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七十二章疑问

第七十二章疑问

        公玉寒雪听着这四个字,脚步一顿,眉头紧蹙起,眼中波光一闪而逝,似乎脑海里也有什么闪过,太快让她抓不住,公玉寒雪嘴角咀嚼着这四个字,然后喃喃道“冰女”为何金杀那样肯定的说她是冰女,还是说他看到什么,冰女可是千年前就覆灭了,冰殿不是也消失了吗?那人睁眼说瞎话!她就是她,冰女在她眼中只是传说中的存在,她还要为了巫雅千竹找到冰女呢。

        而且她的记忆除了前世就是这前身的记忆,可没有定点跟冰女有关的,若是金杀早说出这句话,她或许会晚点将剑刺向他的心脏,她总感觉这个金杀知道些什么,而且他的话让她产生了许多的疑问。

        “寒雪,你没事吧?”千魅漓从远处飞来落在公玉寒雪身边,仔仔细细的从上到下看了看公玉寒雪,确定她没事,心才缓缓放下,刚刚那一瞬间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深深的担忧,她可不能出什么事情,否则他活着的意义也便没了。

        “千魅漓,我没事”公玉寒雪有些恍惚的摇头,思绪一直在翻飞,想着有关冰女和琼杀宫的事情,金杀眼中那样惊恐的光芒,仿佛看到了什么,是什么让他那样害怕和颤栗,难道是说他感觉到冰女的气息所以那么害怕,那就是意味着琼杀宫跟冰女是有关联的,传说琼杀宫是某个势力的爪牙,百年前才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很神秘,会不会是说琼杀宫幕后的真正主谋跟千年前冰殿覆灭有关?

        想到这里公玉寒雪眼中淬着寒光,不知为何,她体内那股强大的力量又开始翻涌了,一股怒气涌上心头,让她无法控制,公玉寒雪手中的软剑更是因为她的肃杀之气,嗡嗡的作响。

        “公玉寒雪,你怎么了?”千魅漓绝色的眼眸闪过琉璃之光,感觉到公玉寒雪的不寻常,就连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而且她的眼中是没有焦距的,不知看向何方,那里面只有深深的冷意,他很担忧这样的公玉寒雪。

        被千魅漓大力握住肩膀摇晃,公玉寒雪才恍然回神,将心绪给压了下去,迷茫冰冷的眼眸变得清明,她深深的看着千魅漓,然后轻启薄唇道“千魅漓,这个人刚刚说我是冰女,你信吗?还是这句话有什么含义”公玉寒雪说完,便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千魅漓。

        千魅漓闻言,心神狠狠一颤,绝色的眼眸中泣血迷离,又仿佛闪着愁绪悲凉,更是有些震惊,眼中的光芒越发复杂,脸色也有一丝的苍白,握着公玉寒雪肩膀处不自觉的用力。

        公玉寒雪感觉到千魅漓心绪的复杂,虽然被他抓疼肩膀,可也没有说什么,她知道千魅漓定是知道什么的。

        “千魅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告诉我”公玉寒雪紧紧锁住千魅漓绝色的眼眸,不让他有一丝一毫的逃避。

        “寒雪,现在知道什么,或许对你并没有好处”千魅漓回神后,若有所思,心有怅然,公玉寒雪的力量没有完全苏醒,他并不想告诉她太多,要是她知道了,那么即使力量没有苏醒,以她现在的心性,定然会复仇绝杀的,到时候会掀起一场狂风暴雨,很有可能让还没有完全强大的她再次覆灭。

        “不,千魅漓,若是你为我好,你就告诉我,即使你不告诉我,我自己依然不会死心,我会努力去查,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一切”公玉寒雪坚定的说着,她不喜欢什么事都被蒙在鼓里,就算是有一丝跟她有关的事情,她都要知道。

        千魅漓宽大的紫衫在空气中舞动着,绝色的眼眸有些迷离,全身的气息也越发飘渺了,定了定心神,他才缓缓道“我父亲是梦,他在天地始创之时,就已经存在,天地有阴阳,纯洁和黑暗,冰女便是天地至纯的存在,她镇压所有邪恶之气”千魅漓缓缓说着,整个人的气息有些飘渺,让人感觉有些虚无,仿佛在感伤着什么。

        或许感觉到千魅漓心绪的不稳,公玉寒雪轻轻的握住他的手给他传递温暖“也就是说,你父亲梦和冰女是存活在同一个时期?”

