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八十三章玉皮纸

第八十三章玉皮纸

        可待柳雀小心的来到屋子外面,将耳朵趴在里面听着里面的动静,眉头一蹙,竟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连简单的呼吸声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呢,她明明记得千魅漓是在这屋子里睡觉呀?

        柳雀歪头想了想,小心的将药瓶放在自己怀中,用手擦了擦外面的窗户,将眼睛对上,仔细的看着,她怎么感觉里面没人呢,眼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再耽搁下去,容易误事情,想着,柳雀便不再考虑,旋身一变,化成彩雀,如一道彩色的光般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待她扑闪着翅膀飞到帐子内时,竟然发现床上没有人,她心里一慌,千魅漓不会出事情吧?今天千魅漓那样不开心,不会想不开吧?柳雀有些慌张,她可是记得以前她的好朋友鸳鸯弟弟,因为那个鸳鸯妹妹被猎杀了,自己也一头撞死在了石头上,当时她吓蒙了,她不懂为什么要死呢。

        此时柳雀想到这些,立马变成人,开始整个人开始在房子里乱转,“千魅漓,你在哪里呀,千魅漓?……”柳雀很难过,灵动的眼中泪水滴滴的落下,她不要他们离开,就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就因为她跟它们不一样,她周围好多的小伙伴都死的死,老的老,而她日复一日的活着。

        突然柳雀脑海中闪过一道波光,她要去荒州,或许千魅漓去找公玉寒雪了呢,想着,柳雀便瞬间又恢复成彩雀的样子,扑闪着翅膀要飞走。

        “柳雀,你要去哪里?”在柳雀焦急的往外飞时,突然她面前站了一个人影。

        “术白,你怎么在这里?”柳雀疑惑的问着,术白一般都不主动出现在她面前,今日为何这样巧合。

        “柳雀,你是不能出去的”术白虽然声音平静,但对柳雀还是有些恭敬的。

        “术白,为什么我不能出去”柳雀想法非常简单,她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事情总是那么多道道弯弯的,简单点多好。

        “柳雀,你是彩雀,一旦被发现,就会有生命危险,而你是那样珍贵的存在,所以请不让属下为难”术白身体一弯,恭敬的道。

        柳雀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她不希望大家因为她担心,担心的滋味很不好受,至于术白说的那些道理虽然明白的不是很清楚,但她也不希望别人因为她为难,那她还是不出去的好,反正她对外面的世界也不了解“术白,可是千魅漓不见了,我担心他,我想去找他”

        术白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劝道“柳雀,放心少主子不会有事的,你尽管安心的待着,他自会好好的”

        柳雀眼中光芒一亮,似想到什么,欣喜道“术白,是不是千魅漓去找公玉寒雪了,她们能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吧”要是千魅漓能开开心心,没事情,她就放心了。

        术白眼中清明的光芒一闪而逝,定定的看了看茯姬娘娘闭关的方向,然后眼中闪过坚定的光芒道“柳雀,少主子不会有事情的”她只能保证如此,别的一切都还未是定数。

        “奥,他没有事情就好”柳雀点了点头,然后往她屋子里走去,唉,原来人类的世界是很复杂的,而在她眼里只有好和不好两个说法。

        深夜荒州府

        公玉寒雪躺在公孙子雪的怀中,吻着他身上淡淡莲花香,身心慵懒,体会激情后的余韵。

        公孙子雪用如玉修长的手抚摸着公玉寒雪润滑的肌肤,爱不释手,他喜欢她如小猫般慵懒的依赖着自己,靠在自己怀里。

        “在想什么?”公孙子雪感觉到公玉寒雪似乎有些沉默,安静的不同寻常,自然明白公玉寒雪可能有什么心事。

        公玉寒雪一直沉浸在刚刚的梦境中,根据她的分析,千年前冰殿的覆没一定是有心人的计划为之,而不是自动的覆没,可这些事情太过诡异,她自己都理不清,若告诉公孙子雪,定也会让他有所担忧,她还是自己弄清楚的好。

