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七十三章威力(新年快乐)

第七十三章威力(新年快乐)

        上千的铁血军配合的井然有序,全身的肃杀之气凛冽森寒,让人不容小觑,每个人身上都配备无数种兵器,可针对对方的招式来应对,有用短刀的,有用刺鞭,有用五节棍,长枪,剑,戈等等,都是经过公玉寒雪改良设计的,轻巧而锋利。

        铁血军的队伍不断的变幻转动,根本就让人分辨不清他们的实力,他们飞快的速度也让人反应不过来,即使是高手也都有些蒙了,一开始黑衣面具人还不屑跟这些毫无功力的人对抗,可渐渐的他们发现,即使他们有极高的功力和能力,依然不是这些绿衣人的对手,这……到底是什么“妖怪”,竟然可以跟他们抗衡,甚至将他们锁在这个阵势里,无法脱身。

        公玉寒雪在空中俯视下方的作战状况,眼中闪过清冷的光泽,看着演变的局势,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笑意,这是她的铁血军第一次作战,却也超过了她的预期,让她非常满意,这些黑衣面具人是琼杀宫顶级中的高手,一样的无法跟她的铁血军抗衡,公玉寒雪心中冷哼,她还真瞧不上这些琼杀宫的杀手,虽然也是经过严格的训练,但弱者就是弱者,在她心中,也只有她手下的人才是强者。

        溪怜幽如水的眼眸如幽梦般暗沉,他的心也在震颤着,快速的跳动着,有些不敢置信,一群没有功力的人竟然能将超出他们几倍的高手锁在阵势里,让对手招架不住,只能变的疲惫无力,甚至是受伤死亡。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上千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如果说两人、三人可以配合的天衣无缝,他很容易相信,上百人能默契的配合他就有些不信,何况这是上千人。

        溪怜幽深深的看向公玉寒雪,每次她都能给他带来无数的惊喜,超越他所有的想象,他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在公玉寒雪眼中都会变成可能,而且此时的公玉寒雪傲然凝立,全身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势,她仿佛是一个矛盾综合体,将妩媚、清冷、灵动、傲然、绝美、狡黠等等都融合在一起,那么的美丽和圣洁,此时公玉寒雪在光影里,如梦似幻,那样的不真实,仿佛要随风飞走,让人抓不住,溪怜幽心竟然有一股慌乱感。

        “寒雪”溪怜幽静静的开口,打断公玉寒雪的深思。

        公玉寒雪将目光落在溪怜幽身上,有些纳闷的看向他,待看到他眼里的不安时,对他微微一笑道“怜幽,如果琼杀宫也跟神族有关,你会怎样?”别怪她未雨绸缪,她也不想溪怜幽会夹在中间难过。

        “寒雪,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溪怜幽看着公玉寒雪,坚定的开口,更是一把抱住她,感受她在怀中的真实感,而不是刚刚的虚幻感。

        公玉寒雪回报住溪怜幽,在他耳边轻轻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扪心自问,如果她的爱人和她的家国有了矛盾和仇恨,她也会为难的,无论溪怜幽喜不喜欢神族,他都是神族的一员,哪怕是普通的一人,心里也会纠结的,而刚刚她那样问,也是为了确定溪怜幽的态度,如今他表态了,她便也能放手做了,她的能力和记忆逐渐恢复,神族对她来说也不足为惧。

        溪怜幽只能更紧的抱住公玉寒雪,告诉他自己的决心,他只是怕自己失去她,不知为何,他心里很不安,更是有一股恐慌的感觉“寒雪,永远别离开我,也不要冷漠对我”想起一开始公玉寒雪对自己漠然如陌生人,他的心就受不了。

        “放心,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公玉寒雪在溪怜幽唇上印了一个吻,算是给他的安慰,溪怜幽顺势长驱直入,舌头入了公玉寒雪口中,品尝她口中的蜜汁。

