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八十二章情圆情灭?

第八十二章情圆情灭?

        公玉寒雪感觉到墨谷沐玄气息的柔和,心一暖,只要自己在他身边,他就是温和的,她能看出来墨谷沐玄现在有心事,估计他可能知道一些金碧的事情,她梦境中的那个影像,关于金碧的,似乎也是那样体贴的一个人。睍莼璩晓

        想了想,公玉寒雪眼中闪过一丝丝波光,然后起身坐到墨谷沐玄的腿上,将头靠在他脖颈处,深深的嗅了嗅他身上淡淡的香味,她最喜欢他身上这股清冷的味道,沁人心脾,比百花的香味都好闻。

        墨谷沐玄看着公玉寒雪使劲抱着他,如小猫般不断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也只是用手轻柔的将她环住,防止她乱动闪着腰。

        “沐玄,你为什么问起金碧的事情,你是知道些什么吗?还是与金碧有关的?”公玉寒雪心里不希望墨谷沐玄有深沉的心事,她希望他不用蹙着眉头,不用有那么多担忧的事情。

        墨谷沐玄看着公玉寒雪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清明动人的眸光,心微微一动,他最爱的便是她的眼睛,因为每每看去,她眼中满满的都是他。

        墨谷沐玄抱着公玉寒雪的手一紧,低头吻了吻公玉寒雪的眼眸,这个吻含着深深的宠爱之情,轻声道“瑶瑶,你有没有想过人或许有转世,或许有灵魂”墨谷沐玄怕自己说的话吓着公玉寒雪,只是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将她环在自己怀中,给她极致的安全感。

        公玉寒雪自然能听出墨谷沐玄的情绪变化,以前她是无神论者,可自从穿越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也开始改变最初的想法,她是相信人有前世今生,也有灵魂不灭一说。

        “沐玄,我相信呀,我觉得人都有灵魂,有宿世的纠葛,还有传说中的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忘却前世所有的恩怨情仇,还有善缘善果,很多很多”公玉寒雪浅浅的开口说着,声音平平静静的,仿佛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听着公玉寒雪平静的话,墨谷沐玄心缓缓一松,他最在意的便是公玉寒雪,因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可能会猜测出事情的真相,但怕公玉寒雪接受不了,所以才会担心,如今知道她不会有抵触的想法,那颗担忧的心便也缓缓落下。

        只是没想到她知道的还很多,墨谷沐玄有些欣慰的缓缓一笑,绷紧的身体也缓缓放松,全身的气息变的更加柔和。

        公玉寒雪怎会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所思所担忧的呢,她只是用另一个方式告诉他,她都不会在意。

        墨谷沐玄还想开口说什么,便被公玉寒雪出口打断“沐玄,在我心中,无论你是什么,你都是我的,别想找理由撇开我”公玉寒雪故意让语气一冷,严肃的说着,她知道沐玄只是太在意她,所以才会胡思乱想,她怎么会是那种人,她才不会为了那些不存在的原因破坏两人的感情,真正的爱情是经得住任何考验,她爱沐玄,无论他变成什么,无论他本来是什么,她都不会在意。

        而且那个梦中的金碧也很美,就算是坐骑也比凤凰都美丽,她很喜欢,突然一道波光闪过公玉寒雪的脑海,或许她的沐玄就跟那金碧有关呢。

        墨谷沐玄看着佯装生气严肃的公玉寒雪,心里暖暖的,两人之间的默契只有彼此才会懂,她懂他的思虑,他也懂她的担忧,他何其有幸,今生遇到了这样温情仁义的女子。

        墨谷沐玄心中泛起深深的涟漪,纤长如玉的手扣住公玉寒雪的手指,紧紧的握在自己手中,柔声开口道“瑶瑶,今生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无论是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公玉寒雪听着墨谷沐玄的话,再低头看着两人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手指,心里暖暖的,那孤寂的心也仿佛被完全填满了,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沐玄,找个时间,我想跟你成亲,我们永远不分离”虽然她会想起容陌,想起巫雅千竹,觉得这样可能不对,可她的心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她真心的爱沐玄,而且他对她也是极好的,这么多日日夜夜,他一直都在为她考虑,为她操劳,她不是石头,她都知道,他的心意也都感受的到,所以她想清楚了,要和墨谷沐玄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墨谷沐玄听着公玉寒雪的话,心有些激动,身体更是轻颤着,虽然知道这一生他都不会和公玉寒雪分开,虽然也听到她对他说过爱,可亲耳听到心爱之人说要成亲,还是感觉到一股无法言语的激动和惊喜,心里一股暖流满满的都要溢出。

