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四十九章隐萨?

第四十九章隐萨?

        公玉寒雪身上的气息微微一变,睫毛轻颤,眼里泛着智慧之光,本想将帘子放下,但对上那诡异的绿色,心中竟然生起一股莫名的寒气,这个人的绿眸竟然直直的看着她,仿佛涌动着波涛旋窝,此人的气息过于邪气,让人想忽视都难。

        尤其是他一袭青衣站在那屋檐上,跟着她的马车身影无声无息的动着,天际间诡异的碧绿光泽洒在他身上,他的一头青丝更是在风中缭绕拂动,有一股极致的邪艳。

        公玉寒雪神情一凛,波澜不惊的眼眸闪了闪,看着马车里昏睡着的淳古孤诺,心中冷凝,为了让淳古孤诺在赶路中不至于清醒的感受身体的伤痛,早晨的时候,她在药里加了一些安魂药,亲自喂他喝了下去。

        眼下她的计划正安排的好好的,她不能允许眼前这个青衣绿眸之人破坏,公玉寒雪眼眸深沉,一双清澈双眸里是光风霁月,听着外面雷声不断,仿佛都掩盖了马车咕噜声,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冷淡的弧度,还没等她说什么,就感觉到马车上方一股压迫之气击打而下。

        公玉寒雪心一变,看着那青纱就要击破马车,眼中寒芒一闪,手中的白袖一抖,宛如蛟龙,带着凌厉的气势直接挡住了青纱,两股力量在马车上方碰撞,让马车在震动的气息下颤颤巍巍的。

        公玉寒雪一脚踹向了马车的马屁股上,冷厉大声道“狼二带大家走,目的地聚集,这是命令”说着便黑眸一沉,迅速抖动白绸,迎风而上,身子在空中一旋便上了屋檐上,不断跟青衣人的青纱打斗着。

        狼二在飞驰的马队中缓神,心中一惊,脸色一变,抬头看了眼高空中几乎看不到身影的主子,再看了眼这样诡异的天气,眉头紧蹙着,她明白这样诡异的天气还有那个诡异的绿眸之人,都很不寻常,可眼下她最担心的是主子,但命令二字却容不得她迟疑,这命令二字便意味着无条件服从,暗自沉了沉心,将马鞭继续一甩,带着马车继续快速赶路。

        公玉寒雪浑身寒气凛冽,眼眸森寒,冷冷的跟青衣人快速交手着,她衣袂翩翩,面容冰冷,白衣绝美夺目,速度快的如穿花而过,青衣人黑发青纱,只露出一双诡异的绿眸,手中的动作更是变幻莫测,招式凌厉,全身涌动着诡异的邪气,目光一直绞着公玉寒雪,似正似邪的光芒潋滟,两人气息强大,青光和白芒相遇,激起排山倒海的气势,周围的屋檐都被震碎了,不一会的时间,两人已经交手不下百招。

        “阁下好武功,为何跟本姑娘过意不去”公玉寒雪言冷冷开口道,眼里闪着凛冽光芒,这青衣人的武功诡异多变,根本不是正宗的武功。

        “哼,就是你夺走了我们隐族古墓的隐血剑”青衣人嘴角似乎勾起一个轻蔑的笑意。

        公玉寒雪狂傲的一笑“阁下看护不好,当然是能者得之了”公玉寒雪斜睨了青衣人一眼,说着便心里盘算时间,狼二她们现在应该走远了,便从空中一拧身,踏着青衣人的在空中击打来的青纱而上,人骤然从青衣人的后背俯冲而下,一瞬间,空中仿佛变幻出无数的身影,让人看不清哪个身影是她。

        青衣人瞬间一翻身,后脚登上直击公玉寒雪的命脉处,却仍然被公玉寒雪的劲气给击的掉了面纱,一下子露出了他颠倒众生的容貌。

        “隐萨?”公玉寒雪看着此人慵懒魅惑的眉心有一个隐隐图腾,一惊开口道,怎么会是他,隐族之王隐萨,不是说一直都是虚幻不存在的吗?难道他一直都在幽冥之池里。

        趁公玉寒雪分神之际,白隐邪九一下子栖身来到公玉寒雪身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封住了她的真穴,一手捏住公玉寒雪的下巴,慵懒邪魅的一笑“就是你,让那个人毁了属于我们隐族的一切”白隐邪九说着眼里仿佛还闪着狠厉的光泽。

