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9章 酒后

第9章 酒后

        第二天一大早,季钦从宿醉之中醒来了。

        他觉得喉咙很干渴,头晕恶心,脑子很胀,肠胃里非常地难受。

        “……”昨天晚上不知不觉就喝多了,酒精麻痹神经感觉确实舒服,只是过后却要忍受这种不适。

        季钦没有睁开双眼,昏昏沉沉躺在那里,打算继续休息一下。

        不过奇怪的一点是,与以往都不太相同,另外一个地方竟然传来痛感,腰也酸得厉害。

        这是怎么了?

        季钦强迫自己清醒。

        “……”看清周围状况之后,季钦只觉五雷轰顶。

        他发现自己被紧紧搂着,那人还将头靠在他颈窝,温热的呼吸正喷在颈间。

        “……!”季钦一把推开对方的脸,然后快速坐起身来,抬腿想要狠狠踹他一顿,某个部位却要命地疼起来。

        “……哎?”周醉迷迷糊糊地问,“你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哦……”周醉说,“你全都不记得了是吗?昨晚你说不想回去,我就帮你开了个房,之后你要跟我上床,我想倒也不是不行……”季钦恨得牙直痒痒,周醉却是一脸天真。

        “放屁!”季钦气得发抖,“谁会跟你上床?!”

        周醉眨了眨眼,一脸难以置信:“你是那种做了之后不认的人?穿上裤子就说从来没有发生?”

        “因为根本就不可能!”

        周醉点了点头:“我也想过你会赖账。”

        说着他就起来下床,走到桌前捡起手机:“……所以我还留了证据。”

        季钦黑着张脸。

        周醉打开播放软件,里面传来季钦声音:“能上床就上,不能上就滚!”

        季钦认出这是他的声音,脸上各种表情变幻不定。

        周醉看着他的样子:“这回你相信了?”

        季钦强迫自己镇定:“所以……”

        周醉立刻接道:“所以我们度过了很愉快的一晚哦。”

        “……”

        “我先帮你吸了一次,然后我们……”

        “行了!”季钦又问:“你明知我喝醉了,为什么不拒绝?”

        “你那个样子邀请我,我根本抵挡不住啊,我以为你是想要的,人都说酒后吐真言……谁知道你心里不愿意?”

        “……”

        “醉酒杀人还要判刑呢。”周醉说,“难道你打算全都推在我身上?”

        “……好。”季钦点了点头,长吐了一口气,知道纠缠这个确实显得无理取闹,“我们两个也都不是孩子,一夜情这种事,倒是也没什么,发生就发生了,不要让它影响我们,以后你我不再谈及此事。”

        “怎么说呢……”周醉歪着头想了想,“一方面我是很高兴你能这样想……但另一方面我又有一点伤心的感觉……”

        “给我闭嘴吧你!”季钦觉得自己头更疼了,“立刻从这出去!”

        “哦……”周醉看着季钦,“我给你请个假?”

        “哼。”

        周醉走后季钦接着又躺下去。

        刚刚开始对这周醉印象有所改观甚至产生些许好感,这个周醉便做出这种事,于是季钦对周醉重新厌恶了起来,确切地说,应该是比以前更加地厌恶了。

        发生了这种事,季钦心想,不能再让周醉在他眼前晃了。可是他是周郁请求来这里的,似乎并不那么容易撵走……应该怎么办呢……

        他不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下-身的剧痛就很能说明问题。他竟然被周醉那个家伙……想起周醉那副得意的样子,季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而且,虽然周醉没强迫他,但他从未试过和男人在一起,所以昨晚肯定是被周醉给迷惑了,周醉那张脸确实很能勾引人。说来说去,他会失控,完全就是周醉搞的……季钦也有一点不明白他更恨的到底被周醉给上了,还是对方又令他的生活滑出轨道。

        再也不想看见周醉那张脸了,这点是肯定的——不过,季钦琢磨着,当时自己总归答应了的,而且还是主动提的要求,倒也不能赖账硬是不认,用这个理由让周醉滚蛋好像并不太妥,似乎得要找个别的理由才行。

        季钦想了半天,脑袋更加晕了,最后又沉沉地睡过去。

        ……

        ——第二天,季钦到了公司。

        感觉杨絮看自己的样子很怪,季钦开始倒并没有特别在意,而后突然想起昨天请下的假,心里瞬间就有一种不祥预感。

        “杨絮。”

        “嗯。”

        “昨天周醉跟你说了我不会来公司的吧?”

