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六十六章入苍月国

第六十六章入苍月国

        绿荷看着那人就静静的站在那里,背对着她,气息似乎闪着迷离和诱惑,夜风冷冷的吹过,吹起男子的发丝,那发丝一缕缕被风挑起,划过诡艳的弧度,蔷薇花的香气似乎也越发浓烈了,仿佛让人沉醉其中。

        绿荷觉得自己仿佛就被这样一个背影给迷惑了心神,定住了,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男子,内心渴望那男子转过身,她心竟然不受控制的跳动,一瞬间,她仿佛产生了幻觉,觉得这个男子仿佛在一大片一大片的蔷薇花瓣下,慵懒瑰丽,更是闪着清冷的气息,绝世妖娆,将所有的一切隔绝在他的世界只外。

        太让人惊叹了,一个人光背影就能绝艳成这样,那该是拥有怎样的容貌呀,绿荷就这样如梦如幻的沉溺其中,不知今夕何夕,她恍惚间都已经自己灵魂飘散了出来。

        可就在她沉溺无法自拔的时候,男子的手突然轻轻一动,将他的发丝撩拨好,绿荷眼眸惊恐的睁大,那男子手上竟然滴着妖异的血,而他旁边的地上就躺着那小宫女,绿荷看不清远处到底是怎样的,可她心里还是发寒,眼眸一直睁大着,她脑海里有着不可思议的想法,难道男子手上的血是那小宫女小翠的?

        男子似乎感觉到周围呼吸急促声,微微转身,眼眸微眯,自然就看到了绿荷,他嘴角一勾,闪着妖异的弧度。

        绿荷嘴巴张大大大的,她还从没见过这样美艳的男子,姿容妖艳,仿佛汇聚了天地间的妖邪之气,他唇角微勾,似有魅惑,一双眼睛似乎妖长,眼尾更是妖媚,闪着淡淡旖旎的光泽,这样天生妖媚颠倒众生的容貌根本就不可能属于人间,她想不出任何词语来形容眼前只人,可绿荷又恍然觉得这人竟然是她们的太子,可又跟太子气息不一样,太子是冰冷正气的,可这个人却仿佛是妖异邪恶的。

        绿荷不知为何,心里越发发寒,她想将门关上,躲回去,可奈何她的身体仿佛被一股力量给定住了一般,无法动作,连呼叫声都发不出来。

        “看够了?”男子半眯起眼眸,眼中的光芒溢出杀气,一道红光闪过。

        绿荷眼眸瞬间变的空洞,全身开始冒冷寒,血红双眸,竟然是血红双眸?她的灵魂仿佛要被吸走般的感觉,一切都不受自己控制了。

        男子美丽的嘴角微微扬起魅惑的弧度,血红狭眸微眯,气息也越发摄人心魄,他仿佛喜欢看着绿荷那恐惧的神情,只是淡淡的用舌头将手中的血一点点舔干净,嘴角的血渍泛着诡艳的光泽,让人不寒而栗。

        绿荷越发害怕,这个男子身上冰冷,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仿佛他只是无情的躯壳,整个人泛着游戏人间的妖异只气。

        翌日

        待天朦朦亮的时候,这处宫殿的宫女小厮们便开始忙碌了,可当她们出了房门,看到屋外已经僵硬的绿荷和小翠,都惊吓了一跳。

        待向上面禀报后,有人专门来查看,却发现不了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伤口和流血的痕迹,身体也完好无损,这太奇怪了。

        不过这对这些在皇宫内生存的宫女小厮们来说都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因为历来因为各种争斗,总有牺牲,所以大家也并没放在心上,都是各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大家没注意的便是,曾经扫地的那个宫女也消失了。

        狄修国东宫太子殿

        这座专为太子建造的宫殿富丽堂皇,奢华尊贵,琉璃瓦散发着浓重的气韵,殿内屋子里摆设着各种珍奇,地上铺着白玉,白玉上雕刻着诡异的纹理样式,空中更是吊着璀璨的灯具,古色古香却霸气天成。

        而今日的天子殿却不如往日的平静,只因太子昏迷不醒

        “御医,太子怎么样了?”看着那个在纱帐里安静的躺着的淳古孤诺,皇上淳古赫目光定定的放在了御医身上,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启禀皇上,臣等未能发现任何问题”这太医院的御医们都来看了个遍,也没发现任何问题,这是不是太蹊跷了。

        “没有问题,为何我皇儿却醒不来,你们可是整个狄修国的御医!”淳古赫目光威严的望着御医们,声音里透露出的怒气也让人不寒而栗。

        “皇上喜怒”众御医们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求饶,他们的性命此时就勒在裤腰带上,一不小心就没命了。

        “皇上喜怒,太子只是昏迷,并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也许一会就会醒来”

        “一会是多长时间”