        待一吻结束后,公玉寒雪目光瞥向下方,看着那几百的琼杀宫顶级杀手越来越颓然无力,嘴角勾起冷厉的弧度,冷冷的发布命令“留一活口,其余格杀勿论”

        “是”公玉寒雪一声令下后,上千人异口同声的回应,声音更是洪亮,震耳欲聋,让人听了都激动不已,心潮澎湃,也只是一瞬间,上千人的铁血军不再打疲惫战,立马开始快速的取对手的性命,不一会,琼杀宫上百人的顶级杀手除了一人,算是全军覆没。

        铁血军瞬间完成任务后,队伍立马拍成几排,整齐划一,不但震慑力强大,更是看了让人赏心悦目。

        所有人都目不斜视,注视着前方,等待公玉寒雪的审阅,公玉寒雪飞身落地,满意的对大家点头,高声道“虽然这是你们的第一次真正实战,可你们让我见识了你们真正的能力,我以拥有你们铁血军而自豪,你们让我非常满意,继续再接再厉”

        “王万岁,我们绝对不辱使命”上千人整齐划一的对公玉寒雪弯身行礼,声音更是嘹亮,响声震动天地,更是声声回荡。

        “好,收队回归”公玉寒雪说着,便带领铁血军回返荒州,这一日荒州的百姓们看到了他们心中神一样的女王,那样的傲然绝美,气质都是冷傲,让人看了都不得不肃然起敬,而百姓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铁血军,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左军团,可依然让他们觉得震撼无比,更加坚定了拥护公玉寒雪的决定,相信只要他们的王公玉寒雪在,他们便永远能安宁幸福的生活,如今家家户户心中的神就是公玉寒雪,几乎每一家都有公玉寒雪的神位,百姓每天早晨醒来都要拜上一拜,当公玉寒雪听后,只觉得苦笑无比,她也没想到荒州百姓心中有这样崇高的地位,不过说明,她一直的努力都是对的,总算没有白费。

        待公玉寒雪成功的回到荒州汕山后,溪怜幽便放心了,待他仔细思忖了这一路发生的事情后,便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回神族,他发现神族族老们的野心一直都存在着,从最初让他下山开始,那些族老们似乎都谋划好了一切。

        利用他扶植曾经的二皇女公玉月盈,也算是扶植一个傀儡女帝,好为神族服务,后来他想让赤琉国更加的混乱,想将赤琉国主动送到公玉寒雪手中,计划很顺利,可这背后似乎也有神族插手,公玉寒雪问他说,这背后有一股力量在参与,他想很可能是神族,也许因为无法扶植傀儡,神族似乎要另辟蹊径,难道是得不到便要毁灭赤琉国?想到这里,溪怜幽眉头深深的蹙起,如水的眼中更是闪着寒光,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也不会容许任何人对公玉寒雪不利,哪怕是他的家族—神族。

        这一路上针对公玉寒雪有血影还有琼杀宫的杀手,血影最初就是在他们神族记载中出现,几百年来,神族的族老都想段造出强大的杀人武器,有用过药人、毒人等,可都不如血影杀伤力厉害,所以几百年来,神族的族老就开始研究培植血影方法,他虽然是神族的族主,可一直对族老们没怎么上心,他们做的事情,他便也不知道,如今血影突然出现,还是要对公玉寒雪下杀手,让他无法坐以待毙,他一定要查清楚里面的猫腻。

        还有这琼杀宫的杀手,他能看出来这不是普通的杀手,他们喝过神血水,也就是能拥有一些独特的力量,这神血水似乎便是培植血影的血水,还好公玉寒雪没事,否则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神族的族老也太猖狂了。

