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三章——婚誓

第三章——婚誓

        “太极老弟可是算计着,趁夜寻机逃狱?”还未等黄炎有任何举动,曹cāo已经从他的面sè中猜到了一二,不由笑着说道,“依某看,还是打消了此番念想吧。其一,此间看守甚严,即便我等借机逃出监房,外边尚有巡城兵马,守关军士。其二嘛……”

        曹cāo看了看黄炎那单薄的小身子板儿,一脸无奈地继续说道,“以你目前状况,又能逃得多远?”

        说完,自己依旧顾自饮酒。

        “可咱俩总不能……”黄炎一脸焦虑,刚要说话,只听监房外边一阵脚步声响,随后,沉重的木栅门被人哗啦啦地打开了,一彪横的狱卒走了进来。

        “二位,这酒也喝够了,饭食也用过了,县尊大人此刻正在后宅等着呢,走吧!”那狱卒一边冷言说着,一边冲外边摆了摆头,示意二人赶紧出去面见县老爷。

        “走吧!”曹cāo却是神sè无惧,随即便长身而起,笑着对黄炎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黄炎也赶紧忍了腹部疼痛,随后爬了起来,跟了过去……

        此时已入夜,夏末的县衙后宅,一身便服的县令大人,正独坐在石桌旁,若有所思地凝视着石桌上的茶壶,茶碗。

        “大人,人犯带到,请大人发落!”三五个狱卒差役将曹黄二人带到县令身前,拱手恭声请示道。

        “你们先下去吧。”貌似该县令并无甚威严,浅浅地回了一句,众衙役便再次拱了拱手,退下了。只是临走的时候,依然jing觉地看了看曹黄二人身上的绳索。

        不甚宽大的宅院中只剩下了三人。

        一人坐,二人立。

        坐者,面无表情,目光深邃,依次将面前的二人细细看过,却并无开口。

        立着的二位,一个面sè如水,又似乎带着些许不屑的冷笑,也未言语。

        另一位呢,却是一脸的茫然中又带着焦虑!……

        瞪着眼前的这位县令大人,黄炎直想开口骂人了!

        你大爷的!

        要杀要剐你赶紧的,给个痛快!咱家还急着早死早还阳呢!

        你要是当真认得眼前的曹cāo,曹孟德,想要私下放他一马也好,打算押他上京请赏也罢,你也给个痛快话!

        就这么一言不语,乌龟瞪王八的,有意思么?

        呸呸呸!谁他妈的是王八了?……

        唉,眼下人为刀殂,我为鱼肉,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又有何用?不过,既然自己能得上天青睐,有幸穿越至此,想必不会窝窝囊囊地就此死去吧?

        黄炎正海阔天空地胡思乱想着,那边的县令大人在熟视曹cāo良久,又沉吟半晌之后,终于开口了。

        “某之前在洛阳求官时,曾认得你便是那曹cāo,曹孟德。”

        话刚一开口,曹cāo虽然面sè未变,但那细长的双眼中却当即闪过一丝寒意。

        “本官听说丞相(之前董卓兵逼洛阳,自封丞相)可是待你不薄,却不知孟德为何自取其祸?”县令大人依旧语气幽幽地说道。

        曹cāo面露一丝讥sè,笑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今ri你既已擒我在此,只需押我上京请赏便可,何必多问!”

        县令大人微微环视了一眼院落四周,低声说道:“呵呵,你可是小看了我等!我可并非那些世俗小吏,只是未曾遇到一明主矣!”

        先前的曹cāo心绪再淡定,面sè再淡然,可当他听到县令如此一说之后,面上神sè当时一变!

        而黄炎心中此刻更是大为惊异!

        难不成眼前这位貌不惊人,名不宣扬的小小县令亦知曹cāo乃当时一位英雄,后ri一方霸主?

        曹cāo此时虽心有所疑,但却是一脸的正气坦然。

        “cāo祖上久食汉禄,世受皇恩,若不思报效朝廷,又与禽兽何异?某屈身事董卓,本yu乘机除之,为国除害而已,奈何举事不成,天意罢了!”

        县令此时也换了一脸的正sè,问道:“孟德此行,ri后打算何去何从?”

        曹cāo这会儿也毫不隐瞒,慨然说道:“某打算归返乡里,发矫诏,散檄文,号召天下诸侯共同举兵,讨伐董贼!”

        县令大人听后不惊反喜,忙起身将二人身上的绳索解开,又亲手将曹cāo按坐在石凳上面,随后便是一深躬大礼。

        “明公真乃天下忠义之士也!”……

        呃……这一会儿的工夫就从阶下囚变成了座上客?那曹cāo一摇身就成了明公?

        黄炎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落难之人岂敢受县尊大人如此大礼?敢问县令大人尊讳?”曹cāo一边忙着起身还礼,一边问道。

        县令大人回道:“某姓陈,名宫,字公台。老母妻儿,皆在东郡。今宫为天下大义,感明公忠义,愿弃这一县之长,随公而往!却不知这位是……”

        “呵呵,这位小哥姓黄,名炎,字太极,呃,太极老弟,太极……”……

        额滴娘哎!

        额滴神哎!

        眼前这位县令大人竟然是陈宫,陈公台!

        就是曹cāo身边最早的那位谋士,陈宫,陈公台?可也是最早离开曹cāo的,陈宫,陈公台!