        这个世界都是女子娶夫,无论男子是多么的优秀,很多时候都是女子提出来要不要成亲,要不要嫁娶,虽然公玉寒雪声音平静柔和,可他知道公玉寒雪是认真的,他知道她心中藏了很多的事情,更知道她的不易辛苦,若不是真的爱着,真的不想分开,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从来都是镇定从容的,可每次面对公玉寒雪,他的心情都会剧烈的起伏变化,这样的感觉很幸福,也很甜蜜,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很想很想将公玉寒雪揉进自己的骨血,也很想此时就爱她,将她疼入自己的心中。

        他知道自己在激动中爱她,很多时候都控制不住,怕自己伤着她,那种蚀骨*的滋味他都无法忘记,还好他的瑶瑶跟他是匹和的,能承受他过多的激情。

        墨谷沐玄不想吓着公玉寒雪,只能紧紧将她抱在怀中,体会这一刻的美好和静谧。

        公玉寒雪感觉到墨谷沐玄激动的情绪,就连他们交握的手指都紧紧的,而且他的身体似乎都有些轻颤,公玉寒雪眼中闪过盈盈的波光,璀璨亮丽,这样一个谪仙般高雅绝伦的男子,每次都因她而打破那从容的情绪,这样的他怎能让她不爱呢,而且还是深爱。

        公玉寒雪抬头正好对上墨谷沐玄柔和的眼中,更是陷入那满宠溺的目光里,公玉寒雪情不自禁的抬头,吻上墨谷沐玄的唇瓣,小舌勾出,一点点勾勒出墨谷沐玄唇瓣的形状,慵懒的神态,如猫咪般享受这样的乐趣。

        墨谷沐玄心颤颤着,他清心寡欲,只有在面对公玉寒雪时才会情动,平时她安安静静的坐在他怀中,他都无法自已,此时她却如此的挑逗他……

        墨谷沐玄有些无奈,但还是宠溺的回吻着公玉寒雪,喃喃的在她耳边道“瑶瑶,如此的勾引为夫,看为夫待会怎么惩罚你这个妖精”墨谷沐玄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轻轻的吻着公玉寒雪的耳朵,更是轻柔的含在嘴里品尝。

        “唔……才不是”公玉寒雪也有些情难自已,故意跟他唱着反调,长时间相处,她自然也都明白她的沐玄更是*的高手,也是这方面的高手,他的体力她每次都感受的非常清楚,让她都招架不住,她每一处的敏感他也都清清楚楚,比她都清楚,所以每次她都只有弃械投降的份。

        公玉寒雪也只是在墨谷沐玄绝美的吻技下化成了一汪水,气喘吁吁的呻吟。

        墨谷沐玄抱住公玉寒雪,眼眸中光芒一暗,谪仙般冰魄的眼眸一闪,嘴角邪魅一笑“瑶瑶又口是心非了”他喜欢听她真实的话,听她亲口说渴望他。

        “沐玄……”公玉寒雪全身都有些抽搐,将手紧紧的扣在墨谷沐玄的肩膀处,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美妙感觉。

        “嗯,瑶瑶,我在这里,我在你身边,我们紧紧的贴近”墨谷沐玄吻着公玉寒雪的修长脖颈轻喃道。

        公玉寒雪脸色一红,每次激情的时候,他都会说一些话,霸气十足,占有欲更是十足,一开始她还会跟着他唱反调,也想让他害羞,可她太低估墨谷沐玄的能力了,最后都是她投降的份,每次都被他*的死去活来的。

        “瑶瑶,想我吗”墨谷沐玄说着,便握住公玉寒雪的手让她感受他的渴望。

        每次一次的**,公玉寒雪都会忍不住身体颤栗,这样的感觉让她心都颤了,她有的时候都怕自己承受不住,可每次她又会发现两人是如此的契合。

        公玉寒雪不知该如何开口,她知道自己不说想的话,墨谷沐玄又会折腾她,直到她开口亲自说出那声他想听的话,所以公玉寒雪干脆也吻住墨谷沐玄,舌头勾勒他喉咙的弧度。

        “沐玄,能听到我心跳吗?你知道答案的”公玉寒雪的话自然隐藏了她要说的答案。

        墨谷沐玄喉咙一动,有些轻喘,眼神更是暗沉幽深,仿佛要将人卷入里面似的,闪着深沉的波涛“瑶瑶,你这个勾人的妖精”

