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六十五章雪哥哥

第六十五章雪哥哥

        面具男子目光有些幽深暗沉,深深的看着这个爪印,抿唇沉默不语,全身似乎散发出一股凄凉的气息,也只是一会,他眸光一闪,瞬间飞身消失在原地。

        公玉寒雪感觉一阵风旋过后,那面具男子便消失了,公玉寒雪眉头紧蹙,为何刚刚那一瞬间她仿佛能感觉到面具男子全身的悲凉和冷寂,看着已经消失的面具男子,公玉寒雪清澈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这是血狐爪印”不知何时淳古孤诺已经站在了公玉寒雪面前,看着那印记目光有些凝重,闪着明明灭灭的光泽,整个人的气息也有些暗沉,似乎沉淀出什么深沉之色。

        “血狐?”公玉寒雪心惊,她刚刚有猜测是血狐,可内心却不敢相信,有些排斥这个想法,毕竟这血狐只是人们编造出的神话里故事里才有,怎么可能是血狐呢,这血狐极其珍贵,但它本身也有太多传奇诡异的故事,人们会期待看到血狐,又会害怕恐惧看到血狐。

        “若上古书籍记载的是正确的话,我想这确实是血狐印,能抓出这样印记还能染上白红之色,除了它,我想不出还会是别的”淳古孤诺冷静的道,以前他看到那些书籍会以为都只是人编造的,可自从去了玉隐城那一趟,经历了太多,他才恍然明白这个世界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神秘之人和动物,远远超乎他的想象,所以如今看到这样的印记,他相信传说中的血狐也是存在的。

        公玉寒雪眉心紧拧,微微沉吟一瞬道“这里怎么会有血狐出没,就算是有,也该是黑森林里雪山上有”

        “据我所知,若没有特殊的事情,或者若没有跟血狐本身有关的事情,它是不会离开它的地牌”淳古孤诺感觉到外面风雪肆虐的越来越重了,微微迈步挡在公玉寒雪面前,给她挡住一部分直接吹来的风力。

        公玉寒雪自然没有注意到淳古孤诺这细微的动作,她的神情都落在了这血狐印上,对淳古孤诺的话不置可否,点了点头,突然她眼中波光一闪,沉声道“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血狐所出,或许会有很大的危险。

        公玉寒雪说着,便立马回到里面将东西收拾一下,拉着淳古孤诺就迈向她们的马车。

        可一出门往旁边看去,公玉寒雪神色一震,她们的马车不知何时已经碎成了碎片,拉车的马匹也已经不见了,公玉寒雪眼眸一冷,闪过冷厉的锐色,手心紧握,唇瓣冷冷的抿着,不知在想什么。

        淳古孤诺看到马车破碎,心也一震,凤眸波光微闪,感觉到公玉寒雪身上冷寒沉郁气息,淳古孤诺心微微一纠,待看到远处雪地上还有马印,淳古孤诺脸色微变,对公玉寒雪道“那边雪地有马的脚印,像是刚刚踩上去的,马应该跑不远,我们追过去,应该来得及”

        公玉寒雪冷锐的光芒微微消散,点了点头,带起淳古孤诺飞身而起,追着那马匹脚印而去,果然不一会,在一处林中边上看到站在那里的马,公玉寒雪心微微一松,落地后走到马匹边,确定没什么特别之处,心神才微微缓和。

        就在两人刚走到马边,突然远处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公玉寒雪倏然回头,远处她们刚刚待得的那个破庙已经轰然坍塌了,公玉寒雪眼眸倏然睁大,心神狠狠一震,脸色一变,不再犹豫,对淳古孤诺道“快上马”这是一场似乎由血狐而引发的轰鸣,这血狐为何如此破坏这周围的一切,她和那血狐没有任何接触,淳古孤诺估计也没有,想起那面具男子复杂的光芒,公玉寒雪心里一惊,难道是那个面具男子跟血狐有关联?果然,陌生人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淳古孤诺也知道此地不易久留,神情一凝,立马翻身而上,顺势将手递给公玉寒雪,将公玉寒雪拉了上去,公玉寒雪也不忸怩,动作利落洒脱。

