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一百九十二章——出大事儿了

第一百九十二章——出大事儿了

        当黄炎一脚跨进大屋的时候,红袖正揽着糜丫头,双双坐在床头。

        小娃娃双颊挂满泪珠,且还在抽抽搭搭着,哽咽不停。

        左手应是伤着了,被欣怡用药布,给裹得像个小粽子似的。

        护士妹妹刚料理好病人,正收拾她的药匣子。

        随后进来的小蔡蔡,手里提着笤帚,准备拾掇那一地的垃圾。

        众女见着黄炎恰在此时返回,皆是一脸的不安。

        小娃娃更是惊慌不已,急急站起身来,泣声求道:“炎哥哥……不要把贞儿赶走……贞儿知道错了……”

        “怎么了这是?”黄炎一脚跨上前去,将丫头揽在身边,甚是心疼道,“把小手给弄伤了?疼得厉害不?”

        “炎哥哥……贞儿不是故意的……”糜丫头再次怯声说道,“贞儿只是见着,外边天气晴暖,想要把屋里的花儿,搬到院子里,晒晒太阳的……”

        看着小丫头满心紧张,又一脸惶恐,黄炎心下备生爱怜。

        糜家远在徐州,丫头孤身一人留在此地,无依无靠倒是谈不上,不过,总会有着些许寄人篱下的味道……

        尤其是,欣怡跟蔡琰的身边,都有着各自的家人,平ri里稍有点儿委屈啥的,也不至于伤心落寞。

        而糜丫头却是要,时刻心怀谨慎,凡事让人三分。

        丫头外憨内秀得很,整ri里的叽叽喳喳,欢笑嬉闹,或许也是一种掩饰吧……

        对黄炎的黏人举动,也只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而已……

        “炎哥哥……”见着黄炎久久一言不发,糜丫头微微仰起头来,依旧是泪水涟涟,轻声呢喃了一句,“贞儿不疼的……”

        “对不起,是我的错!”黄炎重重地将她拥紧在怀里,满心愧疚道,“是炎哥哥冷落了你们……往后,后宅里的这些粗活重活,就留给我来做就好。”

        “炎哥哥……”小丫头鼻音浓重着,偎紧在男人的怀里,轻泣道,“贞儿只是不想让炎哥哥,被这些琐事烦心而已……可是,贞儿好没用的……”

        “呵呵,怎么,你是见着摔碗的惩罚不够,这才想到摔花盆来的?”黄炎笑着引开她的注意力。

        “摔碗……”一想到摔碗的故事,小娃娃的嫩脸上,顿时羞赧一片,“哪儿有啊?炎哥哥好坏哦……”

        “呵呵,好了,”黄炎轻轻拍了拍她的脊背,笑道,“小手受了伤,可千万别沾了水。好在咱家有着一位贴心又貌美的小护士,过不两ri,就会好起来的。”

        被男人有意无意着,夸赞了一回,欣怡虽是心头欢喜,面上却是微微一红,随后便风情万种着,媚了他一眼。

        “来来来,昭姬妹子,外边的垃圾,交给我好了。”放开怀里的小娃娃,黄炎笑着对蔡大小姐说道。

        “不不不……”男人的大手刚一触及到自己,小蔡琰急急躲了开去,面红耳赤道,“先生忙碌半天了,先去歇息一会儿吧……”

        随后,糜丫头帮小蔡琰清扫垃圾去了。

        欣怡则捧着药匣子,回房去了。

        大屋里,只剩下黄炎跟红袖二人。

        “夫君……”红袖莲步轻挪,偎到黄炎身边来,柔声说道,“贞儿妹妹可是被吓坏了,夫君须对她多加安抚才好……”

        “呵呵,好啊,晚上给你们讲故事,”黄炎笑着说道,“顺便,晚饭的时候,让香嫂做一份花生红枣猪蹄汤,给丫头补补。”

        “夫君……”红袖娇声嗔道,“妾身是想,糜家远在徐州,贞儿妹妹养在咱家,已将近一年了,可夫君至今没有迎娶贞儿妹妹的打算。女儿家总须有个依靠的……今晚,夫君还是去贞儿妹妹房里,宿上一晚吧……”

        “啊?”黄炎顿时傻眼!

        自家娘子可真是贴心又贤惠哎……

        这不会是,红袖故意而为之的吧?

        不行!

        断然不能中了对方的诡计……

        “这样……不好吧?”黄炎甚是为难道,“我跟她,还未行过婚礼呢……”

        “夫君——”红袖又是一声不满着嗔道,“夫君的心思,妾身又岂会不知晓?”

        “呃……即便要同房,也须等到婚礼之后不是?”黄炎讪讪着,笑道。

        “哼!”红袖嘟了嘟粉嘴,醋意盎然道,“大丈夫行事,必然要敢作敢当!妾身今晚就不给夫君留门了,三个妹妹那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好了!”

