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北方有佳人

第二百二十五章 ——北方有佳人

        如果说,中庸之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为官之道。

        那么,难得糊涂,便是为官处世的第一秘诀了……

        当然了,欺下瞒上不可取,但左右逢源还是必须的!

        恃才傲物更是要不得,然而一味地韬光养晦也是行不通的……

        总而言之,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刚柔并济,太极之道……

        黄炎这一番‘太极之道’论下来,只唬得鲁老先生爷孙俩儿,目瞪口呆……

        这哪儿是什么为官之道啊,分明是奸伪之术好吧?

        “……”

        留下来吃过午饭后,鲁老先生便拉着子敬,急急离去了。

        姓黄的这小子,太过奸诈诡谲,还是赶紧将自家堂孙,送去曹大人身边较为妥当!

        早知如此,自家侄女也不该嫁给这小子!

        何况还是与人为妾……

        “……”

        笑着将这爷孙俩送走,黄炎打了个呵欠,刚想着要去后宅,滚个床单打个盹儿,却又见着小二,战战兢兢地凑上前来,

        “先生……门外,徐州糜竺,糜先生求见……”

        呵,今儿可真够忙活的!

        “……”

        来者皆是客,更何况这位还是自己大舅哥。

        当黄炎笑脸迎去大门口的时候,这才见着,门外车马喧哗,前后足有十几口子!

        “呵呵,子仲兄远来不易,黄炎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微微一怔后,黄炎笑着冲糜家二兄弟施礼道,“子方兄,一向安好?”

        “呵呵,还好还好,”兄弟二人笑着还过一礼后,糜竺便将身后一人引了出来,介绍道,“这位是糜竺至交好友,甄尧,河北冀州,中山无极人士。”

        甄尧?

        中山无极?

        河北甄家?

        不会是洛神的娘家人儿吧?

        黄炎又是微微一怔,忙笑着相请道:“呵呵,黄炎见过甄兄。众位一路辛苦,还请堂上叙话。”

        “久闻先生大名,今日得见,实为甄尧之幸,”甄尧甚是谦谨着,急还他一礼,随后却又面有不安道,“只是……甄尧随身带有女眷,又有十几名随从……实在是叨扰先生了……”

        “呵呵,无妨!”黄炎极为大度一笑,便吩咐了小二,“速请夫人来,将甄兄府上的女眷,带去后宅歇息。”

        随后,又让韩福将那十几名随从,送去东跨院休息。

        曹操为蔡大家,在城中购置了一套屋宅,老同志搬走之后,东跨院彻底闲置了下来。

        片刻之后,黄府女主,红袖夫人从甄家那辆轻便马车上,接引下来一位女眷。

        下了车之后,来人便冲着黄炎这边,盈盈一礼……

        眼前这一幕,竟恍如昨日重现一般!

        一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寒冬腊月,糜家的小娃娃,也捂了这样一身翻毛大氅,一样的弱粉色,一样的花季妙龄……

        甚至就连那一副纤弱的小身子,还有那一抹娇羞的小女儿态,都一般无二!

        只不过,眼前这个更小的小娃娃,貌似也就十岁之幼……

        当时的糜丫头,萝莉得跟一白玉娃娃似的。

        而眼前这位甄丫头,则更像是一冰晶雪莲,嫩到一触即碎……

        对方的身影已然消失许久后,黄炎却仍处于心神恍惚中!

        “咳咳……”旁边的糜竺,甚是尴尬着,轻声说道,“甄家的这位小妹,虽然年仅十岁,却也称得上知书达理,贤德聪慧……”

        糜竺的这番话,也是事先斟酌过了的。

        本来见着黄炎完全一副,回味无穷的神态,糜竺想要提醒他一声,小丫头只有十岁,年幼得很……

        思量过后,还是换了个委婉的说辞……

        “呵呵,子仲兄多虑了,”黄炎却是极为自然地,笑着说道,“黄炎刚才只是触景生情罢了。”

        “哦?莫非,贤弟之前曾经见过甄家小妹?”糜竺一脸的不可思议。

        “呵呵……”黄炎笑了笑,转而又说起道,“几位兄长,一路辗转奔波,这会儿可曾用过午饭?”

        经黄炎这一说,众人这才感到腹中已是饥饿难耐……

        随后,黄炎便急让香嫂,去厨房准备饭食。

        又吩咐了小二,茶水伺候。

        喝茶聊天的时候,黄炎这才重又拾起刚才的话题。

        “方才,黄炎心中想着,去年今日,糜家小姐也是在这寒冬腊月里,来到舍下的。呵呵,不想这时光荏苒,恍惚间,已是一年过去了。”

        听得黄炎如此一说,糜竺亦是满心感慨:“呵呵,贤弟所言极是。一年前,贤弟还仅仅只是一介士子文人。然而,只过了一年之久,贤弟便已然官居中郎将高位了。当真是年少多为!”

        二人言语间的不同,旁边的甄尧已经看了个清清楚楚。

        黄炎是在缅怀那段曾经的美好回忆,心中挂怀的是情感一事,倒也是个多情之人……

        而糜竺心中欣慰的是,自己这次人生中的押注,显然斩获颇丰!

