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七十五章——卖妹子的来了

第七十五章——卖妹子的来了

        黄炎本想着,那糜竺惊喜之下,可以当场给出一个天价来,可这jiān商竟然惊喜之后随着便转了话题。

        “呵呵,那就等贤弟ri后整理出来再说。贤弟但有出售之意,价钱自然好说。”说完之后,糜竺又提起二人初遇时的那件事儿,“呵呵,想当初,你我兄弟二人初识之时,贤弟还曾赠与糜竺绝妙佳作两句。愚兄还想着,今ri厚颜再讨上一幅字。还请贤弟不吝笔墨。”

        “呵呵,子仲兄抬爱了!”黄炎笑着说道,“当ri那两句,也是黄炎陪着未过门的妻子上街时,偶有观感,随口而出的两句罢了!”

        闻听黄炎提起自己未过门的妻子,糜竺心中咯噔一愣,随即又镇定下来,依然满脸笑意道:“呵呵,这郡城之中,贤弟那首‘悯农’绝句,可是早已传诵得沸沸扬扬了!糜竺名下新开一处酒肆,还想请贤弟为愚兄题上一店名。”

        “这……”黄炎顿时傻眼了。

        自己莫说是为酒店起名了,就连剪彩都没混上几次,你这不让小弟难堪么?

        “那,不知子仲兄新开酒家,规模如何,经营方向呢?”见着糜竺兄弟二人紧盯着自己的目光,黄炎想着今天怕是躲不过去了,只得咬牙问道。

        “呵呵,酒楼上下四楼,只因眼下黄巾之乱已过,百姓生活稍稍安定下来,又恰逢年关将近,所以酒店迎接的应是小康人家。”糜竺笑着答复道。

        “那就唤作……天然居?话说,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这ri后上门之客当有着一种化身仙人,做客天上一般……”黄炎略一沉思,说道。

        “妙!妙!妙啊!”糜竺狠狠一怔,当即拍掌大笑道。

        “好好好!好哇!”糜芳也拍腿笑着附和道。

        “就叫天然居!”糜竺喜出望外着,随后又提一要求道,“呵呵,贤弟后面这两句,可否一并赠与糜竺?糜竺自当有所厚报!”

        “行!送你了!”黄炎大手一挥,毫不在意道。随后却见着糜家兄弟二人怔怔地看向自己。

        “呃,这个,愚兄的意思是,还请贤弟能,亲手手书一幅……”糜竺尴尬着笑道。

        妹的!

        又要写?

        黄炎心里顿时有点儿发毛了!

        又要浪费俺家白布一大张了……

        “小二,白布伺候。”黄炎有气无力着吩咐下去。

        “呃,太极老弟不须笔墨?”糜芳好奇地问道。

        人家都是笔墨伺候着,头回听着白布伺候……

        白布展开铺好,黄炎从袖中掏出自己独门利器——墨块!

        不过,这会儿的墨块却已被黄炎给切割成粉笔状,更便于书写。然后拿一块儿布包好,放在袖中,随用随取。

        于是,在糜家兄弟惊愕愣怔的目光中,黄炎挥笔写下——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横批,天然居。

        “这,这是行书?”见多识广的糜竺失声惊问一句。

        “呵呵,确切来说,是黄炎独创的简体行书。小弟献丑了。”黄炎一脸谦虚着,说道。

        “哈哈!这等书法可是jing妙绝伦啊!太极贤弟过于自谦了!”糜竺一把将凑上来的糜芳扒拉一边儿去,小心翼翼着将那副字左右捏在手里,一笔一划着细细揣摩起来。

        黄炎这次的书写,上下联都是竖着来的,只有横批三个字是横列的。糜竺欣喜之余,倒也没注意。

        “黄炎府上已经备下了晚饭,二位兄长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请一道同食,如何?”黄炎笑着说道。

        其实心里却想着古人的端茶送客之意,谁料这俩兄弟竟然当真了!

        “呵呵,贤弟实在多礼了!那,糜竺兄弟二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糜竺拱手一礼,笑道。

        于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黄炎同学,顿觉悲催了一回……

        “只不过,愚兄门外的车中……”糜竺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

        黄炎偏了身子向大门外望了一眼,一辆载人的高蓬马车正停在街口,车身四周由糜家的家丁护卫严密看护着,像是车载了极其贵重之物。

        “呵呵,若是子仲兄今ri不方便,那就改ri再聚。”黄炎体谅着,笑道。

        “不不不,糜竺门外的车子上……”糜竺yu言又止道。

        “嗨呀,大哥要是再不把妹子带进屋来,只怕一会儿就要冻坏了!”糜芳却是一个忍耐不住,急声说道。

        妹子?

        糜竺当真有个妹子?!

        糜竺当真把妹子带到了自己家中?!

        黄炎一颗小心肝儿扑腾腾乱跳不止,面上却是一脸温和的笑意:“既然子仲兄有女眷在,那就让我家红袖照顾着进来歇息一番。可好?”

        “呵呵,那就,麻烦府上红袖姑娘了。”糜竺再次拱手一礼,笑着说道。

        片刻之后,糜芳引着一位……确切来说,应该是一个!

        一个年仅十岁左右的,jing致得不能再jing致的,粉嫩得不能再粉嫩的,水灵得不能再水灵的……极似一个充气的,啊娃娃,走进客厅来。

        全身包裹在一件弱粉sè的白毛大氅之中,只露出一张粉嫩jing致的娃娃脸来,而且还是带有婴儿肥的那种小可爱,怯生生地跟在糜芳身后,一路来到客厅。

        “奴家见过黄公子。”随着一声娇弱的问候,黄炎一颗硬汉铁心,霎时崩溃了!