        说罢,径自转身离去,只留下一抹幽香的体息,还有那一脸愕然的黄炎……

        晚饭后,红袖只推说欣怡妹妹身体不舒服,今晚俩人一起睡在大屋了。

        昭姬妹子向来喜爱清净,照旧独处一室。

        无奈之下,黄小哥只得迈着‘沉重’的步伐,溜进了小娃娃的闺房……

        “炎哥哥……贞儿做了些甜食点心,炎哥哥……要不要尝一尝?”黄炎的突然而至,令小娃娃芳心好生慌乱。

        “咳咳,”黄先生好一副谦谦君子态,“不用了,刚吃过晚饭……”

        “那……贞儿为炎哥哥做好一双棉袜……炎哥哥要不要试一下,看看合适不合适……”小丫头怯生生着,又问一句。

        “不用了……穿了还得脱……”黄炎再次拒绝道。

        接连被拒绝了两次,小娃娃面sè一黯,便不敢再有出声,只是默默地,退去一旁,黯然呆立。

        “呃……我是想说,不用这么麻烦的……”见着小丫头一脸的失望又失落,黄炎忙赔以笑脸,讪讪着说道,“其实呢,我们可以直接上~床的……”

        陡一闻听此言,糜丫头的娇躯,瞬间一个慌颤!

        惊慌之下,两只小手更是死命地搓弄着,自己的裙角衣带……

        看着丫头那副娇羞无状的小女儿态,黄炎笑着走过去,将她轻轻揽在怀里。

        小娃娃浑身又是一阵惊颤之后,随之便是木木然着,僵滞在男人的怀里。

        “炎哥哥……你该回房……休息了……”嘴里呢喃着,想让男人离开,心里边儿却是万般不舍。

        “不,今晚炎哥哥陪你一起睡……”黄炎笑着说道,心里边却在想着,我倒是想回去的……

        可要想回到自己房里,估计只能爬窗户了……

        惊闻黄炎今晚就要跟自己同房了,小娃娃一副娇弱的小身子,登时酥软在对方的怀里……

        “炎哥哥……你还是回房去吧……要不然,红袖姐姐会生气的……”小丫头声音绵软道。

        妹儿啊,我回不得房去,便是你红袖姐姐生气的结果啊……

        “呵呵,太晚了,我们早点儿睡了吧。”黄炎哭笑不得道。

        “炎哥哥……贞儿的腿……麻了……”小娃娃像是一只憨懒的树袋熊一样,赖在黄炎怀里,不肯起身……

        无奈之下,黄炎只好将她横身抱起,轻轻放在了床上。

        “炎哥哥……贞儿的手,受伤了……炎哥哥帮贞儿……宽衣吧……”闭紧了双眼躺在那里,小丫头又是撒娇耍赖道。

        “呃……我们还是先讲故事吧……”黄炎实在没把握,可以抵挡得住小娃娃一丝不挂时的诱~惑……

        “不行!脱了衣服再讲!”黄炎刚在一旁躺了下去,小妮子却忽地翻起身来,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撕扯他的衣衫!

        “好吧,好吧,我自己来……”黄炎担心伤到她的小手,急伸手拦住了她。

        “还有我的!”丫头嘟着小嘴,娇蛮道。

        “呃……”黄炎刚要转身将衣服放去一边,一惊之下,差点儿滚下床去!

        双手抖抖索索着,将小妮子的外裙褪去,猛听得对方又一声命令:“还有内衫!肚兜!”

        妮儿啊,咱能淑女一点儿么?

        你这哪儿是小萝莉啊?

        根本一女汉子嘛……

        “不行!再脱……再脱我就……睡书房!”黄炎咬牙拒绝道。

        “嘻嘻!好吧!”见着男人完全一副威武不屈的态势,小娃娃只好就此作罢,回头却又提一要求,“不过,炎哥哥要抱着贞儿才行!”

        说罢,也不待黄炎答应与否,直接钻进男人的怀里,两只小胳膊紧紧地箍住对方的腰身。

        “炎哥哥,你得亲我一下才行!要不然,贞儿睡不着……”

        “啵……”

        “炎哥哥,你的手放在这里才行!红袖姐姐她们,你都摸过了的……”

        爪子颤抖中……

        “炎哥哥,你的‘小腿’别乱动……”

        二弟慌乱中……

        躲闪不及之下,竟被人一把攥住!

        “炎哥哥,夜里都睡下了,你干嘛还要把铁枪带到床上来呢?”

        黄小哥羞愤yu绝……

        “炎哥哥,还是把你的铁枪,丢到门外去吧!硌得贞儿好疼呢……”

        黄炎果断大惊失sè!

        妹儿啊,千万扔不得啊!

        这可是哥一辈子,赖以吃饭混ri子的法宝啊……

        好半晌之后,小娃娃一直摩挲着那杆‘大铁枪’的小胖手,突然僵住了!

        “坏人——”

        蓦地,丫头爆发出一声羞愤至极的惊呼!

        随即便用被子,将自己的小身子紧紧裹住,躲去了床里边儿……

        你这坑哥的小妖jing!

        要不是你那小身子一直扭来扭曲着,那两只大白兔也磨蹭个不停,哥至于这般xing奋的么?

        再说了,哥求你把被子让过来一点儿,成不?

        哥求你了……

        太欺负人了……

        第二ri一早,悲催的黄小哥,身形佝偻,脚步虚浮着,挪去了客厅……

        正呵欠连天中,只见鲁肃打外边儿,急急走了过来。

        “先生,不好了!”匆匆施过一礼,太守大人便一脸急切道,“出大事了!”

        “知道……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好好的么?”黄炎有气无力着,回道,“几乎xing命不保,贞~cāo不保……咳咳,到底出啥大事了?”

        “呃……”鲁肃这才注意到对方的jing神萎靡态,忙又解释道,“先生,今ri一早,骑兵营中,突生变乱!”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