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十三章——奴家李红袖

第十三章——奴家李红袖

        回家的路上,黄炎一直在马背上沉思不已,而温顺的照夜玉狮子也甚是通人xing似的,四蹄轻扬,轻轻缓缓地向前慢步行进。

        如果说,之前的黄巾起义称之为乱的话,那随后而至的群雄四起,诸侯割据的局面,又怎一个乱字了得啊!

        黄巾军没有jing良的装备,也没有充足的给养,更没有专业的军事指挥人才,彻彻底底地一帮泥腿子,就把那大汉王朝几乎搅了个天翻地覆!

        如果换成这些诸侯呢?

        各地诸侯都有着自己的地盘,那就有了自己的兵源粮库啊!他们还有着各式工匠,装备了统一制式装备,也有着自己的智囊团,行军作战那可是有组织有调度,有方针有策略的正规军事行动啊!

        眼看着天底下,历史上更为动荡纷乱的时期到来了,黄炎忽然心里边慌慌的。

        自己除了比他们多了近2000年的先知先觉,还有什么呢?

        起码连这个时期的文字书写都弄不明白啊,毛笔字就更别提了!

        领兵作战,冲锋陷阵那更是白搭!

        自己前世也就练就了一整套的陈氏太极,可在这冷兵器时代,你总不能两军阵前,上去来一套貌似广播体cāo的军舞吧?

        不过这陈氏太极却是不同于养生太极的,她刚柔并济,攻防兼备,很具攻击xing的一套太极拳,最起码的近战防身还是应该没问题的,可问题是自己夺舍穿越来的这副小身板儿,太不给力了啊!

        唉,这个时候如果有一把枪该多好啊!

        没有ak-47,沙漠之鹰也凑合啊!

        等等,枪?!

        黄炎蓦地眼前一亮——枪是没有的,可有弩啊!

        前世的时候,经常跟一帮混子朋友偷偷掖了一把猎枪,几把豪弩,找个僻远的山林打猎去。

        那豪弩的威力丝毫不输与猎枪啊!

        只是shè程近了点儿,不过50米之内绝对能把一头生猪shè个透穿!

        这个时期也应该有强弓硬弩了吧?

        韩福在军营混了那么久,应该知道一点儿的,还是赶紧回去问问,尽早赶制出一把趁手的防身利器才好!

        想到此,黄炎双腿轻轻一夹马腹,正慢步前行的照夜玉狮子顿时轻嘶一声,四蹄欢快地奔踏起来,直向家中奔去。

        韩福在院中听得门外一阵马蹄声,晓得应该是自家公子回来了,忙赶出来迎接。

        “公子回来了,”韩福一边麻溜儿地接过黄炎手中的马缰,一边对那匹照夜玉狮子啧啧称赞不已,“嘿嘿,老奴这辈子头一回见着这般神骏的宝马!公子,想那曹公对您很是倚重啊!这么名贵的西域马都舍得割爱,嘿嘿,当真是宝马啊!”

        “呵呵,行了,先找个地方把马匹好好安置起来,再寻点儿草料喂上,弄完了赶紧来客堂见我。”黄炎笑着吩咐了一句,就急忙忙地向大堂走去。

        “哎!”韩福赶紧应了一声,将马匹牵到了西跨院。

        先找了一间柴屋将照夜玉狮子安顿好,又一路小跑出门抱了一捆干草,将马匹简单喂上,就忙不迭地跑去大堂见黄炎去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只见自家公子又在客堂前一处泥地上,勾画了一副图。

        自己的这位小主子还真是奇怪得很啊!书房里笔墨齐全,却不知为何,就偏偏喜欢在院子里写写画画……

        “公子。”见着黄炎低头沉思了好一阵,韩福轻声提醒道。

        “哦,来来来,”见着韩福忙完回来了,黄炎忙招呼他上前来,“韩福,你在军营中待了多久?”

