在了天际。

        竟也,就此走了。

        生似,给朱大少吓跑了。

        留下一个烂摊子,和满头满脑的问号,惟见朱大少如梦初醒,狂吼一声:“小————巧——————————————————————————————”

        小巧。

        纯阳子,真是太阴险了。

        什么都是假的,收徒才是真的,纯阳子极度自恋,又极度爱才。

        此行,就是为了归小巧。

        蛟化虬龙,也不过是多长个角而已,这样的小事情,也值得纯阳仙姑亲自出马?不为离落,不为离姣,龟族公主归小巧才是黑水河真正的明日之星,以与生俱来的天赋神通博得了纯阳子的青睐。早在十六年前,小巧降生之时,纯阳仙姑忽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便之今日机缘。美玉藏于石,明珠掩于沙,天纵其才的归小巧命中注定有此造化,就此拜师纯阳仙姑门下,踏上修仙路——

        当然绝妙,说的自是:“好。”

        下一刻,归小巧便就出现在了昆仑仙山,玄机宫中。

        再一次,见到了纯阳子。

        以及,一名女子。

        那女子见到归小巧,却是笑了,说:“乾坤有精物,至宝无文章,雕琢为世器,真性一朝伤——”

        有些耳熟,哪里听过?

        那不重要,那女子,身姿容貌,无法用任何词汇赞美。

        纵然归小巧,是一只乌龟,一见之下也是惊为天人,神魂为之所夺:“你……”

        “我姓冷,名霜寒。”

        冰雪仙子?

        天下第一美人?

        冰雪仙子,冷霜寒。

        微微一笑百花失色,语如三月溪水潺潺,那一刻小巧只觉心醉神迷,如梦似幻:“小师妹?”

        那女子,又一笑:“我喜欢。”

        就是一个梦吧,再也不要醒来,惟愿在这一刻幸福地死去,当那淡红的唇瓣印上碧绿的龟壳:“啵~~”

        惟见那一双眼眸,娴雅若秋水,幽深如寒潭。

        ……

        ……

        一只乌龟,又怎样?

        还不是把一众昆仑仙山的天之骄子,天之娇女,戏耍得团团乱转?

        戒骄,戒燥,说过多少次了,说过多少次了,有没有一个用心,真个听进了耳朵?

        为什么,攻不破?

        修为差。

        为什么,防不住?

        修为,太差!

        一个个儿的,长点儿心吧,脸都丢光了,也不长记性,还问?

        哼!!!

        以上,是无崖子师叔对于跪成两排的昆仑众弟子,吹胡子瞪眼,疾声厉色,丝毫不讲情面地训斥!

        可是。

        纯阳子,这个女魔头,走了。

        而且是,走远了。

        那就,另当别论了:“为什么,攻不破?”

        “人家那是神圣佛衣,天宝级别,无崖师叔,你修为高,您老上去攻一个试试?”

        “为什么,防不住?”

        “须弥芥子之术,神兽乌龟啊那是,攻是无效攻击,防是防不胜防,无崖师叔,你说我们怎么办?我们又能怎么办?”

        纯阳仙姑一走,众道立时翻天,根本就不把无崖子放在眼里:“这倒霉乌龟,专门咬人肚脐眼儿,一口下去哎呀呀!那滋味儿~~”

        “怎一个,爽字了得!”

        “应该说是,酸爽!”

        “一个个儿的,长点儿心吧,脸都丢光了,也不长记性,还问?”

        “哼!!!”

        “放肆!闭嘴!都给我闭嘴!”

        “欧!耶!帅哥!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我来英雄救美!放肆!闭嘴!都给我闭嘴!我来我来我来我来——”

        多半是,年轻人。

        也都是给纯阳子憋闷的,既不能胜,只求速败,主动找抽各种丢人,因为气走纯阳仙姑——

        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清新的空气,自由地呼吸,人人满心欢畅,搞怪撒欢闹妖:“大侠!英雄!请问尊姓大名?啥叫不服不行?”

        这是七八个小道士,围住了朱大少,人人满脸新鲜,就像是在参观一只大熊猫:“八荒六合,九天十地,乾坤借法,无敌神拳!”

        “哇噻!太帅了,帅呆了!”

        “不服不行的意思,就是不服不行,不服,就得死!”

        “对吧?大师?”

        “主要这件衣服,造型非常之酷,请问,不服不行大师,法宝可有名号?”

        “名曰,拉风!”

        “去去去,不用你来说,就你耳朵尖!”

        “再问,不服不行大师,神龟可有名号,又是何处得来?”

        “神龟有名,归小巧,乃是不服不行大师之爱妻,内人,原配!哈哈哈哈哈!”

        “喂!我说你们几个,就不要再说了,不服不行大师都已经哭了~~”

        “就是,做人真不厚道,怎么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朱大少,现在,根本就没有说话的心情。

        因此,一言不发。

        任凭,泪水肆意,逆流成河。

        一战成名,又有什么用呢?

        惊天动地,又有什么意义?

        只能说是,追悔莫及,只有失去以后,还会懂得珍惜。

        阿操?

        算了吧,那是一段孽缘,阿操的心里只有胡四少。

        又不是,朱大少。

        真正深爱着朱大少的,只有贤良淑德的归小巧,而今被那阴险恶毒的长脸道姑掳去,生死两茫茫,无处话凄凉~~

        小巧,小巧。

        朱大少长叹一声,黯然走开,没有理会内些个闲言碎语,再也没有去看阿操半眼。

        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活着还有什么价值?

        不如一条狗!

        好吧,朱大少已经悟了,在莫虚悔悟的同时:“我叫莫虚。”

        莫虚此时,出奇平静。

        面对着一群叽叽喳喳,大呼小叫的女道士,有问必答,虚心请教:“请问——”

        原来那符纸,是万年阳燧木所制,至阳之物。

        克一切妖邪。

        以纯阳子的修为,注入法力,便成灵符,也不过就是寥寥几笔。

        有火树,名遂木,屈盘万顷。

        那树有多大?

        那树有多高?

        那树,昆仑山上就有。

        一朝超凡入圣,世人皆如蝼蚁,莫虚就是一只蝼蚁。

        ****都不如!

        这世间,强者为尊,就是天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的莫虚就是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如此强烈——

        修仙,修仙!

        该死的小白脸,吃够了软饭,毫无疑问今天最受刺激的就是莫虚:“不急不急,姐姐帮你~~不哭不哭,莫虚弟弟~~”

        怎不羞臊,窝囊怂包!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