        两人上马后,立马打马离开,马嘶吼一声,便朝前飞奔而去,还好风足够大,雪被吹的薄了些,马行走并无困难。

        在马一动的瞬间,公玉寒雪身影还没怎么坐好,身体一晃撞向身后的淳古孤诺身上,淳古孤诺冷不丁被公玉寒雪的身体撞着,闷哼一声,却也很快的伸手扶住公玉寒雪,握着那不盈一握的纤腰,淳古孤诺心一荡,此时近距离闻着属于公玉寒雪身上独有的清新女子香,没有时下女子浓妆艳抹的脂粉香,反而是身上自然散发的味道,美好的让他心神恍惚,淳古孤诺将目光落在旁边,任冷风吹在他身上,凤眸里的光芒多了一丝克制。

        公玉寒雪并没有往旁边去想,她此时眼神紧盯前方,想着赶快离开这里,将淳古孤诺的手使劲扣在自己腰间,冷静道“把好了”说着,便一拍马身,让马飞速的奔驰。

        却说端木秦黑衣斗笠的踏空落在屋檐上,静静的凝视着夜空,看着远处那夜色似乎有些泛红,心一凝,眼中闪着复杂深邃的光泽,突然从他身后冒出一个同样斗笠的男子,躬身道“宫主,有血狐出现”

        端木秦身体一动,如玉的手紧紧捏着,冷冷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来人恭敬的回道“属下未向任何人回报,黑森林里的据地属下也让人封锁了任何一切消息,玄老不会知道”来人知道宫主问的定会是玄老。

        端木秦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意,冷哼一声道“他的手伸的太长,也该收敛收敛了”

        “少主人,玄老……”来人听着端木秦的话,不小心将少主人说了出来。

        “金杀,记住我只是你们的宫主,你这次做的很好,知道自己真正要效忠的是谁”端木秦淡淡的说着。

        金杀却脸色遽然一白,腿一弯,一跪,“属下誓死效忠宫主”声音里还散发着一丝颤抖。

        “嗯,很好,记住我说的话”端木秦说完便飞身朝黑森林的方向而去。

        却说数日后,公玉寒雪和淳古孤诺来到了黑森林里,看着浓郁的树木,公玉寒雪心里疑惑“这里是传说中的黑森林吗?为何我觉得跟普通的林子没什么区别”

        “小心,往里走你自会感觉到不一样”淳古孤诺将公玉寒雪脚边的一个树枝拨开,防止拌着公玉寒雪。

        公玉寒雪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枝细细微微的撒照在地上,这里果然是如春之日,外面还风雪肆虐,这里越往里走越能感觉到春日融融的暖气。

        这里仿佛就是与世隔绝的感觉,跟外面简直不是一个季节,这样诡异的现象让人心觉得很诡异,此时她有些相信淳古孤诺的说法,也许这片地域是从海外飘来的,却一直保持着它原来的地貌特征。

        待夜色降临后,公玉寒雪明显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阴寒之气,公玉寒雪眼神微冷,然后转头看向淳古孤诺道“淳古孤诺,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变的越发阴寒了”

        可公玉寒雪刚说完,她就心一惊,为何淳古孤诺身上散发的气息跟这环境竟然一样,这里气息如何变,淳古孤诺身上的气息就怎样变,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淳古孤诺跟这里有什么渊源不成。

        淳古孤诺刚要对公玉寒雪说什么,却看到周围亮着一双双绿光,“不好,公玉寒雪快把火把灭了”说着,淳古孤诺便将公玉寒雪手中的火把摔在地上,用脚踩灭。

        公玉寒雪这才看向身旁,心里一惊,这些全是狼,“是狼群”