        公玉寒雪看着有些忍不住的墨谷沐玄,咯咯一笑“沐玄,夫君”

        “瑶瑶,你这个妖精太折磨人”墨谷沐玄一边开口一边吻住公玉寒雪的唇瓣,顺着这个姿势抱住她的腰转入床榻上,一跃而上,将公玉寒雪压住,激狂的吻着,品尝着她唇舌里的每一寸芳香和甜蜜汁,仿佛怎么也吻不够。

        他如玉的手也不断往下,撩开那衣衫,在她美丽的肌肤上流连忘返,待差不多了,他便身手固定住她婉约纤细的腰,开始**。

        夜色渐浓,屋子里两人难舍难分,热火沉沦,缠绵悱恻,连月亮都有些娇羞的躲在了云层里,风声也仿佛混杂着**的声音。

        某处白云雾气缭绕的山谷中

        这里似乎将外界完全隔绝,俨然世外桃源,外人无法探知,奇特的彩色鸟儿落在树梢上,清唱着动人的旋律,花香弥漫。

        彩树下,一袭紫衣的千魅漓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三千青丝散落在躺椅上,一丝丝在风中飘散飞舞,拂过他如瓷的肌肤,形成动人的风景。

        他的衣衫微敞,露出如玉的肌肤,迷离醉人,更是氤氲着迷离暧昧的光泽,淡淡的清光由树梢洒在他身上,真真是天地绝色,他就这样安静的躺在那里,就是一副动人的水墨画,泣血般美丽,夺人心魄。

        一只非常漂亮的彩色鸟儿落在千魅漓的身上,用羽毛轻触千魅漓的眼睛,仿佛他不睁开眼睛就不罢手似的。

        “柳雀,你又贪玩了”千魅漓无奈的睁开眼睛,将美丽的彩雀放在自己手心,用手轻柔的抚摸她的羽毛,眼中闪着柔光。

        叫柳雀的鸟儿紫色的眼眸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然后飞到旁边,一飞一旋,落在地上瞬间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女子,肌肤白皙细腻,明眸楚楚动人,一些鹅黄的轻罗纱衣更显娇嫩,眼中闪着晶莹的光亮,盈盈动人。

        “千魅漓,谁说我贪玩了,我这不是变成人了吗?”柳雀开心的摸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欢快的笑着,不断的转着圈,整个人充斥着欢乐和无忧。

        “是变成人了,你该说终于变成了”千魅漓眉头有些轻蹙,闪着暗沉的光芒,似乎有些替柳雀担忧。

        “怎么样,漂亮吗?变成人真好看,这衣服也好好看,以后我就可以换着无数的衣服了,是不是这样”柳雀没有发现千魅漓的沉思,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中,用手提着衣服,不断的转圈,脸上更是充斥着灿烂的笑意,眉眼弯弯。

        “柳雀,变成人有那么开心吗?”千魅漓淡淡的开口,声音里似隐藏着什么。

        柳雀自然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只是欢快的蹦蹦跳跳,歪着头开心道“当然了,我最期待的就是便成人,不过我无论怎样都是女的,你是雌雄莫辨,我跟你还是不一样的”

        “是呀,你和我是不一样”千魅漓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忧伤的光泽,如果不是他的不一样,现在他可能就已经陪在了公玉寒雪身边。

        柳雀用手激动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感觉到千魅漓的沉默,转头看去,看到他整个人似乎有些不对劲,想了想开口道“千魅漓,你不要难过,茯姬娘娘不让你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你就跟我在一起吧,我们还可以一直待在谷中,多好”

        “柳雀,你不懂,你刚成为人,有些情感你都无法参透”千魅漓有些好笑的摇头,他其实希望柳雀可以一直无忧无虑,可她既然变成了人,以后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能掌控的,柳雀注定要……

        “你跟我说,我就懂了,我很聪明的”柳雀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纳闷的开口道,她只知道不希望千魅漓不开心,她们以前一直做伴的。

