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九十五章惩治玄老

第九十五章惩治玄老

        公玉寒雪听着玉箫如此自大的话,眼眸危险的眯起,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千年前她从来都没把玉箫放在眼里,殊不知这样的小人物也能掀起大的风浪,不过她相信,以玉箫的能力还无法毁灭冰殿,她的身后一定有更强大的势力。

        公孙子雪看着玄老的容貌,整个人全身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双手紧紧握着,恨不得上前直接杀了玄老,可他知道,公玉寒雪要顺藤摸瓜,还不能直接杀了这个人,所以他要忍。

        公玉寒雪自然也注意到了公孙子雪身上的气息变化,那样的冰冷,公玉寒雪转头看向公孙子雪,浅浅问道“子雪,你怎么了?”

        由于玉箫隔着公玉寒雪有些距离,没听清楚公玉寒雪对公孙子雪的耳语,只看到她几乎贴在公孙子雪身边,便愤恨的开口道“冰女,就算是你落魄成了公玉寒雪,你还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在这样的时刻,公玉寒雪竟然有心思跟身边的人唧唧我我,完全是不把她放在眼里,想到千年前,她的心便愤恨着,眼中更是闪着阴险的光芒。

        “你只不过是一个宫女,有什么资格让我看在眼里”公玉寒雪鄙视的看向玉箫,冷冷的说道,声音里透着浓烈的杀气。

        “哈哈,冰女,到了现在,你还装什么高傲,还不是被我踩在脚底下,你一直守护的冰殿不是覆没了吗?哈哈,你还得意什么”玉箫最恨的就是冰女这样傲然的样子,就是这幅淡漠让那么多人围着她转,她怎会甘心的看着,本以为她会永远消失,却没想到她的灵魂未灭。

        “啪”公玉寒雪隔空一巴掌,将狠厉的风打在了玉箫的脸上,直接将玉箫给打懵了,嘴角流出一滩血迹,脸也瞬间肿了,她根本就没想到公玉寒雪动作如此的快,让她完全反应不过来。

        公玉寒雪将手缓缓放下,眼眸锐利如剑的扫想玉箫,对于玉箫,她都不屑打她。

        “若水,打这样不要脸的人还要动用你的力气,交给我就可以”暗妖妖孽的一笑,红色的眼眸里是森寒的光芒,他有的是办法让这个人生不如死。

        “暗妖……冰女,你何德何能,抛弃了暗妖,还能得到他的维护”说到底,这个玉箫就是妒忌,妒忌冰女,愤恨,她的心本来就是扭曲自私的,看不得别人比她好,比她强,她曾经自负的以为自己很美,可以得到大家的喜欢,可自从冰女将她留在身边,她只能成为冰女的陪衬,所有的人看到的都是冰女,他们眼里从来就没有她,她怎能甘心,所以她将所有的恨都转移到冰女身上,都怪她,若不是冰女,她还在人间逍遥,会有无数的人喜欢她。

        只是玉箫她忘了,是谁将奄奄一息的她救了,是谁一直将她当成妹妹般的照顾,说到底玉箫的心本来就是自私扭曲的。

        “她比任何人都强上百倍千倍,你连给她当踩脚石都不配”暗妖毫不留情的说着,言语间极尽所能的打击玉箫,其实他实在是不愿意看到这样虚伪做作的女子,恨不得杀了眼不见为净,不过这个人留着暂时还有用。

        “你……”玉箫捂着发疼的脸,气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刚刚公玉寒雪这一巴掌确实是狠,她一说话就撕扯般的疼痛。

        “玉箫,我懒得跟你废话,说,你背后到底是谁,不要让我猜,否则我会毁了所有你在意的,你该明白如今我的手段”公玉寒雪冷冷的开口,声音含着浓浓的威胁,眼神更是泛着冰寒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为何,听着公玉寒雪这句话,玉箫心里一抖,对于这样的冰女,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她脑海里还以为冰女就是那个柔弱的女子,殊不知冰女灵魂还在,但心性早就变化,她可以用狠辣无情的手段对付敌人,绝不留任何情面。

        曾经玉箫之所以能为所欲为,无非也是仗着冰女心性宽容善良,当这份对任何人都宽容的心变了后,没有人可以再从冰女手上讨得便宜。

        玉箫眼波转了转,她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她侧目看去,竟然是公孙子雪,只是她的心神一镇,这个人是……

        “哈哈,血狐女王的儿子,半人半狐的怪物,难怪你母亲会对你下血咒,哈哈,冰女,你还真是可怜的可以,连这样的货色也收,真是……”贱字还没说出口,公玉寒雪已经如闪电般闪身来到玉箫身侧,手中的软剑也在她移动的瞬间插入了玉箫的身体里。

        “你……”玉箫不敢置信的看着公玉寒雪,为何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能伤了自己,而她却反应如此的迟钝,此时公玉寒雪手中的剑刺入她的胸膛,只要稍微一偏,她就会没命,这怎么可能。

