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280章让人非我弱

第280章让人非我弱

        先哲有云,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丫头们虽然有心想要将自己精心妆扮一番,以此取得心爱之人的瞩目与疼爱,可这方式也着实过于骇人了点儿……

        再说了,眼下这年头儿的美白化妆品,无外乎米粉跟铅粉。

        普通百姓家的女子,会将粟米捣成粉末,再调上香料,以此作为面部妆粉。

        汉字的‘粉’,从米从分,便由此而来。

        而大家闺秀们,便可以用一种比较高级的化妆品,铅粉,作为增白美肤之用。

        铅粉虽然制作工艺极其繁杂,不过这玩意儿质地细腻,色泽润白,而且更易于保存,于是便逐渐取代了米粉。

        铅粉又被称作铅华。

        铅华洗尽见天真,说得便是这种女性美容品了……

        话说自己身边这几个丫头,论起姿色容貌,已经很是妖孽了,可再如此妆扮一番,却是当真有点儿适得其反的感觉……

        再说了,这玩意儿肯定也没通过质检安全评定,美是美了,可也同时慢性中毒了啊……

        而且这男人要是一回到家,媳妇儿正敷面膜呢,开门的一刹那,任谁都会惊得跳三跳……

        伤人又吓人啊……

        以后坚决不能使用!

        “……”

        且说黄炎这边儿,自打接到了曹大大的快马传书之后,即刻便起身离开了东海朐县,又是一路迤逦而行,辗转奔波了整一星期后,这才晃悠进了兖州东郡……

        而曹大大已经在此候上两天了,心里边既为广陵战事揪心,还要一忍再忍,坚决要跟黄炎当面再行叮嘱一番。

        叮嘱什么?

        当然是叮嘱他,日后千万要安分,要守己,要听话,要乖巧……

        切不可同朝中旧臣往来过密,切不可私下接受当今天子的诏见,切不可贪恋富贵爵禄而误入歧途……

        可等到二人刚一见面的时候,黄炎开场的一番话,却几乎让曹大大恨到背过气儿去!

        “哈哈哈!孟德兄,小弟不才,如今可也是当朝执金吾了呢!据说这执金吾显要无比,位同九卿啊……而且是那什么,圣上有旨,种辑大哥亲自宣的圣旨哈……”

        “黄炎!黄太极!”曹大大怒了!

        当下,老曹虎躯一震,虎目圆瞪,虎吼一声……

        一把揪住黄炎的小胳膊,直拖进了客厅。

        “喂喂喂!等我先把两位爱妻安顿好……”黄炎刚要借口溜走,却被曹大大再次拽了回去。

        “本大将军已经安排了十几个仆妇侍女,就算照顾你全家都绰绰有余了!我先来问你……”

        “哟……”黄炎状似一脸的讶异,嬉笑道,“敢情您都官居大将军了啊……可就是不知道,您给小弟安排了个啥,达官显贵啊?”

        “当朝骠骑将军!位同三公!比当今圣上给你的那个执金吾还要尊贵!”曹大大恨恨地斜了黄炎一眼,没好气着说道。

        “嗨哟……骠骑将军啊……呵呵,这可当真要好好感谢感谢您老人家了哈……”听得孟德同学帮自己争取了个骠骑将军,黄炎自然是喜出望外,可随即便又微微一皱眉,神色认真道,“那……袁本初那里,你打算帮他讨个什么名号?”

        “我已上表奏请圣上,任袁本初为太尉,领冀州牧……”见着黄炎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曹操也便暂时收了怒意。

        “按照大汉官制,这大骠车卫四大将军,前两者可都位同三公啊……”黄炎站起身来,就在这客厅里,慢步踱了起来,语气沉缓道,“那袁本初家世显赫,如今却被你反压一头……估计他不会甘心受领的吧?”

        “哼……”曹操冷哼一声道,“他不甘心又如何?如今朝廷新定许县为京都,莫非他袁本初还胆敢抗旨谋逆不成?”

        黄炎却对他这一番话,深不以为然,轻笑一声道:“切……这年头儿,抗旨谋逆的事情已经都不算事儿了!乱世之道,法律都是沉默的!”

        一边说着,黄炎一边踱到曹操身前,盯着对方的眼睛,凝声问道:“若是袁本初心怀不满,随后起兵前往许县,执意要将天子接到冀州去,你又该如何?”

        黄炎这一番话,却是令曹操好生惊愕!

        如今这朝廷,虽然已经被自己把持在手中,却是立脚未稳。

        若是过早张扬于天下,势必会惹来各路诸侯,争相抢夺汉室控制权……

        袁术刘表可都是难啃的骨头,而最让曹操忌惮的,便是这河北袁绍了!

        眼下这会儿,袁绍已经坐稳冀州,又攻克青州大半,并州也平定在即,现正与公孙瓒决战幽州……

        而青州又在黄河之南,毗邻兖州,若是袁本初想要跟曹操刀兵相向的话,随时都会绕道青州,直接攻进兖州来的……

        况且,冀州这会儿又是粮草丰足,兵多将广,以曹操目前的实力,断然不敢跟袁绍翻脸动手……

        可这大将军一职,曹操刚掂在手里,还没好好过上一把瘾呢,又如何甘心再让与那袁本初呢!

        内心好一通挣扎后,曹操面色阴沉着,抬头问向黄炎:“若是我将这大将军一职让给了袁本初,又该如何震慑百官,统领朝政?日后朝堂之上,谁还会将我放在眼里?”

