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六十六章青梅竹马

第六十六章青梅竹马

        公玉寒雪恍惚间有些不敢置信,这声音……待她缓缓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看到在雪堆旁虚脱的躺着一个人,银发胜雪,冰肌雪骨,美艳不可芳物,如风般飘渺虚幻,毫无瑕疵,仿佛敛尽天地荣华,夺人心魄。

        公玉寒雪泪眼朦胧中看清发出声音的人,用手将眼泪胡乱一擦,用手狠狠的扭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确定是疼的,这才胡乱爬起来到来人身边。

        看着脸色苍白冒冷寒的公孙字雪,公玉寒雪心一颤,更是一疼,看到他即使疼的脸色煞白,依然柔和宽慰的对自己笑,公玉寒雪心便酸酸的,眼泪又似乎要抑制不住的流出来。

        “别哭”公孙子雪看到公玉寒雪泪眼朦胧,心一疼,眼中闪着怜惜心疼的光泽,仿佛要吃力的伸手给公玉寒雪将泪光擦去,他的声音那样的轻柔,如羽毛般要轻轻的抚平人的心口。

        公玉寒雪手轻颤的将公孙子雪扶起,喜极而泣“雪哥哥”她的雪哥哥还在,曾经在她童年记忆里最美好的少年,那个无时无刻不合乎她的人,终于再一次唤醒了她的记忆,也重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可惜她一直都不知道,若不是今天,她会想自己是不是永远都不记得了。

        想着公玉寒雪眼里闪过愧疚和自责,一边用衣袖给公孙子雪扑落身上的雪,看着他脸上一些细微的伤痕,公玉寒雪心纠疼着,自责着,这些一定都是因为她才造成的。

        公孙子雪听着这声久违的雪哥哥,心泛起深深的涟漪,那些美好的记忆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这些年他就是靠着对她的思念度过来的。

        对她的在乎和呵护仿佛从最初相见的时候就开始了。

        他的寒雪妹妹,还是这样的感性这样的惹人怜惜心疼,他等了她好久好久,他一直就在荒州,他答应过前太男妃—公玉寒雪的父亲,要留在荒州,等她的回来,从少年时和公玉寒雪分开后,他便一个人冰冷荒芜的度过一个个日夜,凉薄无情,只因他的情从最初的时候,就给了这个让他心甘情愿呵护和爱护的女子。

        “哇,大哥哥,你好漂亮,我带你回家好不好”那是他最脆弱狼狈的时候,他年仅七岁,她才三、四岁,却用稚嫩的小手呵护他,用脆脆的声音唤醒了他死寂的内心,那时他不敢睁开冰冷的眼眸,怕吓着她,怕她不会再说他漂亮。

        可那时候小小的公玉寒雪却不死心的扒着他的眼睛,愣是让他不得不睁开双眼。

        “哇,大哥哥,你的眼睛也好好看呀,像雪一样,我好喜欢”公玉寒雪对他灿烂的一笑,然后吧唧一下在他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亲完后还灿烂的笑着一直盈盈的看着他,让他的心神都颤了。

        当时他虽然心冷寂几乎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却被她突如其来的一个吻给惊住了心神,脑海里更是苍白,直接怔愣住了,也忘了当时的处境,他就那样静静愣愣的看着那个如精灵般美丽的小女孩。

        而她却脆脆的笑着“大哥哥,你这么漂亮,我亲了你,你以后可就是我的啦,谁都不准碰你”三、四岁的公玉寒雪摇着头,灵动的眼睛眨呀眨的,还上前抱住他。

        那几乎是他记忆里第一个如此温暖的怀抱,仅仅七岁的他,那时候就心狠狠的颤着,后来他无数次的回想,恍然明白,那时候他就动心了,对年仅三四岁的公玉寒雪动心了。

        她那样美好,就那样如阳光般照进了他冰冷的内心。

        看着他躺在雪地里几乎一动不动,三四岁的公玉寒雪使出巨大的力气将他给扶起,那时候他已经毫无思考的能力,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知道自己陷入这样灿烂美好的笑容里,无法自拔,不想动,更不想吓着她。

        “来,大哥哥,你是我的了,我现在带你回家”三四岁的公玉寒雪一边呼哧吃力的将七岁的公孙子雪扶起,一边清脆而欢快的说着,径自高兴着,仿佛得了最好的东西。

        “大哥哥,你是不是不能走,没事,你别怕,我来背你回家,我的力气可大了”三四岁的公玉寒雪似乎忘了她还小,脸被风雪冻的有些通红,因为用尽全身力气,脸上更是有些冒汗,她说着,还怕七岁的公孙子雪不相信似的,将他全身往自己背上挪动。