        据说此人行事刚直,光明磊落,尽忠一主,矢志不移。就因为与曹cāo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离cāo而去。

        话说,演义中的陈宫是因为曹cāo误杀了吕伯奢一家,认为曹cāo此人行事狠毒,为人暴戾,所以与曹cāo分道扬镳。

        而正史中的陈宫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离弃曹cāo的。

        其一,曹cāo曾下令处死过兖州数名名士,缘由是因为那些所谓的名士肆意批论诋毁曹cāo的出身背景。因为曹cāo的父亲曹嵩,是宦官曹腾的养子。而当时祸乱天下的正是宦官阉党……

        可是呢,那些被曹cāo处死的名士中有陈宫的朋友,大概有着往ri友好往来的情谊,由此陈宫对曹cāo颇感失望。

        其二,曹cāo领兵征伐徐州之时,曾下令‘围而后降者,不赦’!就是说,凡是一开始没有立即开城投降而反抗抵御者,即使之后不敌而降,一概格杀!

        说白了就是——屠城!

        因此,此时的陈宫对曹cāo的所作所为彻底绝望了,所以弃曹cāo投吕布去了。

        而三国演义的著作者,其政治见地,立场是刘大耳朵那边的,即所谓的刘氏正统。所以,演义中的误杀吕伯奢一家,实属文学演绎,毫无史实依据。

        虽然前世的黄炎并非什么历史学家,也没有搞过三国批注,他只是一走南闯北的生意人罢了。可天南海北的闯下来,咱没有学识还没有见识么?

        只允许你们明星大腕轰然而上,齐搞什么青chun期后教育,糊弄个学位头衔什么的,更允许那些学者名士门定期不定期地开个什么,学术研讨会,搏个声誉名望什么的,就不许俺黄炎私下默默地搞个博闻强识,粗略地研究一下下三国?……

        黄炎这里还在驴唇接马嘴地神游天外,猛不丁身边的曹cāo对他又拉又拽,大喊大叫的,总算把他给喊醒了。

        “那个,太极老弟,陈县令他……”看着黄炎一脸的茫然,曹cāo的脑门儿上微微见了点儿汗!

        好吧,虽然后世之人一直把‘jiān雄’二字深深地烙印在了曹cāo的身上,不过此时的曹cāo给黄炎的印象还不错。

        敢说敢想,敢想敢做,敢做敢当。

        而且史实上的曹cāo确实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比那只会搞点儿小权谋,耍点儿小聪明,流点儿小眼泪的刘大耳朵强多了,更不是那官二代的孙权可比的。

        既来之,则安之吧!

        黄炎这会儿也想开了,自己要想一时半会儿安全离开这是非之地,怕是一味地求死是不成了。在自己尚未真正安定下来,目前也只能抱住曹cāo这条大,腿了……

        不管怎么说,皮之不存,毛将附焉?这个道理黄炎还是懂的。

        还是先帮曹cāo把眼前的陈宫真心收服了再说吧,免得俩人的蜜月期还未过就劳燕分飞了……

        “在下黄炎,黄太极。”醒过神儿来的黄炎认认真真地跟陈宫回了礼。

        “哦,幸会,幸会……”陈宫的客套话未说完,就被黄炎给直接打断了。

        “敢问陈县令,为何初次谋面就一眼认定孟德乃一当世明主?”

        “如今外戚当道,宦官篡政,我大汉数百年基业已是岌岌可危,世间正须曹公这般忠义之士号令群起,清君侧,平jiān佞,重振我大汉国威!”

        面对着眼前慷慨激昂的陈宫,黄炎心里边甚是不屑。

        切!说到底,你不过一愚忠汉臣罢了!口口声声,时时刻刻地把皇权,国威放在嘴边上,你心里边可有我华夏百姓的一隅之地?

        鄙视归鄙视,可黄炎却绝不想重蹈历史旧辄,再次让这个智谋一流的牛人悄悄地从身边溜走。说什么也要把陈宫给牢牢地绑定在曹氏这条船上,如果可以的话,能把陈宫嫁给曹cāo最好不过了……

        留下吧!

        好好享受将来曹魏带给咱的荣华富贵吧!……

        魔兽世界里,克里斯塔萨的台词在黄炎的脑中一闪而过!

        “咳……”黄炎挺胸又抬头,背负双手,丝毫不顾腹部的疼痛不适,神sè颇为严谨地说道,“陈宫,陈公台先生,你是否愿意,今生今世,奉曹孟德为主!无论健康或富有,也不管疾病与贫穷,尽忠一主,矢志不移,同呼吸,共命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上下五千年,方圆千万里的台词差点都让黄炎给搜罗了个遍儿,终于整出一套誓词来,就等着陈宫同学誓死宣誓效忠曹氏了!

        曹cāo的嘴角生生地抽了抽……

        陈宫则一脸的目瞪口呆……

        这丫的也太能整了吧?

        “你只需要回答愿意与否?!”一时有点冷场,黄炎忙又紧跟着重重问了一句。

        “我愿意!”尚未把这套词儿消化掉的陈宫一个激灵,脱口应了下来,随后心里边又有点儿似乎被人给卖了的感觉……

        “好!好一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得了便宜的曹cāo自然是抚掌大笑,一边更为黄炎这一句千古名句大赞不已!

        废话!

        那可是小亮亮举世名著里的经典摘句啊!

        对不起了,孔明同学,为了咱自家的未来与幸福,只好窃您的一点点专利啦!

        都是文化人啦,窃不算偷!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