        千魅漓点了点头道“是,他们是存在同一时期的,只是我父亲是梦,不轻易出现,他孑然一身,自由洒脱,无欲无求,不像冰女,她生活在冰殿,一身责任束缚”说道这里,千魅漓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声音里似乎隐含着浅浅的叹息。

        公玉寒雪心中有很多的疑惑,既然梦无欲无求,可为何后来又有了千魅漓,千年一梦,梦生一兽,雌雄莫辨,可雌可雄,梦造就了此时的千魅漓,而且她知道千魅漓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就为他定下了她,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也就是说她还没出生的时候,他父亲梦就给他定下了一切,很不可思议,还有曾经千魅漓手中拿着那冰蚕纱,给她看,那就是他从小陪伴的东西,可后来她仔细感知,总觉得那纱似乎是她很熟悉的东西。

        “千魅漓,你父亲是不是跟冰女有什么联系?”公玉寒雪心中有一种直觉,便将心中所想问了出来。

        千魅漓揽着公玉寒雪的身体往前走着,点头道“是,他们后来相识”只是相识后,便……那是千年前最复杂的事情。

        “难道我真的跟冰女有关?”联系起这一切,公玉寒雪心竟然有些震惊,她一直要找到冰女,就为了解除巫雅千竹的毒—冰妃笑,不会是最后真的与她有关,兜兜转转一圈,不会就在原地?

        千魅漓眼波迷离醉人的看着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往前走的脚步一顿,似想到什么淡声开口道“我听我的母亲说起,她也使用术法让我看了我父亲最后留给我的话,千年前的冰女是最美好的女子,她纯洁善良,在她身上找不出任何的邪恶黑暗和肃杀,她美丽宽容,对待所有人都很好,心更是圣洁的毫无瑕疵,虽然她的力量可以镇压所有邪气,可因为太多复杂的原因,她终究还是带着冰殿覆灭了”千魅漓并没有回答公玉寒雪的话,反而只是说千年前的冰女。

        “纯洁善良?宽容?”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冷笑,这些品质在她身上不怎么有,她对待敌人可是能狠则狠,从来都不心慈手软,前世经历那么多,也许纯洁美好的一面早就跟她无关了,所以千魅漓也似乎间接的回答了她的话,她此时觉得自己似乎又跟那冰女没什么关系。

        “天地之始,始生黑暗,暗生,一妖一惑,这也该是千年前留下的密语吧”公玉寒雪淡淡开口说着,眉心紧拧着,似在思忖着什么。

        “嗯,冰和暗其实如同正邪一样,不两立”千魅漓和公玉寒雪牵着手,一起朝溪怜幽所在的马车方向而去,只是两人的脚步都不快,有些话,公玉寒雪并不想让溪怜幽听到,她内心里是很信任千魅漓,对溪怜幽还是没有那纯粹毫无保留的信任。

        “就算是不两立,也会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吧”公玉寒雪嘀咕道。

        千魅漓看向公玉寒雪的目光一柔,她其实是最美好的,只是经历了太多,总是将那些单纯的特质掩藏了,心微微泛起波澜道“后来,暗妖似乎被冰女镇压在某个地方,有人说是冰湖之底,有人说是海山之洞,众说纷纭”

        “也就是说,最后两方还是有了交集,有了矛盾,有了输赢?”

        “或许也不该这样说,当时真正的渊源,没有任何人知道”千魅漓摇了摇头,具体很多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或许他的母亲茯姬知道,他父亲消失前,茯姬还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几百年过去了,茯姬因是红姬嫡传孙,也算是继承了秘术师的力量,为了对父亲的承诺,将他照顾的很好,只是她对父亲那执着的感情终究也让茯姬心性有所变化。

        公玉寒雪突然眼中波光一闪,扯出千魅漓道“暗妖,是不是有一双红色的眼眸?暗惑是不是用红色雾迷幻世人?”那红色的雾气是淳古孤诺告诉她的,至于那红色的眼眸她是恍恍惚惚有印象,总觉得有那么一双红色妖娆的眼眸深邃的看着她,这种感觉让她的心一纠一纠的。

        “或许我的母亲茯姬会知道,这些就不清楚了”说起茯姬,千魅漓想起上次见她,她的莫名妥协,总觉得她是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的,既然他的父亲给他定下的是公玉寒雪,他就该从小以男儿身长大,可茯姬却让他用女儿身,茯姬其实心里并不想他和公玉寒雪是恋人的关系,不过茯姬终究也没有违背他父亲的意愿,在他成人后,允许他寻找到公玉寒雪从而守护她。

        他其实也并不怪茯姬,她也只是不想他陷入那无法扭转的局面,最终成殇,即使成殇他如今也无悔。

        公玉寒雪定了定心神,看了眼千魅漓,还是无法免疫,真真是天地绝色,每次都让人惊艳,公玉寒雪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唇角一笑道“千魅漓,你这么漂亮,招招手就有很多女孩喜欢,你是不是考虑考虑,你看你说起冰女那样的感伤,或许这天下还有比我更好的呢”她的生活注定不是平静的。

        公玉寒雪刚说完,千魅漓就甩开了她的手,朝前走去,只留给公玉寒雪一个绝色清冷的背影。

        “喂,千魅漓,你干嘛走那么快”公玉寒雪一愣,这千魅漓也不是没有脾性的呀,这刚刚还好好的。

        想着,公玉寒雪便追了上去,一把扯出千魅漓的衣袖道“千魅漓,生气了?”