        公玉寒雪将头往上靠了靠,伸出纤白的玉臂环住公孙子雪的脖颈道“没什么,只是很想就这样靠在你怀中,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她骨子里其实是很懒的,能坐着绝不躺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公孙子雪轻声一笑,银色的眼眸闪过柔和的光泽,微微低头吻了吻公玉寒雪的锁骨,在上面成功的印上了自己的印记,用手轻抚她的脸道“小懒虫”其实他能明白她的想法,这些日子她也一直忙碌着,让他看在眼里也心疼,却不能为她做着什么,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晚上,她安静的靠在自己怀中,体会这一刻的静谧和温馨。

        想到前段日子她为他做的事情,公孙子雪有些感慨,侧身躺着,一直手拖着头,银色的发丝荡在身旁,用深情的目光看着公玉寒雪,另一只用手不经意的理顺着公玉寒雪的发丝,轻声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不苦,有你们在,我其实很幸福的”公玉寒雪抓住公孙子雪的手,用牙齿轻咬着,喃喃道。

        公孙子雪是她心中爱的那个人,在公玉寒雪心中,为公孙子雪做任何事情都不辛苦,而且他也为她付出了很多,如今看到他可以正常的穿梭在街道上,再不必戴着斗笠,她替他开心。

        公孙子雪心中轻叹,她是他心中最珍贵的宝,他真不舍得她这样辛苦,不过有些事情注定要发生,她要做的还有太多太多。他一直都知道她是他的福星,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少年时,她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她便是他的动力,如今再次相遇,她又给了他惊喜,他身体的特征,让他以为自己只能在暗处看着公玉寒雪,无法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可她却有一次打破了谣言,如今他的体貌特征反而会让人爱戴,这让他以前连想都无法想,他心中是充满着感动的,仿佛在公玉寒雪心中,什么都难不住她。

        “寒雪,有你,我很幸运”公孙子雪不擅长说什么,可如今他却抑制不住的想将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说着,公孙子雪也握住公玉寒雪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让她感受自己的心意。

        公玉寒雪自然能感觉到他加速的心跳声,然后将头靠在那里,这样听的清楚“子雪,你本来就是我的”公玉寒雪难得的说出自己心中的占有欲,激情的时候,她叫子雪,公孙子雪情动的厉害,所以她便习惯叫他子雪,这样反而更亲切。

        公孙子雪嘴角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含笑的看着偶尔撒娇任性的她,轻笑出声,胸膛也因为这笑声一震一震的,显示他愉悦的心情。

        半晌后,公孙子雪看了看窗外,夜色已深,浅浅开口道“我们睡吧”看着她这样惹人怜爱的神情,他真的很想再来一次,可怕累着她,只能忍着身体里的蠢蠢欲动。

        公玉寒雪摇了摇头“我现在睡不着,不想睡觉”不知为什么,她现在脑海里非常清明,身体在疲惫后,便仿佛充满无数的力量,她一开始以为只是巧合,可每次和墨谷沐玄或者公孙子雪激情后,都是这个样子,便让她不再怀疑了,可能墨谷沐玄和公孙子雪便是和她命中注定的恋人。

        “有没有饿了,若是饿了,我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公孙子雪好脾气的问着,公玉寒雪想要怎样,他便会宠着她,只要她开心就好。

        “我不饿,什么都不想吃”公玉寒雪继续摇头,只是如八爪鱼般抱着公孙子雪。

        公孙子雪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就像小时候一样给她安慰。

        半晌后,公孙子雪柔声问道“寒雪,你若有什么心事,一定要跟我说,否则我会担心的,你越不说,我越担心”她这个样子很不寻常,定是有什么困扰着她。

        公玉寒雪咬了咬牙,眼中闪着琉璃般的光泽,转了转眼眸,这才缓缓开口道“子雪,你说苍月国怎么会有半魔人,苍月国到底有什么秘密,半魔人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我觉得一切似乎不简单”

        “半魔人!”公孙子雪清浅的咬着这两个字思忖,上次公玉月盈带领十万大军攻打荒州的时候,暗处也是有半魔人,若他只是普通之人,就算功力再厉害也不是半魔人的对手,人和魔终究还是有差距的,他庆幸自己是拥有血咒之身,拥有一半血狐的血脉,他拥有的力量完全可以跟半魔人抗衡。

        “嗯,是半魔人”公玉寒雪想着再过段日子,就到了花灯节,她要去救夜笙,她现在可以肯定,那夜笙就是千年前冰殿的圣子—冰绝玉笙,他定是为了冰女受了很多苦,她不能见死不救,错过今年的花灯节,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救他出来。

