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33章 过渡

第33章 过渡

        “你也睡吧。”季钦看着鑫鑫。

        “哦……”

        “明天再想要去哪里。”

        “我……”鑫鑫突然说道,“我出来玩好几天了,我应该要回家去了……”

        “……”季钦盯着鑫鑫。

        “要不,要不,爸妈该说我了……”

        季钦深吸口气,“他们不会这样做的,你是可以继续留下来的。”

        “那,那也不行……”鑫鑫其实还是有些害怕季钦。

        “鑫鑫。”季钦蹲□子,“待在这里没意思吗,”

        “不是……”鑫鑫有点纠结,“但是还是要回家的。”

        “有什么理由吗,”季钦蹲□子。

        “不是……”小孩子开始结巴了,“反、反正……我还是要回家的。”

        “……”其实鑫鑫还是不太明白季钦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季钦带他来这之前,养父母只是对他说过去玩上几天,以鑫鑫的年龄,并不明白他的生活即将发生翻天覆地般的改变。季钦的出现,在鑫鑫看来,也许就只是多了个父亲。

        鑫鑫看着季钦。

        “你先睡吧。”

        “哦……”

        结果,鑫鑫进了卧室之后,却又偷偷地溜出去,打了电话给养父母。

        “……”

        季钦喝了整晚的酒。

        终究还是不能急于求成吗?

        季钦一直打算让他儿子彻底忘记、至少是淡忘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鑫鑫还非常小,长达之后这段记忆会很模糊,还是有可能的。纠缠不休恐怕没有好处,季钦不想让鑫鑫在上学、工作和生活中告诉另外的人他有着多么复杂的家庭关系、然后收获很多异样的眼光。季钦希望能够立即切断鑫鑫与养父母之间所有的联系,让他的孩子恢复正常的生活,所以,当时,季钦对养父母说,可以商量的问题就只有钱。而且,在经历了炼狱一般的长达几年的寻找后,季钦只想完全地拥有他的孩子。

        但是……虽然季钦恨不得让那养父母立刻从他们父子俩的生命中完完全全地消失,对于并不能理解这一切的鑫鑫来说,强行割裂他的过去可能会给他造成比之前更加沉重的伤害。就像再被带走一次一样,季钦不想让他再尝一回那种痛苦。鑫鑫还这么小,突然放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颠覆他过去所熟悉的一切,他会恐惧和不安。并不是讲了道理,孩子就能明白,并且季钦也不想他在这样的年纪就接触太残酷的东西,比如说,仇恨。虽然季钦不想承认,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与鑫鑫目前关系尚浅,。对于养父母,季钦没感觉,季钦不关心他们会如何,但是他会尊重鑫鑫的感情,不管那是不是对他的。

        其实季钦问过很多儿童心理专家、医生、还有公安警察,每一个人给他的建议都是,如果孩子已经和养父母有了感情,那么最好有个过渡,让他适应新的生活环境,心理上也可以逐渐接受,之前的那些痕迹会有所淡化,然后再用亲生父母所有的爱意和关怀来抹平孩子的伤口。当时季钦问过他们,如果强行带走,再让孩子慢慢融入,会怎么样,因为这是从季钦的角度最希望采取的方式,也是最先跳到他头脑中的念头。当时对方的答案是,目前缺乏足够的实证研究,但是很多孩子会因此而变得沉默寡言、消极对待,或者心理逆反、情绪极端。——季钦已经知道这些,但却近乎固执地认为,鑫鑫不会对他陌生,就像自己这么多年来没有一天不曾想到鑫鑫一样,他们两个,即使隔着时间空间,也是可以感觉到的。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也许,真的需要两边同时进行一阵?既可以见到季钦,也可以见到养父母……然后,随着在季钦家时间越来越长,再找机会告诉鑫鑫,以后要一直在亲生爸爸那里居住,这样也许他能稍微能接受一些。

        季钦觉得自己喝得有点多了。

        而且,如果强行割裂的话……季钦有点想象不出鑫鑫会有什么反应。这几天来,鑫鑫好像与自己稍微亲近了一点点,没有最开始那种抗拒了。如果就此变成鑫鑫心目中的“恶人”,那这几天来的努力大概都是烟消云散,鑫鑫会恨他的,他很害怕鑫鑫会恨他,以后关系也会很难建立。虽然,就算有了一段过渡,他迟早还是会离开养父母,那时也许同样会受不了,但是……如果心理上了有了准备,应该会稍稍能接受一点,他们父子可以再有一段纯粹的日子。

        再给一点时间?