        “对……”

        “他说什么?”

        “他说……”

        “少吞吞吐吐的。”季钦不耐烦了。

        杨絮知道季钦的性子,于是也没有再支支吾吾:“他说……季总昨晚纵欲过度……所以今天就不来了……”

        “……”季钦感到额上青筋暴起,只恨不得立刻捏死周醉。

        杨絮看着季钦,脸上不敢表现,心里有点好奇:为什么是周醉来通知呢?季钦晚上纵欲过度,周醉怎么会知道呢?此外,杨絮知道季钦已经很久没情人了,之前他和一个漂亮秘书有过暧昧,被季蒙给当面撞见,季蒙觉得影响不好,第二天便捡了件事借题发挥,让那个女性员工卷铺盖走人,之后季钦在公司里便没有再交往过谁,但他平时懒得应酬或者社交,没有什么途径认识新人,所以一直就这样了……现在竟然突然这么猛烈?对方是谁?从哪冒出来的?不过,即使给杨絮十个胆子,她也还是不敢问的,只能心里猜测罢了。

        季钦走近办公室里一看,那个周醉竟然不在。

        算他还躲得快……大概不敢来吧,装病在家待着?如果他能识相,从此再不出现,那就再好不过。

        季钦正在这样想着,便看见当事人一摇一晃地走进来。

        果然,什么尴尬,什么害怕……这些东西,周醉怎么可能感觉得到?周醉大概从出生时就是这样不要脸了。

        季钦用冷眼看着他:“干吗去了?”

        “去洗手间了啊。”

        “你怎么总去洗手间?”季钦讽刺道:“你是不是肾不太好?如果肾不太好,建议尽早去正规医院就诊。”

        “嗯……”周醉盯了季钦半天,然后突然笑了,“我的肾好不好,难道你不知道?”

        “……你!”

        看着对方那种笑容,季钦决定,非要让他走人不可。

        ……

        ——不过,说的好像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季钦想了又想,也没太多办法。

        然后,几天之后,季钦公司进行了一次有关各种规章制度的抽查,分数不能过线的人一律要被开除。

        季钦想,周醉刚来没两个月,公司政策那么复杂,周醉没有可能全部烂熟于心。那么,只要周醉无法通过,那就可以名正言顺请他走人,就算周醉怀疑季钦公报私仇他也没有任何证据。周郁那边也比较好解释,毕竟,周醉被要求正常员工一样地对待,既然公司进行考核,他的儿子又没通过,那自然也不好单独开个小灶只对周醉特殊对待,因为这样对开公司的人来说非常只有百害而无一利,会让别人觉得不公,人心涣散。

        在那测试期间,季钦暴躁异常,只恨时间过得太慢,不能立刻知道周醉写的答案。他想过去会议室那瞧瞧,又怕太过明显,于是只有强忍,一个小时似乎比一整天还要漫长。他每隔一分钟就要看一看表,然后失望地发现只过了一分钟。快结束时季钦终于按捺不住,假装正好经过那会议室,从门口向里面望去,并没发现周醉坐在哪里,于是只好装作东西忘带,又折回去,路过之时再次搜索那个身影,依然没有找到周醉,然后,他第三次这样做的时候,终于看见了那个人百无聊赖似的坐在那里,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正在转笔。季钦看着周醉这样,稍微放下一点点心。看来应该是不会吧……不会也是很正常的……终于可以让他走了。

        回去之后季钦继续等待——幸好总是会有等到的那一刻。考核刚刚结束,季钦立刻调出周醉写的试卷,一行一行地扫下去。

        前面几题比较简单,比如,如何上厕所的。

        周醉倒是写得没错……必须要去距离最近的洗手间。这个规定半年之前开始实行,一开始时确实有点怨声载道,后来季钦说了,全部闭嘴,必须忍着,不爱去洗手间就少去,最好不去,把全部时间都用来工作,才没人敢再说话了。

        这题答案如此简单,季钦有些后悔没有使用一些更加复杂的政策了……就像之前他想过的,将所以洗手间都给锁住了,钥匙放在一些柜子里面保存,每个想去厕所的人必须输入员工号码以及密码,柜子才能打开,上完厕所之后归还钥匙,柜子自动合上,然后系统将会根据柜子开合次数以及开合时间进行统计,每一个员工号每一天各去了多少次洗手间,每一次的时间是多长……

        季钦继续往下看了。

        后-面有些被考核的制度施行已有一段日子,并不在周醉看到的员工手册里,周醉大概是不成了吧。

        比如这道:工作时是否可以吃零食,如果违反将有何种处罚?

