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26章 寻子(下)

第26章 寻子(下)

        那个……上一章做了一些修改呢。一个是鑫鑫丢失时候还未记事,否则他的感情有点复杂……还有一个是上一章把养父母描写得比较XX……因为本来是要打官司的,打算要让法官爷爷警察叔叔悉数出场,可是可是可是……我我我我,我突然不想写这些事了……只希望这养父养母立刻就炮灰掉,想写周醉大哥鑫鑫三个人在一起时的各种场景,我这个明明是欢乐文啊!下章入V,大家也不想V后几章都是大哥和养父母之间的各种乱斗吧……!而且,读者吵起来了……所以把养父养母改得正常了一点点……虽然好像也差不多,他们当年的确以为是个弃婴,不过还是没有报案……这是为了他们早点消失……然后这章他们就消失了!大家不要关注养父母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临走之前,季钦对着这家人说:“你们当时没有报案,没法证明是捡来的。而且,你们还有一个孩子,根本不符合收养的条件,连上户口都很困难,你们打算让鑫鑫以后怎么办?送到福利院?还是当黑户,一辈子不上学不结婚?”

        “这个我们也问过了……”妻子深埋着头,“如果能找到证人做笔录,证明是捡来的,再交了两个孩子的罚款,就有可能能落户了……我们正在办了,因为平平明年要上学。”

        季钦哼了一声。平平,这叫什么名字?一辈子都平平庸庸?季钦叫他“鑫鑫”,一下子有六个“金”字。

        季钦强忍着火:“那是我不在的情况下吧。现在他一定要和我回去。并且,捡到弃婴儿必须要报案!只要我追究,你们不会有的结果的,可能要罚款,可能要坐牢。想想你们的另一个孩子,难道要连他也被影响了?”

        对方又沉默了。

        他们坚决不还,这让季钦焦躁。

        ……

        接下来几天季钦都过去了,养父养母全都知道季钦说的全部都是事实,终日泪水涟涟。鑫鑫也不想和养父母分开,每天亲亲抱抱的,十分碍眼,对季钦这个亲生的爹却是非常害怕,在他面前一句话也不敢说,搞得季钦很是焦躁。

        本来一件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拖得很多天来没有丝毫进展。

        经过了一开始的震惊,养父养母稍微冷静下来一点,也很清楚必须要还,亲生爸妈找上门来,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把别人的孩子给留在这里,于是改问季钦,能不能够定时过去看看平平。然后,等他成年,再决定是只认季钦这一个父亲,还是另外一边也常走走。

        季钦给拒绝了。

        他说:“我不希望鑫鑫处理这么复杂的东西。现在他还很小,我只希望随着时间流逝,他能彻底、或者尽量忘记小时候发生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你们。”

        “……”

        “我不会和人分享儿子,也不会让鑫鑫在这件事里走不出来。”季钦说,“我能和你们商量和交易的只有钱。”

        ……

        ——最后,经过长期的拉锯战,对方终于不再坚持,大概因为问了些人,心里明白难以对抗,一直拖着不是办法,只有承认毫无办法。

        当时,季钦说:“我要带走鑫鑫。”

        养父养母是第一次没有说话,妻子就一直哭,丈夫在她旁边坐着表情麻木。

        季钦问:“你们要不要钱?”

        他们摇了摇头:“那样就像是把平平给卖了。我们让平平跟着你回去,是因为觉得只能这样了,可能对他也是最好的吧。”

        季钦又是哼了一声。

        鑫鑫可能需要一个过渡。季钦打算先把他接到家里几天,也许还要再回这里,两边同时进行一阵,然后,随着在季钦家时间越来越长,鑫鑫变得适应,那个时候,再告诉鑫鑫,以后要一直在亲生爸爸那住,这样也许他能稍微能接受一些。

        然后季钦把他带回了家。

        本来这次应该是让季钦与他一起相处几天,让彼此熟悉、让鑫鑫喜欢季钦,可是事情看起来却远远没有那么顺利。

        鑫鑫一直吵着回去。

        “为什么?”季钦皱了下眉。

        鑫鑫说:“我就是想回家。”

        “这里就是你家!”

