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64章 康复(下)

第64章 康复(下)

        从这之后,周醉有时会问季钦一两句话,比如  “花摆这里怎么样呢”、“水会不会烫”、“刚削了苹果我放在这里”之类的话,不过季钦只当他不存在,或者直接问他“你能安静点么”。季钦发现周醉很有当保姆的潜质,做少爷真是埋没了他在这方面的才能。

        有一次该来送饭的季蒙一直都没出现,周醉照例过来放下一些吃的然后离开。季钦等到下午觉得肚子实在是有点饿,看着周醉带来那些东西似乎非常美味,犹豫了下还是偷偷拿出一点送进嘴里,没有想到却被正进来的周醉撞个正着,季钦真不明白他竟然还没走。

        季钦感到非常别扭。

        周醉却是笑了:“合口味吗?”

        再不说话好像输了什么似的,于是季钦尽量平静地道:“还好。”

        季钦不知道季蒙是怎么想的,但季蒙似乎想帮帮周醉。季蒙一直觉得季钦这一年多来过得不好,比以前还不好,季钦很不明白季蒙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他倒觉得自己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只是将更多时间放在工作上而已,季蒙怎么就能读出那么多有的没的来。

        ——有了这个先例之后,对于周醉的那些问题,季钦大部分时间还是不予理会,不过偶尔也会  “嗯”上一声。有时周醉也会说些他觉得有趣的事,季钦仍然不会回应。

        就这么着,季钦在医院住了几个月,终于是可以回家休养了。

        他从季蒙那里接回变胖了不少的儿子,心里又把那个律师骂了好几十遍。自己爱吃甜食也就算了,还总是想要和鑫鑫分享,看来周围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可以和他有些共鸣的人。

        季钦也正式回公司上班。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季蒙处理所有事情。季钦简单看了一下,一切都是井井有条,季蒙确实非常能干。其实很奇怪地,对于季蒙这个弟弟,季钦从一开始就没有不接受。按照常理来说,他是父亲的私生子,季钦应该很排斥他,但是季钦很小的时候就清楚季蒙什么错都没有。父亲母亲婚后终日争吵,正要离婚之际母亲滑雪撞树伤了头部精神失常,做生意的父亲不想落下一个不仁不义的罪名于是勉强继续婚姻,母亲病后为了得到最好的医疗和悉心的照料也没有异议,于是父亲很少回家,最后还在外面弄出个私生子……一切都是那么荒诞。在一切的荒诞中,季蒙本身却很可爱,让那时候很孤独的季钦感到有了一个同伴,一个和自己处境相同、可以感受到相同情绪的同伴。虽然,后来的事证明,两人虽是兄弟,性格却是完全不同,季蒙很积极地做出改变,后来所有的人都很喜欢他,季钦却是很难产生想要接近谁的感觉,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孤立自己,所以两人终是渐行渐远。只是最近,极其讨厌和陌生人接触的季钦病了之后能依赖的却只有季蒙,两个关系比起从前倒是近了许多,甚至比父亲去世之前还要好些。

        每天回家之后,季钦要给鑫鑫做饭,然后很早便休息了。

        有的时候他会在家附近的超市等地偶遇周醉,周醉倒也不会非常聒噪,只是问问最近两天身体如何,季钦每次回答的都是“还好”。

        到了早晨,鑫鑫起床之前,季钦会出去散一散步,医生说这样会对康复有所帮忙,同时预防其他地方形成新的血栓。

        季钦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然而倒霉的事袭来之前总是一点预兆都不会有。

        在一个有些阴沉的早晨,季钦照例出去散步,小跑一阵,再走一阵。

        突然有一个人拦在季钦面前,盯着季钦看了好一会儿时间,似乎正在确认着什么事似的。

        那人戴着帽子还有墨镜,感觉他并不想让人看清他的样子。

        季钦感到有些危险,想要绕开对方。

        但是那人却一把捏住了季钦的肩胛骨,同时另一只手摸出一把刀子,一个字都没有,对着季钦腹部就捅。

        季钦心里一惊,立刻想要躲开,可是被人钳着动弹不得,脑子也有些转不过来,他没学过任何种类的格斗,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然后季钦只觉眼前有个东西一晃。