        “这……”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淳古赫对着众人冷冷的摆了摆手,御医们立马起身,赶忙离开,生怕走的晚了,皇上又会要他们的命。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淳古赫目光复杂的看着淳古孤诺,眼中闪过一丝丝莫名的光芒,手伸向淳古孤诺,只是在空中停住了,他漠然的道“你昏迷着也好”说完便离去了,留下仍在昏迷中的淳古孤诺。

        屋子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蔷薇花香气,静谧诡异。

        却说数日后,公玉寒雪和千魅漓终于抵达苍月国,按照公孙子雪给指示的方向,来到月都的一处府邸,这里便是公孙屋的一处位置,在外面看这府邸很普通,可进了里面才会发现另有乾坤。

        处处透着清雅,布局典雅,设计唯美大气,而整个府邸也透着冷静凝重的气息,无论是花圃里的小厮还是扫地的丫鬟,似乎各个都是武功高手,而且这些下人看起来分布的三三两两,但以公玉寒雪的目光看去,他们确实把整个府邸都覆盖住了,外人很难闯入这样的一个府邸,公孙屋,果然不愧是公孙屋,公孙子雪自然有他厉害之处,怪不得大家提起公孙屋,提起那个幕后之人都心生神秘之感和崇拜只情。

        “夫人请随我来”就在公玉寒雪认真打量院落的时候,突然从前面冒出一个妇人,她恭敬的对公玉寒雪弯腰行礼。

        “夫人?”公玉寒雪纳闷一会便回神了,也是,以夫人的身份不容易让人怀疑,便点了点头跟千魅漓随妇人回屋。

        “好了,你先下去吧,若有什么事情,我再叫你”公玉寒雪打量了一下这屋子的格局,心里很诧异,这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的,无论是纱帐的颜色,还是屏风的画风,桌子椅子杯子几乎都是她喜欢的样式。

        千魅漓也点了点头,轻声道“公孙子雪心细如丝”看一个人是不是用心,端看这细节就可以看出来。

        公玉寒雪心里一暖,其实他们对她确实都很细心,什么都替自己考虑好了。

        “千魅漓,一路上你也辛苦了,你先休息会,待公孙子雪回来,我们再商量事情”三天之后便是花灯节,这时间算是充裕的,关键是找到那个出卖灵魂给黑墨的人,这样一来,就容易将危险控制住。

        其实这一路上,有千魅漓照顾着她,在马车里她就靠着他休息了,都是千魅漓精神紧绷的关注着周围的一切。

        “嗯,那我先去休息会”千魅漓点了点头,眉心似有疲惫,这一路上一直精神高度紧张,生怕路上有什么危险,还好没什么大的事情,他是要休息好,然后才能好好保护公玉寒雪。

        待两个时辰后,公玉寒雪也收到了狼五的密报,她带领的那一千暗卫也到了苍月国,乔装在百姓中,未有任何问题。

        看着这密报,公玉寒雪嘴角微微扬起,这一切必须都要秘密进行,她可不想现在惹怒苍月国,虽然她不畏惧什么,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当公玉寒雪和千魅漓吃完晚饭后,公孙子雪才回来。

        公玉寒雪看着神情有些凝重的公孙子雪,蹙眉开口问道“子雪,发生了什么?那个人找到了吗?”看着这样凝重神情的公孙子雪,她心里有着小小的不安。

        一边问着,公玉寒雪一边从旁边给公孙子雪倒了一杯茶水道“先喝口茶吧”

        公孙子雪抿了口茶,目光定定的放在公玉寒雪身上,然后缓缓开口道“寒雪,你知道为何苍月国史书上对前国主的记载非常少吗?”

        公玉寒雪摇了摇头道“并不知道,不是说他莫名生病死了,然后将王位给了他的儿子,是有什么不对吗?不过也确实不对,他继位几年就再没记载,而且他在位期间做的什么事,史书上也都含糊记载”

        千魅漓绝色的眼眸闪过一道幽深的光泽,“而且苍月国从上任国主开始,就处处充斥着邪门歪道”千魅漓脑海中闪过一道波光,难道上任国主跟这件事情有关系?还是说跟救夜笙有关系?

        似乎知道大家的疑问,公孙子雪点头沉声道“不错,上任国主苍无痕便是那个将灵魂出卖给黑魔的人”

        公孙子雪话一落,公玉寒雪的心便一震,她有些无法相信,一国的国主竟然是做出这样事情的人,这怎么可能,似想到什么,公玉寒雪急切的问道“是不是那炼造半魔人的也是他?,他把灵魂出卖,难道就是为了让苍月国的人们变的人不人鬼不鬼?”以她的思绪,无论怎样都不明白那苍无痕为何要这样做,这不是自毁灭亡吗?