        可无论她使出多少力气,公孙子雪都没法被她背起。

        “呜呜,大哥哥,我背不动,那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我不要你一个人在这里,冷冷的,怪孤单的”三四岁的公玉寒雪折腾了大半个时辰,仍然无法背动公孙子雪,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抹着眼泪,拉住公孙子雪的肩膀,可怜兮兮的说着。

        七岁的公孙子雪看到三四岁公玉寒雪的眼泪,心第一次觉得疼了,他慢慢的伸出手指给公玉寒雪将眼泪擦去了,想用手给她暖和暖和脸蛋,却猛然想到自己身体都是凉的,这样的他怎能靠近这样美好的女孩呢。

        想着,七岁的公孙子雪便落寞的低下了头,这样的他注定是孤独冰凉的,他无法靠近她也无法接近她,她那样美好,而他仿佛跟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虽然那时候公玉寒雪才三四岁,可她仍然能感觉到公孙子雪的不开心,一把抱住公孙子雪道“大哥哥,我会在这里陪你的,你不要怕”

        七岁的公孙子雪什么都没说,他觉得女孩可能只是一时好奇,待会她自然会觉得他无趣,会主动离开的,就这样公孙子雪静静的坐在雪地里,而三、四岁的公玉寒雪也陪着他坐在地上,开始叽叽喳喳的说她最近闯的祸,说她的父母亲,说她的姐姐,他就那样动容的听着,银色的眼眸里闪着向往期待的光泽,也想体会那样温馨幸福的感觉。

        不知不觉,一两个时辰过去了,天色也渐渐黑了,风也越发的冰冷刺骨。

        “大哥哥,我怕”小孩子一到夜间是很容易害怕的,而且在雪地里待得时间长,公玉寒雪也开始全身发抖,她有些颤颤的开口说着,眼睛依赖的看着公孙子雪。

        公孙子雪听着三四岁的公玉寒雪声音有些不对劲,待看着公玉寒雪脸色也是很不好,他的心里一怕,怕这样美好的女孩就这样消失了,就像他的母亲,此时的她脸上被冻的通红,那灵动的眼睛仿佛还泛着血丝,让人心怜。

        公孙子雪想也不想的站起身,将小小的公玉寒雪抱在怀里,轻声道“别怕,大哥哥带你回家”虽然,他知道这样的自己出现在别人面前,很容易被当成妖怪或者异物乱棍打死,可他那时候却没有一丝的害怕,他当时想只要她好好的,只要将她带回家,无论自己如何,都无所谓,他唯一想的便是她一定不能有任何事情。

        “嘻嘻,大哥哥,原来你会说话,真好”三四岁的公玉寒雪嚅嚅的开口道,即使全身有些不对劲,可她依然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更是不怕他身上的冷气,将小手环住他的脖颈,紧紧圈住,将头靠在他的怀里。

        当时虽然他只有七岁,可他因为从出生就不同寻常,自然懂的很多,那时候小小的公玉寒雪依赖的抱着他,靠在他身上,他的心变的暖暖的,希望就这样一直抱着这个小小的女孩,永远不松手,他当时竟然还有一股强烈的想法,将她藏起来,跟他在一起,让她永远陪着他,这样他们就不会分开了。

        他就那样抱着小小的公玉寒雪往前走,往森林外走,他那时候的心软软的还暖暖的,也有深深的不舍,越靠近外面,越看到外面的灯火,他走的便越慢,很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样是不是就不会分开,虽然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想法,可他的脚步依然还是坚定的抱着公玉寒雪往外走着。

        “寒雪,寒雪,……”外面似乎传来一声声的呼唤声,那样急切的声音,让人听了都心里一惊。

        公孙子雪脚步愣愣的定住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些奇怪,他怀中的女孩才三四岁,为何会出现在森林深处?那样深深的疑虑萦绕在他的心间,让他不知道要不要将她送回去,会不会还有更多的危险?而且外面的人到底是她什么人,会不会对她好,还是会对她不利,公孙子雪的心中闪过很多画面。

        就在他犹豫间,突然从外面飞来一个身影,待那身影落地后,看到他的那一瞬,那人绝美的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深沉似乎染上着什么别的情绪,让人辨不清他真实的想法。