        这样也可以让鑫鑫更喜欢自己一点……

        季钦依然坚持要让鑫鑫忘记一切,将养父母从他们父子两个的未来里给排除出去,这点永远都不会变。不过,用最短的时间来过渡一下、然后再试着去消除双方羁绊的话……

        季钦其实还是很难接受。从他个人角度来讲,他很想告诉他的儿子,以后再也没有可能见到养父母了,并且命令他的儿子,永远不许想那两个人,而只许想他这个亲爹。可是看起来这样不太行。让鑫鑫再去养父母那,无疑像在季钦的心口上狠狠地划上几刀一样,只要想想鲜血就会奔涌而出,怎么样都捂不住,那是他最最不愿去做的事,只是,鑫鑫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成年人们造成的后果,鑫鑫不应该去最大程度地承担。

        季钦一向脾气暴躁,他拿起啤酒罐本能似的就要向地板上砸过去。可是最后那刻季钦止住了自己的动作——因为他的儿子还在楼上睡觉。

        “……”

        ……

        养父母过来的时候,季钦没有去见,他打发周醉去处理。

        他实在不想面对那场景,而且,他同样不想再看到那两张脸,最好可以永远不见——只要看到了,就会想到当年的情景,还有这几年来的寻找。

        这次季钦只给他们五天时间,到了周末,季钦还是要把鑫鑫再次接到这边。

        季钦给鑫鑫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带走,有吃的有玩的,连周醉都觉得实在是太夸张了。

        “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别说不该说的话。”在叫鑫鑫下去之前,周醉这样对养父母说。

        “……”

        “三个月后,不管鑫鑫适应如何,我们都要完完全全带他过来。在这期间,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希望你们保持理性,为他着想,我想你们明白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

        “不用我弄个窃听器吧?”

        “不……”养父母摇摇头,“你们应该明白,我们……我们同样是非常爱他的,同样是希望他过得好的……”

        “那就最好。”

        “我们懂得帮他接受新的家庭……”

        周醉点了点头,眼神很利。

        “……”

        “鑫鑫很诚实。”周醉又说,“如果让我发现什么不对,我会立即阻止你们联系,不要到时候才后悔莫及。”

        周醉一向不是一个善良心软的人。为了防止发生万一,摆出一个强硬态度是必要的。

        “……”

        ……

        ——鑫鑫走后,周醉上去看看季钦。

        季钦脸色非常不好,有着很重的黑眼圈,整个人都没有精神。

        “鑫鑫走了?”他哑着嗓子问。

        “嗯。”周醉说,“周末会再接他回来。”

        “别让他们耍出什么花招。”季钦又提醒了一遍。

        “放心,都瞧着呢,不管是他们还是另一个孩子。”周醉又轻声说,“他们绝对跑不了的。”

        “……嗯。”季钦还是非常提防这养父母,虽然心里并不觉得对方会这样做。

        “我陪你等他回来吧。”周醉又说。

        “嗯?”

        “你一副会哭的样子啊。”

        “我没心情开这玩笑。”

        周醉叹了口气:“那你去休息下,昨晚都没睡吧。”

        “……”

        “喂”周醉又说,“你不要这样啊。”

        “……”

        “鑫鑫还是你的,没有人能抢走。”

        “……

        ”周醉叹了口气,伸手一拉,就把季钦带进了他的怀里。

        “……”季钦没有特别挣扎。他现在已精疲力竭,像这样不用费尽力气站在这里,倒也不错。

        然后周醉扳住季钦的肩,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你!”