        公孙子雪点了点头“按照你从黑森里里拿来的古书记载再加上我自己查的信息,将灵魂出卖给黑魔的人就可以炼造半魔人,制造出半魔人可以增强他的势力,也可以用来称霸天下,只是按照苍月国目前的形势,这半魔人并不怎么露面,一直隐在苍月国内,并未干涉其它两国,也没见苍月国有什么野心,虽然有很多疑问,但问题或许就出在上任国主苍无痕身上”

        “在花灯节的时候,半魔人的气息和能力是最弱的,黑暗灵魂也是最弱的,这样一来,就算是我们救人时被发现,被半魔人袭击,我们在花灯节跟那些半魔人抗衡就没那么难”公玉寒雪坐在那里,用手轻轻的叩击着桌面,沉思道。

        “只要上任国主苍无痕灵魂不灭,那么他用黑暗之气炼造的半魔人就一直会存在,会对我们不断追杀,光救人治标不治本,必须从源头上制止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千魅漓绝色的眼眸闪过潋滟翻涌的波光,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我们一直在纠结半魔人的问题,而我要救的明明就是夜笙,跟其余的都没有关系,只要能救出夜笙就好,其余的我不会管”公玉寒雪眼中眯起淡淡的光泽,冷静的说着。

        公孙子雪一叹,从身上拿出那本古书来递给公玉寒雪道“寒雪,你是关心则乱,你在仔细好好看看,若真能那么容易救夜笙,上次他就不会跟你说花灯节再来救他,你想想他只是灵魂的存在,而一个人只有灵魂,不可能存于阳光下,他能在苍月国做国师,以形而存在,必然是借住了什么力量,或许跟苍月国的国主有什么联系”

        顿了顿,公孙子雪继续道“将灵魂出卖给黑魔的是上任国主苍无痕,而苍无痕的灵魂只能延续几年,必须找到灵魂延续之人,而能延续的必须是血缘之亲,也就是苍无痕的儿子必然被逼着将灵魂继续出卖给黑魔”

        “灵魂,灵魂……这一切的问题确实都指向那个苍无痕”公玉寒雪喃喃说着,突然脑中闪过一道波光,沉声道。

        “应该与苍无痕有关,而至于夜笙到底被他们牵制了什么,这个不好说,或许是因为苍无痕用黑暗的力量牵制了夜笙的灵魂,让他无法离开,或许是夜笙跟谁有约定,他无法离开,总之他愿意让你救,必然是不愿意待在苍月国的”千魅漓望了望远处苍月国皇宫的方向,如今这苍月国皇宫上空不再是紫微星照射,反而处处弥漫着暗沉的黑气,这苍月国如今是衰落之势。

        “上次来苍月国就是有半魔人出现,这一次我却没见过他们,不过夜笙,他是处于黑色曼陀罗花之间,他亭子周围也全是黑色,他都不露出面容,全身都裹在黑纱下”公玉寒雪一边想着一边缓缓开口说着。

        “黑色曼陀罗花?那样诡异的花朵,代表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夜笙的灵魂能一直维持着,是靠黑色曼陀罗花的力量,黑色曼陀罗花的力量虽然霸道,但确实含着强大的灵力,被这花朵承认的人,可以借助它吸收天地灵气,如果没有这花,夜笙的灵魂早就分散的四分五裂了”千魅漓缓缓解释道,一般很少有人被黑色曼陀罗花承认,虽然能借住花的力量吸收灵气,让灵魂离开肉身,但在借助黑色曼陀罗花的力量时,这花也会给于灵魂极度的疼痛。

        “你是说,无论是什么,无论他的身份有多么特别,灵魂和肉身都不能分开很长时间?”公玉寒雪想起在很多次梦境中梦到的景象,她确定夜笙就是冰殿圣子冰绝玉笙。

        “寒雪,那夜笙到底是谁?为何你那样执着”千魅漓将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问了出来,据他所知,公玉寒雪不是那样同情心泛滥之人,做事情也不是光凭喜好。

        公玉寒雪咬了咬唇瓣,犹豫了一会,定了定心神,才开口说道“他对我有恩情,他是……他似乎跟千年前的冰殿有关”公玉寒雪本来想告诉他们,夜笙的真实身份,可知道的多了,对公孙子雪和千魅漓并没有好处,若是传出去,或许他们都会有危险,毕竟冰殿覆没也隐含着很多秘密,等真相大白那一天,她会让大家知道这些身份的。

        “冰殿?”公孙子雪心微微一颤,没想到千年前冰殿里的人还有存活的,就算只是灵魂也是好的,想起关于血狐的传说,关于他母亲的事情,夜笙或许知道些什么,想到这里,公孙子雪心中也闪过坚定之色,不单是为了公玉寒雪,就是为了找到一些真相,他也会救夜笙。

        “嗯,是冰殿,我确定”公玉寒雪看着公孙子雪那复杂的眼神,心中微微荡起涟漪,难道公孙子雪知道些什么?