        “柳雀,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千魅漓望着天空漂浮的白云,有些羡慕那样自由自在的感觉,绝色的眼中也有些迷离之色。

        “爱情是什么?能吃吗?”柳雀觉得越来越深奥了,自从千魅漓回来后,他说的话她都有些不懂了,而且千魅漓似乎也有了自己的心事,他如今都不怎么陪她玩闹说话了。

        千魅漓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意,也许只有跟柳雀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可以将自己的心事说出来,他多希望柳雀永远这样单纯下去。

        “爱情不是什么,爱情是两个人之间心意想通,想永远在一起,是一种感觉,只要在她身边,看着她开心,自己也开心,她不开心,自己也不开心,看不见会想念,没有她,会觉得生活毫无意义,有的时候思念也会是一种痛,就连梦中也会梦到她的身影,除了她,你心中再也无法容纳别的人,眼中也全是她”千魅漓想到公玉寒雪,眼中闪着柔和思念的光泽,对柳雀说着。

        “那你现在是不开心了?可是茯姬说你跟那个女子在一起,你有可能会死的”柳雀自然也听到一些事情,她希望千魅漓开心,但也不希望他出事,他要是出事了,就没人陪她了,那样她会很孤单的。

        “难道你也相信,只是因为在一起,我就会出事?”千魅漓看着有些纠结的柳雀,耐心的说着,他知道只要事情理顺了,柳雀都会明白的,他只是希望有个人可以懂他的爱情,为什么就不能相信真正爱情的存在呢,他相信公玉寒雪,但不代表别人就能相信。

        “千魅漓,你那么厉害,不太会出事的,但你是梦兽呀,你父亲是梦,不也为了他不可得的爱情消失了”

        “柳雀,我父亲不是我,他是梦,我是梦兽,我们终究是不一样的,他之所以成殇是因为他爱的那个人不在了,而我爱的那个人还好好的,只要我守护在她身边,我就会好好的保护她,她活着我便活着”千魅漓冷静理智的分析,缓缓开口道。

        “茯姬娘娘说,你身上要印证一句古秘语:情圆依梦成人,情灭兽亡,还是有一个亡字的,所以你还是不要接触情好”柳雀心里有些担心,她最不希望看到死亡,她是彩雀翎族,可以拥有永恒的生命,可那些普通的鸟儿很容易就死亡,前一刻她还和它们玩的好好的,后一刻它们就不在了,她很难过的。

        知道柳雀在担心什么,千魅漓从躺椅中起身,负手而立,凝神道“柳雀,我已情动,不可能收回我的心,那么只有两个结果,情圆和情灭,别无选择”

        “啊,怎么会这样呀,这样可怎么办好”柳雀焦急的开始乱转转,更是有些无措。

        千魅漓有些叹息,让柳雀懂这么多,已经很难得了“柳雀,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人吗?”她是彩雀翎族,注定是下一位秘术师。

        “知道呀,因为我懒不愿意修炼,茯姬娘娘让术白给了我一瓶秘术药,说是红姬娘娘当年留下的,这不,我吃了就全身轻松,仿佛有了很多力量,也仿佛能一下子懂很多东西,还变成了人,茯姬娘娘好好的,我好开心,千魅漓,你也不要生她的气好不好,你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可她为了你坚持了上百年”柳雀心一软,就开始替茯姬说好话,她希望大家都和和美美的,开开心心的。

        千魅漓摸了摸柳雀的头发道“柳雀,我知道她对我很好,几百年她一个人也很不容易,只是这和我追求爱情是两码事,她是从她的角度替我考虑,但她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千魅漓,你想要的是什么呀”柳雀眨巴着大大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千魅漓。

        千魅漓有些叹息,静静的开口道“我想要的呀,我想要的只是一个人,公玉寒雪”

        “奥,我懂了,如果你和你喜欢的公玉寒雪在一起,然后就是情圆,很圆满的”柳雀点了点头,然后又瞬间变成了一个彩雀飞走了。

        千魅漓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说风就是雨,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就这样飞走了,他的话还没说完,他想问问她茯姬帮助她变人有没有说别的。

        柳雀飞到了一个清雅的竹屋子旁,将自己隐藏起来,小心的听着里面的对话。

        “娘娘,少主子一直都待在自己的院子中,并未有任何的异样”术白恭敬的说着。

        “术白,他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吗?”茯姬手中转着一个个珠子,平静的问着,但声音里还是无法隐藏着担忧的情绪。