        “好了好了,去休息吧。”

        “……”

        ——鑫鑫不在这几天里,季钦还是没去公司,公司全都交给季蒙,季钦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奇怪的是,周醉也没去公司。

        季钦在家完全不会说任何话,就只是坐在那里发呆,一罐接一罐地喝着啤酒,一坐就是一天,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去做。

        周醉每天会准备好饭菜,叫季钦吃一点,出乎意料地没有很聒噪。

        周醉晚上会睡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季钦从来不会留人住宿,甚至不会让人进他的门,但是他现在心思完全不在这,也就随人去了。

        只有每次鑫鑫来时,季钦才会变得明亮。

        鑫鑫去了很多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玩了很多从来没有玩过的东西,吃了很多从来没有吃过的食物,渐渐地,鑫鑫好像也感受到了两边巨大的不同,季钦可以给的,养父母给不了。并且,这边他是唯一,养父母家还是一个弟弟,虽然养父母是一视同仁,但是关注也被分了一半。他也有了几个朋友,会经常地待在一起。

        因为鑫鑫一直都在那个小县城,周醉和季钦带着他去旅游了几次。鑫鑫最喜欢的是冰灯。在黑夜里五颜六色梦幻一般的城堡、宝塔、人物、动物……让鑫鑫非常地感兴趣。坐着垫子,从长长的冰的滑梯上面滑下来的时候,鑫鑫发出了惊讶的尖叫。

        养父养母并没有讲不当的话。一段时间之后,对于“去亲爸爸那好不好”,“在那边开心不开心”,“多住几天怎么样呢”这样的问题,鑫鑫会越来越多地给出肯定的回答。虽然,当大人们问要不要彻底搬过去时,鑫鑫还是会立刻说不要。

        然后,在三月期限将尽之时,养父养母对鑫鑫说,他们有事需要外出,去乡下的亲戚家里,需要鑫鑫在季钦那住上一整个月。鑫鑫也没反对,那个乡下亲戚的家,他也是去过的,非常地没意思。这是他第一次长期地离开了养父母。

        这一个月过去之后,养父母又带鑫鑫回去了两个星期。然后,终于有一天,季钦和养父母聚在了一起,问鑫鑫,要不要去幼儿园。

        鑫鑫立刻说好。

        他一直很想去幼儿园。在养父母家,他没有去过,养父母觉得幼儿园并不很重要,想要给他弄上户口之后直接从小学开始读。但是,“家里”弟弟每天都去,虽然那个孩子并不喜欢。听着弟弟每天回来讲幼儿园里讲的童话故事、唱幼儿园里唱的各种儿歌,跳幼儿园里跳的各种舞蹈,讲述和其他小朋友们一起玩的各种玩具、做的各种游戏都是什么样子,还有老师教了一个什么知识,做了一个什么实验……鑫鑫总是非常羡慕。上幼儿园,一直是他最大的愿望,有的时候,他连做梦都会梦到区幼儿园。

        “但是,”季钦说,“想要上幼儿园,就要住在我这。”

        “……咦?”

        “是啊……”养父母露出难看的笑容,撒谎道,“有规定的,一家只能有一个小孩去上幼儿园……你只有住在那,才可以去上的……”

        “……”鑫鑫不疑有他,又纠结了。

        “这样挺好的呀……”养父母声音有一点发抖,“你虽然住在那,但是也可以随时回来的,周末啊,节日啊……还能打电话呀,所以其实是一样的……”

        “……”季钦看了他们一眼,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两边一共四个大人这么一齐哄着,鑫鑫很快就懵掉了,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下来。

        到了这里,鑫鑫才算回到季钦的家,即使和养父母还没有完全地断裂。

        周醉找了一家最顶级的私立幼儿园。

        季钦还是非常相信周醉的选择,不过他也做了一番调查,确认这家幼儿园的确是最好的。

        季钦和幼儿园打过了招呼,鑫鑫从来没有去过,凡事都要注意绝对不能伤害了他,如果有人敢对鑫鑫说出难听的话做出难看的事,季钦绝对会让他们无比后悔做过的事。

        季钦觉得一切都已经没有问题。

        鑫鑫的名字也不再是李秋平了。

        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在鑫鑫去幼儿园的第一天,和周醉一起去接鑫鑫的时候,他又看见了周醉的堂姐。

        “……”

        作者有话要说:1.本来打算今早更上一章,下去再更一章,可是,已经这个点了……orz……下一更可能木有了……

        2.想让鑫鑫直接叫季鑫的……可是……突然发现……鸡心?!=口=  所以还要想个别的大名……

        3.有人问,周醉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季钦,是小时候还是再次相见以后~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的!只要刮开就可以看到啦~!→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