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一百七十四章——以徐州做聘礼

第一百七十四章——以徐州做聘礼

        子曰:

        不花钱与女人发生关系,谓之一夜~情。

        花200块钱与女人发生关系,算是piáo~ji。

        花20万与女人发生关系,那就是包二~nǎi了。

        而用一生的积蓄,与女人发生关系的话,当为夫妻……

        由此可见,花钱越多,男女关系越稳定……

        只不过,像黄小哥这般,用自己跟正房婚礼上收纳的喜钱,来用作迎娶侧室的聘礼,可算得上另类得狠了。

        这要放在后世的话,对男人来说,必须是一场毁灭xing的的灾难啊……

        好歹将那俩争执不休的老头子,安抚妥当,打发离去之后,客厅里便剩下黄炎跟曹cāo二人了。

        “袁公路三番两次前来袭扰,老弟想要几时对其实行反击?”二人彼此沉默片刻之后,曹cāo轻声发问道。

        “陶谦袭杀令尊之仇,孟德可曾忘记过?”黄炎笑着反问过去。

        “眼下急切要办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曹cāo缓缓站起身来,一脸忧虑道,“本初要我接下来协同周喁,对袁公路实行压制反击。孙文台孤军西进讨董,某还是不忍其势单力薄,更担心因此寒了天下百姓之心……”

        “你以为天下百姓的心,只在天子一人身上?”黄炎淡淡地说道,“你知道天下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不过是一份安定祥和的生活而已,只要能给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金殿上无论坐着谁,其实都一样。所谓那些寒了心的,只怕是一些权贵豪强吧?”

        “世事如此,岂可违之?”半晌,曹cāo长长叹息道。

        封建统治的世道,总归是地主阶级掌控着话语主导权,百姓始终是他们的子民。

        即便是未来达到社会了,共~和了,民~主了,和谐了,权力与主宰,仍是当权者们不死不休着,争夺的所在。

        天子便是权力的象征,权力便意味着主宰……

        “袁术屡次出兵兖州,袭扰陈留,无非是想要极力拖住你西进的步伐,毁掉你迎回天子的打算罢了。”黄炎幽幽地冒出一句来。

        “他想要天子……”曹cāo那两只细长眼睛中,倏地寒光乍起!

        “国之根本没了,大家伙才会各凭本事,各有希望,”黄炎语气依旧淡然,说道,“袁术如此,难道袁本初不也这般打算?”

        “既然如此,袁公路为何还要一力支持孙文台,继续出兵洛阳?”曹cāo双眼紧紧地锁在了黄炎的面庞上。

        “一个刘景升,就已经让袁术吃不消了,他怎么会再容许一个杀伐狠厉的孙文台,占据他早已属意的豫州呢?”顿了顿之后,黄炎又不屑地说道,“更何况,仅凭一个孙文台,能攻下洛阳就不错了,想要一举迎回天子……切!袁公路也不至于白痴如此吧?”

        “那,他为何还要屡次进犯兖州?就不怕我等随时反击于他?”曹cāo皱紧了眉头,又问一句。

        “事实证明,我等确实没能对其有效反击过,”黄炎笑着说道,“你曹大人眼前这会儿自保尚且不足,又何谈反击一事?况且,徐州陶谦一直虎视眈眈在旁,袁公路放心得很。他出兵前来掠夺钱粮壮丁,也说明他手里开始灯枯油尽了,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有此冒险一举。”

        “下一步,我等先谋豫州,还是徐州?”沉思许久过后,曹cāo面sè凝重着问道。

        “徐州。”黄炎果断答道。

        “理由呢?”曹cāo眉头又一紧皱。

        “很简单,我要迎娶糜家丫头了,徐州算是聘礼。”黄炎神sè淡然道。

        那神情,就好像徐州便是他家后院菜园子一样,何时想要进去采摘一番,全凭自己喜好……

        “你——”曹cāo狠狠一怔,好不气恼。

        “军国大事,岂能这般儿戏?”

        “豫州已然荒凉破败,取之何用?徐州富庶,起兵伐之,一来可以解了你心头之恨,二来可以除去袁公路的友军,另外,还可以避开孙文台被迫之下,调转矛头,会同袁术合击兖州之危。”黄炎正起神sè,说道。

        其实,他心中还想着,一旦拿下徐州,便有希望可以先行斩断刘大耳朵,避难徐州的未来崛起之路。

        “那,这豫州……”曹cāo略微有些头痛,心底更是不安地很。

        “豫州便留作将来,安置天子的绝佳之地。”黄炎神秘兮兮道。

        “为何选定豫州?”曹cāo愕然不解道。

        “豫州本来就位于九州之中,自古便被称作中原,中州。将未来的新都安置在此,又有何不妥?”黄炎笑着反问道。

        “算了,此事太过遥远,我等还是先将眼前的乱子安定下来好了!”曹cāo摇头苦笑道,“金尚即将前来赴任,某还要与其周旋一番。另外,新近受降了的黄巾余部,还须妥善安置,某明ri便要赶回东郡。陈留这边儿粮草还算充裕,某打算再差人将一部青州兵屯军在此,老弟以为如何?”