        公孙子雪暗自思忖,不断的回想着什么,似想到什么,公孙子雪眼中波光一闪,对公玉寒雪道“我想让你看一样东西”说着,公孙子雪便起身,穿好衣服。

        公玉寒雪也立马动作迅速的穿戴好一切。

        待公孙子雪带着公玉寒雪来到州长府邸机关内部时,公玉寒雪看着这黑压压的地下暗室,有些惊异“子雪,这暗室的机关术很诡异”

        “嗯,这不是当下的机关术,也算是灵术机关布置的,一般人闯不进来”公孙子雪小心的扶着公玉寒雪,然后在暗室的某处一动,突然咔嚓一声,从石壁内突然冒出很多小孔,里面露出很多的夜明珠,瞬间将暗室照亮。

        “哇”公玉寒雪忍不住惊叹出声,这夜明珠很大,而且照亮暗室堪比现代的灯,不过也很奢侈,这么多夜明珠绝对价值连城,可是让她疑惑的是,这荒州曾经并不富裕,为什么在这州长府邸却有这样一个暗室,公孙子雪却知道?

        似乎知道公玉寒雪心中的很多疑惑,公孙子雪开口解释道“你还没来这荒州之前,有人早就占卜出你会来这荒州,而这荒州府也算是为你建造的,沈元也只是暂时替代这州长位置,那武林令还有这暗室在很多年前就是属于你的”

        “那沈元说的公子不会就是你吧”公玉寒雪突然压抑的睁大了眼睛,沈元能力并不是很高,但他很忠诚,可在曾经一个混乱的荒州,能将州长府保护的好好的,光靠沈元的忠诚是远远不够的,记得那次她来这里,沈元说什么公子不会放过她,那个在他心中很厉害的人就是他们的公子,背后保护住州长府的也是那个公子,能长期仍人忌惮的也应该是那个背后的公子,若是公孙子雪或许就说的通了。

        “嗯,是我,你现在才想明白”公孙子雪温柔一笑,伸出手摸了摸公玉寒雪的头发算是安慰。

        “其实我自己有感觉可能是你,但没仔细去确认,我只知道无论是那背后的公子还是谁,应该都不会伤害我,否则也不会把那样重要的武林令给我,因机缘练成天青诀,可以打开武林令,里面有令牌号召天玑军”

        “嗯,你父亲为你做了很多”公孙子雪有些叹息般的开口,那个伟大而绝美的男子,为自己女儿做了很多很多。

        “不对,我父亲,你说什么?”公玉寒雪眉头一皱,为什么公孙子雪也提起她的父亲,好像那无霜曾经也提过说什么老主子。

        似想到什么,公玉寒雪又吃惊的问着,眼眸都有些睁大,眼中闪过迷离的光芒“你们说的那个老主子不会是我父亲吧?怎么可能”

        公孙子雪将公玉寒雪抱在自己怀中,吻着她的头顶道“别想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他告诉她,也只是想让她知道真相,不让她胡思乱想的。

        “子雪,我没胡思乱想,我虽然吃惊,但我很冷静,我父亲母亲是不是已经不在了?”她记得他们是被公玉月锦和公玉月盈的母亲—也就是太女帝公玉窝杀的,虽然前身给了公玉窝极致的痛苦和虐待,就算她的尸首都大作文章,可她还是觉得不解气。

        “寒雪,你该往前看,不该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我说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公孙子雪眼中闪过一丝暗沉的光芒,银色的眼中潋滟醉人的光芒一闪而逝,让人猜不出他心中所想。

        也只是一会,公玉寒雪便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如今她要往前看,珍惜身边的人,救出夜笙。

        “这是什么?”公玉寒雪看着公孙子雪递给她的一块玉皮纸,像是皮质也像是别的质地,只是上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这里面或许有关于半魔人的记载,只是无论是谁,都没办法看到它上面隐藏的字迹”公孙子雪神情有些凝重,他想或许公玉寒雪会有办法,所以带她来试一试,也许早就到了时机了,她已经长大了,是个坚强能承担一切的女子,他们都会相信她的能力。

        公玉寒雪心思微微一变,将玉皮纸放在眼前不断看着,无论是对着光芒看,还是怎么看,都看不到字迹,她有点燃旁边的蜡烛,将皮质放在上面,可半晌过去也没动静,又用水浸湿……

