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九十七章她还有用

第九十七章她还有用

        公玉寒雪看着端木秦这样一副样子,眼眸微微眯起,里面闪过暗沉的波光,当她知道他是云凌的时候,她以为他们会再次剑拔弩张,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她没想到的是,端木秦会如此的卑微,整个人如此的绝望,仿佛对不起他的那个人是她,事实明明是反过来的。

        无论是冰女还是现在,她做事从来都不会是仗势欺人,她宁愿和端木秦针锋相对,这样她也能下的去手,可他这个颓然落寞的样子,让她手中狠厉的光芒始终无法发出来。

        “端木秦,如果你表现出如此的样子只是想让我救玄老,那么你的心思算是白费了,我是不会放过她的,我是个有仇必然要报的人”公玉寒雪说着,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杀意,凛冽森寒。

        端木秦本来沉浸在痛苦绝望中,突然听到公玉寒雪杀意森森的话,头倏然抬起,看向玄老的方向,眼神里含着一丝伤痛的光芒,他悲凉的看着公玉寒雪,轻声道“求你,可以吗?只要你放了她,我愿意一命换一命”

        “哈哈,端木秦,你还真是伟大,你以为你的命就值钱了,你的命也是捏在我手里,你有什么资格救她,你难道不好起她做过什么,你难道不好起为何你没有父亲,而她对你的态度又是那样的奇怪”虽然端木秦确实是玉箫的儿子,但端木秦的父亲却是不知道他的存在的。

        公玉寒雪眼中的目光越发冰冷,她心中有那么多的仇恨,也有太多的怒意,她需要发泄出来,需要将所有的仇人杀害,只有这样,她的心才能得到平和安宁,否则她也会一直受着煎熬,她那样守护的冰殿,她手下的那些子民,每每想起,她的心便如凌迟一般。

        端木秦一次次的被公玉寒雪刺激着,心如被刀绞着般,很痛很痛,他只能用极大的忍耐力控制这股疼痛,他看着她身边的那两个男子,眼中含着羡慕,又似乎隐藏着深深的伤痛,如果前世他一开始就珍惜,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惜世间没有如果,他只能品尝这样痛苦的滋味。

        为何,在这个世界,他依然会将她认错,也许他不愿意去深究这个原因,因为他怕自己也无法接受那真正的原因,或许他只是自欺欺人的想找个替身,或许他不够坚持,更或许他无法面对前世,所以想找一个人,让他去拟补去补偿,这样他的心才能好受一些。

        可惜最后事与愿违,这一切只能让他陷入更大的痛苦中,已经无法回头了。

        看着远处,他仿佛透过远处的风景看到了曾经,曾经他身后有一个可爱的女孩。

        “凌哥哥,你回来了”小女孩兴奋的看着自己崇拜的哥哥,看到他回家了,立马开心的迎了上去。

        云凌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小女孩,眼里冰冷毫无温度,十来岁的年纪,全身却散发着冰冷的寒气,让小女孩全身打了个寒颤,可她依然灿烂的对少年微笑。

        “麻雀就是麻雀,就算是在凤凰窝里,还是麻雀”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传出来,讽刺的对小女孩说道。

        小女孩本来灿烂的脸色立马变的苍白,她有些无措的站在原地,虽然年纪小,但因为过早的经历,让她懂得了一些简单的人情世故。

        可她还是有些疑惑,却依赖的看向少年,问道“哥哥,什么是麻雀,什么是凤凰呀”

        少年淡淡的瞥了眼女孩,依然保持着沉默。

        “哼,麻雀就是像你这样,又穷又丑,凤凰是你不能高攀的”那尖锐的声音再次想起,声音的主人是少年的继母,虽然妇人的话让少年眉头一皱,可他并未反驳,也未替小女孩说一句话,看到小女孩怯怯的将手放在他的衣袖上,他只是冷漠的挣开,仿佛没有当她存在一样。

        小女孩不明白,既然大哥哥不是那么喜欢她,为何还要坚持将她领养回来,她以为可以从孤儿院离开,可以拥有一个家,可她想错了,这个家也不是她的,她渴望温暖,可温暖从来都不属于她。

        虽然她非常的听话,也非常乖巧,可她依然觉得孤单,比在孤儿院都孤单,孤零零的很寂寞。

        ……

        “云乐,不要把你的东西随便放,也不要随便动这里的东西”云凌从房间的楼上下来时,看到小女孩在安静的看书,他发现那是他书桌上的书,有些不悦的开口说道。

        小女孩手一僵,然后将书缓缓放了回去,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对少年说道“哥哥,对不起”