        公玉寒雪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玉箫,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曾经我大意,如今我不屑对你这样的人动手,因为会脏了我的手,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对我的子雪不敬,这就是你最大的错误,你以为我是刺偏了,哼,你还是如此的自以为是,我是故意刺偏,现在让你死太便宜你了,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真正的痛苦”

        “噗”玉箫被冰女刺激的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

        “还有,你最好是嘴巴放干净点,因为端木秦很有可能会死,你还不知道吧,我的剑拥有剑灵,只要我对剑灵下意语,端木秦就好不了”曾经她不屑威胁手段,不过用在阴毒的玉箫身上,能让玉箫痛苦,她还是乐意试一试的。

        “你,为何”玉箫脸色煞白,脸扭曲的看着公玉寒雪,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是不是奇怪我为何知道,哼,只要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你这样自私自利,阴险毒辣的人,怎么可能会冒险暴露自己去救一个人,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端木秦是你的儿子”

        “你,你……”玉箫哆嗦的说不上话来,她仿佛是第一次看公玉寒雪,她有些不敢相信。

        “玉箫,记住你只是一个小人物,是我给了你一个宫女的身份,这个身份我依然可以收回来,让你重新做乞丐,自生自灭,而且端木秦更是你偷来的儿子,你说我若是告诉他,你的丑事,你说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厌恶你,你只会孤孤单单的……”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玉箫惊恐的看着公玉寒雪,她觉的此时的公玉寒雪如此的让人害怕,她的每一句话都踩在她的痛处,让她无法反驳,只能不断发抖着。

        “怎么知道害怕了,玉箫,你从来就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从来都没把你放在眼里,包括现在,我也不会将你放在眼里,识相点你就说出背后指使你的人是谁,否则,你该知道后果的”

        玉箫整个人都痛的有些恍惚,胸口处不断冒出鲜血,她的脸色也一点点变得无比苍白,任何力量都使不出来了,被公玉寒雪的剑灵所伤,她的功力几乎都被吞噬了,她本张口要说什么,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光芒一变,不断摇头道“不,不,我不能说……”

        “就算是你不说,我早晚都会知道,你说你最在意的容貌,我该怎么划呢,是在上面刺个花,还是将你脸上的肉一块块削去呢,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不认识你了,你说你还靠什么生活呀”公玉寒雪慢条斯理的说着,慢慢欣赏玉箫脸上那痛苦的表情,她觉得非常的爽快,她还希望让玉箫更加的痛苦。

        “不要,不要……”玉箫凄厉的喊着,她不能被公玉寒雪毁容,绝对不能,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明明已经修炼了千年,为何公玉寒雪还能轻而易举的伤害她,况且公玉寒雪这身体还只是凡人之身,灵魂真正的力量还没能发挥出来,即使是这样,她就完全不是公玉寒雪的对手,此时她才真正的审视这个被所有人尊崇的冰女,她只是发抖着,觉得好冷好冷。

        看着玉箫只剩下几口气,公玉寒雪眼眸一寒,将剑又狠狠的拔了出来,鲜血四溢,玉箫又疼得再次将目光对上公玉寒雪,似想到什么,她打了个激灵,求饶道“求求你,放过我,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身边那个人的一个秘密”说着,玉箫将手指向了公孙子雪。

        公玉寒雪眉心一拧,将剑逼近玉箫的脸,冷冷道“你没有时间跟我谈条件,将你知道的说出来,否则我就划下去,我说道做到”

        玉箫身体一抖,剑气的寒气都逼近了她的脸,她只能开口说着“公孙轩从来都没有欺骗血狐女王血兰,他为了血兰才不得不离开她,血兰就以为公孙轩知道了她不是人类,以为公孙轩抛弃了她,负了她,所以才会将血咒下在孩子身上,而这个孩子就是公孙子雪”玉箫一边说着,眼神一边躲闪着。

        “你说什么”公孙子雪眼眸充血,狠厉的问着玉箫,本来清冷的气息也变的有些森冷。

        “子雪,你别冲动,交给我好吗?”公玉寒雪不是怕公孙子雪冲动杀了玉箫,而是怕杀了玉箫,当年公孙子雪父母的事情就此沉寂,要寻找出所有的真相必然要费一些心思,而他们的时间不够了,她不能在给敌人时间了。

        公孙子雪的手紧紧握着,死死的忍着身体里的怒气,公玉寒雪心里是心疼的,她将目光对上暗妖,眼中波光微微转着,暗妖自然明白公玉寒雪的意思,走到公孙子雪身边,帮助公孙子雪控制怒气,抑制住那要爆发的血咒。

        公玉寒雪这才放心的看向玉箫,冷冷嘲讽道“玉箫,你何必撒谎呢”

        “我没有,我没撒谎,这是真的”玉箫心虚,她此时的身体已经继续虚弱,虽然公玉寒雪点了她几处的大穴,让她体内的血暂时止住了,可她元气大伤,此时已经快支撑到极限,只希望公玉寒雪能放过她,她本以为可以杀了公玉寒雪,可以制服公玉寒雪,却没想到情况完全的超乎她预料,她根本就不是公玉寒雪的对手,她必须借助那个人的力量,她此时可以极尽的卑微祈求,只要公玉寒雪能放过她,活着她便可以有机会卷土重来。