        “如果是这样,寒雪,我可以帮你用意念和夜笙交流”公孙子雪说着便从屋子里的一个暗盒里拿出一个玲珑球。

        “这是?这玲珑球你怎么也有?”公玉寒雪看着公孙子雪将玲珑球放在桌子上,奇怪的问道,当初溪怜幽也有一个,她当时看到那玲珑球还心神不宁的,整个人都心颤着。

        公孙子雪脸色微微一变,问道“寒雪,你还在哪里见过?”

        “溪怜幽曾经有过,不过被我捏碎了”公玉寒雪如实的说着。

        “溪怜幽的身份不简单”千魅漓眼中迷离出绝色的光泽,潋滟生波,似乎还泛着一丝丝的寒气,对他来说,只要有一丝对公玉寒雪不利的,有一丝丝的危险,他都会排斥。

        “他的身份是什么?”公玉寒雪眼中冷冷的眯起,对溪怜幽的好感突然就下降了。

        “寒雪,别想太多,有的时候人都会身不由己,他从没骗过你,什么事也都是处处为你着想,或许他身份不一般,但他也许是受害者”公孙子雪跟溪怜幽有一定的交情,自然能看懂溪怜幽的无奈和深情。

        “我明白,你跟他关系很好,第一次见你还是拜托他的呢”公玉寒雪点了点头,公孙子雪说的对,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身份来否决这个人。

        公孙子雪摸了摸公玉寒雪的发丝,目光含着怜惜和心疼“寒雪,我曾经欠他一个人情,他从未问我要过,他知道我是银发银眸,不愿给我造成任何困扰,可那次,他却绝望的跪在我面前,求我救你,那时候他全身的气息都有些走火入魔,眼中泛着深深的血丝,他一直是优雅从容的,那次他的颓废吓了我一跳,他说他要救他真正爱的人,我虽然不不知道那个人是你,但也能看出来,你若有事情,他也就心死了,所以我将世界上唯一一颗冰心丹给了他,所以你才会好的那样快,否则你要趟个一两个月,或许身体还不会康复的完全”

        公玉寒雪听着公孙子雪的话,身体僵硬,神情愣愣的,她没想到原来溪怜幽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公玉寒雪神情有些迷茫,愣愣道“我并不知道”

        想到溪怜幽,公孙子雪心中一叹“没事,告诉你这些也不是想让你内疚的,只是你多用心去看看他,如果可以,对他好一些”如今溪怜幽所忙活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公玉寒雪,那个人一旦认定便终生不悔。

        “那次玉隐城的事情之后,我醒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溪怜幽,后来我身体确实完全没问题,而且还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翻涌着,是不是这冰心丹还有什么作用”

        “这冰心丹是冰女心血凝成的”千魅漓恍恍惚惚道,他想起他父亲有说过一些关于冰女的事情,他是确定公玉寒雪就是冰女的转世,但他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一旦让世人知道了,公玉寒雪绝对有危险,没想到这冰心丹最后还是入了公玉寒雪体内,也许冥冥中自有定数。

        公孙子雪深深的看了眼千魅漓,点了点头道“不错,这冰心丹是冰女心血凝成,可以肉白骨,转生死,忆前生,修天魂,强功力”

        公玉寒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么多好处?”这冰心丹也太好了吧。

        公孙子雪柔和一笑道“别忘了这是冰女之物,凡是和她有关联的都是天地最好的东西”

        公玉寒雪觉得自己脸皮微微有些热,原来自己千年前是那么好的身份,还是那么厉害,公玉寒雪目光有些灼灼“她就那么好?”

        “她当然很好,没有人可以逃过她的魅力”想到自己的父亲梦,千魅漓有些怅然道。

        “既然那么好,那么厉害,怎么还会覆没死亡呢”这才是她最大的疑惑。

        公玉寒雪的话让公孙子雪都有些沉默,公玉寒雪不得不转移话题,想到自己肚子里那个好东西,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然后疑惑的开口问道“为何我没感觉自己多么强大厉害?”

        “或许还没融合,或许……”似想到什么,公孙子雪心一颤,定定的将目光锁向公玉寒雪。

        千魅漓缓缓开口说着“或许是你体内本身就有这些能力,这冰心丹对你来说只是一颗小小的药丸,被你体内强大的力量给吞噬了”千魅漓的话听起来漫不经心,声音却隐藏着凝重认真。

        ------题外话------

        亲们,那些盗版的亲们你们多多支持一下七七正版吧,看那订阅真是欲哭无泪呀。

        感谢一直支持七七正版的亲们,今天是小年,祝福支持七七正版的亲们,七七爱你们,因为你们七七才一直坚持着。你们是七七心中的温暖。

        明天至少给亲们万更哈,么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