        感觉千魅漓只是往前走,并不理她,公玉寒雪撇着嘴委屈道“千魅漓,你还说要守护我,可你现在竟然不理我”说完故意委屈的低下头,只是眼眸却是滴溜溜的转。

        千魅漓听着公玉寒雪似委屈的话,心一纠,一会后,还是转身,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一把握住公玉寒雪的手臂,紧紧的握住。

        公玉寒雪心一颤,她怎么觉得千魅漓这全身的气息这么强大,那手劲也很大,似乎能感觉到千魅漓那强大伤痛的气息,公玉寒雪竟然有些心虚。

        “公玉寒雪,你抬头看着我”千魅漓有些恨声的说着,声音冰冷。

        公玉寒雪越发心虚了,不敢抬头,她对待敌人可以狠厉,可对待身边在意她的人,她不知为什么,现在竟然没底气,其实她也知道刚刚开玩笑不对,似乎也知道平日那么温柔的千魅漓此时生气是因为什么,可这道歉的话又说不出来。

        “那个,那个,千魅漓,我……”

        千魅漓看着公玉寒雪这个样子,眼中光芒有些伤痛,可还是忍住对她冰冷的说着“公玉寒雪,你若想让我离开,不必如此说”想起上次公玉寒雪逃开他身边,根本无法确定这个女子的心意,还有茯姬给他的压力,都让他心有疲惫。

        公玉寒雪倏然抬头,正好对上千魅漓那泛着深沉的绝色眼眸,似乎还染上了忧伤,公玉寒雪立马摇头“不是的,千魅漓,不是的”不知为何,她不想看到千魅漓难过,她看到他伤痛的眼眸,心竟然也一痛。

        感觉到千魅漓全身似乎散发着忧伤的气息,公玉寒雪无措的一把抱住千魅漓,吻着独属于他身上的淡淡清香,摇头道“千魅漓,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难过好不好”

        千魅漓看着公玉寒雪,想着她平日的冰冷傲然,此时却如女孩般依赖的靠在他怀里,怕他伤心,心终究泛起深深的涟漪,有些无奈的摇头,更是心中不忍,可还是浅浅开口道“公玉寒雪,不要想着把我推开,更不要想着把我推给别的女人,也不要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不会的,以后都不会”公玉寒雪保证道,她的心一纠一纠的,平日千魅漓都是温柔的,她一直习惯那样温柔的他,可她忘了,他也有七情六欲,也会伤心的,他虽然是梦兽,可跟人是没有区别的,而且梦兽比普通的人类更重视感情,他们一生似乎只爱一人,决绝着无悔着,公玉寒雪心中懊恼,她刚刚不该那样说话,有些玩笑开起来无伤大雅,可有些玩笑却可以伤透人的心。

        千魅漓心一叹,手终究还是紧紧环上了公玉寒雪的腰,开口道“公玉寒雪,若没有你,我宁愿孤独一人,情灭……”

        。

        公玉寒雪越发用力的抱着千魅漓,心神一动,最后千魅漓那几个字她没怎么听清楚,情灭会怎样?

        公玉寒雪缓缓从千魅漓怀中退出,然后踮起脚尖吻住千魅漓的唇瓣,手更是环上了他的脖颈,她想告诉他,她心中不知何时也有了他的身影,不想让他离开,也许平日她习惯了千魅漓守在身边,没那深刻的感觉,可此时他如此一激,她才知道原来她只是没仔细察觉,他其实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中,她根本就不想让他离开,之所以开那样的玩笑,其实心里也是笃定他不会离开的。

        千魅漓绝色的眼眸里,琉璃魅惑的泛动着,悲伤的气息逐渐退去,全身气息逐渐柔和醉人,回吻住公玉寒雪,低喃道“寒雪”声音低沉动人,更是撩拨人的心弦。

        他不是神仙,即使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镇定从容,可面对她,他的心是情动的,一开始他只是轻柔的吻着公玉寒雪,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颊和唇瓣上,由浅到深,仿佛她是绝世珍宝,细细的品尝着,厮磨吮吸,勾缠缭绕。

