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二十五章锦缎(万更)

第二十五章锦缎(万更)

        公玉寒雪看着眼前翻涌的海水,眼中闪过震惊的光芒,这种翻涌的气势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而且这海水很奇怪,几乎随着权杖而动。

        就在公玉寒雪震惊的时候,海面从中间缓缓分开,权杖不断延伸,形成一条长长的路,通往远方的路,几乎看不到尽头。

        “前辈,这是?这是通往血灵岛之路吗?”在这里去看,几乎遥远的看不到尽头。

        “是,这是通往血灵岛之路,待你到达那里,应该是血灵岛子夜之时,不会有人发现”老者声音有些嘶哑,认真的说着,如果仔细去听,还会觉得有一股吃力的感觉,似乎力量已经到了尽头。

        公玉寒雪的心思全在这场景上,看到这权杖形成的路,心里闪过万千的思绪,并未注意到老者的变化。

        “谢谢前辈”公玉寒雪是真心感谢她的,然后脚步一迈,朝着海之路而去,就仿佛她在一点点走入海水中,如海神般,唯美动人。

        老者就这样静静的凝望着公玉寒雪,公玉寒雪走过的地方,又重新恢复原样,看不到刚刚那条路,路不断延伸着,后面的路也逐渐消失着,过了半晌后,也几乎看不到公玉寒雪的身影了。

        老者身体有些摇晃,可她还是支撑住,她知道世间还不够,她不能停歇,坚持站在那里,全身的力量凝聚,只为助公玉寒雪去血灵岛。

        却说墨谷沐玄他们本一直在门外等着公玉寒雪,可半晌后,公玉寒雪依然没有回来,他们的心便无法平静了。

        “那老者不会对公玉寒雪不利”冰绝玉笙开口劝道,他能感觉到老者身上的气息对公玉寒雪是有利的,否则他也不会放心让公玉寒雪一个人面对她。

        可即使这样说,冰绝玉笙心里还是有一丝的颤动,甚至应该说是一股空落,仿佛失去什么似的,这种感情千年前有过一次,今天为何会这样。

        “我担心的是别的情况”墨谷沐玄有些叹息的开口,声音清淡却透露出一种孤寂,或许他们都已经习惯在公玉寒雪身边,一旦她离开,或者他们见不到她,心里总会担忧和不安的。

        “这是什么声音”千魅漓突然听到一股奇特的声音,绝色的眼眸一转,脸色凝重的开口问道。

        千魅漓话一落,三人便凝神去听,果然听到一股奇特的声音,冰绝玉笙心一颤,开口道“这是海水翻涌之声,似乎是浪潮声”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海水翻涌的声音?”

        “这海水就是通往血灵岛之路,难道是……”墨谷沐玄不敢想,三人眸光一对,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再迟疑,便朝着海边踏空飞去。

        当他们来到海边的时候,看到的确是一片平静的海面,只有那位老者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根本没有公玉寒雪的身影。

        墨谷沐玄他们心中狠狠的颤抖,不敢相信看不到公玉寒雪了,脸色都变的苍白无比。

        千魅漓一把抓住老者的肩膀处,艰难的开口问道“你把她怎么了?”千魅漓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内心的气息,一把抓碎老者的身体,可现在他不能冲动,因为只有老者知道公玉寒雪去哪里了。

        老者看到激动的三人,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波光,心里长长的一叹道“你们来了,可是来迟了”

        “你什么意思?”

        “她去了血灵岛”老者的话一落,千魅漓身影一晃,有些无法相信,说好的一起去血灵岛,为何她自己一个人去了,甚至都不辞而别。

        墨谷沐玄和冰绝玉笙脸色也一白,仿佛褪去了所有的血色。

        “为什么?”墨谷沐玄此时脑海里闪烁的话语似乎也只有这三个字,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一个人去了。

        “她没有舍弃你们,而是我让她一个人去的”老者看着痛苦的三人,淡淡的开口说道。

        “不可能,我们那么深的感情,她不会听你一面之词的”冰绝玉笙努力保持冷静,回道。

        “她是不会听我的一面之词,可涉及到你们的安危,她却可以考虑”老者眸光一转,叹息的开口说着,有些事情,她那样的无奈,却不得不面对,不知那个孩子去了血灵岛会怎样,但愿一切平安,其实他们或许不知道,灵女超越所有人的想象,灵女的阴谋里参杂了很多人,公玉寒雪所爱之人一旦现身在血灵岛,会成为灵女对付公玉寒雪的武器,每个人都有心魔,而且这几个孩子也有本源,一旦激发出千万年前的记忆,谁都不敢保证结果会是好的。

        不过这些她无法说出口,她只知道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哪怕他们怨恨她这个老人也无所谓了。

        “你用我们的安危来威胁她”此时墨谷沐玄唯一能想到的或许只有这种可能。

        “你们低估了她,那孩子是听威胁的人吗?如果真是那样,她会杀了我,然后救你们,可是没有,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去了血灵岛帮不了她太多,反而会给她带来危险,反而会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