        “寒雪”绝美的男子看到寒雪的一瞬间,光芒变的柔和,仿佛松了一口气。

        “爹爹”小小的公玉寒雪听到熟悉的声音,然后转头脆脆的喊了一声,当时他的心似乎还有些害怕,怕这个小小如精灵般的女孩要离开他。

        绝美的男子宠溺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上前抚摸着她的头,要将她抱回自己的怀中,可小小的公玉寒雪却死死抱住公孙子雪“爹爹,这是大哥哥,是我的”说着,还象征性的圈的越发紧了。

        绝美的男子一愣后一笑,对七岁的公孙子雪点了点头道“你跟我回去吧,我女儿喜欢你”声音虽然冰冷但有一丝动人的温和,仿佛只要是公玉寒雪喜欢的,他就会接受。

        不知为何,听着那绝美男子的话,七岁的公孙子雪就那样懵懂的点了点头,他不想跟小小的女孩分开,似乎也相信这个绝美的男子,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跟着绝美的男子走了,也正式的走入了这个家庭,成为寒雪的雪哥哥,更是拥有了童年最美好的记忆,这么多年,他也是靠着这些美好的回忆生活着,坚持着,等待着。

        后来他再回想,才明白,原来从那个时候,围绕在公玉寒雪身边的阴谋便开始了,仅仅三四岁的她也是被人给骗进了森林里,以为她可以自生自灭,却没想到她活着从森林里出来了。

        这些远远的记忆那样清晰,仿佛就如昨日,暖着他的心,就连此时被风雪肆虐,受到极大的伤,他依然觉得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只要她能好好的便是对他最大的安慰,公孙子雪虚弱的看着公玉寒雪,微启唇瓣道“寒雪,我没事,别哭”她的眼泪仿佛掉入他的心尖,灼伤了他的心,所以他是见不得她的眼泪。

        “嗯,我不哭,因为我的雪哥哥最不喜欢看我哭”公玉寒雪用衣袖擦着眼泪,含泪笑着看着公孙子雪,她知道她的雪哥哥看到她的泪,心里会难过,她不要他的雪哥哥难过,所以她不能哭。

        公孙子雪心里长长一叹,怜惜的看着公玉寒雪,吃力的伸出如玉的手给公玉寒雪将残余的泪光擦去,继续柔声安慰道“寒雪,没事的,不哭呀”声音柔柔和和的,那样动人那样的温暖心间。

        公玉寒雪眸光盈盈波动,这样动人温暖的话如小时候一样,她的雪哥哥也是如此的安慰呵护她,每次她哭的时候,公孙子雪也是这样柔声安慰她“不哭呀”还会抱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只要是她喜欢的,他都会弄来,他明明那样冰冷的性情,却依然会为了哄她开心,想尽各种办法。

        回忆太过美好,所以她最见不得公孙子雪这样虚弱的样子。

        “雪哥哥,你受了很重的伤,我来给你运功”公玉寒雪能细心的发现公孙子雪轻颤的手,若不是极力忍不住,她的雪哥哥不会是这个样子的,说着,公玉寒雪就要扶着公孙子雪给他运功。

        公孙子雪一把握住公玉寒雪的手,轻柔的力道却让公玉寒雪挣脱不开。

        公孙子雪对公玉寒雪摇头,轻声温雅道“寒雪,哥哥没事,你不要担心,我休息一会就会好”他不想让公玉寒雪为他消耗任何的功力,不想她伤者更不想他累着。

        “雪哥哥,我要给你运功,雪哥哥,你若有个不好,我这里会很疼很难过的”公玉寒雪指着自己的心,认真的看着公孙子雪,不让他拒绝,她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那样美好的雪哥哥这样虚弱下去,所说理智的想,那些该是前身的记忆,可那样温馨而又动人的童年记忆,对她来说怎么也挥之不去,仿佛深刻的融入在灵魂,让她无法去分辨,仿佛那就是她自己深刻的记忆,不容她去想别的,只能这样深深的在意着。