        季钦记得,当时看见有个新进来的姑娘在磕瓜子,声音还非常大,整层楼都能听得到,把他气得火冒三丈,没有想到公司竟然还有这样为所欲为任性妄为的人。当时季钦就叫杨絮买来十斤瓜子,让她嗑完再走。后来那个姑娘嗑了三斤,再也吃不下了,流着眼泪承认错误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季钦才终于就此作罢了,之后,第二天,季钦便拟了一项新规定:任何上班时吃零食的人,如果被看见了,在他吃完一百倍的份量之前不得下班。

        这个……周醉竟然也答对了?

        还有一道题是……公司对于员工外表会有一些鼓励政策,试着列出五项。

        这是季钦刚刚接管企业时候的事,当时,对于一些根据公司期望而对外表做出调整的人,季钦会给一些现金奖励,但是由于年代太过久远,现在这批员工大多不太清楚。这个看看其他人的试卷便能知道,全都勾勾抹抹答得乱七八糟。

        但是周醉……竟然真的写满五项……不对,是足足填上了十项,而且的确都在那个奖励办法里面……

        周醉写的是:

        1.男的剃板寸。

        2.女的剪短发。

        3.常年穿制服。

        4.上-身只穿长袖。

        5.下-身只穿长裤。

        6.衬衣所有扣子,包括最上面的那颗,全部系好。

        7.素颜。

        8.不戴任何饰品。

        9.不戴隐形眼镜。

        10.穿平底鞋。

        “……”周醉这个家伙……

        季钦一直看到最后,周醉写的无懈可击。

        他是作弊了吧?

        这个可能真是越想越大……

        在结尾处,周醉竟然还画上了一个笑脸,那个贱兮兮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周醉。笑脸底写着一行小字:2013.X.XX。

        赫然就是他们两个酒-后-乱-性的那一天!

        季钦被他气得发晕,想都没想便将周醉叫了进去。

        “这些东西……”季钦手指敲着桌子,“是你自己写的?”

        周醉笑道:“当然了。”

        季钦冷哼一声,“很多规定都是在你来之前制定了的,并没有写在手册里,而且这几个月也没有人敢犯,你是通过什么途径得知的?”

        “我猜的啊。”

        “怎么可能?”季钦皱眉。

        “是真的哎,”周醉又笑,“因为我太了解你了……”

        “你当我傻?”季钦觉得难以置信,“别的也就算了……有些具体数字你是如何‘猜的’?比如那个100倍的?”

        “100倍?”周醉回忆了下,“哦,那个如果在工作时间偷偷吃零食,就要吃完100倍的份量否则不许下班的规定吗?我想依你的性格呢,肯定要让那人吃到哭的……可是你脑筋比较直……估计只会想到10倍100倍这样的整数数字……10倍是太少了,所以我写了100倍,结果真的答对了吗?”

        “……”

        “这这么明白你,你干吗生气啊?”

        “……没有。”季钦压下失望,尽量表现出平时的样子。

        “那就好……”

        “还有,”想起另一件事,季钦又吼,“你在最后画的那个笑脸,还有那个日期究竟什么意思?!”

        “……嗯?”

        “那个2013.X.XX!”想起这个季钦还是眼前发黑,这个周醉一而再再而三地把那件事拿出来讲,绝对是故意的。

        “哦……”周醉说的,“你说那个。随便画的写的,什么意思都没有啊。”

        “……哈?”

        “就是这样。”

        “你不是想笑当时的事情?”

        “2013年X月XX日吗?那天怎么了吗?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

        “你……”

        季钦定了定神。

        对……说今后不要再提起的是自己……当时他说“我们两个也都不是孩子,一夜情这种事,倒是也没什么,发生就发生了,不要让它影响我们,以后你我不再谈及此事。”现在周醉装作失忆,不承认那个日期有所指……那他即使明知周醉是在故意提醒什么,却也不能明着说破,因为周醉根本没说什么,如果自己先挑起了,反而是他季钦先食言了。

        这个周醉……季钦看着周醉,一时却也没有办法。

        后来又有一个性格测试,结果周醉的结果简直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公司里的人还都觉得所有人里性格最有问题的就是季钦,如果性格不好就要被开,那季钦应该第一个引咎辞职。

        不过,季钦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这两次虽然都没成,季钦想了又想,终于有了下一个招。

        ——几天之后一个早上,季钦从人力部回来时,在五楼走廊里看见了周醉。

        “你怎么在这?”季钦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哦,”周醉却不在意,“今早有点来不及了……”

        “所以?”