        试了各种办法,都不管用,公孙子雪只是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不打扰公玉寒雪的思路。

        公玉寒雪闭目深思,眉心都紧拧着,似想到什么,她突然睁开了清明的眼眸,用手将手指狠狠一咬,鲜血滴在了玉皮纸上,一滴滴血浸染上,立马现出了字迹,公玉寒雪顾不上手指,只觉得心情莫名的好,惊喜的看着这上面的密密麻麻字迹,一整篇。

        公孙子雪虽然惊喜上面终于出现了字迹,可还是心疼的将公玉寒雪的手指放在嘴里含着,再从身上撕破了一点碎片,给公玉寒雪将手指轻柔的包扎好。

        待弄好一切后,公孙子雪才抬头看公玉寒雪,看到她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她的身体都有些僵硬,立马担忧的问着“怎么了?是半魔人的记载吗?”

        “是,子雪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救夜笙了”公玉寒雪有些沉重的开口道。

        公孙子雪接过那玉皮纸看着上面的记载“欲炼半魔人,必先自己入魔,……”大体的意思就是,要想拥有半魔人作为自己强大的势力,这个人必须将自己的灵魂卖给黑魔,才能拥有黑暗的魔力,利用人心的黑暗面,将人的黑暗面扩大,注入黑暗之气,将人修成半魔人,能力是普通人的很多倍,连顶级高手都不是半魔人的对手,但修炼半魔人很耗费所有的元气,就算这个人出卖自己的灵魂,灵魂也维持不了几年,所以必须不断的有血缘之亲来顶上,但真正厉害的是魔人,修炼出魔人才是最厉害的,但很难,就连修炼半魔人都很难,何况真正的魔人……

        “寒雪,夜笙是不是只有灵魂存在?”公孙子雪听过公玉寒雪讲过去苍月国的事情,夜笙是她一定要救的人,但光有灵魂,这样的救法很难,将人救出来很容易,但将灵魂救出来就很难。

        “嗯,子雪,他是只有灵魂,但他的躯壳或许还在覆没的冰殿中,他本身就不是苍月国的人,而且我相信他绝对也没有将灵魂出卖给黑魔”但她或许猜测出夜笙为何不能出来,所以她这次已经有了办法。

        顿了顿,公玉寒雪继续道“这黑魔也不是真正存在的一个实体,而是人心虚幻之物,人心的黑暗*产生的力量”

        “再有半个月就是花灯节了,你想好了吗?”只要是公玉寒雪要做的事情,他都会支持给于她极大的帮助。

        “嗯,想好了”公玉寒雪坚定道,她等了这么长时间,就一直想要将夜笙救出来,不惜任何代价,她有想过,她千年前如果真是冰女,她灵魂之所以不灭,能转世,定是夜笙救了她,他定是付出了很多,想到他的身体被锁在那个虚幻的地方,她就心疼。

        “寒雪,我会让公孙屋的势力在苍月国安排好一切”公孙子雪神色也有些凝重,这件事定不是那么容易的,花灯节是个极好的机会,这上面也写着半魔人是最惧纯正之气,在雪天里力量也会虚弱。

        “嗯,我想我的计划可以提前了”公玉寒雪将玉皮纸死死的揉捏着,由于全身气息冰寒冷厉,手中的力量不自觉的加重,不一会,她手中的玉皮纸便自动化成了粉末,变成了灰尘。

        “寒雪,你手中的……”公孙子雪目光一直不离公玉寒雪,自然看到她手中玉皮质的变化,心中有些惊异。

        公玉寒雪回神一低头,果然看到自己刚刚握住的玉皮质没了,化成了灰尘,觉得很不可思议,她刚刚根本就是无意识的行为“这到底是什么材料?不过这样也好,就没人再能窥探出里面的秘密”凡事她都会往好处想。

        “天地都盛放花灯,在花灯节,璀璨的烟火红灯闪耀,黑魔的气息是最弱的,花灯节也意味着驱魔驱邪,提前做好准备也是对的”他担心的也只是公玉寒雪一人而已,只要她好好的,他便什么都不担心。

        “嗯,确实,所以夜笙才会让我在花灯节救他吧,其实那时候他就在为我考虑了,子雪,你让公孙屋的人最好找出苍月国那个将灵魂出卖给黑魔的人,这才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消息”