        “寒雪,听话,不要动内力,我没事,这样靠一会就会好”公孙子雪轻柔的抚摸着公玉寒雪的脸,眼中柔情似水,又似染上了什么怜惜和一丝愁绪。

        公玉寒雪因为一直注意公孙子雪的神情,自然捕捉到了这抹愁绪,心里越发不安和疑惑,是什么让她温雅凉薄的雪哥哥染上了那样的愁绪。

        “雪哥哥,你千万不能有事,我好不容易记得一切,又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你,找到你,你不可以再离开我”公玉寒雪心里深深的不安着,她便伸手抱住公玉寒雪的腰,紧紧的抱住,口中喃喃不安道,如今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少,那样宠爱她的父母和姐姐,还有全府那上千人,那些人都在童年里宠着她爱着她,厨房的刘大娘每次都会多做一些点心,每次她玩的疯了饿了,她都会慈爱的拿出点心给她吃,花园里的严大伯,会用草给她编织无数的小动物……那些给她温暖的身影,都在那年的一夜,全部染满鲜血,从那时候起,那些染血的记忆便铺就了她心中的仇恨,她发誓要让敌人尝试无数的痛苦。

        感觉到公玉寒雪的不安,公孙子雪一边抱住公玉寒雪的身体,一边用手轻拍她的后背,温柔的安慰道“我在呀,寒雪,我在呀,别怕,我不会离开的,雪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要担心,雪哥哥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就如同小时候一般,每次她不开心的时候,都是这样习惯的抱住他,在他怀里诉说着一切,而他也是这样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轻轻的说着话,只要这样,她都会安静下来,心情也会平静下来。

        公玉寒雪浮躁的心果然淡淡的平静下来,她总觉得她的雪哥哥声音里有一股魔力,能让她的心那样的回暖和安宁,仿佛有再大的困难,再大的事情,她都可以安心,她可以闯很多很多的事情,只要有她的雪哥哥在,便什么都能摆平,这便是她小时候的认知。

        现在想想那样的美好,公玉寒雪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开心的笑意,真好,她之所以忘记,是因为再也见不到雪哥哥,是很孤单和痛苦的,所以她无数次梦中惊醒,却无法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只能一次次的逼迫自己忘记,因为只有那样,她才能不再回想不再痛苦,之后一场梦魇醒来后,她便真的忘记了童年记忆里的雪哥哥。

        当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其实是熟悉他那股气息的,可为何就是想不起来,还不知道呢“雪哥哥,你是不是怪我,怪我没想起你,我不是故意的,以前再也见不到你时,心里好痛,无论怎样找,都找不到你,连梦里也找不到,所以我才会忘了,雪哥哥,你一定不要怪我……”公玉寒雪抱住公孙子雪的手越发紧了,因为忘记这样好的雪哥哥而自责着,是她的雪哥哥从最初就一直保护她呵护她,照顾她,更是在危险的时候不顾一切的保护她,小时候,她很调皮,遇到无数次的危险,都是雪哥哥保护她,因为她,他全身上下有了好多的伤痕。

        公孙子雪心里长叹,怜惜的抚摸着公玉寒雪的发丝,浅浅道“寒雪,你在雪哥哥的心中是最好的,雪哥哥怎会责怪你呢,你知道吗,雪哥哥无数次的感激上天,让我的寒雪一直好好的长大,还出落的如此美好,只要寒雪好好的,雪哥哥就别无所求,寒雪忘了雪哥哥,也只是因为雪哥哥不在了,让你伤心和难过了,所以呀,寒雪忘记了雪哥哥也不是寒雪的错,反而是雪哥哥的错误……”公孙子雪心里也无奈着怜惜着,低头轻轻的吻着公玉寒雪的发顶,闻着熟悉的香气,满足的叹息,她终于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里了,哪怕以后她还有太长的路要走,他都可以无所畏惧的守在她身边,只是他担心血狐,想到这里,公孙子雪眼中闪过冷厉坚定的光泽,无论如何,只要有他在,没有任何人能伤害的了她,哪怕是……

        “雪哥哥,有你在真好”公玉寒雪微微抬头,看着公孙子雪眼中柔情的光芒,还有那嘴角的笑意,心里终于缓缓松了一口气,她其实一直都知道,无论过了多久,她的雪哥哥还是雪哥哥,刚才那雪球。

        想到这里,公玉寒雪眸光一闪,有些焦急的看着公孙子雪,道“雪哥哥,我不放心,你让我看看”说着便要给公孙子雪把脉,她是懂得医术的。

        公孙子雪眼中一丝寂寥的光芒一闪而逝,立马避开公玉寒雪的手,柔声安慰道“寒雪,来先让雪哥哥看看你有没有事情,雪哥哥就是刚刚运气过度,这才虚弱了,是累的,没事,一会就好,小时候也是这样,你是知道的”公孙子雪将眼中的涩然掩藏住,含笑看着公玉寒雪道。