        鑫鑫又说:“我要去找爸爸妈妈……”

        季钦额上青筋暴起:“你就我这一个爸了!”

        鑫鑫完全不懂。

        季钦心里受挫:“不许再想那两个人!”

        其实季钦想要温柔一点,可是出口的话还是命令。

        一连将近两天都是这样。

        如果季钦试着好言好语,鑫鑫就说他想“回家”,如果季钦稍微变得凶点,鑫鑫便会强忍着哭,缩在那里用畏惧的眼神看着季钦。

        季钦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鑫鑫一定会痛苦的。他不会懂季钦为什么要把他从“父母”身边带走,就像他当年也不懂为什么会离开季钦一样。好不容易有了感情,却又要被迫接受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可是鑫鑫这种痛苦到底需要持续多久?

        他们父子两个,真的可以回到从前吗?

        鑫鑫以后真的可以和别的孩子一样成长吗?

        季钦知道鑫鑫昨天夜里偷偷联系养父养母,半夜出去寻找电话,这种小孩子的“手段”季钦怎么可能会没发现。但是季钦暂时没管,鑫鑫需要过渡,如果太过强硬,立刻扯断一切,鑫鑫心理会有创伤,他不想让鑫鑫在这么小的年纪就懂得太多残酷的东西,这也是季钦没有立刻选择法律手段的原因。

        在第二天晚上,他接到了周醉的电话。

        “怎么了?”季钦问。

        之前去找鑫鑫,季钦一直关机,他不想让人打扰他,不管是公司的事,还是私人的事,季钦知道周醉试着联系过他很多次,但是季钦没有精力去应付他。

        “你回来了?”周醉反问。

        “嗯。”

        “鑫鑫接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去问了季蒙。”周醉说,“季蒙之前还什么都不说,看你回来了才松了口的。”

        “……”

        “一开始你没有理我,我还真是挺伤心的……”周醉说,“可是现在我明白了,你是有着重要的事。”

        “……”

        “并不说明你心里没我啊。”

        季钦皱了皱眉:“你算什么东西?”

        “鑫鑫怎么样了?”周醉没再纠缠。

        季钦沉默了下,然后才又说道:“……他不太好。”

        “嗯?”

        “他……很不喜欢我。”

        “……”

        季钦不懂怎会变成这样,鑫鑫是他的儿子,他的心脏,他的血肉,为何现在拒绝亲近他呢。

        周醉叹了口气:“不要太着急了,总要慢慢来的。”

        “我知道。”

        “鑫鑫总是你的孩子,不管曾经分开多久,这点永远不会变的。”

        “我知道。”

        “不过……”周醉欲言又止,“虽然我没看见,不过……按照你的习惯,他可能会怕你……”

        “……”

        “结果真的是这样吗?”

        “他现在玩得并不开心,总是吵着要回养父母那。”

        “嗯……”周醉想了一下,“找些他会喜欢的,分散下注意力吧?”

        季钦顿了一下:“你有建议就说出来听听。”

        季钦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周醉。

        周醉只是一个外人,可能因为最近周醉替他解决了很多事,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这人可能会有办法,不管怎样,有人能够帮忙分担一下总归不是坏事,如果真有好的主意倒也可以试试。

        “我也不能确定会有效果……”周醉听着有些困惑,“但是可以试试让他开心。”

        “……”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你……”季钦有些犹豫,回头看了看还在那发呆的鑫鑫,“你不要吓着他。”

        “嗯。”

        “如果他讨厌你,你就立刻出去。”

        “好。”

        ——周醉过了两个小时才到。

        季钦打开了门,看见周醉手里还抱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奶牛猫。

        季钦皱了下眉:“这是什么?”