        刀子被人握住一把甩到一边,之后周醉对着那人胸口狠踹了一脚,接着又扑过去将人按倒在地上。

        季钦这时才反应了过来,立刻上去帮他的忙。

        眼看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季钦立刻拿出手机报警。

        警察来得很快,没超过五分钟。

        季钦看着周醉:“你怎么在这儿?”

        “刚才他看着你,我就感觉不对,所以从他身后走近,你当时注意力全都在他身上,所以并没注意到我。”

        季钦又说:“我是问你为什么会看到。”

        周醉沉默了下:“最近睡眠总有些浅,每天很早就会醒来,也不知道该干什么,那天早上出来不知不觉就转到了这边,没想到正看见你在路上散步……现在的话,你就当我是变态吧,会在同一个地方等着你经过。”

        季钦完全没有察觉。

        正想再说什么,季钦突然发现有些不对。

        他看了看周醉的手,有血正在慢慢滴落。

        “你……”季钦脑子立刻懵了,“你怎么了?”

        周醉抬手看了一看:“……”

        季钦知道这是刚才周醉握住刀子甩开的时候伤的。

        用手指去碰刀刃,会这样是当然的。

        季钦强硬地握住周醉的手指仔细看了下。

        全都是血,触目惊心的。

        “非常疼是不是?”季钦问,“想去哪个医院?”

        周醉轻轻地将手指抽出来,好像完全不在意手上的伤,就那么看着季钦的脸,说:“我想回家……”

        “……”

        “我想回家,好想回家。”周醉伸手搂住季钦,又像以前那样用头发蹭着季钦的脖子,“季钦,我们回家好吗。”

        “……”季钦深吸了一口气,“先去医院,然后再回家。”

        季钦知道周醉的“家”是指什么。

        “嗯。”周醉放开季钦,倒是显得乖巧。

        ……

        季钦路上已经给周醉熟识的医生打过电话,赶到之后直接就可以进去。

        最后结果是左手四根手指肌腱断裂,就是俗话说的手筋。手术可以重新连接,不会影响将来日常功能,但是提重物之类的事也许会感到与以往不同。

        季蒙去鑫鑫去上学之后也来了医院,趁着季钦不在的时候他问周醉,这是不是周醉的苦肉计。周醉看着季蒙,只说了六个字:“我不会再骗他。”

        这个手术不需要住院,但是医生为周醉打了石膏并将那只手包成了木乃伊。

        从医院出来后,季钦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把周醉带回了自己的家。

        周醉会成这样,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季钦没法扔下对方不管。

        而且,刚才,着急和慌张之中,季钦答应了周醉,带他回家。

        之后他让周醉先歇一下,自己一个人先去了警局。

        到了那里,听说已经差不多问出了原委。

        那个袭击季钦的人一开始咬定了是抢劫,不过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稍微一吓,还是说了实话。

        原来真相还是报复。季钦之前有个合作伙伴,样货不错,于是季钦与他们签了合同,谁知他们在正式生产时动了手脚,季钦认为质量全不过关,立即解约,并且算作对方违约,因为质量不能达到要求。对方为季钦他们生产的东西没换回一分钱,前期投入却非常大,资金链断裂,终于在几个月前宣布破产。那个公司的董事长对季钦心怀怨恨,于是想要报复,正好在此时认识了一个很缺钱的人。虽然这人没有任何伤人前科,但双方还是决定一试,其实没想真的杀人,只是要给季钦捅上几刀。他们觉得,伤人者与季钦全然不相识,只要没被当场抓到,破案几率很低,并且约定,万一落网,就只是说抢劫,不会供出幕后的人。谁知,最后却还是被审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或者后天贴完结章!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