        公玉寒雪被公孙子雪一打断,想起了小时候的记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笑的对公孙子雪道“雪哥哥,我没事,你看,我好好的,有雪哥哥在,我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怕公孙子雪不信,公玉寒雪摇晃着脑袋和手伸展给公孙子雪看。

        只是公孙子雪眼中闪过一丝锐利,深深的看着公玉寒雪,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

        公玉寒雪一愣,有些奇怪她的雪哥哥为何此时气息变了,霸气测漏,更是一身冰寒之气,公玉寒雪顺着公孙子雪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眼眸一睁,糟糕,她忘记了她刚刚用手使劲的扒雪,有些磨破了皮,公玉寒雪立马将手放在自己身后,可千万不能被雪哥哥知道,否则她就“惨了”这雪哥哥从小就拿她比他的命还珍贵,她若是受了一点伤,她的雪哥哥是不会责备她,可他会冷上好几天,惩罚他自己让她知道错,后来她就不敢再受伤了,这雪哥哥可是她的,每次他不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就很无聊,还没人陪她出去玩。

        她都条件反射了,一看到雪哥哥脸上冰冷的神情,她就心里发怵,公玉寒雪咧开一个大大的笑意,讨好的道“雪哥哥,我没事的,我真的没事”公玉寒雪说着,便暗自吐了吐舌头,她有些不敢对视公孙子雪的目光,如今有了小时候的记忆,她仿佛又回到了那时候的时光,也是这样的。

        看着公玉寒雪目光乱瞟,就是不敢对视他的眼睛,公孙子雪心疼的要命,可也舍不得责备,心里无奈的叹息,摇了摇头,将公玉寒雪的手给抓住,怜惜的看着,眼中闪着深深的心疼,柔声略带责备的道“怎么还是这样不爱惜自己呢”这样的她,怎能让她放心,也不知道这十多年来,她是如何度过的,肯定是吃了很多苦,从小她就不会照顾自己,她离开了所有人到底是如何照顾自己的呢?一想到她可能受到的各种苦,他心里就疼的要命,更是自责的要命,那时候他不够强大,更是无法做什么,待他回来时,一切都变了,他也再也找不到她了,只能按照公玉寒雪父亲曾经交代说的去做,因为只有那样,他才能安慰自己说他能等来她。

        也是这些任务,才让他坚持到现在,公孙子雪伸手狠厉的一撕,将自己身上的衣袖给撕开,然后轻轻的呵护住公玉寒雪的手指,再将自己撕下的布料给公玉寒雪轻柔的包扎,动作间小心翼翼,仿佛对待珍宝般。

        公玉寒雪暗自吐了吐舌头,安静的任公孙子雪给她包扎手指,她知道此时不能动也不能拒绝的,她要是再折腾,更会惹她的雪哥哥生气的,此时她虽然神情扭捏,可心里却是甜蜜的,因为她又看到了雪哥哥如此珍爱的对待她,仿佛也回到了童年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中。

        “雪哥哥,你快看,这是娘给我做的新衣服呢”三岁的公玉寒雪蹦蹦跳跳的往公孙子雪身边跑。

        公孙子雪一看公玉寒雪跑那样快,脸色一变,还没等他飞身跑到公玉寒雪身边接住她,公玉寒雪便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寒雪,你怎么了?”公孙子雪焦急的将小小的公玉寒雪扶起,赶忙给她将衣服上的灰尘拍了下去,银色的眼眸中闪着深深的担忧。

        “呜呜,雪哥哥,衣服沾上灰尘了”三岁的公玉寒雪压根忘了疼,她现在在乎的是她刚刚最喜欢的衣服磨破了一点。

        七岁的公孙子雪蹦着脸色,眼眸中明明闪着心疼的光泽,却冷冷的对公玉寒雪道“你就记得你的衣服吗?手不疼?”