        “可是我们必须要打指纹……”

        季钦点了点头。他规定了,所有员工每天早上上班之前要打指纹,从电梯上来后,每层楼的玻璃门外都有一个,迟到的人一律扣除整天工资。一开始是刷卡,后来季钦发现竟有胆大妄为的人将卡交给同事代刷,于是全部换成指纹识别,想迟到还不想被罚钱的话就只有把手给砍了。

        季钦打断了他:“这与你在五楼有和关系?”

        “嗯——”周醉拉了一个长音,“你竟然没有发现五楼指纹识别系统的钟比正常的晚两分钟吗?”

        “……”季钦顿时说不出话。

        这个周醉,决定是老天派来专门作对的。

        那个家伙嘴上还在说个不停:“这是我的发现,现在告诉了你,让你去改进它,我自己以后都没得偷懒了……”

        “……”季钦转移了个话题,“周醉,跟我上来,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哦……是什么?”

        “我们新开了一个名表店,与很多品牌都会有合作。”

        “嗯。”

        “目前公司管理人才极度缺乏,但是这个名表店却非常重要,算是我们首次试水奢侈品牌,也为那些高档商场打下基础,是战略调整中的关键一步,如果运营不好非常打击信心……我很相信你的能力,所以打算派你去管。”

        “嗯?”

        “当然只是一个过渡,等到那边踏上正轨,你就随时可以回来。”

        “……”

        “不过有一点是……名表店的预算有限,前期进货花钱较多,预算全部都用完了,公司实在没法雇人,所以你也需要兼做别的职务,比如早上把货全都摆好,招待客人,有人感兴趣的话就要去讲解并做好推销,如果对方想要购买你就收银,晚上把货全部放在保险箱里,然后锁门离开。”

        “……”

        “前期顾客不多,我想所有这些工作应该不会占用很多时间。你也知道,最近时间由于收购商场帐比较紧,实在没法拨更多钱,那些工作全都要求很高,招人的话也会比较麻烦,同时需要几个优秀的人来做不同工作,选货的、销售的、市场的、收银的……但是你是可以做得来的,其他没人可以。”

        周醉看着季钦:“那我平时还能过来这一边吗?”

        季钦说:“那边恐怕不能没人,你走店门就要锁了。”

        周醉点了点头。

        季钦想的是,依周醉这种爱玩的性格,用不了几天就会受不了。10点开店,如果只有一个人来摆那些货,至少需要2个小时,8点就要到达店里,晚上6点关门,再收2个小时,8点才能离开,每天都要从早8点忙到晚上8点,中间还要对人推销并且收银以及进行其他宣传工作,太无聊了,而且太折磨了,周醉恐怕很怕就会放弃这种生活,辞职回去自家公司。万一他没辞职,那也不算太差,至少他是不能回来这了,谁让店里只有他一人呢?

        周郁问起也还容易交差。周家也有珠宝钟表业务,就说想让周醉熟悉产业……周郁曾经说过不要客气,那么周醉自己跑了可就怪不了他季钦了吧。

        季钦觉得自己这个主意真的很妙。

        本来那家名表店是打算等到节后开的,确确实实没有多余预算,现在提前,就是为了解决周醉这个问题。

        结果——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才刚刚过了两个星期,周醉便又大喇喇地坐在那里。

        季钦完全没有忍住:“你怎么在这儿?!”

        “怎么了吗?”

        “不是告诉你名表店那边不能没人吗?!”

        “哦,”周醉笑了,“我又招了几个人啊,所有现在就有人了。”

        季钦大怒:“我说过了没有预算!”

        “我知道啊。”周醉又说,“不是名表店吗?有的表真是贵,我卖了几块吧,赚到了一些钱。按照比例上缴总公司后还剩一些,算来算去,招几个人还是够了……”

        “……”

        “……?”

        “那么贵的哪有那么容易就卖出去?”季钦语气非常不佳,“谁买?”

        这么快就够他招人了?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哦,”周醉眨了眨眼,“我自己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