        公玉寒雪忙完进屋的时候,便看到在灯下的溪怜幽,此时的他如诗画般美丽,气息却暗影重重。

        “回来了”溪怜幽有些心疼的拉着公玉寒雪坐下,看着她似乎有些疲惫的神态,心里泛起涟漪,她总是这样坚强。

        “嗯,等很长时间了吧,你可以先休息的”公玉寒雪有些愧疚的看着溪怜幽,回来之后,她便忙着自己的99999事情,将溪怜幽放在一边,想想心里还是别扭,就好像到了家里眼中只有亲人没有爱人似的,怕溪怜幽心里不舒服。

        “寒雪,没事,我不辛苦,倒是你这样累着,我会心疼的”溪怜幽将公玉寒雪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用自己的温度给她暖手,更是微微用了内力,一会便给公玉寒雪将手暖和了过来。

        “没事,我都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充实也开心”公玉寒雪温和一笑,眼中闪着柔和的波光,宽慰的对溪怜幽说着。

        可待她仔细看溪怜幽的神情,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神态,微微一愣道“怜幽,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我们虽然还没成亲,却已是真正的夫妻,你若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说”她不希望溪怜幽小心的对她,她不是易碎的洋娃娃,更不希望他因她为难。

        溪怜幽心里叹息道“寒雪,我想回去一趟”

        “回去,回哪里?神族?”公玉寒雪有些纳闷,为何溪怜幽要回神族,可转念她也明白溪怜幽为何做这个决定。

        公玉寒雪刚要张口说什么,溪怜幽便率先开口道“寒雪,我心意已决,你不必劝我,我不想再出现这几天的情况,更不希望有任何对你危险的事情发生,无论是血影还是琼杀宫的刺客或许都跟神族有些关系”

        “怜幽,可这样你或许会有危险”公玉寒雪非常不赞同溪怜幽的这个决定。

        “再过几天便是我父母的忌日,我必须回去祭拜,所以……”溪怜幽继续坚持。

        “好吧,那你小心,我派影卫保护你”公玉寒雪只能无奈点头,她是无论如何不能阻止溪怜幽行孝事。

        溪怜幽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向公玉寒雪道“寒雪,我是男子,不该是你派人保护我,我很强大,我不但会保护好自己,我还会保护好你,等我”他一直没告诉公玉寒雪他神族族主的地位,是怕说了徒增他和公玉寒雪之间的间隙,后来他才明白这种感情是因为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公玉寒雪认真的点头,她明白,其实溪怜幽很强大,无论是气息还是能力,可她就是习惯将自己身边的人保护起来,她只是不希望失去身边的任何人。

        “你放心,我会等你回来”

        “还有,赤琉国已经混乱不堪,局势完全按照我的计划在发展,你可以赶快将赤琉国接受下来,先接受赤琉国再安排别的事情”溪怜幽不放心的嘱咐着。

        “嗯,我明白,赤琉国定是我的,如果我想要,整个天下都会属于我”公玉寒雪霸气的说着,不过她确实有这个势力和魄力,而且公玉月锦的用途已经没了,她要对公玉月锦下杀手。

        “嗯”溪怜幽一把将公玉寒雪紧紧抱在怀中,然后放开,转身离开了,他怕自己多待一秒,便不想离开,曾经他绝对是冷心冷情之人,以大局为重,如今他竟然贪恋起了独属于公玉寒雪身上的温暖。

        公玉寒雪一直看着溪怜幽的背影,直到他消失不见了,其实不但是溪怜幽有不安,她也有一股不安,不过她相信无论什么困难,对她来说都不是困难,因为她有勇气面对所有的一切。

        赤琉国皇宫

        端木秦走近宫殿里,目光冰冷的落向那个躺在床榻上的女子—公玉月锦,在他眼中,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让他用温和的眼眸去看,除了那个人,他面对所有人时都是冰冷的眼神。

        端木秦看着脸色苍白一直昏迷不醒的公玉月锦,手伸出便想掐上她的脖颈,只要他用力下去,公玉月锦便会没命,可待他动手瞬间,脑海中闪过月戎劫持白兰的那一幕,只能忍住不对公玉月锦动手。

