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16章 谈话

第16章 谈话

        这是今天早上的份。昨天晚上也更新了一整章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季钦走向自己的车。

        那几个人看见季钦突然出现,全部噤若寒蝉,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想看看季钦的脸色却又不敢抬头,一个一个僵立在那里手都不知该往哪摆。

        季钦从他们身边走过。

        他很讨厌有人议论自己。有人误会他没关系,他也不会解释,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就算憎恶他厌烦他,季钦也不会有感觉,那些人能把他怎么样呢。

        但是把他当作谈资就不同了。他不认为自己应该成为茶余饭后聊天扯淡时的话题,他不是给无聊的人寻开心用的。

        不过这次他倒没把这一群人给怎么样。他只是在想为什么在这样的公司政策之下还有这么多人如此胆大妄为。

        难道周醉说的竟是对的?

        在度假时周醉也曾说过“很多事情是控制不了的,你也别太钻牛角尖了”,当时季钦不屑一顾,转眼就有当头棒喝。周醉那时对季钦说“对于那些不能控制的事,只要曾经尽了全力,那么对于结果看开就好,不必太过计较”,但是季钦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

        ——第二天,季钦公司其中一个副总,叫梁威的,对季钦说,想要安排他去见一个人。

        “季总,”梁威说道,“请务必要答应。”

        季钦皱了下眉:“是谁?”

        “商务部的人。”

        “关于什么事?”

        “我也不太清楚,”梁威想了一下,“很久以前有个朋友介绍认识,之后一直联系不深,这次非洲行贿被当地政府调查了之后,我突然记起还知道这么个人,所以就联系他探探口风,当时并没什么消息,于是便请他帮忙留意一下,结果昨天晚上他突然给我一个电话,说想和我们见一面,有点事情想要告诉我们。”

        “……”

        “肯定是和这个有关,但是他也没说具体东西。”

        “……”

        “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过去看看,因为这次见面可能事关重大。”

        “……”看来,不管想不想去,这次都不能不去。

        季钦问道:“今晚?”

        “我去问问那边,约定一下时间。”

        “去吧。”

        “季总,”梁威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继续说道,“谈话的时候,请你一定放低姿态……”

        这个担心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季钦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季钦哼了一声:“用不着你来说。”

        ——最后约定时间就是今晚。

        那个商务部的人竟然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这让季钦非常不爽,在心里面暗下决定,如果还有下次见面,他一定要迟到两个小时,让对方也尝尝这个等人的滋味。

        一直到了晚上7点半,对方才出现在包间里。

        季钦坐在椅子上面根本就没站起来。

        他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一只胳膊在扶手上撑着下巴,面无表情,眼神阴鸷,没有透出丝毫热络。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似乎从没见过这么高傲的人。

        “不好意思,有点晚了。”对方貌似客气但实际上根本不在意地说道。

        “要吃什么你自己点。”季钦没说任何“没事没事我也刚到”、“千万千万不要在意”、“这个时候容易堵车”、“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等等客套的话。他说不出来,他也不想说,没有那必要。

        菜倒是上来得很快,季钦要的都是清淡的菜,对方却是喜欢大鱼大肉。

        “来来来,喝点酒。”  那人这样说道。

        “我今天不想喝。”季钦没有兴趣和他搞自来熟。

        “最近生意怎么样了?”对方又问。

        “还好。”顿了一下,季钦直接问道,“今天是要谈什么事?”

        其实自己公司各种情况,对方应该非常清楚才对。

        对方倒是没有想到季钦这个会这个直截了当。

        “是这样……”对方交叉着十指,“昨天得到一个消息……对你们会有些影响。我想这是朋友公司,还是通知一下比较好。”

        朋友……值得大概是副总吧,虽然副总白天才说两人交往不多。

        季钦沉默地听着。

        “我知道你们公司在非洲一个国家发生了些不好的事情……但是现在情况可能更糟。”

        “……”

        “最近两国商务部长将会举行一次会晤……就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地交换意见。其实我们是要出访非洲多个国家,该国也在名单之上。据我所知……对方商务部长打算在这次的会晤上正式提出部分中国企业在非行贿的问题。”

        “……什么?”