        “娘娘,少主子饭量很少,睡眠时间也很少”术白如实的说着。

        茯姬手一顿,半晌后,将手中的珠子放下,叹息道“术白,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茯姬美丽的脸上有一丝疲惫之色。

        “娘娘,你不是错了,你也只是太爱少主子罢了,你尊重梦的遗愿,却也不希望少主子走他父亲的老路”术白冷静的说着。

        “唉,真正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千魅漓他就是梦的延续,我不希望他出任何事情,我更怕他恨我,术白,我也很为难,这些日子我也很难过”

        “娘娘,我懂,少主子会明白娘娘的用心”术白上前扶着茯姬坐在榻上,冷静的劝说着。

        “术白,你不明白,千魅漓骨子里其实跟他的父亲一样固执,否则我也不会让他以雌体生活了”想到那个绝色的梦,茯姬一阵心痛,无论她怎样的努力都无法挽回他的性命,也无法改变他执着的想法,百年来,她很孤寂,也许千魅漓才是她坚持下去的理由。

        顿了顿,茯姬继续喃喃自语道“梦兽雌雄莫辨,可雌可雄,一旦动心,为了心爱之人可以变幻雌雄之体,若爱人是女子,梦兽就会成为男子,若爱人是男子,梦兽就会成为女子,一旦阴阳结合,梦兽便再也无法变化,他只能是雌或者只能是雄。”

        术白似乎有些明白,疑惑的开口说着“娘娘,既然这样,你完全可以让少主子和公玉寒雪在一体,一旦阴阳结合,少主子就永远是男子之身,这样也算是圆满,少主子就可以成为人,印证情圆依梦成人”

        听到这里柳雀非常的开心,她有办法了,眼眸转了转,然后就急切的飞走了。

        只是她没有听接下来的话。

        茯姬只是苦涩的一笑,对术白道“术白,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情圆不是你理解的情圆”

        术白认真的听着,只是茯姬并未再说什么,看着茯姬这样的痛苦纠结,术白劝慰道“娘娘,何不顺其自然,有些事情即使阻止也阻止不了,缘起缘灭”

        “是呀,缘起缘灭,命中注定……”茯姬喃喃的领略这话中的含义,似想到什么,突然眼神一亮,对术白道“术白,我要闭关,这段日子一切事物就交给你了”

        “是,娘娘放心”

        却说柳雀回到屋子里,便开始翻腾一些书籍,她懂一点秘术,不过她这次要做的事情任务巨大,关系到千魅漓的幸福,一定不要出差错。

        话说,她还从来都没这样认真的做过事情呢,一整夜不睡,就为了配置手中的东西。

        “柳雀,你怎么了?”千魅漓感觉今日的柳雀很不对劲,是不是他今天说的话对她有很大的影响?他内心是很希望柳雀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心里有些纠结和内疚,想着或许他不该跟柳雀说那么多深奥的事情,但她能变成人,自然要接触很多与人有关的事情,包括情感。

        “千魅漓,我没事,你这段日子一定要好好休息,只有休息好了,才能对得起……”想着,柳雀就非常兴奋,眼中闪着晶亮晶亮的光芒。

        “这丫头”千魅漓摇了摇头,便起身回屋睡去了。

        深夜

        一拍叽叽喳喳的鸟儿悄悄的出现在柳雀的屋子里。

        “都打听好了吗?”柳雀兴奋的小声问着。

        “都打听好了,那公玉寒雪曾经是赤琉国三皇女,做了一年的女帝,期间传言……”

        “我不是问这个,就是问她现在在哪里,睡在哪里?”柳雀跺了跺脚,焦急的问着。

        “嗯,她是荒州的女王,现在宿在荒州州长府,中间第三排屋子左边第二个”

        “嗯嗯,办的非常好,这是赏你们的”柳雀将一袋子糖果递给小雀儿们,脸色红润,心情很不错。

        “柳雀,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个?”一个小雀吃着口中的糖果,口齿不清的问着。

        “这个你别问,我自有用处,都乖乖的离去,别让人发现”柳雀挥了挥手,待那些小雀儿都离开后,柳雀这才猫着步伐朝旁边的屋子里走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