        “猫啊,叫季球球。”

        “……季球球?”

        “嗯。”,周醉说,“姓季,叫球球。”

        “……还有姓?”

        “嗯。”周醉笑道,“和你一个姓哦。”

        “……”

        “……?”

        “从哪来的?”季钦又问。

        “你弟弟的,我借来了。”

        “哼。”

        周醉抱着猫就走了进去。

        鑫鑫正在一楼客厅。

        周醉绽出一个他最拿手的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鑫鑫?我是周醉,你爸爸的朋友。”

        季球球在周醉怀里晃了一晃,鑫鑫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只猫。

        “要摸摸吗?”周醉又问。

        “……”

        “它很乖的。”

        季球球又蹭了一蹭周醉的胳膊。

        最后,鑫鑫终于怯怯地伸出手去,在猫背上摸了一把。

        周醉将猫放在鑫鑫怀里。

        鑫鑫小心搂着球球。他从来没有养过小动物,亲戚也都没有小猫小狗,但是鑫鑫一直都很喜欢,过去曾经问过养父养母能不能养,如果养父养母说家里太小了没有地方养,而且养他们两个已经够累了,没有精力再去照顾小动物了。鑫鑫每次都很失望。有一次有只找不到它自己家的家猫跟着鑫鑫后头一路走了回去,都被养父母给丢出了家。

        看着鑫鑫难得安静了下,季钦回头看看周醉,非常难得地表达了下谢意:“……这么晚了,不好意思。”

        “咦?”周醉好像很惊讶季钦会说这话。

        “……总是要你忙我的事。”

        “不用客气的啊。”周醉笑了,“让你开心,这件事从我还是个受精卵之前就刻在基因里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季钦知道周醉是在说些胡话让他放松一点。

        “最近我会经常来看他的。”

        “……嗯。”

        “……你怎么了?”

        季钦停了一下:“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哦…………”周醉拖了一个长音,眨眨眼睛,“还真的有……”

        “嗯?”季钦随意地问,“什么事情你搞不定?”

        “嗯。”周醉说,“挺麻烦的。”

        “怎么了?”

        “最近我那堂姐非要给我介绍她的‘朋友’,一高官的女儿,她没有亲弟弟就要把我给推出去。”

        “……正常的。你这不是刚刚回来了么。”周醉这个堂姐,季钦也听说过,也在周家做事,管理不少产业,是一个女强人,而且是那种有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类型。

        “是啊。”周醉又说,“总而言之就是挺闹心的。”

        “哪个女的那么倒霉要嫁给你?”

        “喂。”周醉说,“我是真的在苦恼啊。”

        “你的堂姐还能管得了你?”

        “她的确是管不了我……可是,她搞得这个事……她是觉得一定能成,对着‘朋友’夸下海口,可是我没有兴趣啊,那个对象蛮高傲的,长得不错出身又好,如果根本不去见她,或者见了之后没有下文,让她觉得我看不上她,以后可能不太方便。”

        “哼。”

        “必须有个正当理由回绝才行。”

        “那我能帮上你什么忙。”

        “哦……”周醉说,“上次宁家要和季蒙联姻,我看那个理由还挺好的,于是我也拿来直接用了。”

        “……嗯?”

        “我也告诉她终身大事我自己已经定下了。”

        “……”

        “……?”

        周醉说,“她还不死心,问那人是谁……”

        “……”

        “我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执着……好像非要攀这高枝不可似的。”

        “……”

        “你也知道我姐很厉害的……”周醉说,“如果她想拆散我们两个,一般人是肯定扛不住的,我”

        “所以?”

        周醉飞快地说:“所以我打算说那人是你。”

        “……”

        “我想来想去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不会怕她了……”

        “……”

        “所以,下次你看见她,要装成是我的另一半哦。”

        “……你想气死你姐?”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