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44章 隔阂(下)

第44章 隔阂(下)

        季钦看见儿子,心情略好一些。

        鑫鑫一见爸爸,就很纳闷地问:“周醉呢?”

        在他的印象中,这两个人就应该是成对出现。

        “他不来了。”

        “……咦?”

        季钦想了一想:“以后可能都不来了。”

        “……咦?!”

        “走吧。”

        “怎么了呢?”

        “没什么。”季钦笑笑,“他也有他自己的事,不可能总围着我们。”

        儿子似懂非懂。

        其实这件事本身也没有什么了不得。周醉整了一个他的同事而已,并没想到对方会误会是自己的意思而直接辞职了。周醉一向喜欢玩儿,给他看不顺眼的人一顿灰头土脸,本来就是他的风格。周醉又没对他怎样,针对的并不是自己,也并没有对不起自己。公司内部员工勾心斗角的事也不是没有过,这两个人不合的话,拆开了就是了,顶多赶走其中一个,没什么值得特别动气的,根本不是大事。

        只是,季钦以为周醉在做那些事时会更多地想到自己,对于任何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或者是公司的行动都会有所顾虑。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这样认定的。这大概是季钦第一次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如此信任另一个人。就连季蒙,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

        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季钦终于发觉自己有些过线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情绪放佛是被别人操控的,一切都有一点脱轨的迹象。他忘记了一直以来一切事情他都是要亲力亲为的,保证全部都在正常运转之中,绝不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他是信不过别人的,甚至连最亲的人都不行,他永远都忘不了将儿子交给母亲却看到她一个人回来那个时候的心情。是鑫鑫回来之后的这一阵子感觉太过梦幻美好,以至于他竟然失去了戒心,犯懒将许多事情都交给了别人,就连过去从没有人能碰触过的公司规章之类的东西都交给了周醉去管。

        然后,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又出事了,又发生了只要不被谁给影响就不会发生的坏事。这让季钦感到焦虑,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这个了。可能是个惩罚,可能是个警钟,总之季钦终于恍过神来,不能再像前几个月那样了,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人会真的在做任何事之前都想想他呢,这次影响还并不算很大,但谁知道下次会发生什么,再不吸取教训可能会变得无法收拾。

        所以……虽然季钦看来周醉这恶作剧并非什么不能原谅值得打动干戈的事,他还是决定从今以后要离周醉远点。

        ——季钦带着鑫鑫回家。

        打开冰箱看看里面的食材,季钦皱了皱眉。

        这些都是那个人买的,也都是那个人在做。

        季钦根本就不知道从何着手。

        他不喜欢把外人招进家里来,所以儿子回来之后季钦都是外卖,也不觉得有什么所谓。至于儿子回来之后……儿子回来之后,几乎就全都是周醉在准备了。

        “鑫鑫,穿上衣服。”季钦面无表情地道,“带你去吃麦当劳。”

        儿子喜欢吃麦当劳。他过去的养父母经济条件实在说不上好,所以那是每次儿子看见别人在吃这个都会很馋,到了季钦家后最常要求的就是麦当劳,不过季钦并不喜欢,所以鑫鑫实际去的次数也并不多。

        季钦以为这个时候提出这个儿子很会高兴。

        谁知鑫鑫也感到不对劲似的,只是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好”。

        然后,整个晚上,季钦都觉得有一点别扭。

        他是一个很不善言谈的人,即使是对着儿子。过去有周醉,很会逗小孩子,鑫鑫对着周醉常常叽里呱啦说个不停,气氛很轻松,有的时候季钦也可以顺着说一些话,与此刻的感觉并不相同。

        “……”

        “……”

        “今天在幼儿园怎么样。”半晌之后,季钦终于问道。

        “挺好的……”

        “……”

        季钦再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沉默地吃过饭,季钦和鑫鑫又回到了家。

        鑫鑫一个人在哪里摆弄些季钦并不懂的东西,他只要这样看着儿子就会很满意,但他知道儿子是不会像之前那样开心的。

        最后总算到了10点,季钦帮儿子都洗漱完毕,这个别扭的夜晚算是过去了。但是以后不知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季钦知道他需要想写办法,但是他却不知从何做起。这让他感到无力。

        季钦进了卧室。

        里面还有不少那个家伙丢的东西。

        季钦本来应该立刻将它们给收拾了,可是不知为何,最后还是没有,就让它们继续大摇大摆地在那里。

        他将周醉那床被子随手往一推,然后便躺在了床上。周醉说要买床,这么久过去了,也没见他真的买来。

        季钦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半梦半醒之间眼前掠过了很多事。

        竟然觉得有点冷。

        ——第二天,季钦在公司看见了季蒙。

        看着季蒙那个样子,也不知为什么,季钦便问了句:“你和那个律师怎么样了?”

        季蒙一愣,然后笑了:“很好。”

        季钦点了点头。

        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羡慕。

        也许他的弟弟的确是个幸运的人吧。

        他曾经以为周醉也许会是个比较特殊的人,可实际上也并不是。

        他还会是一个人。他就应该是一个人。

        本来季钦觉得周醉会继续折腾自己,结果竟然也没什么。周醉并没对新的工作表现出不满,他做的所有事就只有道歉,似乎他就只会道歉而已。一天几天,周醉都会在下班之后在停车场里等着他。

        季钦以为周醉会像以往一样以儿子作为突破口,周醉这次也并没有那样做。

        季钦知道周醉对于自己这么大的反应挺意外的,事实上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了,因为从这件事本身来说并没有那么了不得,并非什么绝对不能被原谅的事情。

        他只是有些怕了。

        周醉不会明白他的想法,所以才会显得那么疑惑。

        所以,季钦也并不知道周醉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获得原谅。

        ——最后,还是季蒙看不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周并不知道大哥已经很在乎他啦……他做的一点事也许会比别人做的很过分的事更让大哥感到难过呢  >_

        工作签证终于批下来啦!2月份主要就在忙这个~去年换了工作,重新申请工作签证,结果移民局竟然要求补交材料……呆……洋洋洒洒列了十几页的要求,要熊猫提交大大小小几十种文件……熊猫就写啊写啊……找啊找啊……终于在3月12号截止日前弄好了厚厚的一大沓……今天被通知批下来鸟~吓死人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