        “回公子,老奴在家乡做乡勇4年,在曹府做家将3年。”韩福毕恭毕敬地回道。

        “那,你可会使弓弩?”黄炎又问道。

        “嘿嘿,老奴虽不敢说18般兵器都用过,这弓弩却是熟悉得很。”韩福恭谨地笑道。

        “那,你可会打制弓弩?”黄炎一脸急切地追问道。

        “打造弓弩?”韩福愣了愣,回道,“老奴没做过……不过老奴会摸索着造一把试试。如果公子急用的话,何不去工匠营先取一把来?”

        “不,我需要的不是一般的弩,而是这个样式的。”黄炎笑着,指了指地上的草图。

        这又是啥稀奇玩意儿?

        韩福弯腰低头端量了半天,就差把脸蛋子都贴到地面上去了,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敢问公子,这,这又是啥新式家具?”最后,韩福不得不请教自家主子了。

        “呵呵,这个不是家具,而是新式弩,怎么样,看明白了没?”黄炎笑着说道。

        韩福再次低头细细观看了一番,还是看不出个究竟来,只得再次摇了摇头。

        “敢问公子,这个也需要木头做出来?”

        “正是!你先尽快把这个新式弩的结构轮廓赶制出来,其他的细节再说,要快!”黄炎一脸严肃地吩咐道。

        “老奴这就动手赶制,这个,新式弩的大小……”韩福又问了一句。

        “先做成一米左右长,以便接下来细节改装。”黄炎随口说道。

        “一米?公子,这,一米是多长?”韩福小心地问道。

        “呃……”黄炎猛然想起,这个时期的度量制好像应该用尺做标准的,只得改口道,“就是3、4尺左右。”

        “老奴明白了,老奴这就动工去。”韩福恭恭敬敬地弯腰施了一礼,退下去忙活开了。

        呼——心里边稍稍放松下来的黄炎,这才想起应该去客厅里,看看韩福打制的新式家具了。

        呵,看来韩福不知道这些新式家具应该如何摆设,所以把它们全都摆到了一块儿,小丫鬟chun晓此刻正撅着个小屁屁,忙着擦拭呢。

        “嗯哼。”走到客厅门口的黄炎,轻轻咳嗽了一声,意思是,洒家回来了。

        “见过公子,给公子请安。”小丫头慌慌张张地,忙站起身来给黄炎福了一礼。

        “呵呵,chun晓,你觉得这些新式家具咋样?来来来,坐上来试试看!”眼前的新式家具虽简朴了点儿,但贵在真材实料原生态啊!

        不带一丁点儿的油漆味,就连半点环保漆,生态漆都不带的,更不是免漆板儿的,这可是原质原料的纯松木啊!

        黄炎一p股坐了上去,心里边那叫一个得瑟啊!

        随后便招呼了丫鬟chun晓,一起坐上来试试看,可小丫头死活不答应。

        没办法,黄炎只能自己咧着大嘴叉子,在那端稳的太师椅里扭来扭去地嘿嘿傻笑。

        细心地小丫鬟已经为黄炎端来了一杯热茶,轻轻地放在了他手边的茶几上。

        “公子请用茶。”随后,小丫头便一脸乖巧地恭立一旁。

        “呃,谢谢。”黄炎腆着脸,道了声谢,弄得小丫鬟又是一阵紧张。

        “那个,chun晓是吧?我还不知道你老家是哪里的,为何要到夏侯家做女婢呢?”闲来无事,黄炎瞅着小丫鬟温顺乖巧的小模样儿,一时心痒,就随口问道。

        “回公子,奴婢家门李姓,祖居许县。家中惨谈经营着一处酒肆。原本官家的税赋徭役ri渐增重,今年二月又遭遇黄巾之乱,许县也曾一度遭劫,家父只得携一家老小远奔洛阳避祸。孰料,途中再次遭遇劫匪流寇。家父家母,还有,七岁的小妹,相继惨遭兵乱致死。奴婢幸得被前来辟乱的夏侯老爷救起,于是入了奴籍。后来,后来因奴婢姿容尚可,被择为美婢,又被送入教养坊,后来,后来……”

        不知道是对这个世道的憎恨,还是对家人相继离世的哀痛,小丫头一双小手,一直在紧紧地绞弄着自己的衣带,那时而微抿,时而紧咬的双唇,却是真真切切地流露出,自己对这个世道的痛恨与哀怨!