        三岁的公玉寒雪嘟着嘴巴,看了看自己的手,撇着嘴“疼”

        “疼,还跑的如此快”七岁的公孙子雪就是那样细心温柔的给她包手。

        想到曾经那些时光,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甜甜的笑意,眼中更是眉眼弯弯,仿佛这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能享受到雪哥哥的温柔才是最温暖的幸福。

        公孙子雪给公玉寒雪包扎好后,微微抬头,却冷不丁的看着暗自笑着的公玉寒雪,公孙子雪本来冷冷的神情此时却不得不失笑摇头,他的寒雪呀,还是没变,跟以前几乎一模一样,他舍不得责备,又舍不得说,只能自己一个人心疼,此时无奈的抚了抚她的头发,浅浅道“你呀”

        公玉寒雪眼眸转了转,然后瞬间在公孙子雪脸上吧唧的亲了一下“我就知道雪哥哥最好了”

        公孙子雪一愣,冷不丁的被公玉寒雪一亲,心中狠狠一颤,如被电击,如此的心颤心醉,待他回神,看到公玉寒雪正狡黠含笑的看着他,公孙子雪一把扣住公玉寒雪的头,轻柔的吻了吻她的唇瓣,喃喃道“下次不能再受伤了,不知道我会心疼吗?”

        “好啦,雪哥哥,我以后一定小心,好不好,不要生气了,更不要不理我嘛”公玉寒雪扯着公孙子雪的衣袖,使劲的晃动着,更是嘟嘴撒娇着。

        公孙子雪心暖心醉,他自然知道她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撒着娇,而他也幸福的享受这样的她。

        “好,这次不会生气,也不会不理你,下次一定不要受伤了”公孙子雪不放心的再次嘱咐着。

        “嗯嗯,我知道了,刚刚还不是太过着急,只要雪哥哥好好的,我就不会受伤,嘻嘻”公玉寒雪说着,便一笑,对公孙子雪做了个鬼脸。

        “对了,雪哥哥,你现在能好点了吗?”公玉寒雪说着,便用手紧紧握住公孙子雪的手,握着他泛着凉意的手,心中疼惜,她的雪哥哥从小就全身冰凉,此时想到在破庙处他出现时,是黑发黑眸,一定是他强制用内力给压制了本来的颜色,公玉寒雪心里深深的纠着,以前为了陪她出去玩,也不想让他银发银眸惹不必要的麻烦,他也都努力用内力压制,都只为了陪她,也为了让她开心。

        公玉寒雪眼中泛着盈盈波光,她的雪哥哥为她做的太多了,让她感动,心颤,更是不知该如何给予回报,如今她再也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她怕自己要做的事情将她最美好的雪哥哥卷入,那是她最不想的。

        就在公玉寒雪要问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怪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公孙子雪银眸冷光一转,淡声道“附近有什么发生”

        公玉寒雪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也凝神去听周围的动静,确实有一股奇怪的声音,似乎也像是喊叫声,似想到什么,公玉寒雪脸色一白,惊呼道“糟糕,我将淳古孤诺忘了,他不会出事吧?”公玉寒雪神情暗恼,她见了雪哥哥,便什么都忘记了,这下糟糕了,这雪球不会也将淳古孤诺给埋了吧,如果真是这样,她估计是无法原谅自己的,毕竟淳古孤诺可是为了她才入这样危险的境地。

        公孙子雪似乎也知道公玉寒雪心中所想,便缓缓道“寒雪,我们要先找到淳古孤诺”

        “嗯”公玉寒雪点了点头,便起身,伸手将公孙子雪给扶起。

        “寒雪,我没事,我自己可以”公孙子雪安慰的对公玉寒雪微微一笑,然后握住公玉寒雪的手往声音的方向而去,他的身体比刚刚好很多了,就算是有些虚弱受伤,他也不会让公玉寒雪看出端倪的。

        两人顺着声音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在一处山坡处看到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淳古孤诺。

        “他这是怎么了?”公玉寒雪心惊,两人分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她还分工让他引燃火光,分散琼杀宫人的注意力,可为何他会变成这样,按照她设计的,淳古孤诺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才对。

        公孙子雪上前蹲下要接近淳古孤诺,却被淳古孤诺周围一股罡气给排斥了出去。

        “雪哥哥,你怎么样?”公玉寒雪立马退后付出公孙子雪,刚刚公孙子雪是没有防备的上前,一定又受伤了,公玉寒雪无比的心疼着。

        “我没事,淳古孤诺他的身体里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无意识间形成自我保护的功能,如今我们都靠近不了他”公孙子雪迈步围在淳古孤诺罡气的外围,冷静道。

        “怎么会这样?刚刚明明还好好的,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看样子他身体也没有任何伤痕,这周围也没什么打斗的痕迹呀”公玉寒雪环顾四周,心中产生深深的疑惑,神情更是冷凝森寒。

