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三十七 小尼姑

三十七 小尼姑

        天亮了。

        树林边,草地上,睡着两个和尚。

        一个叫横七,一个叫竖八,以仰天瞰地的姿式,组成了一个毙十。

        毫无疑问,都喝高了。

        本打算惫夜翻山越岭,去尼姑庵里捉奸,奈何空难嚷嚷着非要喝一口酒壮胆,结果边喝边聊,谈兴甚高,居然把太上祖师叔祖给灌趴下了。要说趴在太上祖师叔祖的肚子上面睡觉,那可真是如卧云端,那个爽啊,舒服,不知天地为何物。既然是美梦,就要做下去,恶毒的老尼姑啊,可怜的小尼姑,行侠仗义的大英雄就是空难,空难武功高强,更是智勇双全,力能降龙伏虎,智比诸葛孔明,就不要再说太上祖师叔祖了,太上祖师叔祖根本就是一个白痴,智商甚至还不如空洞师兄——

        空洞师兄,半疯半傻。

        日上三竿。

        是朱大少先睡醒的,因为憋气,呼吸不畅。

        睡觉被人压在身上,很容易造成大脑缺氧,心塞盗汗,手脚麻痹的症状~~

        所以,当朱大少发现失去了整个身体的指挥权,并且头大如斗的时候:“空难!空难!啊——啊——”

        “空难!!!”

        当时叫地,难产一样,奈何空难雷打不动:“啊呀呀,下雨了,好大的雨!!”

        还说梦话:“真该死,裤子都淋湿了,咝~~好冷!!空洞师兄,快,我们快找个地方躲起来,要不然师父看见又会吹胡子瞪眼,把我们两个人关进小黑屋,屋,师,师父?”

        异形?

        那无所谓,反正做梦,关键:“师父!我没有尿床!!这是让雨淋的,这是,雨水淋湿的!!!”

        怪不得,觉着半侧腰腹冰凉一片,还有半爿臀部~~

        至此无话可说,空难必死无疑。

        过一时。

        空难睡醒了。

        按理说空难在睡梦之中,就已经没命了,可是空难并不知道:“啊呀,不好!!!”

        尿裤里了,毋庸置疑,这个空难有经验:“呀呀~”

        好在太上祖师叔祖,还在呼呼大睡,浑然无所知觉:“咦?下雨了吗?”

        “奇怪,明明青天白日,万里无云……”

        “太上,太上祖~~师叔祖?”

        “奇怪,奇怪,真是太神奇了,简直就是风云突变,阴雨连绵……”

        就这样说着,空难就走了。

        起先是走,一步三回头!!!

        然后是跑,一路狂奔,绝尘而去~~

        来从何处来,去往何处去,一切皆是梦幻泡影,只要自己深信不疑。

        这又坑惨了朱大少。

        朱大少再次悠悠醒转,恰好正午时分,日在中天。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明暗暗世界,世界明明暗暗。

        可怜,可怜。

        好生一场大梦,竟是唇齿留香~~

        忽觉一处不适……

        忙坐起,疾视之,惊见洇湿一大片,竟是尿在裤里面!!

        茫然一时~~

        朱大少,叹一口气:“哎!!”

        真是丢人呐,长这么大了,居然睡觉还尿床,好在没有人瞅见~~

        奇怪的是,此时膀胱肿涨,尿意超急!

        什么情况?

        尿完。

        只觉世间无难事,人生快哉风,干脆直接脱下裤子,包括内里衬裤~~

        走人。

        总得找个地方,洗洗,晾干,再穿上。

        作为一个讲究人,朱大少别无选择,岂不知走走停停,找了一路,完全没有河流与小溪。

        但有一户人家。

        一户人家,扎着篱笆,孤零零地矗立在山脚下。

        竹木苇草,两间小屋。

        寻常人家。

        此时炊烟袅袅,自是到了饭时,有一条黄狗围着个锅:“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意思就是,开饭了!

        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隔着一百二十多米朱大少就已经闻到了米饭特有的清香,好像还有竹筒的:“汪汪汪汪汪汪汪!”