        见着孟德同学,在自己面前如此袒露心迹,黄炎心头微微有点儿小感动……

        “袁本初其人,好大喜功,好面子,好虚名,又自号车骑将军,还有什么邟乡侯……”黄炎好整以暇着轻笑道,“如今却位居于你之下,甚至还不如我这骠骑将军尊贵,他又怎会甘心呢……”

        “哼!”黄炎话未说完,曹操便一掌拍在身前的几案上,站起身后又是重重一拂袖,恨声怒道,“他越是想要,我越是不给!”

        见着这位当世霸主,竟然也耍起了小孩子的脾气,黄炎不由暗暗好笑。

        不就是个虚名嘛,至于争了个你死我活的?

        可这孟德同学一直耿耿于怀的是,自己的家世出身不咋滴……

        现在好不容易赚了个大将军的名号,总算可以凌驾于袁绍那四世三公之上了,自然不肯轻易罢手。

        估计曹操这会儿,也不全是只为争一口气。

        位极人臣,权倾朝野可是他的平生夙愿,同时也是对自己身份的一种挑战……

        见着孟德同学一时犟起了牛脾气,再要直言相劝必然会惹其不悦,甚至是出力不讨好。

        “敢问曹大将军,你这平生志向又在哪里?”黄炎笑问一句道。

        “这还用你说?”曹操知道他欲加说辞,白了他一眼后,怒气不减道,“我曹某人志在平定天下,光复汉室,拯救万民于水火……可这跟让不让官位,又有何干系?”

        “昔日楚汉鸿门宴中,若是那刘邦只因一时不忿,而以卵击石的话,又怎会创下这汉室四百年的基业?”黄炎语气淡淡道。

        曹操一听他把高祖刘邦都搬出来了,顿时语塞,却仍咬牙回了一句:“那是前汉高祖爷!怎可信口直呼圣讳?”

        黄炎也不做搭理,又丢出一句来:“还有那刘秀,若是急于报兄长刘縯被杀之仇,而跟朱鮪(杀害刘縯的主谋)大打出手,那又哪儿来这后汉二百年?”

        黄炎又把刘秀也搬了出来,曹操更是气馁了一分,却还是硬着脖子回道:“那是先朝光武爷!总是口无遮拦的,早晚要惹出祸事来……”

        “呵呵……”黄炎嬉皮笑脸着,又来一句,“都说是,天将降大任于男人也,必先饿上他两天,再让他独守空房半个月,然后……”

        “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曹大大怒了!

        每次跟这孩子说点儿正经事儿,他都这副德行……

        “好吧,那咱就说说眼前吧……”黄炎总算收起了一脸的嬉笑,正色说道,“如今袁绍坐拥河北大半之地,而且兵马粮草均在你之上!若是只图一虚名却身处实祸,何其愚也!难道你就连‘让人非我弱’的道理也不知晓?”

        平日里,黄炎总是嘻哈无状,此刻讲起大道理来,却是声色俱厉,当真让曹操如当头棒喝,似醍醐灌顶!

        “……”

        “忍一时之恨,换万世之安……”沉吟许久之后,曹操狠狠心,一咬牙,“也罢!我就将这大将军一职,让与那袁本初!另赐节钺虎贲,兼督冀、青、并、幽四州军务。他原为邟乡侯,我再给他提一级,晋为邺侯!能给的虚名虚职我全都给他,就让他臭美去吧!”

        话说这曹孟德虽然性格复杂又多变,不过他能够从善如流,虚心纳谏,却是他明智过人之处。

        “呵呵……大将军英明!”见着孟德同学总算回转了心思,黄炎忙拱手叹服。

        只是他那一脸的嬉笑,却让曹大大好生不爽!

        “哼!哪儿还有什么大将军……这位子从此归袁本初了!”

        “呵呵……宰相肚里能撑船,公侯额上能跑马啊……”黄炎咧嘴笑道,“您大人大量,何必为此区区一虚名,而耿耿于怀呢……再说了,袁本初既然得了大将军一职,那这太尉一职不就可以归你了嘛……”

        “算了吧……”曹操苦笑一声道,“我本打算,罢免了杨彪的太尉之后,转而由袁本初续任,若是杨彪心中不满,可也于我扯不上太多干系……想那弘农杨氏,先后有杨震、杨秉、杨赐、杨彪,倒也算得上是四世三公了……况且,杨彪此番又护驾东归,总是有着些许功劳的,也不好随便动他的位子……”

        “我说……”曹大大话未说完,便见着黄炎一脸惊慌的表情,“如今你这大将军也没了,太尉也不想做……你不会是想要觊觎我这……骠骑大将军的位子吧?”

        曹操恨恨地翻了他一白眼,闷声说道:“太尉还是杨彪的,司徒是赵温……那赵温是巴蜀人士,如今巴蜀一派早就逃去了益州刘璋那里,就剩这赵温一人也翻不起多大风浪来!我就改任司空吧,留这杨彪跟赵温给我做伴儿好了!”

        “司空?”黄炎微微一愣,“司空原先是谁在任?”

        司空名义上是管理国家土木工程的,是三公之中名分最轻的一位。

        可这三公之尊,也总不好随便撤来撤去的吧?

        “当朝司空乃是张喜,虽然出身名门,却不过尸位素餐而已!”曹操冷冷一笑道,“罢免了他!我来坐这司空之位!”

        行,反正如今您老人家权倾朝野,威震朝堂,满朝文武不过摆设而已……

        曹大大满心的愤懑与委屈,刚消散了些许,可黄炎随后的一句话,却又惹得他老人家,再次发疯又抓狂!

        “哟哟哟……如今我黄炎身为当朝骠骑将军,你却仅仅官居司空……呵呵……这多不好意思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8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