        “这不是普通的狼群,这是千年前留下来的最古老狼群”淳古孤诺眼中目光明亮锐利,射向周围的狼群。

        “嗷呜……”那些狼群就蹲在那外围,看着公玉寒雪大叫,半晌也没有上前攻击。

        这反而让公玉寒雪心里有些纳闷,疑惑也渐生,对淳古孤诺审视了良久,不知为何,进了这黑森林,她就觉得看淳古孤诺有些不一样了,他的那双凤眸此时在她眼里越发的妖长,似乎有些妖异。

        公玉寒雪摇了摇头,她可能想多了,看到那些狼群并不敢靠近她们,两人便继续往前走,这一路上也见着各种怪物珍奇,但他们也都远远的站着并不靠近两人。

        眼看越来越靠近黑森林那处山峰,公玉寒雪心也越发凝重,可此时两人刚踏入前方,便被一阵雾气给包围住。

        “公玉寒雪”淳古孤诺一把抓住公玉寒雪的手,紧紧握住,生怕将她弄丢。

        公玉寒雪并未睁开淳古孤诺的手,她知道此刻两人稍有不慎,就容易被这诡异的红色雾气给分散了。

        感觉到淳古孤诺的担忧,公玉寒雪对他摇了摇头道“我没事,这雾竟然是红色的,很诡异”

        “我想起来了,这是暗惑独有的,传说千年前惑用来迷惑世人的东西”淳古孤诺想起在古墓壁画上看到的,还有他以前在狄修国地宫里看到的古书,心里都越发的肯定了。

        “暗惑?一妖一惑的惑?”公玉寒雪眼眸眯起危险的光泽,一边用手扫着这红雾,可公玉寒雪话一落,突然一阵诡异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

        “巨石?”也只是一瞬间,那红雾便消失了,从地里冒出无数的巨石,淳古孤诺拉着公玉寒雪避开,不一会,两人便被巨石给圈住了。

        “这巨石为何如此的熟悉?”公玉寒雪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异样的轻颤,总觉得这些东西好熟悉。

        “这不是巨石,这是千年前冰殿里的真柱,用来镇住异邪之气的”淳古孤诺觉得此时自己脑海里竟然还如此的冷静,仿佛遇到什么,他脑海里就会想到曾经看过的。

        “不对,如果真的是用来镇住异邪之气,那现在就是我们的机会,前面不远处就是山峰,应该是琼杀宫坐落的地方,趁现在异邪之物无法出现,我要进去救狼大她们”公玉寒雪冷静的分析道,以前她找不到狼大她们的消息,便是因为琼杀宫是邪宫,阴气缭绕,若是寻常人根本就不会发现这琼杀宫的位置,因为这阴气可以有隐藏的作用。

        “不行,现在太危险,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淳古孤诺摇头劝道。

        “淳古孤诺,我有公孙子雪给我的地图,他不会弄错的,只要给我一处破绽,我就可以让他们全部覆没,伤害我的人总要付出代价”公玉寒雪冷冷的说着,声音里透着冷寒危险之气,让人不敢直视。

        淳古孤诺手心紧握然后松开坚持道“若是你要进去,让我陪你一起吧”

        “淳古孤诺,现在不是时机,进入那里面我还要靠你分散他们一些注意力,我自己进去”公玉寒雪认真的看着淳古孤诺的眼神,神情郑重不容置疑。

        看着不容拒绝的公玉寒雪,淳古孤诺凤眸微闪,点了点头,他恨自己此时的无能为力,可若能帮助她,按照她需要的去做,也是极好的。

        公玉寒雪在淳古孤诺耳边耳语几句,淳古孤诺眸光有些复杂,可还是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只是你自己小心”此时也许有太多的担忧却也无法说出来,他知道公玉寒雪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心思,他更是无法在这样紧张的时刻说不相干的话,只能用一句话来表达他那复杂的心情。