        老天爷啊,你个妹的啊!

        一个年仅16岁的李红袖,就已经让俺节cāo碎上一地了,你这会儿又送来一个萝莉得不能再萝莉的小屁孩儿……

        黄炎强忍着一腔……鼻血没有喷出,咧嘴干笑道:“呵呵,糜家妹子……好可爱……”

        糜家兄弟闻言,瞬即神sè大喜,而糜家小妹却是一张粉脸当即猩红似血!

        “呃,黄炎的意思是,贞儿妹妹……”黄炎甚是尴尬着解释道,却被糜芳一口打住了。

        “等等!你咋知道俺家妹子ru名贞儿的?!”

        “啊?”糜芳的惊人反应,让黄炎又是一顿愣怔。

        还真是叫糜贞啊?

        “呃,黄炎之前游学徐州之时,也曾听闻,糜家小妹,天生丽质,蕙质兰心,惊艳徐州……”黄炎一番令人喷血的描述,让糜家兄弟更是惊骇当场!

        唯独那小丫丫,初涉人世,一个掩饰不住,捂着小嘴娇笑起来。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糜竺惊疑道,“糜竺的小妹年仅豆蔻(十三四岁),平ri里极少出门,就算偶尔出门也不会把ru名传扬出去吧?”

        “啊?才十三四岁?”黄炎再次看了一眼那充气的,啊娃娃,又是一脸的哭笑不得。

        这粉嫩同瓷娃娃似的,到底要养成至何年何月才能‘纵意杀场’啊……

        “奴家见过二位先生。”正当一屋子人相互尴尬着,红袖一声落落大方的问候,打破了客厅里的安静。

        “见过这位姐姐。”糜家小妹倒是乖巧伶俐着,赶紧同红袖行礼道。

        “呵呵,好漂亮的妹妹呢!”红袖笑着说道,随后却是意味深长地看了黄炎一眼,便把那小丫丫带去了后宅。

        “糜家小妹,当真叫做糜贞?”待二女离去之后,黄炎再次求证道。

        “都喊了十四年了,又怎会有假?”糜竺苦笑着,说道,“倒是太极贤弟,究竟从何得知舍妹ru名的呢?”

        “我……我若是说,梦中仙人告诉我的,你信么?”黄炎脸上的苦笑更甚。

        “我信!”糜芳倒是率先开口道,却把黄炎吓了一跳。

        “呵呵,糜竺倒也确信,这实属天赐良缘!”糜竺亦是一脸肯定地说道。

        这兄弟二人坚定的神sè,在黄炎看来,怎么看怎么像是被这哥俩儿给算计了一样……

        “呵呵,其实,糜竺却是有事相求与太极贤弟的,”见着黄炎脸上面sè犹疑不定,糜竺笑着说道,“前几ri天降大雪,这商路之上行走甚为艰难,舍妹身子又弱,若想要赶在年前回到家中,只怕是要熬坏身子,所以……”

        话到此,糜竺偷偷示眼于自家兄弟,糜芳当即接过话去,说道:“糜家在这郡中虽有店铺两间,却实不放心将舍妹安顿于他人屋下。可在这陈留郡中,我兄弟二人再无相熟好友,所以只好求救于太极贤弟。”

        好嘛!

        敢情你们哥俩儿今天是卖妹子来的啊!

        “若只是对糜家妹子有所照顾倒还好说,只是黄炎府上……”黄炎话还未说完,又被那糜芳给抢了过去。

        “老弟且宽心!我兄弟二人早已备好了一应所需之物!吃的穿的用的,院中堂上屋内,凡所需之物,都在店铺里备妥了!”

        你妹妹的啊!

        人家嫁个妹子还要索取彩礼呢,你这卖妹子的竟然还倒贴财物?

        “若是贤弟不方便的话……”糜竺面sè不自然地说道。

        “呵呵,那倒不是,”黄炎忙笑道,“糜家妹子跟我府上红袖住在一块儿就好,只怕是要委屈糜家妹子了。”

        “呵呵,糜竺先谢过贤弟了!”糜竺随即换上一脸喜sè,笑道。

        “呵呵,太极老弟也不必再口称糜家妹子了,还是直呼贞儿罢!”糜芳更为直接道。

        “啊?这,不大好吧?”黄炎讪讪笑道,“这个,贞儿的ru名,还是……”

        “你都喊出口了,再怎么收得回去?”糜芳很有一种强买强卖的口吻,煞是直白地说道。

        “呵呵,那就当做自家妹子,喊做贞儿好了。”黄炎忙陪着笑脸道。

        “呵呵,既然舍妹已经有了最合意的落脚处,那,我兄弟二人就先告辞了。”糜竺显然不想再在这称呼的问题上纠缠下去,便起身笑着告辞道。

        “子仲兄且留步,”黄炎笑着上前拦道,“方才黄炎已经吩咐下去了,晚饭也准备妥当,就请二位兄长在府上一道用过晚饭,可好?”

        “这……”糜竺又把目光丢向了糜芳,糜芳显然没做好接茬准备,一时愣在了那里。

        “呵呵,今晚这顿饭,也算是黄炎为二位兄长提前准备的送别酒,黄炎必当赶在二位哥哥离去之前,将那酿酒之法交予二位哥哥。”黄炎笑着说道。

        “好!那就再叨扰老弟一回了!”糜芳痛快地应道。

        “……”

        你们个妹妹的!

        敢情都是冲着某家这酿酒秘方来的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6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