        “你……”公玉寒雪面色冷厉,没想到她一个晃神的时间,就让他钻了空子,她最讨厌这样被制住的无力感,可他刚刚这句话什么意思,毁了隐族?她只是拿了隐血剑,其余关于隐族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她想知道,书里也没有太多记载。

        看着此人碧绿的眼眸里闪着对她深沉的恨意,公玉寒雪心里一凛,突然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是因为我毁灭的又如何”就算是她做错了什么,也容不得他来对她质疑。

        “那你就要尝尝来自我们隐族同样的报复”白隐邪九捏着公玉寒雪下巴的手一松,改成留恋不舍的抚摸着公玉寒雪的肌肤,。

        “扑”白隐邪九话刚刚一落,就有三枚银针从公玉寒雪口里吐出直逼白隐邪九的眼睛“隐萨,你是第一个尝试我口中银针滋味的人,你该感到荣幸”。

        白隐邪九一颤,心更是一惊,立马放开公玉寒雪躲避这三枚淬着冰寒之光的银针。

        公玉寒雪趁此机会,用内力击开被白隐邪九控制的真穴,从腰间一拔,一把软剑铮的一声伸直直逼白隐邪九,仿佛人剑合一,光芒一闪而过,便将白隐邪九耳边的一撮头发都斩了去。

        “哼,隐萨也不过如此”公玉寒雪冷冷道,声音透着不屑。

        白隐邪九碧绿的眼眸里闪着危险的光泽,将头发一撩,仿佛不甚在意自己掉落的头发,只见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眉心图腾处,口中念念有词,瞬间一道青光直冲天际。

        公玉寒雪被这股突然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待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一把剑从遥远的天际落在他手上。

        “哈哈,你看看这个是什么”白隐邪九仿佛漫不经心的对公玉寒雪说着,只是嘴角勾着邪恶的笑意,眼眸里也闪着慵懒阴邪的光泽。

        “隐血剑?”公玉寒雪心中震惊,清澈的眼眸倏然睁大,这剑竟然会回到他的手里。

        “属于我们隐族的东西永远不会落在旁处,哈哈,你以为你的血可以镇住这隐血剑?可惜呀,还真是方便我行事”说着,白隐邪九就用隐血剑触碰自己的手心,从他手中流出的是碧绿色的鲜血,滴在了隐血剑上,剑吸碧绿鲜血却闪着红光。

        公玉寒雪惊异的看着眼前怪异的一幕,眉心紧紧蹙着,不知为何,她心中越发的不安了,这个人不该用人类的眼光去衡量,他就是一个怪物。

        “哈哈,他不是因为你毁了我隐族古墓吗?那么今天你属于我了,看他还是不是一如既往的那样对你”白隐邪九青纱拽地,黑发散落,姿态说不尽的风流,眼眸确实冷冷的看着公玉寒雪,他将隐血剑放在自己眉心处,图腾青光照着隐血剑。

        公玉寒雪却觉得自己在这股光下,动不了了,全身更是涌动着一股热气,气息在翻涌着。

        “你对我做了什么?”公玉寒雪眼里仿佛淬了毒般,阴翳的说着,恨不得杀了眼前之人泄恨。

        “啧啧,看看你现在的眼神,多么的美丽,可惜,待会这眼里的光泽该是风情万种,这隐血剑有了你我之血,有我隐萨图腾之力,我再牺牲牺牲,你便要做我的人,鬼谷墨古沐玄该多么痛心呀,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报复”白隐邪九说着,眼里便闪着疯狂的光芒,他一把将公玉寒雪抱进怀里,就要吻上她的唇。

        公玉寒雪能明显感觉到身体的灼热,一靠近眼前的青衣人便仿佛遇到冰块,灼热有了缓解,她一边躲避白隐邪九的亲吻,一边蹙眉思忖,虽说身体灼热,但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翻涌。

        “放开我”公玉寒雪阴翳的盯着白隐邪九,厉声道。

        “如今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放开你呢”白隐邪九慵懒道。

        “白隐邪九!”就在公玉寒雪要用别的方式制止眼前之人时,突然远远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只是这声音里仿佛透着无边的心痛和杀意,是谁呢?