        “对。”那人又说,“我想你也知道……这个问题就比较严重了。如果双方就这方面达成了共识,决定严惩此类事件的话,那肯定要找个典型狠狠修理一番,用来向对方表明自己坚决的态度和坚定的决心,同时也是杀一儆百。最近这段时间除了你们,再没有哪家大的企业出过这种问题,所以我想,拿你们下手开刀的可能性非常大。”

        “……”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们公司不仅仅在该国业务要受阻,同时可能影响整个全球策略……中方不插手的话,那就只是在某一个国家受限,损失不是很大,但是倘若中方也要拿出行动,你们今后所有海外拓展都有可能受到制约,甚至影响美洲、欧洲业务……毕竟你们是家中国企业,绕不过的,这个打击可是毁灭性的,损失可能比你们之前预想的要大得多啊。”

        “……”

        “其实就我手头的信息来看,这个国家早就想提出这个问题了,最近几年事件频发,只是最近才开始琢磨要正式交涉,你们也是不凑巧了,正好撞在这当口上。”

        “……”

        “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情。”对方点了根烟。

        “……非常感谢。”虽然总觉得不对劲,但是季钦还是道了句谢。

        “……同时帮助你们解决这件事情。”

        “嗯?”

        “熟人的公司嘛。”那人又说,“能尽力当然要尽力了,总是不能看着你们进火坑啊。这么多年我也有些人脉,认识一些那边的人,你们放心,全都靠得住的。我想,让该国的部长不要在这次会晤上提这件事,留到下次再说,还是有可能做得到的,当然不能保证结果,只能说,为了朋友试试看吧。”

        “……”

        顿了一顿,那人又说:“当然,这事不能光靠我一头热,你们也要拿出一些诚意,否则我就是瞎忙了。你们越是诚心诚意,成功可能就会越大。”

        听到这里季钦也明白了。

        这人是来要钱来了。

        还真是个胆子大的,素不相识就敢说这。现在风声空前地紧,不过总是有人铤而走险。

        他大概是觉得季钦根本无法拒绝,这个诱惑实在太大,季钦不会置之不理,所以打算趁这机会狠狠捞上一笔。

        不过他显然不了解季钦。

        季钦冷笑一声:“你找错人了。”

        “……嗯?”对方完全没有料到季钦会说这话。

        对这种人打躬作揖、极尽讨好,不如要了季钦的命。

        至于威胁,那是什么?季钦向来不会被人威胁。

        他这辈子还没当过任何人的提款机。

        国外业务是很重要,但也没有那么重要,过去全部都在国内,不是也都好好的么,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顶多把人都给调回国内,虽然整合费用会非常高,但是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季钦公司没有上市,股份都在少数几个家庭成员手中,做决策时倒是无需顾虑太多。季钦根本不想上市让外人来投资公司之后指手画脚,对此季蒙等人也都没有意见,他们觉得这家企业只要还是季钦在管就根本不适合上市。

        看着商务部那人错愕的表情,季钦又说:“请你吃这顿饭,已经是我能拿出的最大诚意。”

        “……”对方像看鬼一样地看着季钦。

        顿了一下,他才又想确定下的问季钦道,“你知道……如果对方在商务部长的会晤上正式提出部分中国企业行贿的问题,两国又达成共识,你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如果这件事不解决,你们未来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他的语气也有一些不善。

        “我知道。”季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可我就是没有兴趣与你合作。”

        对方脸色已经完全青了,阴沉沉地,放佛想把季钦一把捏死。

        “我去结账。”季钦还是面无表情,“你慢慢吃。”

        “……”

        “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你……”那人咬牙切齿地说出一个“你”字,就再也没下文了,因为季钦已经推开椅子站起身来,挺直背脊走了出去。

        ……

        ——季钦刚要推门出去,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嗨!”

        季钦回过头去,周醉正走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周醉真是无处不在。季钦突然想起了一个成语:漫山遍野。

        “下班没看到你,问你去了哪里,梁威告诉我了。”

        季钦点了点头,终于明白一些。

        梁威就是让他来这那个副总,自然知道他在哪里。

        “那你跟来想干什么?”周醉一直在这里等?他为什么要在这等?

        “哦……”周醉又笑,“我怕会有意外发生……”

        “哼,”不知为何,听到这话,季钦原本很糟糕的心情似乎变得好了一点,“用不着你担心。我没事。”

        “我不是怕你有事……”周醉又说,“我是怕他有事……”

        “……”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最近两国商务部长将会举行一次会晤,就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地交换意见。据他了解,对方商务部长打算在这次的会晤上正式提出部分中国企业在非行贿的问题。如果双方就这方面达成了共识,决定严惩此类事件的话,那肯定要找个典型,最近这段事件除了你们,再没有哪家大的企业出过这种问题,所以拿我们下手开刀的可能性非常大。”

        “哦……然后呢?”

        “他说他有办法,让我表示诚意。”

        “再然后呢?”

        “我骂他了。”

        周醉笑得趴在季钦肩上:“我想大概也是这种结果。”

        “……”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没有打算。”季钦冷硬地说。

        “哦……”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