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茶道 > 第14章 拜师礼了

第14章 拜师礼了

        铁观音体沉重如铁,形美如观音,多呈螺旋形;色泽砂绿,光润,具有天然兰花香;汤色清澈金黄,味道醇厚甜美,入口微苦,立即转甜。苏阳在脑海中铁观音的特性默默的背了一遍之后,脸上的表情忽然一变,气质越发的吸引人起来。

        顾苍松自然感受到了苏阳前后的不同,眼神里闪过一丝赞赏。

        苏阳的动作行云流水,似行云若舞,一丝不苟,点点滴滴没有丝毫错误,似乎在他面前的,不过是做了千百遍的事物一般,没有丝毫难度可言,眼神清澈透亮,嘴角微微上翘,勾起了一抹好看的笑容,明媚的模样足以迷倒一片人。

        司左煜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苏阳的茶艺,但是却还是不得不赞叹,他自认为,自己的手艺并非比不上苏阳,但是却依然觉得,苏阳的茶艺,比自己优秀许多。

        司左煜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苏阳,恍然发现,苏阳,享受其中,似乎已经同茶叶融合在了一起,不分你我。

        于是,他感慨,偏偏少年,似若惊鸿,让他不得不赞扬和感慨。

        他想,他也许该多了一个师弟了。

        苏阳泡茶的时间不长,大概前前后后花了不过十几分钟,很快,一杯汤色清澈金黄的茶水递到了顾苍松的手上,顾苍松接过,而后,苏阳这才复又将另一杯茶递到了司左煜的面前,端着茶杯的手,很是修长,但是却并非白皙细腻的,可是司左煜却看着这双手,愣愣的出神了。

        顾苍松看了自家爱徒一眼,却没有任何表示,而是乐呵呵的品起了手里的茶,尽是一口,顾苍松的眼神一变,而后便将茶杯放到了茶几上,手里抱着茶株,上下打量着苏阳。

        苏阳觉得自己的手都端的酸了,但是面前的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一直看得他发呆是做什么?

        于是,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嘴上却只是提醒一般的,咳了两声。

        司左煜很快就会神了,他接过苏阳手里的茶杯,尝试了一番,眉头却微微的皱了起来,不知道是为何,他觉得这次的茶水,没有到达他预想中的那种滋味,于是,有些失望的将那杯只是微微品了一口的茶杯又放回了回去,指头轻轻敲打的茶几的桌面,却不说话。

        苏阳看了看司左煜,又看了看顾苍松,有些不明所以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思索着,这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不说话了。

        就这样,大概又过了十分钟的时间,茶杯里的茶水已经失去了温度,不再有肆意的茶香了,司左煜和顾苍松两人却还是没有说话的*。

        最后,顾苍松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对着苏阳招了招手,笑眯眯的对有些呆呆的苏阳说道:“小孩,你这手艺,是找谁学的?”

        苏阳摇头,他很实在的扮演一个失忆病人,何况,他也掰不出一个人来让他说啊,这个世界,对他而言,还是一片空白的。

        顾苍松看着苏阳摇头,也不追根究底的问,而是又说了一句话,然而这句话本来就在司左煜的预料之中,所以他没有其他的太过惊讶的反应,但是苏阳不一样,他惊讶的瞪圆了眼睛,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砸中了一样,傻呆呆,楞呼呼。

        顾苍松说的是,“小孩,做我的徒弟吧。”

        惊讶了许久,苏阳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老先生,您说笑吧?”不确定的疑问,苏阳看着面前的性格像是老小孩一样的人物,不知道要做何为回答是好。

        顾苍松显然看着苏阳的反应,不开满意了,于是他瞥了嘴,虎着脸哼哼的说道:“小孩,外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做的徒弟,怎么你看起来像是一点都不稀罕的模样。”

        苏阳看了顾苍松的模样,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然后却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恭恭敬敬的对着顾苍松叫了一声‘师傅’然后,又神色宁静的沏了一杯茶,跪在顾苍松的面前,说道:“师傅请喝茶。”

        顾苍松对苏阳这一套动作很是满意,于是乐颠颠的接过了茶杯,说道:“好嘛,我收下了,起来吧。”

        苏阳这才站了起来。

        苏阳之所以会跪下拜师,是因为,在他原来生活的世界,对于古礼,也是遵从的,尊师重道,这是最基本的礼法之一,苏阳一直认为,拜师礼,拜师礼,礼不可以荒废。

        而且,对于‘老师’这两个字而言,苏阳更偏向‘师傅’二字,师傅师傅,即是师又是父,故而,当以最高礼待之。

        顾苍松看着苏阳,是越看越是满意,于是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徒司左煜,见他没有丝毫的反应,于是眼睛一瞪,不满意的嘟起了嘴巴,冲着司左煜囔囔,“作为师兄,左煜你都不表示一下。”