        “墨古沐玄,你终于出现了,我可是找了你太久”白隐邪九回头一只手牢牢的抱住公玉寒雪,挑衅的看着墨古沐玄,嘴角勾起阴暗的笑意道。

        “放开她”墨古沐玄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高贵,长发似水,如谪仙般,整个人就那样踏空而立,如一副唯美动人的水墨画,他深深的看着公玉寒雪,那如冰魄般的眼眸里闪着深深的心痛和怜惜。

        公玉寒雪抬头看着眼前藏在她心底的那个人,不知为何,只要他出现,她的灵魂仿佛都在颤动,为何会这样,在这碧绿天地之间,他就那样灼灼如华的映入了她的眼帘中,她读懂了他眼眸里对她的情感,他的爱、他的思念、他的心痛和他的怜惜。

        “啧啧,墨古沐玄,她是我的女人,她现在可是需要我呢,你确定让我放开?”中了这隐族极致隐血红,必须跟隐萨行鱼水之欢,否则……,哼,他相信墨古沐玄会明白这后果的。

        “白隐邪九,你活的太久,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墨古沐玄淡漠的开口道,声音平淡飘渺,却隐藏着森寒的杀气,让人心生莫名的恐惧。

        “墨古沐玄,如今我才确定,你还真是爱惨了我的夫人呢”白隐邪九慵懒的笑着,一直手抚摸着公玉寒雪的脸颊,一边看着墨古沐玄的表情,果然见他身体颤动,眼眸里闪着深沉的痛楚,那手心由于用力紧握,血一滴滴的低落在地上,仿佛血雨般。

        公玉寒雪被白隐邪九紧紧的锁在怀里,一动都不能动,此时她的脸色已经越发红艳,眼眸媚如丝,可她还是咬牙克制自己,她在冲破极限。

        “要怎样,你才可以放过她”墨古沐玄目光一直不离公玉寒雪,最终痛心无奈的缓缓开口道,即使再云淡风轻,也掩饰不住眼眸里的深沉悲沉。

        “哈哈,墨古沐玄,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天地鬼谷,绝世一术,原来为了一个女人,还真是卑微到如此地步了”白隐邪九慵懒邪魅的笑着,为何他此时心中反而越发空洞,这是为何。

        “破”就在白隐邪九要提什么条件时,公玉寒雪一下子冲破身体极限,运起全身的力量就往一个方向跑,她已经无法控制身体的热度了,她怕再待一秒,她就会疯狂,她懂沐玄的感情,可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她还有一点点理智,她记得这周围有个冰河,应该可以镇压她身体里的寒气。

        “我还是小瞧了这个女人”白隐邪九被公玉寒雪强劲的力量给震出了几步,待瞬间回神就要追上去,却被泛着森冷杀气的墨古沐玄拦住,两人在空中杀气腾腾的拼杀。

        却说公玉寒雪来到冰河,一下子钻入下去,森森冷气直逼全身,让她身体的热度有所减缓,只是这水却如刀般割她的每一寸皮肤,可她还是生生的忍住。

        理智渐渐回拢,似感受到空气中异样的气息,公玉寒雪倏然抬头,冷厉的看去,心狠狠一颤,河边之人就那样静静的凝望着她,绝艳风姿,恍若茶靡花开,仿佛凝聚天地之风华,银发银眸,那发丝竟然如白色绸缎,夺人心魄,冰肌雪骨,美艳不可芳物,如风般飘渺虚幻,她找不到任何一个词语来形容此人,他毫无瑕疵,白衣银发银眸,让她想起雪山上的白狐神,就那样站着就仿佛能撩动人的心魄。

        只是公玉寒雪还是能看清他的眼眸,那里没有情绪波动,全身散发着凉薄之意。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0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