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二百五十四章——归去来兮

第二百五十四章——归去来兮

        云渺渺,水茫茫。

        征人归路许多长。

        相思本是无凭语,

        莫向花笺费泪行……

        “……”

        返回陈留的路上,中途下马休息的时候,黄炎将自家娘子,红袖夫人亲笔写下的那份信笺,不厌其烦地拿出来,反复再三地看了又看……

        丫头的这封家书,明显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在灯下写成的。

        这年头儿的落笔书写顺序是,由上往下,从右到左。

        可这样的话,右手就会把最初写好的那行字,给挡在了视线之外。

        再加上是夜里,油灯必然是放在了左手边,右手再右边的那行字,就会被遮了个黑漆漆。

        于是丫头在书写的时候,因为没有前一行字的参照对比,所以后面的字体不自然地稍有缩小。

        也许是因为,红袖夫人在书写的同时,心中对自家夫君的牵挂与惦念,随着笔锋的游走,而愈发得迫切……

        以至于一颗芳心,也像那笔下的字体一般,渐渐揪紧了起来……

        虽然信中仅有寥寥数十字,却满透着浓浓的思念与牵绊……

        前后共三十九个字,黄炎如数家珍般,将她仔细点数了好几遍。

        娟秀清丽的正楷小体,字字温馨,句句暖心……

        既有着久盼夫归的迫切,更充斥着浓郁的缠绵缱绻……

        一如‘三十九级台阶’般,直铺满了黄炎的心窝……

        “周仓!”见着众军士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黄炎便将周仓唤至跟前来,“我这里先行赶回陈留去!你带着那300护军,随后赶来,途中多加小心!”

        “是,先生,”周仓先是应了一声,随后却一脸担忧地提醒道,“先生新伤还未痊愈,若是快马疾奔的话……”

        “呵呵……”黄炎毫不在意着笑道,“长痛不如短痛!这一路走来,已经又把伤口扯开了,还不如直接快马加鞭,赶回陈留再行医治。”

        “可是,这样一来,只会让夫人更为揪心的!”周仓善意规劝道,“万一伤口裂得厉害了,夫人说不定还要责怪先生呢……”

        “嘿嘿……”周仓话未说完,小二在旁边搭了个茬儿,“若是先生一心急着赶回去的话,那就等到了城里,先去医馆好好包扎一番,然后再回家去不就好了嘛!”

        周仓甚是鄙夷地撇了一眼,那一脸谄媚的小狗腿儿……

        黄炎却是咧嘴笑了起来:“呶!大伙儿可都听到了哈,这主意可是小二提起的,万一回去之后,夫人一生气怪罪下来,就让这小子担着!”

        “……”女神劫

        这倒霉悲催的!

        苦逼小二哥恨恨地 PIA 了自己俩耳光!

        这不没事找抽呢么……

        左右交待利索了之后,黄炎等人便扬鞭催马,一路疾驰,赶回陈留。

        子龙哥被留下协助荀攸,打理颍川。

        陈到率着游骑兵,随黄炎一块儿返回了陈留。

        朱灵也被豫州刺史大人,提拔为别部司马,率部同梁习驻守陈郡。

        游骑兵是一定要留在身边的,另外那300新兵,也均为陈留子弟,黄炎自然不会将他们扔在颍川,便一块儿都带了回来。

        陈到率着百名游骑兵,充作先锋军,刚一踏入陈留地界,随即便有城外巡卫的骑兵小队,赶过来盘查。

        远远见着对方皆为兖州旗号,那一身装备更是自家游骑兵所独有,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先生重伤在身!速去前头带路!”陈到人马还在百步开外,便高声呼喝了起来。

        巡卫的骑兵一听,立功表现的机会来了!

        急忙调转了马头,反向城内奔去,沿途喝止行人,喝退车马,引着黄府一行人,直奔医馆而去……

        黄炎是被典韦连背带扛,直接送去了后堂疗养的小院。

        医馆的杂役,见着自家行政院长大人,半边身子全是血,急急跑去将鲁老先生喊了过来……

        “怎么搞成这样了?!”岳父大人一脸的紧张,却又带着些许责备的口吻,惊声问道。

        黄炎这会儿却是脸色苍白如缟素,腰际以下的衣袍,被鲜血染了个透红!

        鲁老先生未敢再耽误片刻,当即唤来徒工,准备了上好的刀伤药跟药纱,净了双手之后,便亲自动手为黄炎上药,疗伤。

        小心翼翼着,将之前的药布揭开……

        热乎乎的血沫子,犹在汩汩地喷涌着!

        伤口处,上下两片新肉,极大幅度地翻裂开来!

        像是被人打扰了清梦一般,惊颤颤地弹跳着……

        黄炎牙关紧咬,强忍住袭入骨髓的痛楚,咧了咧嘴,声音嘶哑道:“有劳岳父大人费心了……您自己知道了就好……千万别让丫头们知道了……”

        “臭小子!你还知道为丫头们担心呢?!”老大夫一边恨声训斥着,一边手法娴熟地继续忙活着,“若是丫头们见着你这般狼狈,岂不跟要了她们的命一般?每次出军都要搞成这样子,你让丫头们如何再放得下心来?”

