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一百六十一章——傻缺官二代的往事

第一百六十一章——傻缺官二代的往事

        话说这,男女婚姻,均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可。

        否则的话,‘则父母国人皆贱之’——《孟子·滕文公下》

        所谓的媒与妁,早见于《诗经》——娶妻如何?匪媒不得。

        合乎礼仪的婚姻,三书六礼,缺一不可。

        而且,其中的每个环节,都需要媒人来穿针引线的。

        由此可见,媒妁在婚姻一事上的重要xing。

        这会儿,黄炎正为难寻一靠谱的媒婆,而郁闷愁苦呢……

        贾诩跟鲁肃那俩熊孩子,平ri里有事没事都会过来转悠一圈,可这几天却像是约好了似的,二人打前天双双滚蛋了之后,就再也没见着人影儿……

        黄炎这边儿正烦着呢,就听得门外传来夏侯惇的大嗓门儿。

        “太极!”

        此时见着夏侯大将军的身影,黄炎顿觉老怀宽慰啊!

        总算逮着个免费的媒婆了……

        “太极!”随在夏侯惇的身后,曹cāo竟然也从东郡赶了回来。

        “孟德?”黄炎稍一愣怔,忙起身迎了过去,“兖州刚安定下来,这会儿正是百废待兴之时,你咋还跑这儿来了呢?”

        “你倒是说得出口!”曹cāo甚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从事祭酒的委任书跟袍服印绶,早就送过来了,你竟然百般推诿,拒不赴任!”

        “呵呵,就为这事儿?”黄炎不甚在意地笑了笑,“到底有何要紧事,还让您老人家跑来跑去的?”

        “某今ri刚从东郡赶了回来,其实是专为安置家父来的。”待三人坐下之后,曹cāo这才正sè说起道。

        “哦?令尊大人接回来了?那,小弟当早早过去拜望才是。”见着孟德同学的老爸,安然返回了陈留,黄炎心下暗想,历史终于稍稍偏离原轨道了……

        “家父跟子疾(曹德,曹cāo同父异母的弟弟),虽是安然归来,却于途中险遭贼人袭杀!”曹cāo恨恨地咬牙攥拳道。

        “贼人袭击?”黄炎神sè复杂着看向曹cāo,随后又问道,“难道归途中,就没有官军接应?”

        “家父是在去往泰山费县的途中,遭遇敌袭的,”曹cāo稍一沉吟,这才徐徐道来,“贼人足有500余众,且听子疾说,皆为训练有素者,不像是普通贼匪。随行的家将却仅有百人左右,实在难以抵挡!万幸的是,当时竟会有一队百名死士,及时赶来援救!这才堪堪护着家父一行,坚持到费县守军的接应,将贼人杀退。”

        “来人可表明身份?”黄炎插空问了一句。

        “始终未发一言,”曹cāo眉头紧皱,随后又从怀里取出一只钱袋模样的布囊来,递给了黄炎,“临别时,只留下一口布袋。”

        黄炎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扯开布袋的紧口,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探了两根手指进去一摸,只捏出一粒米来。

        “是徐州糜家的家将,”抬头望了客厅外一眼,黄炎这才轻声说道,“前番糜竺来时,我曾有所托付,请他暗中留意陶谦的军伍调动。”

        “徐州糜家?可是老弟后宅,糜夫人的家门?”夏侯惇出声问道。

        “天杀的陶谦老贼!竟敢对我暗下杀手!”还未等黄炎作答,早已心中了然的曹cāo,当即愤然拍案而起,“我曹孟德,必当举全州之力,誓杀陶谦老匹夫!”

        “呃,太极老弟,你咋会想到陶谦会暗中,对某叔父痛下杀手的呢?”夏侯惇疑疑惑惑着问道。

        “其实这陶谦,也是对事不对人,不管是谁坐了兖州牧,对徐州来说,都是一种潜在的威胁,”黄炎淡淡地看向曹cāo,说道,“孟德打算何时动手?”

        “呃……”看黄炎这样子,似乎攻打徐州的愿望,比受害人还要迫切,曹cāo怔了怔之后,回道,“此仇不报,枉为人子!可是,兖州方才安定下来……”

        “若是孟德压得住心头怨愤,此事就算暂时揭过,陶谦也不敢再稍有动作,”顿了顿之后,黄炎又说道,“不过,陈留此刻却要面临着一场刀兵之祸。”

        “太极担心的可是,南方袁术?”夏侯惇皱眉问道。

        “两月前,袁术指使部下,劫掠了尉氏、扶沟两县,粮草跟民壮几乎全数掳走。如今孟德又是势力大涨,袁术断然不会坐视不顾的,更何况,陈留又毗邻豫州,必然会首当其冲。”

        “袁家小儿!屡次袭扰陈留,当真以为我等怕了他不成?”夏侯惇愤愤然着怒道,“某这便请孟德发兵,先平了豫州,随后一路杀去南阳!”

        “大兄!不可鲁莽造次!”孟德低声喝止道,随后又问向黄炎,“太极心中可有良策?”