        千魅漓看着公玉寒雪脸颊如染了胭脂一般,娇艳欲滴,双眸更是漾起无边的温柔。

        此时两人用行动表达着自己的内心,无声胜有声。

        公玉寒雪心颤着,身体已然情动,有一股灼烧的感觉,如今她的身体已经极度的敏感,经不起撩拨,她知道又是那隐血红在作怪,可她竟然觉得甜蜜,其实若只单单是隐血红,因为有了公孙子雪的血,她完全可以控制住,也许只是因为她是真的情动,因为是千魅漓,所以身体有了灼热燃烧的感觉。

        感觉到公玉寒雪身体轻颤,千魅漓才缓缓放开公玉寒雪,还是要赶快离开此地。

        公玉寒雪趴在千魅漓的怀中,轻轻的喘息,待两人都平静后,才往马车方向走。

        马车咕噜噜的行走着,公玉寒雪看着狼大她们一直红晕的脸色,感激的看了眼溪怜幽,知道是溪怜幽一直用功力帮四人渡气。

        看着脸色有些不好的溪怜幽,千魅漓轻声道“我来吧”一路上虽然是三人轮替,可大多数时间是溪怜幽,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其实他能看出来,溪怜幽对公玉寒雪的感情是真切的。

        公玉寒雪似有疲惫,溪怜幽伸手将公玉寒雪揽在怀中道“靠着我水会吧”

        公玉寒雪也不推辞,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

        溪怜幽如水的眸光里闪着动人的光芒,给公玉寒雪挪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边抱着她,一边将她散乱的发丝整理好,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颜,心满足的叹息,她终于不排斥他了。

        她的睡颜如婴儿般,纯洁,肌肤更是如凝脂般,她不同于普通女子,没有浓妆艳抹,也没有胭脂俗粉,她就这样清新纯净,身上更是自然的清香,独属于女子的芬芳,醉人心弦,真想就这样抱着她,不再松手。

        刚刚他在马车上,是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的,很想帮助她,只是他也知道狼大她们对她很重要,他不能离开马车。

        刚刚她对千魅漓的依赖,他也远远的看到了,心有羡慕,还好他能继续留在她身边。

        赤琉国皇宫

        “别生气了,这是独属于七疆的清沐茶”从暗处走出一个清雅的男子,秀丽的眼眸闪着琉璃般的光泽。

        “月戎,端木秦将公玉寒雪放走了”公玉月锦看到来人,僵硬的脸色变的柔和,欣喜的看着来人,似有撒娇道。

        “嗯,我都知道了”秀丽温雅的男子淡然开口道,将茶递给公玉月锦。

        “月戎,那些会隐藏术的人明明是你们七疆的势力,可他端木秦却操控着,为了公玉月盈他放走了公玉寒雪”公玉月锦不死心的看着眼前秀丽温雅的男子,不知为何,自从重新回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从容淡漠,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眼里,还好他对她一如既往的好。

        “这事我都知道,既然都过去了,就别生气了,下次再找机会,先喝茶吧,这几天你都没怎么休息好”

        “月戎,你难道忘了公玉寒雪对你那样虐待毒打?她……”公玉月锦最擅长的便是挑拨,她要挑拨所人的关系,可无论怎样挑拨,那端木秦还是将公玉月盈当宝,她必须另找机会了。

        秀丽清雅的男子并未说什么,只是看着手中的竹笛,神情莫测。

        “月戎,你们七疆*术传女不传男,你姐姐她已经离去了,你也不要太难过,这*术已经绝了,你也就别想了”公玉月锦以为月戎在伤心,所以努力的劝慰着。

        “我知道,之所以*术传女不传男,也只是我们七疆正统女子血脉起作用,才能吹奏这笛子”清雅秀丽的男子也并未隐瞒公玉月锦,浅浅开口说着,声音平静淡然,也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的。

        “都是正统的血脉,难道男子的血和女子的血不一样,你也是正统,你难道就不能吹奏?”公玉月锦曾经也想学这*术,她想抓住很多的势力,可没想到她只能看,七疆七疆,那个神秘的种族,想到这里,公玉月锦眼里是疯狂的光芒,拥有这些,她定能夺回巫雅千竹,越得不得,她越疯狂,她知道自己想得到的很多,也越来越贪心,可她却控制不住内心的疯狂。

        “没有七疆正统女子处女血,这笛声便吹奏不出来”清雅的男子点头道,然后将笛子缓缓放回怀中,神情淡然宁静。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