        公孙子雪将目光落在周围,仔细的看了几圈,眉头一蹙,全身的气息越发凉薄冰冷了。

        “有什么发现吗?”公玉寒雪是熟悉公孙子雪神情变化的,他这样的表情一定是说明发现什么端倪了。

        “暗生,一妖一惑,这周围有这样的暗气,这琼杀宫也是阴气缭绕,可刚刚这阴气似乎也淡了”公孙子雪淡声开口跟公玉寒雪解释道,声音里似乎还隐藏着什么。

        “这么说,他这样是跟那暗气有关?”她仔细去回想,似乎从进了这黑森林里,淳古孤诺似乎有些不对劲,她怎么看怎么觉得淳古孤诺全身的气质都有变化,可他明明是狄修国的太子,难道说这黑森林跟狄修国皇室也有关系,可不对呀,公玉寒雪摇头,无论怎么想,有些事情就是理不出头绪。

        “或者该说他这个样子是被那红雾刺激的”

        公玉寒雪自然能听出公孙子雪话语里隐藏的含义,也许确切的该说,淳古孤诺或许跟这古秘语:暗生,一妖一惑有关。

        公玉寒雪想着,一咬牙,运气预备抵抗那罡气就要上前,可待她走近时,却发现为何她就如此轻易的接近了淳古孤诺?

        公玉寒雪管不了那么多,看着自我折磨的淳古孤诺,有些不忍,开口道“淳古孤诺,你醒醒,是我,淳古孤诺……”公玉寒雪焦急的呼喊着淳古孤诺的名字。

        可淳古孤诺仿佛没有感知般,他只是闭目紧紧蹙着眉头,呻吟着,脸上都冒出了无数的汗水。

        公玉寒雪一边用衣袖给淳古孤诺擦着额头的汗,一边继续喊着“淳古孤诺,醒醒呀,我是公玉寒雪呀,刚刚都发生了什么呀”此时公玉寒雪更是试探的将手握住淳古孤诺。

        淳古孤诺在公玉寒雪握住他手的瞬间,似乎颤抖的有些轻微,“淳古孤诺,淳古孤诺,你听到了没有,你那是梦魇,醒来呀,醒来……”

        公孙子雪本来在公玉寒雪接近的时候,心里一颤,有些担忧的要出口,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公玉寒雪竟然能接近这样的淳古孤诺,也就是说淳古孤诺在心里是贴近公玉寒雪的心的,或者该说公玉寒雪早在淳古孤诺心中,公孙子雪想到这里,心里轻叹,这样美好的公玉寒雪,身边注定会有很多优秀的人,只是不知道这淳古孤诺扮演的是哪种角色,只要会伤害公玉寒雪,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姑息,宁愿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公孙子雪想到这里,眸中的光芒幽深暗沉,若让人看了必然心惊。

        淳古孤诺在公玉寒雪不断的喊叫下,终于缓缓睁开了他的眼眸,看清是公玉寒雪的那一瞬,眼眸一瞬间有些清明,开口道“公玉寒雪,你快离开这里”刚说完,淳古孤诺本来清明的眼眸瞬间变的有些混沌。

        “淳古孤诺,为什么?”公玉寒雪觉得淳古孤诺很不对劲,他是不是知道什么,可狼大她们还没救出来。

        “唔……”淳古孤诺仿佛又陷入了刚刚混沌的颤抖中,无意识的抵抗身体那股强大的力量。

        公玉寒雪脸色微寒,眉心紧拧,这黑森林一定有不对的地方,淳古孤诺好好的却变成这个样子。

        “寒雪,狼大她们在刚刚雪崩之前就被转移离开了,我们还是先带着淳古孤诺离开这里再说”公孙子雪看着淳古孤诺一直这个样子不是办法,虽然知道带着他可能会有突变的危险,可他不想让公玉寒雪难过或者担心,只能带着他一起离开。

        “嗯,也只能这样了”公玉寒雪一直处于冷静理智中,听到公孙子雪的建议,点头同意。

        却说在公玉寒雪刚将淳古孤诺扶起来的时候,突然一阵狂风似乎还夹杂着阴冷之气,瞬间将公玉寒雪手里的人卷走了,公玉寒雪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消失在她身边的淳古孤诺,有些反应不过来,刚刚那是一场红色雾气产生的风!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0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