        “也好,如此一来,便可以对袁术实行威压,令其不敢再稍有进犯,”心中细细想过之后,黄炎又郑重说道,“你那里也要留下五万左右的jing兵,只要陶谦敢有稍许动作,我便要他拱手让出徐州!”

        “你不会当真要拿徐州,作为前去糜家提亲的聘礼吧?”临去时,曹cāo又是一脸的哭笑不得。

        “嘿嘿!若想要拿下徐州,不这样做的话,我等岂非师出无名?”黄炎咧嘴一笑,“放心吧,您哪,我只要女人,只保糜家,其余都是您的了。”

        “你——”曹cāo心头重重一沉,当即面sè不悦道,“他ri若是谋得徐州,便是贤弟所有!某只求报仇雪恨而已!”

        “呵呵,太麻烦,管不了!”黄炎很光棍儿地笑道,“自己后宅那点事儿,就已经让我焦头烂额了,这些破事烂事,还是请您多费心了!慢走,不送!”

        “你——”曹cāo又是好生的恨铁不成钢,“身为堂堂男儿,怎能这般自甘堕落,自毁前程?”

        “呵呵,孟德兄啊,”黄炎毫不在意地,笑着问道,“天子有几个人?”

        “嗯?天之骄子,自然仅为一人!”

        “那,天子他老人家幸福吗?”

        “呃……何为幸福?”

        “……”

        “他的生活安定吗?

        他的家人快乐吗?

        他有忠诚又信任的朋友吗?

        他有自己钟意又钟情的女人吗?

        他的明天何在?

        他的希望何在?”

        “……”

        曹cāo面sè黯然,再无只言片语。

        “你那医馆跟学院的事……”最后,曹cāo转而问起别处来。

        “呵呵,放心吧,我自己应付得了。”黄炎自信满满着笑道。

        “老弟旦有所求,为兄必定全力以赴!”曹cāo神sè庄严肃穆道。

        “呵呵,黄炎别无他求,只要给我一个安定的家,再把我当做朋友就好。”黄炎笑容真挚道。

        “哈哈哈!哪来的朋友?你黄炎,黄太极,可是我曹孟德的手足兄弟!”曹cāo畅怀大笑道,“老弟珍重!为兄明ri便赶回东郡,陈留这边儿,一切就托付于贤弟了!”

        “别忘了早之前黄炎曾说过的话,高筑墙,广积粮……”狠下心之后,黄炎又声音低沉道,“缓称王!”

        曹cāo面sè微微一变,将黄炎深深看过之后,便转身大步离去。

        称王?

        或许,此时的青年俊杰,孟德同学尚未有此一想吧?

        不过,曹cāo心中既然早已惦记上了豫州跟徐州,若是说他并无王霸之野望,恐怕又说不过去啊……

        呵呵,如果黄炎也有着强力的政治资本,声望背景,自己倒也有过,奋力一搏,逐鹿天下的雄心壮志……

        可惜啊,在这个声望高于天,家世厚于地的世道,自己寒门一介,布衣一身,还是安下心来,只做一逍遥快活的富家翁好了……

        回到后宅的时候,大屋里,众丫丫各有所忙,且忙得不亦乐乎。

        红袖跟小蔡琰,双双坐在书桌前,安安静静地抄写着什么。

        糜丫头与欣怡二人,则坐在床前,开心地玩着翻绳游戏……

        眼前的安逸祥和,令黄炎心中好生暖意。

        “夫君……”又是一阵莫名的心有灵犀,红袖最先察觉了黄炎的归来,忙站起身来,柔柔地笑着迎了过去,“伤处可还疼痛?夫君再不可到处乱跑去了……”

        丫头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黄炎,将他按坐在桌旁。

        “娘子……”感受着女人温婉体贴的融融爱意,黄炎心头暖暖的,“娘子,有件事儿,我想跟你……说一声……”

        “夫君……?”红袖语气甚是意外地微微扬起,其余众女更是一脸的愕然。

        男子做事,还要征得女人的建议,许可?

        “呃……你我婚礼上的喜钱……被我当做……聘礼了……”黄炎心中万般忐忑道。

        众女闻听此言,皆是面sè一怔。

        “夫君……可是打算,迎娶欣怡妹妹了?”红袖心中亦是微微一苦,却仍强作笑意道,“都是自家姐妹,有何不可?”

        “炎哥哥,你那位学生贾诩,早就将你跟红袖姐姐婚礼喜钱盘清了,足有百万还多呢……”糜丫头带着些许不满与艳羡道。

        小蔡琰亦是满脸的憧憬,脉脉地看向黄炎。

        欣怡丫头则一脸的娇羞,臻首低垂,不敢稍有言语。

        “那,贞儿妹妹那里,夫君又打算以何作为聘礼?”红袖双眸满含幽怨着,看向黄炎。

        “呃,我刚刚跟孟德说过了,就用徐州来作为,迎娶糜丫头的聘礼好了……”面对红袖意味深长的目光,黄炎真心愧疚道。

        “……”

        天啊!

        竟然用那一州之地,来作为聘礼?!

        “那,还有昭姬姐姐呢?”糜丫头突兀地问道。

        “呃……听说,当今圣上,正要天下选秀呢……”黄炎意外地冒出一句来。

        “什么?你竟然要将昭姬姐姐(妹妹)送进宫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