        云凌看着女孩小小年纪笑容却如此的落寞,不知为何,心微微泛起涟漪,可这陌生的感觉被他忽视了,等他真正了解后,他才明白,原来那叫心疼,可惜都晚了,无论他做什么都晚了。

        前世曾经他可以告诉自己,那都是她应得的,父债女偿,他对她已经算是很好了,可当真相揭晓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他一直都弄错了,该说对不起的那个人从来都是他呀,当他悔恨交加,悔不当初时,想对她好,想弥补她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她的身边已经有了个对她呵护如宝的男子。

        看着那个男子对她的好,他妒忌心也是酸涩的,每每看到那令人艳羡的那一幕,他就心痛,那些本该是他要做的呀,他多想时光倒流,他会对她好,会宠她,将她宠上天,让她过最无忧最快乐的日子。

        前世的他是被仇恨迷了心,似想到什么,端木秦深深的看向公玉寒雪,轻声道“寒雪,前世,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你我就被定了娃娃亲”

        公玉寒雪听着端木秦的话,眉头一蹙,侧目看向端木秦,神情若有所思,一会后,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冷厉的笑意道“端木秦,这个世界早就已经不是现代了,况且谁会相信你说的话呢”。

        端木秦捂住胸口,微微喘息一会,艰难开口道“对不起,曾经都是我的错”她曾经是他的未婚妻呀,是他亲生母亲留给他最好的礼物,可却被他一手破坏了,他最恨的就是他自己。

        若是他足够坚定,也不会受那些人的蛊惑,以至于他错过了他的幸福,他多想将她抱在怀里,他只能在暗处默默的看着她,从单纯的女孩一步步成长起来,变得独立自强,那样坚强的她也是让人心疼的。

        “端木秦,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如今我还未想杀你,若是识相,你就离开,否则你的命也要留在这里”

        “你可以杀了我的”他不能不仁不义,前世的时候,他辜负了亲生母亲的希望,听信了继母的一面之词,可在这个世界,他清楚的知道玄老是他的亲生母亲,他不能坐视她的危险不管。

        “让开”公玉寒雪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手中波光一闪,将端木秦给打到了旁边,然后伸手就要继续对玉箫动手,她要逼出玉箫的话,要知道那幕后所有的人。

        “不要,求你”端木秦惊恐的大喊出声,一下子跪在公玉寒雪面前。

        玄老看着这一幕,心里疼痛难忍,那是她的儿子呀,为了她,却要下跪,让她的心凌迟着,眼中流出了一滴滴的血泪,她一直骄傲的儿子此时为了她放下了尊严,如此的卑微,而且跪的祈求的对象还是冰女,让她如何能接受呢,心不断煎熬着,她想将他拉起来,却无能无力,因为她已经被白光折磨的没有一丝的力气,她知道公玉寒雪想知道什么,可她不能开口,死也不能开口,一旦开口,她身边所有的人都不会活命。

        虽然她怕疼,可她还是坚持着,嘴唇都被她咬的血肉模糊了,整个人头发散乱狼狈不堪,已经让人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她不断的在地上滚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缓她的疼痛,此时她才明白,原来冰女狠起来可以如此的狠,让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让她的身心都受到折磨。

        “冰……女,噗,你杀了我,我……是不会……说的”玉箫艰难的开口,死死的盯着公玉寒雪说着。

        “公孙子雪,也无法知道他父亲和母亲在什么地方”玉箫深深的看了眼端木秦,然后艰难的开口,说完这句话,她便昏了过去。

        “你说什么,我父母还活着”公孙子雪立马上前,一把抓住玄老的脖颈,冷厉的开口道,可玄老已经昏迷了过去,压根就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公玉寒雪本对玄老动了杀招,若是玄老就这样一直昏迷,估计明天早晨她就没命了,可听着她最后的这句话还有公孙子雪的反应,她暂时还不能杀她,这玉箫果然给自己留了后手。

        想到自己的父亲,公玉寒雪眼中闪过复杂的光波,也许玄老掌握了重要的信息。

        她暂时不能让玉箫死了。

        暗妖一直关注着公玉寒雪的表情变化,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便上前给玉箫把起了脉。

        “怎么样?让她醒来就行,其它的无所谓”公玉寒雪从嘴里吐出冰冷的话语。

        “就剩一口气了,不过我可以让她吊着命,直到她失去了利用价值”说着,暗妖就给玄老开始运气,让她缓缓醒来。

        ------题外话------

        亲们,谷主不是打酱油的,他只是还没到时间出场,下章溪怜幽和谷主出现哈,么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