        但这时,黄狗已经发现了朱大少:“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呜~~”

        只隔着篱笆门,没有咬到,但是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了:“这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不想死的话,滚!!!”当然了,朱大少本身就是一个爱狗人士,可是朱大少所爱的狗已经死了,在很多年以前。从那以后,朱大少就再也没有爱上过任何一条狗,甚至不再相信人与狗之间有真爱的存在。是以此时隔着一道门,面对了这一条无故乱吠,并且蓄意伤人的恶狗,朱大少同样横眉冷对,更是针锋相对:“你!闭上你的狗嘴!滚回你的狗窝!夹着你的尾巴,滚!!”

        一般来说,简单的人话,狗都能听懂。

        所以黄狗,乖乖闭嘴,灰溜溜地夹着自己的尾巴,滚回了自己的狗窝。

        所以当朱大少冷哼一声,推开篱笆门,以如入无人之境的态势大步行进院内:“有人……”

        一道黄光闪过,两排犬齿雪白:“咔!!”

        阴险呐,好一条阴险的狗,居然懂得欲擒故纵,诱敌深入之计:“啊————————————————”

        惨叫声中,朱大少翻身倒地,痛苦不起:“住手!不!住口!!来人、来人!!!恶狗咬人啦,谁来救我啊——”

        然后,救世主就出现了。

        救世主,就是黄狗的主人,也就是尼姑庵里的小尼姑。

        起先没有出来,那是没有听见。

        小尼姑,今年十四。

        名叫舌头。

        小尼姑,正在屋里默默地念着心中的经书,一遍一遍又一遍。

        三遍太软,五遍太硬,唯有念完第四遍,蒸出锅的竹筒米饭才会不软不硬,最为爽口。

        这是刚刚念完,也就刚刚出门:“啊~”

        就惊奇地发现,自家大黄正在恶狠狠地撕咬着一个人的小腿,而那个人倒在地上,正在痛苦地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刚刚,发生了什么,完全就是显而易见。

        小尼姑,惊呆了。

        大黄,平素老实巴交的大黄,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太过分了!

        惊呆过后,就开始哭。

        心中悲恸,无声泪流,就那么呆呆地,一个人站在门口哭。

        哭了很久。

        然后,哭着,去找笤帚。

        又找了很久。

        就在朱大少百爪挠心,开始怀疑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决定的时候,小尼姑哭着找来了笤帚。

        然后一边抽打着大黄的屁股,一边哭。

        最后大黄的嘴都麻掉了,牙齿也开始出现松动脱落的迹象,才不得以:“嗷呕~~”

        只有两排牙印子,硬是没有咬出血,这是什么情况?

        还骚哄哄的,真特玛倒霉!!

        这时小尼姑,赶紧去察看,一边察看着一边哭,豆大的泪珠儿滴滴滴落,啪啪有声:“疼!疼!疼!!!啊——啊——啊————————”

        这条恶棍,狗都不如,大黄见状愈加恼火:“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小尼姑,哭得更凶了。

        就是无声泪流啊,伤心到了极处,不时瞪过一眼,满满都是责备:“大黄,你,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你疯了吗?”

        大黄并没有疯,不过也快疯了,委屈懊恼之余,又听那恶人先告状:“小僧空难,路经此处,只因腹中饥饿,上门讨口水喝,咳咳!!”

        “怎知刚刚进门,它是上来便咬,一口下去,皮开肉绽,血肉模样,尸横遍野……”

        “……哭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小僧几疑葬身此处,以身饲狗……”

        “……幸得女施主,不是,女菩萨搭救,小僧才没有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这可真是佛祖保佑啊,阿弥陀佛~~”

        大黄,虽然说不出话,但是心里明白。

        一个哑巴,一条狗,也只好任凭他自己一个人随便扯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僧向来有恩必报,滴水之恩,报之以涌泉!!女菩萨,你放心,等我的伤养好了以后,我给你当牛做马,鞍前马后,马后,马,咦?什么味道?”

        小尼姑,很清秀。

        就像是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还挂着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露珠,怎么瞅着怎么舒服:“啊!”

        蒸饭,用水。

        烧水,用火。

        现在火还在烧,可是锅里的水已经烧干了,锅底糊了:“啊!”

        小尼姑,脸色大变!!

        大叫一声,冲向灶台:“啊~~啊~~啊~!!”

        三遍太软,五遍太硬。

        八遍如何?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