        “……”网游之如影随形

        黄炎默然了。

        眼下这世道,女子极少抛头露面。

        家中的一切经济来源,衣食温饱,几乎全指望着男子。

        也就是说,男人便是她们的天啊……

        天若塌了,何以存活?

        更何况,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恩情似海深!

        由此可见,日得次数越多,天数越久,情意也便越深……

        咳咳!

        这个,扯得有点儿远了哈……

        “……”

        何为恩?

        上因下心,为恩!

        一切只因为心啊……

        用心去呵护了的感情,才是一份纯粹的,高尚的,道德的爱情!

        红袖夫人对自家男人的那份情,不仅仅是一种依恋与眷恋,更是将对方视作自己生命的全部!

        所以,她会用尽自己全部的生命,去呵护这份情,去牵绊这个人……

        精心包扎妥当后,岳父大人又揪着贤婿的耳朵,再三训教了一通,这才放他离去……

        “……”

        时隔半月之久,终于回到了自家那,熟悉而又温馨的庭院!

        “先生?!”正端坐于客厅上,翻卷读书的学生贾诩,见着自家先生突然归来,大感意外,“先生如何回来了呢?豫州刺史的府衙……搬到兖州陈留来了?”

        听得贾诩口吻戏谑,黄炎恨恨地翻了两翻白眼……

        “不是一般的累!”闷声闷气着丢下一句话后,黄炎便将他撇在了一边,脚步匆匆着赶去后宅。

        身后的贾诩,却是莫名地偷笑不已……

        “娘子!”一路小跑着,来到大屋的时候,只一声呼唤,便听得屋内随即便传来一阵,万般惊喜的回应!

        “呀!是先生回来了!”最先惊身而起的,却是蔡大小姐!

        “啊——”欣怡正在纺线呢,听到夜夜梦里出现的那一声呼唤后,两只小手重重一颤,当即毁了手上的活计!

        “炎哥哥回来了!”糜丫头则直接冲出了大屋,直向黄炎扑去。

        甄家那小娃娃,自然是紧随而去……

        唯独黄家女主,红袖夫人先是面上一喜,随即却又是一副万般焦虑之意……

        “贞儿——”急急唤了糜丫头一声,对方却早已扑进了黄炎的怀里。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你这坏人!离去的时候,说好了过不几天就回来的!如今可是整整十五天过去了呢!”小丫头粉嘴嘟嘟着,两只小胳膊紧紧箍在男人的腰间,甚是不满着娇蛮道。

        红袖看了个清楚,自家男人嘴角极不自然地抽了一抽……

        “呵呵,你这丫头……”黄炎暖暖一笑道,“就怕你们担心受累,所以前两天让人送来了书信。呵呵,你男人我,如今可是豫州刺史了呢!自然要忙上一阵子的嘛!”

        随后,黄炎不着痕迹着,将丫头轻轻松开,转而又伸了胳膊,将欣怡揽在怀里。

        “有没有想我?膝盖那里好了没有?嘿嘿!今天双日,晚上记得给我留门儿哈!”

        男人那轻~薄的言语口吻,让丫头瞬间面红耳赤。

        “你这坏人……”小身子软软地腻在对方的怀里,本有着千言万语要一一道来,却突然感到眼底涩涩的,喉间堵堵的……

        紧跟着,黄炎像是走过场一般,又放开了欣怡,将小蔡蔡拉到身边来,在她那光洁柔嫩的香额上,轻轻一吻。

        “出征耽误了几天,明日我便将那十本《法言》抄好,送去给岳父大人过目!”

        “在外面奔波劳累了这么久,还是先好好歇息两日吧……”蔡大小姐的娇躯一阵酥麻,刚想要在他那宽厚的怀抱里温存片刻,却又突然一脸羞愤地将对方推开了!

        “你这坏人——谁又是你的岳父大人了?!”

        “嘿嘿……”黄炎咧嘴一笑,转而又把目光丢向了,胳肢窝里的甄家小娃娃……

        这个着实嫩了点儿,实在无法下口又下手啊……

        见着男人一脸的纠结,小娃娃仰着小脑袋,瞅了他半天后,果断努力地踮起小脚丫来,在他那腮帮子上,狠狠一口!

        吧唧——

        “呵呵,这个……”黄炎讪讪地笑道,“数日不见,甄家大小姐好像是……又长高了许多啊……”

        霪贼!

        长高了就长高了呗!

        你总往人家胸口瞄个什么劲儿?

        “……”

        总算轮到黄家大妇,红袖夫人了。

        黄炎本想将丫头作为压轴用的,最后来一场激~吻大戏,可对方却是一脸的犹豫。

        黄炎愣了愣之后,也没多想,仍是暖暖地笑着,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可丫头却像是彼此生疏得很,随即便轻轻挣离了开,甚至又声音清冷着,对其余众女吩咐了一句:

        “你们都先回屋去了吧,我跟夫君有话要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8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