        一年前的今天,黄炎仅为布衣一介,糜家狠心豪赌一把,将自家小妹留在了黄炎身边。

        因为他觉着徐州的希望不大,若只随在陶谦那里混,糜家前途渺茫。

        一年后的今天,黄炎已然高居中郎将之尊,糜竺自己也爬到了国相的位置上!

        待日后,两家再一联姻,这等显赫,足以羡煞世人……

        糜竺开心了,甄尧动心了……

        只一会儿的工夫,香嫂已经做好了饭食。

        黄太极打卤面……

        汉时的面汤,纯粹清水面片儿汤,单调乏味得很。

        而黄府的面条,却是绝对保真的手擀鸡蛋面!

        清油爆锅,精肉青菜略微一翻,肉香菜鲜!

        开锅下面,沸起三遍!

        哦了……

        面汤鲜美,面条筋道!

        众人吃净了碗底儿之后,这才想起吃相不雅一事来!

        “呵呵……”甄尧甚是尴尬着,笑道,“令先生见笑了……”

        “呵呵,见笑倒是没有,只是甄兄见外了点儿,”黄炎笑着说道,“甄兄唤我一声太极便可。”

        还未等甄尧作答,糜芳却在一旁笑道:“不想太极老弟府上,还有这等珍馐佳肴!嘿嘿,每次到你这儿来吃饭,总有意外之喜!”

        “呵呵,当初也只是黄炎一时兴起,给后宅做了一回,谁想丫头们都吵着好吃得不得了,这才……”黄炎笑着说道,却被甄尧深感意外地打断了。

        “太极贤弟当真是性情中人!庖厨一事,竟然还肯于亲手为女眷做得!”

        “亲自下厨倒也还说得过去,毕竟名相伊尹也曾为一名厨,可贤弟府上,男女同席的规矩,却是……”糜竺苦笑摇头道。

        “大哥此言差矣!”糜芳倒是开通得很,笑着说道,“太极老弟宠溺自家的女人,本是家事……”

        “你这小子!小妹可也算得黄府女眷?若是一味纵容下去,岂不令人耻笑家教无方?”糜竺瞪眼训道。

        “呃……”糜芳讪讪着,闭了嘴去。

        “呵呵,子仲兄言过了,”黄炎笑着相劝道,“既然入了我黄府,那便是我黄府的家事了,不管有方也好,无方也罢,只要后宅开心和睦,一切都好,呵呵!”

        对于黄炎的宠溺之举,糜竺只能摇头叹息。

        旁边的甄尧,却是暗暗讶异不已!

        且不说人家官居中郎将之尊,仅凭着堂堂七尺男儿,敢于不惧世俗,亲自为后宅下厨,这可就有点儿惊世骇俗了啊……

        糜家倒是眼光独到,更,抢先将自家小妹送去黄府后宅,如今看来,糜家再次赚了个盆满钵盈啊……

        甄尧还在感慨中,黄炎轻声问道:“不知甄兄今日此来,是为经商,还是……”

        “呵呵,有劳贤弟挂怀了……”甄尧先是万般谦恭了一句,随后又甚是伤怀道,“甄家祖居河北,世代经商,虽家资比不得徐州糜家,但在河北却也算得上一方巨富。可近来战火不断,祸事连连,甄家已经日渐没落了……”

        黄炎只做侧耳倾听,或许是他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令糜竺心生不安,便从旁适时接过了话去。

        “前些日子,糜竺好友,甄家次子,甄俨,曾去糜家见过一回。可回到冀州后,便被袁本初留用在了身边,为保全甄家上下老小,子正兄便再次捐出大批粮草银钱。如今,袁本初与公孙瓒战事连连,甄家为求自保,这才……”

        话说到此,黄炎已是心中了然!

        眼下的甄家,跟一年前的糜家,状况相似。

        同是做生意的,想必是担心,鸡蛋都放在了一个篮子里,早晚会悉数打碎。

        为延续甄家香火,力图东山再起,兄弟二人,这才分道而为。

        甄俨留在袁绍那里,捐了个一官半职。

        当然了,这个捐钱捐粮,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甄尧则带着部分族人,来到这陈留,另寻机会。

        呵呵,只不过,估计是糜家事先从中提点了一回,黄炎这小子,贪财又好~色!

        所以便将自家小妹,也一块儿带了过来……

        可就是不知道,一道同来的这位甄家小妹,是否那位北方佳人,天骄洛神……

        “承蒙几位兄长信任,若是黄炎力所能及,但凡有事,尽管开口便是。”听完了甄、糜二人的陈述,黄炎直接开口明言道。

        “这……”甄尧甚是为难着,看了一眼糜竺,说道,“敢请贤弟劳心一回,先为我等,安排一处容身之所……”

        堂上正说着话,半天不见的贾诩,溜溜达达着,从门外晃了进来。

        一眼瞅着这边儿有客在,刚要转身回避,却被黄炎高声唤了回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8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