        看着公玉月锦已经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他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就算救了又如何,公玉月锦心肺早就受损,不但功力损失殆尽,就连走几步都会气喘吁吁。

        一开始很多人都不明白,他为何会对公玉月盈好,反而对才貌双全的公玉月锦冷漠,其实那是因为他知道公玉月盈心思简单,什么都表现在眼中,就像那个她一样,他以为他要找的人就是公玉月盈,可直到公玉月盈死了之后,他才发现他一直都弄错了,那个人不是公玉月盈,是呀,她怎么可能还活着,世界上是有奇幻,但不是所有人都如他这样重新活过来。

        之所以讨厌公玉月锦,也是因为他知道公玉月锦擅长阴谋诡计,而这个特质恰恰是他最不喜的,不但是不喜反而是痛恨,一想到有些记忆,他便心里灼烧的疼,曾经觉得公玉月锦对公玉月盈有用,又是她的姐姐,所以才没对公玉月锦下杀手。

        如今他是真的厌恶公玉月锦,更是痛恨那种认错人的感觉,他承认也算是在自欺欺人,脑海里固执的告诉自己公玉月盈就是她,因为这样的话,他还有点念想,他不知道若这念想没了,他会剩下什么。

        想到白兰,也是那样单纯的性情,然后会和记忆中的她重合,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后,端木秦便知道他已经做了决定,那便是救公玉月锦,他会让公玉月锦活着,他不能让白兰出事。

        端木秦将怀中的一颗药丸给公玉月锦吃下,然后给公玉月锦运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香。

        “咳咳”几个时辰后,公玉月锦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端木秦在自己床边,然后理智回神,心里一喜,端木秦救了自己,是不是他是……

        “你将自己那龌龊的心思藏住,我不是月戎,我想杀你而不是救你,救了你,也只是因为月戎劫持了一个人来要挟我,我平生最讨厌别人要挟,告诉他,若不是因为玄老,我早就对他动手了”端木秦毫不留情的对公玉月锦冷漠的说着话。

        公玉月锦喜悦的心情瞬间冰冷无比,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她睁大着眼睛看向端木秦,一口气上不来,气的脸色都有些发青,想说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嘴唇只能不断的哆嗦着。

        端木秦连一眼都不愿意看公玉月锦,转身就要离开,可待要出了门口后,脚步一顿,回身道“忘了告诉你,虽然你是被我救回来了,但你的心肺已经严重受损,无法复原,所以你无论是吃饭走路睡觉都小心些,别一命呜呼”端木秦说话简直太毒了,毫不留情。

        公玉月锦一直手指头使劲的伸着,脸色气的发青发白“你,你……”最后又气晕了过去。

        端木秦走出门外,望着远处的阳光,心里竟然有些疲惫,他也不知道这样一直坚持都是在坚持着什么。

        看到从远处优雅走来的月戎,端木秦道“我已如你要求救了她,她会活着”话语简短,相信两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多谢,那女子在门外等你”月戎点头淡淡道,无喜无悲,脸色平静,让人看不出他的心绪变化。

        端木秦脚尖一点,本要飞身而去,似想到什么,转头对月戎道“有时候与虎谋皮,不是长久之计,或许你骗过了所有人,但你能骗自己的心吗?”端木秦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多嘴,说完后便也没什么可后悔的。

        看着消失的端木秦,月戎眸色闪过复杂的光芒,他知道端木秦前两句说的是玄老,后两句也许只有两人明白真正隐藏的含义。

        ------题外话------

        亲们,么么么么,新年快乐,因为有支持我的你们,七七心里才充满动力和温暖,一直这样坚持,是因为有亲们的支持和鼓励,七七很爱你们,有一种感动无法描述,希望以后会有多多的人支持七七,嘻嘻,也希望亲爱的们可以开开心心的,嘻嘻,新年快乐,马年吉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