        “那是自然,我的生命不单单是我自己的,我还要做很多事情,不会允许我自己出事的”说着,公玉寒雪便跟淳古孤诺分开行动。

        ……

        夜色静谧如水,越发的深沉,公玉寒雪冷冷的看着眼前被一股红雾缭绕包围的建筑,嘴角勾起狠厉的弧度,脚尖一点飞身而起,全身速度快如闪电的旋身钻入第九层,她身体所过之处,门外两人瞬间毙命。

        公玉寒雪眼眸锐利的扫过,看着第九层的布局,眸中光芒一变,跨上屋梁上,横向而飞,带起阵阵冷香,衣袖间的蔷薇花如无数夺命追魂刀般,刺向屋内的所有人,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那瞬间,便被一花毙命。

        公玉寒雪此时才飞身落下,空气中流动着蔷薇花香,花瓣纷纷扬扬的弥漫在整个空气中,如一场唯美繁华之景象,动人心魄,也夺人心魂。

        可就在公玉寒雪要进入下一层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屋子里的很多东西瞬间落在地上,噼啪碎响,公玉寒雪心一惊,一跃而起,避免地面的晃动带动她身体的不平衡,公玉寒雪踏空而立,透过窗户,感觉外面似乎一片雪白,待看到外面似乎有翻滚的雪球,公玉寒雪脸色瞬间一变,山峰另一边才是雪,这一面确实四季如春的,按照道理连雪的影子都不该有,可为何还发生这样的雪崩事情,公玉寒雪想着,便立马脚尖一点,破空而出,可看着已然接近的无数巨大雪球,公玉寒雪即使再快的速度也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公玉寒雪身体僵住的瞬间,突然一股大力将她甩了出去。

        “轰”公玉寒雪身体落在了地上,头碰的一撞,更是狠狠撞在了地上,让她的头有些疼痛,待她回神时,却也只来的及看到救她那人一闪而逝的身影,公玉寒雪心一惊,眼眸倏然睁大,那是面具男子,竟然是他救了她,他们两人就见了一次面,那他为何要救她呢,想着他为了救了自己,反而让他自己陷入这雪崩里,公玉寒雪心里就一纠,总觉得似乎还有很多影像在自己脑海里闪现。

        公玉寒雪头有些疼,她怔怔的看着眼前雪白的一切,听着耳边不断轰隆的巨响,心狠狠颤着,她觉得她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也是这样雪白的一切。

        “啊”公玉寒雪似想到什么,脸上开始冒汗,大喊了一声,仿佛情景重现,在她很小的记忆力,有那么一个美丽的少年,也是在这样一个雪地里救了她。

        公玉寒雪觉得脑海里仿佛开了一个口子,记忆逐渐回拢,她的心也狠狠一纠,似笑似哭的看着她眼前的雪,两次的场景重合,她有些恍惚怔怔的开口“雪哥哥”

        “雪哥哥”公玉寒雪大叫一声,便瞬间爬起朝着刚刚那个方向奔去,用手挖着那雪,脸色更是苍白,眼眸中闪着深深担忧的光泽。

        “雪哥哥,你千万不能有事”公玉寒雪也不顾自己如何,也不怕再来一次雪崩,她此时只知道要救她的雪哥哥,那个银发银眸,被人嘲笑的温雅少年,即使再凄凉也会对她温柔的笑,将她抱在怀里不让任何人欺负的少年。

        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公玉寒雪不知为何心那样的暖也那样的痛,为何就忘记了呢,虽然是前身的记忆,公玉寒雪却觉得那样的真实,仿佛就融入了她自己的灵魂,让她不得不动容,心揪着更是眼中酸涩落泪。

        “寒雪,我在这里”就在公玉寒雪恍惚落泪间,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听到她耳边就犹如天籁之音。

        ------题外话------

        面具男子的身份想必大家也猜测出来了嘿嘿,他和咱女主有什么渊源呢,下文揭晓哈,七七的文比较细腻,悬念丛生,都是相互联系的,大家看文稍微仔细点哈,么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0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