        “袁术远在南阳,孙坚又在进攻洛阳,虽然袁术举荐孙坚为豫州刺史,可二人这会儿都没空专心治理……”黄炎话未说完,便被曹cāo接了过去。

        “太极可是想要直接强占豫州?”

        “呵呵,人心不足蛇吞象,我等这会儿哪有这么大的胃口?”见着曹cāo惊疑不定的神sè,黄炎笑着说道,“既然袁术可以上表举荐孙坚为豫州刺史,那为何不让袁绍也另行表荐他人,续任豫州刺史一职呢?”

        “你这小子!”曹cāo微一愣怔,旋而便心领意会着笑道,“你这是打算祸水东引啊!如此最好,兖州这副烂摊子,可要花费一番工夫来打点的。看来,徐州之仇,豫州之恨,我等只能先搁置一边了。”

        “想那袁术,见我等百般忍让,估计会随后试探xing地,再次前来袭扰。”黄炎面sè凝重道,“陈留危机,怕是只在眼前了。”

        “那,老弟打算如何退敌?”曹cāo征询意见道。

        “青兖二州的黄巾之乱,也算是渐渐平息了,西路的黑山黄巾,想必也生不起太大的风浪来,”黄炎细想过后,这才说道,“把于禁调去酸枣,以为驻守,李典乐进二位将军,调来陈留,随时备战。另外,还要从东郡拨来一万兵卒,由李典乐进二人率领。陈留这边儿,有元让兄跟陈到驻守,当万无一失。”

        “如此最好……”曹cāo略一沉思后,便应了下来。

        “我说,你咋把自己置身事外了呢?你一不去州里赴任,二又没见着你给自个找点事儿干,你打算呆在家里生娃子呢?”夏侯惇甚是不满地说道。

        “嘿嘿,还真让您说着了!”黄炎呲牙一乐,曹cāo跟夏侯惇当即浑身一冷,估计这厮又要闹出一番幺蛾子了……

        “元让兄,小弟我这大婚在即,还想要麻烦你当一回媒人呢!”

        “艾玛!”夏侯大将军果断浑身一哆嗦,当即抗议道,“你可真抬举我了!你几时见着一大老爷们儿,东家跑,西家窜,牵线做媒的?再说了,某家可是红袖丫头的兄长呢!”

        “呵呵,话说这男为媒,女为妁,男子为何不能出面做媒的?更何况,若非元让兄当ri将红袖送到小弟身边来,又哪来今ri这一番天作之合?”黄炎嬉皮笑脸道。

        “呵呵,太极所言极是,大兄就勉为其难一回好了。”曹cāo倒做起顺水人情来了。

        “嘿嘿!孟德兄,届时还要麻烦你给当一回主婚人哈!”黄炎一句话,又把曹cāo惊了个目瞪口呆,“只要您老人家别在婚宴上,趁乱劫走新娘子就好!”

        “呃……”孟德同学霎时面sè苍白!

        (《世说新语》记载,俩傻缺官二代,于他人喜宴中猥~亵新娘子,被人觉察,二贼逃遁。大傻不慎扭了脚脖子,不能脱身。二缺急中生智,高呼一声——霪贼在此!大傻急蹦跳而去,二人遂脱困……大意如此)

        往事不堪回首啊……

        搞定了媒婆跟主婚人之后,黄炎顿觉心中大爽!

        盛夏的夜晚,既闷热难耐,更撩人心火。

        每每听着后宅几个小丫头,在大屋的浴室里,嬉戏玩闹,黄炎总觉着鼻腔里,热烘烘的……

        按照黄炎的设计,韩福为自家公子打制了一张竹制大床,安放在后院桂花树下。

        躺在清凉凉的竹床上,黄炎暗暗祈祷着,但愿那傻缺袁术跟二愣孙坚,会赶在自己新婚之后,再前来组团旅游……

        “公子……”伴着一抹清新淡雅的体香,红袖姗姗款款着走了过来。

        “呵呵,娘子,过来陪我看星星撒。”黄炎笑着,伸手将她揽在身边。

        丫头仅穿着一身单薄的裙衫,一头青丝带着些许慵懒,轻挽在头顶,娇嫩的俏脸上,像是红霞乱舞,羞怯怯着,任由男人拥紧在怀里。

        “公子……女子出嫁前,须得待阁闺中的……”深深地偎依在那处温暖之中,红袖轻声说道。

        “呵呵,我也听说了的,新娘子在婚前,至少要藏身闺中一个月的,”黄炎一边说着,一边却是双手熟门熟路着,摸到了娘子军的高地上,“可是,公子我如果半夜饿了,咋办?”

        “嘤咛——”胸前两粒樱果,被那流氓刚一揉捏,丫头的娇躯顿时酥软下来,“公子若是夜间,饿了的话……不是还有,欣怡妹妹她们……在的么……”

        黄炎一听闻此言,顿觉口角生涎,胃口大开!

        “不好吧?万一,口味儿不对,分量不足,咋办?”为防止自己一时贪图口腹之yu,而落入丫头的圈套,黄炎忙正起神sè道,“还得是娘子这里的,原汁原味老字号,保质保量最可靠!”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