        司左煜对于自己的这个老师,是言听计从的,所以他话音一落,司左煜就已经站了起来,对着苏阳伸出了手,说道,“欢迎你,师弟。”

        苏阳嘴角微微抽搐,也伸出了手,和司左煜的手握在了一起。

        顾苍松显然更加满意面前两个徒弟相亲相爱的模样,于是一只手摸着自己没有胡须下巴,笑的眉眼弯弯的,一张脸都邹城了菊|花。

        虽然想和自己新收的徒弟待久一点,但是怀里的茶株显然比什么都重要,所以顾苍松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将其它从这个破旧的烂花盆里移出来种在他土囊肥沃的后花园了,于是拜师礼后没多久,他便急吼吼的想要回家了,屁|股扭来扭去的像是下头是钉子一样的,对于这样的情况,司左煜是见怪不怪的,索性,就先开口了,反正他知道,自家的老小孩老师,就是为了让他先开口来着。

        “老师,您今天满意了,这样可以回家了吧?”站在苏阳的身边,司左煜的一只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他笑着注视着顾苍松,耐心的询问意见。

        果然,还没等司左煜的话说完,顾苍松已经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对着司左煜喊道,“回家回家,我要回家了。”

        司左煜:“……”

        顾苍松说完话,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对着苏阳说道:“徒弟徒弟,改天让你师兄带你来我家,我们来下棋。”

        顽皮的眨了眨眼睛,顾苍松的活泼的模样让苏阳都想要怀疑面前站着的老者,不是快要七十的人了而是才几岁的小孩子而已。

        心里默默的汗颜,苏阳这才明白,为何每次自家母上大人说起外公的时候,都是用的非常头疼的模样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一宝,如果同几岁的顽童一样,喜欢闹来闹去的话,是谁都会觉得,好无语的吧。

        苏阳转头看了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一眼,同情之意异常明显,司左煜也看到了,自然懂得苏阳眼神的意义。

        于是只是勾唇一笑,一挑眉,对着苏阳说道:“虽然你现在是我师弟,但是同时,你也是我聘请来的店员啊,所以,你今天偷懒的事情我一样会给你记上的,嗯,就扣一天工资好了,做个警示,不然大家都学你偷懒的话,我开店就不用做生意了。”耸了耸肩膀,司左煜对苏阳鼓起的腮帮子和瞪圆的眼睛死若无睹,笑眯眯的说完了这些话。

        “……”在心里打小人一样的殴打司左煜,苏阳的面上还是一脸平静的,只见他点了点头,异常平和的开口,“是要这样的,对不起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老板。”

        特地在最后的两个字发音加重,苏阳做的礼貌至极。

        点了点头,司左煜这才恢复了平时的模样,黝黑深邃的目光落在苏阳的身上,激起了苏阳的阵阵鸡皮疙瘩。

        他看了看司左煜,问了一声,“怎么了,你一直看着我……”

        司左煜却转开了视线,对着睁着大眼睛的顾苍松说道:“走吧,老师,我送您回去。”

        顾苍松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苏阳最后说了一句,“徒弟徒弟,记得来看我啊啊啊!”

        苏阳笑了笑,“我会的,师傅。”

        于是,顾苍松很是满意,转身走在了司左煜的前头,蹬蹬蹬的下楼了。

        留下苏阳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二楼,半晌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慢慢的,笑意蔓延到了眼底,想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笑着摇了摇头。

        “师傅啊……好久没有叫过了呢。”

        ……

        下午的时候,苏阳无所事事的站在一楼的角落处,看着门口愣愣的发呆,一直到一个黑影遮住了自己面前的光线,苏阳这才抬头,逆光,看到了邵阳臭烘烘的一张脸。

        苏阳看着邵阳,抬起一只手,打了声招呼,“嗨。”

        邵阳又是上上下下的看了半天的苏阳,最后从鼻子里哼的一声,丢下一句,“上来。”之后就甩手走人了,然后苏阳看着邵阳,无语的想,大概又遇到了对方心情不好的时候吧?

        这样想着,苏阳已经抬脚迈开了步子朝着二楼走去,然后,他看了一眼大家,发现大家似乎都对这一情况很是熟捻了。和苏阳熟悉一点的,对他露出了一个同情多保重的眼神,然后就转头认真的做自己的事情了。

        苏阳笑了笑,在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二楼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685/167294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