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61章

第61章

        接下来半年时间里,周醉还和从前一样。

        季钦倒是对于有些事情越来越熟练了。他的厨艺已经勉强能够上得台面,衣服也是终于可以收拾好了。他还是很厌恶外人进他的家或者碰他的东西,所以都是一点一点慢慢地学。

        这些真的不容易做,季钦花了很长时间。有的时候,他整理家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想,周醉为了骗他,怎么就能下这么大的功夫呢?季钦喜欢吃素,荤菜里面唯一爱吃的就是鱼头,周醉就翻着花样地做出各种鱼头。还有那些衣服,周醉每次洗了之后都是叠得整整齐齐。他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融入到生活中来的,放佛本来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所以,最后,离开之时,像截肢一样地痛。

        只是,所有一切,终究还是会习惯的。

        鑫鑫上了小学。季钦经过了仔细的比较和详尽的考虑,最后把儿子送去了一所私立的小学。季钦去那所学校看过,孩子们似乎可以得到很好的教育。

        平时,季钦还是全部时间都在工作。

        他每天凌晨两三点还在发邮件,早上七八点已经到了公司,不是很累的时候他根本就睡不着,过去的事情总会一波一波地袭过来,奇怪的是,他想起的却都是些快乐的过去,只是回忆时始终会带着痛。似乎是大脑本能地回避最让自己喘不过气来的那个事实,然而心脏又本能地在周醉这个名字翻涌上来的时候一抽一抽地痉挛着。

        这天开会之后,季蒙忍不住问:“季钦,你真的睡够了?”

        “当然。”

        “可我看到你邮件发送的时间经常是凌晨三点。”

        “那又怎么?”季钦说,“睡没睡够是自己感觉的,自己觉得够了就是够了,自己觉得不够就是不够。别听那些文章胡扯,什么每天必须要睡几个小时,你那个是错误的思维定势。事业成功的人全都睡眠很少,也没见着他们就怎么样了。哦,也许少活几年,我也不需要活得那么长,拖累鑫鑫。”

        季蒙愣了一下,然后声音带了一些怒气:“……大哥!”

        “嗯?”

        季蒙看着季钦,半晌之后才说:“我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话什么意思?”

        “那我就直说了。”季蒙终于忍不住了,“自从周醉走了——”

        季钦打断了他:“是我让他滚的。”

        “对,是你让他滚的。自从你让周醉滚了,你就一直都在难受。”

        季钦冷冷地道:“你开始说胡话了。”

        季蒙锲而不舍地问:“周醉究竟做了什么?”

        季钦这才认真地看了看季蒙。这次季蒙没有指责自己,倒是破天荒地头一遭了。不过他并不打算让季蒙知道。季蒙自己付出真心,也得到了真心,体会不到被爱的人欺骗这种心情。他会觉得自己可怜,季钦最讨厌别人觉得自己可怜。他有什么可怜的呢,他有钱,有地位,有可爱的儿子,可以不停地换年轻漂亮的女友和床伴,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多少人想要却不可得的生活。

        于是季钦对季蒙说:“他没做什么,我和周醉,就是分开了,我没怎么。工作的事情与他无关,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了。”

        季蒙摇了摇头。其实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季钦是不会和他说出前因后果的,他是走不进季钦的心的,他这个大哥在周围有一道很高的壁垒,那远不是自己可以击破的东西。

        季钦看着季蒙这样,稍微有点不太忍心,勉强笑了一下:“我工作有什么不好?我不努力工作,你和那个律师哪有那么多钱花?你怎么还反而怪起我了?”

        “我更希望你能注意身体。”季蒙说,“刘仕诚是个有名的律师,就算我一分钱都拿不回去,我们两个也能生活得很好。”

        “也对。”季钦说,“多休息是吧,我会注意的。”

        ……

        季蒙似乎是一个乌鸦嘴。

        第二天,季钦在处理工作时,突然感到呼吸困难一阵气短,然后竟然头脑发昏晕厥了过去。幸好程度不深,从椅子栽倒到地上的一瞬间季钦就恢复了意识。

        想到最近经常觉得胸口疼痛,季钦觉得还是看下医生比较好,别真像季蒙那个家伙说的,得了什么不好的病,鑫鑫还小着呢。

        昨天,季蒙一连举了八个例子,A朋友因太过劳累心肌梗死,B朋友因太过劳累全身器官多出衰竭,C朋友……一直到H朋友。

        啧。

        家庭医生看了一下没有觉得会怎么样,告诉季钦注意睡眠。没过几天季钦又晕一次。想想觉得不太放心,还是又在医院预约好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医生。

        “胸痛、气闷、晕厥……”医生看着季钦,问,“咯过血吗?”

        “有过一次。”季钦回忆了下:“我以为是酒喝多了胃部出血。”

        “做个检查。”医生直接就说,“别是肺部出了问题。”

        “哦?”其实季钦并没特别担心,毕竟更大可能还是累的。

        结果,彩超竟然显示季钦肺压高于常人。

        “……”

        然后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地做各种检查。季钦住了院,右心导管检测出的肺动脉平均压的确大于25mmHg。然后X光,排除了几种实质性的病,造影检查,又排除了血栓,心电图心动图,排除了心脏病……

        季钦已经筋疲力尽。

        医生对季钦说,他怀疑特发性肺动脉高压。这种病比较罕见,但是季钦各种指标数值与他之前一个得这种病  的患者很像,而且年龄段也比较相符。

        “这个病严重么?”

        “如果非常有钱的话,10到15年问题应该不大,只是需要照顾。以前比较难治,平均存活只有3年,不过近几年来得到关注,研究成果可说突飞猛进,有了很多新的预后方法。”

        季钦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不一定是这个病。不过万一真是,最好及早治疗,所以我建议开胸肺活检。”

        季钦沉默了下:“听你的吧。”

        这个大夫是季蒙的朋友,季钦也相信对方的水平。

        但他晚上却还是睡不着。一直都在想鑫鑫怎么办。

        这是他这一年以来,第一次没想到周醉。

        一直到了凌晨,季钦考虑到第二天检查,才强迫自己睡了一小会儿,但是一直浮浮沉沉,似乎也并没真正睡着。

        半梦半醒之间,季钦感觉有人望着自己。

        他猛睁开眼,发现是周醉,正坐在床边。

        季钦回复了下心神:“你来干什么?”

        “你的事情我全是知道的。”

        季钦冷哼了声——公司里面还有他的间谍不成。

        “我去问过你的主治医生了。”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