        “那,你可有自己的名字?chun晓是夏侯府上给取的名字吧?”二人彼此沉默了片刻,黄炎轻声打破了屋内的沉寂。

        “奴婢,奴婢……”小丫头霎时嫩脸羞红,吭吭哧哧地没敢道出自己的名字来,犹豫了半天,发现黄炎正紧盯着自己,只得如实禀道,“奴婢闺字红袖……”

        一声耳语般的细语呢喃,黄炎差点儿把脸蛋子都贴到人家的小脸儿上了,这才听清楚,丫头的原名叫红袖,李红袖……

        “呵呵,这么好听的名字,你怎么还不敢说呢?”黄炎一听到红袖,李红袖的名字,一双小眼睛登时鼓得倍儿圆贼亮!

        为啥?

        李红袖啊,那可是香帅楚留香的红颜知己哈!

        哈哈哈!

        难怪眼前的小丫鬟如此标致可人,原来竟有着如此渊源啊!

        只可惜自己不是那风流倜傥,浪漫多情的楚留香啊!

        “呵呵!红袖,李红袖!好!好!好!”黄炎正乐不可支得摇头晃脑呢,一抬头却发现小丫头原本就粉嫩的俏脸上,此时更是一片嫣红,尤显得娇嫩的肌肤像是吹弹可破一般!

        黄炎看得微微一呆,陡然间又想起,古时候未出阁的女儿家,闺名除了自己家人,是绝对不允许外人知晓的……

        “呃,那个,我以前吧,我以前的女朋友,也是叫李红袖的……”慌乱中,黄炎只能胡扯了一个理由,以掩饰自己的过度兴奋,可又一想,这理由好像荒唐得很哪!

        “女,朋友?”小丫头甚是不解地抬头轻声问道。

        “就是未过门的媳妇儿。”黄炎随口解释道,然后又赶紧闭上了嘴巴。

        再看看静立一旁的小丫头,此时两只小手更是玩儿了命似地攥紧了自己的衣角。

        “呃,红袖啊,啊不不不,那个,chun晓啊……嗨,以后在家里就喊你红袖好了!”黄炎一脸尴尬地开口说道,“红袖,那个,是不是快到中午了啊?我好像有点饿了。。。。。。”

        这丫的一时‘xing’奋,就连自己饥饿与否,都弄不清楚了……

        “啊!”小丫头望了望堂外,惊呼一声,回道,“请公子恕罪,奴婢这就去准备饭食。”

        古人使用的是十二时辰制,这十二个时辰又分别用夜半、鸡鸣、平旦、ri出、食时、隅中、ri中、ri昳、晡时、ri入、黄昏、人定来表示。

        ri出而作,ri落而息。

        ri出的时间大约是早上6点左右,ri落就是ri入了,下午6点左右。

        而且,古人是实行一天两餐制的,分别是食时(上午8点左右),晡时(下午4点左右)用餐。

        天哪!

        一天两顿饭啊!

        黄炎对此很是愤慨!

        本来就穿越了个一团糟,还不让咱正儿八经地吃个饱饭啊?

        所以呢,刚搬入新家的时候,就再三叮嘱红袖,咱家有的是米粮,一天三顿饭,缺一顿不可!

        早饭就定在了食时,早晨8点嘛,也该起床了!其实古人在早晨6点的时候,就已经早起干活去了……

        午饭呢,就定在ri中,中午12点嘛,午餐时间,吃完饭还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个午觉……

        晚饭就是ri落之后了,反正这个时候也没电视看,没网游玩,没有台球,没有篮球,没有足球……

        晚饭早点晚点无所谓,只要肚子叫唤了咱就开饭!

        反正咱家有钱又有粮!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6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