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伐清 > 第二十节 康熙(上)

第二十节 康熙(上)

        明永历十四、清顺治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二,九江。

        高邮湖之战整整二十天后,邓名的先锋再次抵达江西重镇九江,统兵大将乃是少校任堂和周开荒,前锋军马五千余人,除了水手之外几乎全是明军战兵,还有军需军官带来的少量账房。

        为了遮人耳目,九江装模作样地宣布戒严,但岸上的反应则完全不同。早在打着红旗的水师出现前,大批缙绅组成的欢迎团就等在江边了,坐镇九江的的江西布政使董卫国在衙门里冲着文武官吏把“誓死保卫城池”、“涉嫌同邓者杀无赦、斩立决”喊得震天响,但却对距离城池不到数里之遥的缙绅代表团视而不见。

        发现缙绅欢迎团后,任堂就带着一部分兵马弃船登岸,在岸边明目张胆地打起赤帜,然后下令军队擂鼓、齐步行军。同时明军更把缴获到的天子依仗、九龙皇袍都高高竖起,耀武扬威地一直前进到董卫国誓与其共存亡的九江城下,在围观缙绅、百姓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结束了行军。

        当着九江的守军和周围的百姓,任堂又指挥军队进行了连续的队形变换,前所未见的整齐表演,更进一步调动了观众们的情绪,有些不谨慎的人甚至高呼起“万岁”来。

        “大人,”九江城门上的一个绿营把总对守将嘀咕道:“这万岁都喊出来了,恐怕不妥吧?”

        “嗯?”守将之前一直在认真欣赏明军的校阅,眼花缭乱的表演让守将看的是如痴如醉,当任堂的操练结束后,他才意犹未尽地把目光收了回来:“胡说什么?这明明是忠义之士,看到先皇的依仗和龙袍落入贼手,不顾贼人气焰嚣张,痛哭流涕着高呼‘先帝万岁’,你眼睛不好就不要瞎说。”

        今天任堂带着明军下船的时候,还让明军穿上了最好的军服,两千多明军士兵身上都是崭新的检阅用军服。

        设计军服本来就是邓名的一大喜好,作为一个艺术生他本能地对美充满了追求,早在带着十七骑去东川的路上,他就不止一次地在脑海中构思过新式的明军军服,不过那时他没有钱也没有人手。这次横行江南的时候,邓名就利用江南发达的纺织业,把军服设计图案和做工要求交给了蒋国柱,让他负责督造。

        在具体设计上,邓名主要是抄袭了前世拿破仑时期的法军式样,以前观摩那些拿破仑时代的油画时,法军的军服就给他以很大的冲击,不过上装的颜色当然改成了明军传统的大红,再套上盔甲还是和邓名印象里有很大的区别。

        这些军服造价之昂贵,让蒋国柱也偷偷咂舌,不过邓名不是花自己的钱当然不心疼,而蒋国柱心疼但是不敢抱怨。

        上次离开南京的时候,八千明军战兵都拿到了一套,一千多水手也拿到了为他们设计的水兵制服——这些水兵一般不需要穿甲胄,也不需要带头盔所以可以使用三角帽,看上去有点近代军队的范了——不过和步兵一样,这些水兵同样把他们的新军服视如珍宝,小心地收起来说要等回到四川后再穿给婆娘或是邻居家的大姑娘看。

        围攻高邮前的一个多月里,邓名还把牛皮都收集起来,不断送回后方制造成高腰皮靴,不过由于时间仓促,邓名只收到了三千多双靴子,剩下的牛皮只能等到回四川后再加工。到手的三千双皮靴邓名一古脑地都交给了任堂和周开荒,和所有的暴发户一样,以最快的速度把手里的宝贝拿出来炫耀才能带来最大的满足感——任堂、周开荒和邓名一样都有极为严重的暴发户情结,投骰子击败了周开荒成为阅兵仪式总导演后,任堂就给登陆的明军士兵每人发了一双皮靴。

        现在站在九江城前的明军脚上都是锃光瓦亮的大皮靴,虽然不少人的脚已经被新靴子磨的发疼,但所有士兵都把下巴高高地扬起,脸上各个都是不可一世的表情——很显然,他们内心深处也有暴发户情结。

        “盔甲没有统一,非常影响军容。”阅兵停止后,任堂用挑剔的眼光观察着自己的军队,川军先锋的盔甲精良程度绝对足以傲视全国,但现在和他们的军服一比,这盔甲就成了军容的短板了。虽然没有看过近代军队那华丽的军服油画,但任堂的爱美之心也被邓名刺激得高涨起来,他在心里默念着:“一定要让提督尽管设计好新的头盔和铠甲,然后赶紧制造出来装备常备军。”