        “放心吧,还有半个月,定会找到”公孙子雪握住公玉寒雪的手,给她力量和安慰。

        “嗯,我去一趟兵器山庄,是狼五按照我计划建立了,如今一切都上了正轨,我也该冲出荒州城了”公玉寒雪眼中闪过傲然的光芒,本来想等赤琉国真正的*没落,没一丝余地她再出现,现在看来还是要提前了。

        公孙子雪目光柔和,他一直都知道公玉寒雪拥有不凡之气,这天下也终究会是她的“你去吧,你交代的事情我都会为你做好”

        “子雪,谢谢你”说着,公玉寒雪便抱了一下公孙子雪,转头匆忙的离开,深夜中,一匹马在道路上飞窜而出,一只飞鸽也飞在了深夜的上空,朝着兵器山庄而去。

        夜魅楼

        虽然是深夜,但因夜魅楼是夜色繁华之地,此时楼里雕玉金廊,处处轻歌曼舞,丝竹琴音弥漫在空气中,整幢楼内灯火通明。

        夜梅冷冷的看着楼内的袅袅繁华,不为所动,她心中担心的是溪主子,溪主子如今回神族里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可是知道神族盘错复杂的关系,那些老不死的更是以为自己权利大过天,有的时候溪主子也要给几分面子,曾经族内大师让溪主子扶持二皇女,甚至不惜说那二皇女是溪主子的“情劫”。

        哼,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竟然能拿溪主子的终身大事开玩笑,所以她很不喜神族里的一切,反而不如现在自由自在的生活,她只是担心溪主子。

        就在夜梅深思担忧之际,突然一阵冷厉的寒风卷过夜魅楼内,层层纱帐被这股强劲的风卷入了高空中,夜梅也有些受不住这股风的刺骨,用手轻轻挡着,可待风过之后,夜梅睁开眼,却惊异的看到了溪主子的背影。

        夜梅看了看周围,没什么异样,这才入了主屋内,外面四个高手恭敬的守着。

        “吱呀”当夜梅打开门后,果然看到溪主子静静的坐在桌前,心闪过惊喜,溪主子没事,只是为何她觉得溪主子似乎有些变化,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化她也说不清,可能是整个人的气息吧。

        “夜梅拜见溪主子”夜梅恭敬的跪在地上开口道,礼节不可废,无论溪主子多么相信她,无论她多么忠诚。

        “夜梅,如今这赤琉国早已经不太平,这夜魅楼歌舞升平,日进斗金,你功不可没”溪怜幽眼眸淡淡眯起,氤氲着迷离的光泽,大红妖娆衣衫披在他的身上,美的清雅张扬。

        夜梅猜不透溪怜幽的心思,眉头一皱,并未开口,她知道有些时候,她只需要聆听,不需要开口。

        溪怜幽嘴角挂着似笑非笑之意,红袍中的如玉手指露出来,把玩着手中的玉杯,淡漠道“这赤琉国乱的还不够,似乎太平静了”说着,溪怜幽手轻轻一用力,那玉杯瞬间破碎,叮当叮当的落在地上,响出浅淡的声音,却仿佛打在人的心上,让人发寒。

        “溪主子的意思是?让赤琉国更加的混乱?”夜梅小心的开口问着,她一直都知道溪主子能力是让人害怕的,此时他真正的淡漠冷寒,却让人心里更加的害怕,溪主子要赤琉国更加的混乱,他的目的是什么?溪主子做事从来都是有目的的。

        ------题外话------

        七七的正版群号320960113,粉丝值超过500才能进群,亲们进群要自动冒泡,找缘缘主动截图,有福利奥,嘿嘿,大家懂的,以后也会多多的。

        女主要凌厉爆发,嘻嘻

        推荐好友如影随心的NP文《男色诱人,嚣张灵音师》武尊大会,爆出冷门,墨家天才被百里家族一名不见经传的庶子打得筋脉尽断,从此无法修炼。墨家就此衰败!?出人意料,最终站在武尊大会最高处的,却还是墨家人,那嚣张跋扈、不学无术的废物大小姐——墨倾城。

        直到那一刻,世人方知,众人眼中的废材,竟是玄武大陆仅有的一名灵音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