        公玉寒雪怎会看不出玉箫的想法,她其实早就看透了玉箫,这个永远自私永远扭曲的人,是无可救药的“玉箫,你撒谎没撒谎,只有我知道,子雪的父母之所以会起隔阂,也是你从中作梗,让公孙轩不得不离开血兰,而你又不知和血兰说了什么,让血兰误会公孙轩,那个时候,公孙轩也不知道血兰有了身孕,而你曾经试图刺激血兰打掉孩子,可血兰不舍,还是生下了公孙子雪,她怕公孙子雪遭受暗害,所以给子雪下了血咒,这样一来,暗处的势力只能打消对子雪的主意,因为一旦触发公孙子雪的血咒,你们都会被血咒吞噬掉,哼,玉箫,你还真是阴狠,无所不用其极”公玉寒雪说着,对玉箫便极尽嘲讽,她最厌恶的便是这种专门破坏别人感情和家人的人,现代世界俗称小三,可玉箫的阴毒境界,已经不能用小三来形容。

        “你,你怎么会知道”玉箫身体不断发抖着,短短的对话间,她对公玉寒雪便产生了浓浓的恐惧感,仿佛没有什么事情是公玉寒雪不知道的,这让她很害怕,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当然会知道,你的秘密我也都会知道,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越晚,你承受的痛苦就会越多”她每次跟公孙子雪阴阳相合的时候,脑海里会闪现一些场景,是关于血兰和公孙轩的,当时没能联系起一切,此时听着玉箫模棱两可的话,自然就猜测出了一切。

        公孙子雪听着这一切,整个人狠狠一颤,他从来都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的,原来他一直都误会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不是不要他,不是憎恨他,他们是在保护自己,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曾经他早就看淡了一切,对父母也甚少去回忆,可此时真相摆在眼前,让他痛苦,也让他自责。

        “子雪,你别难过,别一个人承受着,你还有我,我会在你身边”公玉寒雪对这样隐忍的公孙子雪很是心疼,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子雪,我将她交给你,如果你想现在杀了她,我不会拦你”公玉寒雪觉得,此时公孙子雪才是最重要的,杀了玉箫,大不了她再多费些心思找到那幕后之人。

        公孙子雪目光转了转,淡淡道“不,寒雪,我不会杀她,杀了她太便宜了”

        “好,我来替你出这口气”说着,公玉寒雪手中一转,白光一射,将玉箫包围住。

        “啊,……”凄厉的喊声不断从玉箫口中传出,她觉得全身断裂般疼痛,又仿佛有蚂蚁不断的咬着,而她却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反抗,太痛了,她从来都没受过这样的痛苦,而且她身上也开始一块块的掉皮。

        “不要,救命,饶了我,求你……”玉箫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酷刑,全身心的再受着折磨,此时她害怕恐惧,只能卑微再卑微的祈求公玉寒雪。

        公玉寒雪也只是冷冷的看着玉箫,面色不为所动,半晌后,她感觉玉箫快晕过去后,白光又一紧,玉箫又再次睁开眼睛,承受这一切。

        “玉箫,这才是刚刚开始,你伤害了我身边的人,就要付出代价,而且这酷刑你该熟悉,因为这还是你发明的呢”当年,也有一个冰殿的宫女犯了错事,公玉寒雪本想宽恕她,可不知为何,玉箫却不愿意放过那个宫女,便向她建议用这种刑法,那时候她心思不在这些事情上,所以也未在意,此时想起,或许那个时候那宫女本就没错,是玉箫妒忌那个女孩,

        想到这里,公玉寒雪脑海里突然闪现一道波光,似乎是谁多看了那个宫女一眼,这才引起玉箫的妒忌,到底是谁呢,公玉寒雪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但她可以肯定那个人一定是关键。

        就在公玉寒雪沉思的时候,突然从高空飞出一个人影,公玉寒雪看清来人后,眸光一闪,没引出那幕后之人,倒是把端木秦给引了出来,说实话,她很不愿意看到端木秦,上次他没死成也算是便宜了他。

        “雪瑶,放了她好吗?”端木秦将目光深深的落在公玉寒雪身上,眼眸深邃,仿佛有千言万语要对公玉寒雪说,却只能说出这样一句。

        听到这雪瑶这两个字,公玉寒雪全身一颤,这是她在现代那一世的名字“你……”原来那个被她怀疑的现代人竟然就是端木秦,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端木秦,你既然知道我前世的名字,那就应该是我的敌人”公玉寒雪觉得前世除了容陌,便没有人对她好过,反而要杀她的人很多,她敢肯定这人不是她的容陌,那就是她的仇人了。

        ------题外话------

        亲们,谢谢大家还愿意支持七七,七七会努力好好码字,努力多更一些,爱你们。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