        看看明军身上的军装,在看看自己手下的,守将叹了

        口气,和敌人一比别说是普通绿营,就是他的亲兵看上去都像是叫花子。

        不平衡的不仅是九江的绿营,三堵墙的骑兵看到步兵得到的装备后,也整天催问邓名他们的新军服在哪里?不过骑兵的军服邓名还没有完全设计好,只能把草图先拿给三堵墙骑士们过过眼瘾,不过让三堵墙骑士感到安慰的是,提督还未他们设计了全新的头盔——金光闪闪的铜头盔,后面还有一个大红缨装饰——灵感是来自于邓名看过的电影中的罗马执政官头盔,他一直觉得那又长又宽的弧形红缨很拉风,绝对能起到孔雀开屏的作用,替战士吸引不少异性的目光。材料都是现成的,邓名手中的黄铜不仅足以制造头盔,还能把军官和骑兵的佩剑都换成美观的铜握柄——昂贵的武器不仅有装饰的效果、满足艺术生对军服的美学需求、还能提高军人的自豪感,只是铜头盔是否适合战场需要还要等样品出来后才知道。

        三堵墙因为有盼望所以还好,明军的辅兵就比较失落了,根据邓名的命令,明军沿途招募的辅兵一律算义勇而不算军人。因为邓名计划大大提高川军的社会地位,也会有很高的津贴和待遇,若是把这些刚从军的辅兵统统算成四川军人的话,邓名的财政就会发生很大的问题,而且他认为这样对四川同秀才来说也不公平。之前辅兵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怨言,因为在清军中辅兵的地位就和牲口差不多,在邓名军中虽然只有一个义勇的名义,但伙食待遇都非常好,也没有受到太多欺压。但不知足是人的天性,对四川军人的各种待遇了解得越多,这些辅兵就感到越委屈,邓名更声称,他们只有在回到四川成为同秀才,并在下次征召时应征入伍后,才能享受到包括军服、皮靴在内的待遇。

        高邮湖一战中,有十二个辅兵因为兴奋过度,离开了安全区域卷入了战火,不得不拿起武器对抗禁卫军而负伤,虽然都是轻伤,但一度大家都觉得这些家伙实在太倒霉了,若不是自己乱跑绝不会撞上突围的禁卫军;但现在在三万辅兵眼中,这十几个家伙都是运气好得不得了的幸运儿,因为这些伤员都勇敢地进行了抵抗,最关键的还是负伤了,邓名就出于鼓舞士气的考虑破格征召他们为四川军人,现在他们将享有和其他士兵一样的待遇。

        明军安营扎寨后,缙绅团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来拜见任堂和周开荒,其中还有很多是南昌专程赶来的,这些缙绅一口一个的“将军”叫的两位少校非常开心。

        虽然邓名只给了他们的少校军衔,但绿营中很多将领麾下的兵力也没有他们指挥的多,因此这个将军也算是实至名归。而且在高邮之战后邓名还告诉三位少校,他打算成立一个新的、规模更大的编制;现在明军中规模最大的单位是队,一个步兵队是两百人,骑兵队是一百人,而新成立的营编制将下辖三个队,少校将是营的主官。

        这个编制和绿营的营编制相差不大,而六百名精锐步兵或是拥有如此豪华装备的三百名甲骑,即使在清军那边至少也会由一个游击来指挥,因此现在三个少校已经开始把自己的军衔视同为游击。

        更进一步,邓名还向三人透露过,他正在考虑更大的编制,那个编制的名字将是“团”,邓名有在成都设立一个一千八百人的常备步兵团和一个九百人的常备骑兵团的打算,这两个团都会下辖三个常备营。得知这个消息后,周开荒、任堂和穆谭就私下议论着要各拿一个常备骑兵营营指挥的职位,说服邓名派赵天霸和李星汉去负责常备步兵营,这个攻守同盟已经略具雏形。

        先是祝贺了长江提督在高邮湖的大捷后,缙绅就开始询问贸易事宜,任堂和周开荒表示邓名已经就此事给过明确指示,明军会继续与这些“心怀大明”的志士交易,按照公平买卖的原则从他们手中购买土产和军需,并提供样品和报价,让他们自由选购明军从下游带来的货物。

        除了走私贸易外,任堂还表示明军需要缙绅、土豪的协助,为川军军人兵说亲——川军中的浙江人大都有家事了,但四川籍的士兵中有很多还是光棍,邓名把没有成亲的军人统统派到先锋中,说亲这件事这和军服、皮靴一样都是军人才享有的待遇。任堂表示他作为一个江西人,绝对不会让故乡的姑娘吃亏,不但聘金从优,而且婚姻礼仪也会一丝不苟。总而言之,任堂需要地头蛇们帮他尽快找一些家世清白,吃苦耐劳,而且愿意远嫁四川的好姑娘。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68/3694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