        “不可能”三人不约而同的摇头,对他们来说,心中只有公玉寒雪,宁愿自己受伤也是舍不得公伤害公玉寒雪的,怎么可能会被别人利用,怎么可能会给公玉寒雪带来危险,不是他们自负,他们的功力确实几乎无人能敌。

        老者听着三人的回答,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的弧度,也不知是在笑什么,或许只有她自己明白吧,老者深深的看着冰绝玉笙三人,认真而郑重的开口道“你们知道公玉寒雪那孩子有本源的气息,或许跟血系有关,你们既然能被她爱上,那就说明你们有着渊源,缘起缘灭,你们也有自己的本源气息”

        老者的话一落,让冰绝玉笙三人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了,都泛起层层的涟漪,甚至有些无法相信,难道他们也有本源,内心甚至有一种惊恐的感觉,会不会是邪气或者对公玉寒雪不利的气息,这是他们不敢想的。

        “而且,你们自己觉得不会伤害公玉寒雪,可你们若千万年前的记忆恢复,你们还能保证不伤害她吗?那时候你们或许就不是自己了,能不能伤害公玉寒雪那孩子,也不是你们现在的思想控制的了”不是她危言耸听,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谁都预料不到,可她只希望公玉寒雪那个孩子再也不要受伤。

        老者的话成功的让墨谷沐玄三人沉默了,不知该如何反驳,他们别的记忆是没有的,真的害怕自己本源气息会伤害公玉寒雪,那是他们最不想见到的,可是他们的本源到底是什么呢?

        似是知道三人所想,老者闭目并不回答,半晌后才缓缓开口道“我只能算出你们同出一系,别的我也不知道”

        “前辈,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离开公玉寒雪”经历了这么多,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也明白爱情不是逃避,既然相爱了,那就生死相依,总好过这样分开,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宁愿自我了结,也不会让公玉寒雪为难,说到底也只是因为爱的深了,无法放手,几乎是孤注一掷了。

        老者听着三人的回答,沉默了半晌,手突然一动,将海水翻起万丈高度,如一道屏障般将墨谷沐玄三人给阻挡住了“莫失莫忘,缘起缘灭”

        说完后,老者突然一点点石化,只听“轰隆”一声,整个村庄似乎都开始下陷。

        “这……村庄要消失了”冰绝玉笙一震后,便反应了过来。

        “村庄一旦下陷后,消失在海水里,我们就再也找不到这里,也无法通往血灵岛了”墨谷沐玄淡淡开口,眉心紧紧蹙起,如冰魄的眼眸闪过冷寒的光芒,他无法想,若失去公玉寒雪,他会怎样,会是行尸走肉还是……

        “可现在这里也被海水的屏障给阻挡了”千魅漓凝神开口道。

        “别担心,我有直觉,我们会找到她的”墨谷沐玄气息一变,化成金碧,金光闪闪,将整个大地都照亮了,本要带着冰绝玉笙和千魅漓朝着血灵岛方向而去。

        可不知为何,他刚要运功,脑海里竟然是一片黑暗,之后便昏迷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

        他看不清那个女子具体的身影,只恍惚知道她很美,因为她如蝴蝶般在花丛中翩翩起舞,那样动人,让他的心也跟着飞了起来。

        他只知道看到这样的身影,心都是软的。

        可不知为何,场景一变,那白衣女子本来清美的气息变的那样绝望,她白色的衣衫都被染成了红色,连五颜六色的花丛都变成了血海。

        耳边似乎还响着“哈哈,哈哈……”的绝唱声,让他的心那么痛那么痛。

        疼痛控制着墨谷沐玄的心,让他额头不断冒出冷汗,待醒来后,却恍惚的发现他们又回到了大陆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村庄,还以为一切都是做梦呢。

        冰绝玉笙和千魅漓这时也从昏睡中醒来,看了看四周,也知道他们又回到了大陆上。

        墨谷沐玄什么都没说,长久的保持沉默,他一直在回想梦中的一切,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何会做这样的梦,那个白衣女子又是谁呢?

        原来他对老者的话半信半疑,可此时却不得不信了,或许千万年前他是有故事的,只是被他遗忘了,他在深深的思考,自己的本源到底是什么,和白衣女子又有何种关系。

        可他明明爱的是公玉寒雪,前世现代爱的也是她,他相信自己的心永远都不会变,就算是千万年前,他爱的也不会是别人,一定是公玉寒雪,难道那个白衣女子也是公玉寒雪?

        墨谷沐玄越想越觉得混乱,甚至头还在疼,额头冷汗越来越多,总觉得那些记忆是他不愿意想来的,会很痛苦。

        冰绝玉笙很快便冷静下来,他站在树边,望着远方,淡淡的开口道“那位前辈的话,你们信了吗?”

        千魅漓眸光一转,内心一颤,点了点头道“信了,却不会按照她说的去做”刚刚昏迷的过程中,有一些影像的碎片在他脑海里,梦术告诉他,那是他曾经遗忘的记忆,而且他用梦术看过,老者不是说谎,老者做的一切也都是在为公玉寒雪好,不可能对她不利,那么她说的就是真的,可即使是真的又如何,心足够坚定,便不会动摇,无论如何,他都会努力在公玉寒雪身边,这是他从有记忆的时候就想做的,如今怎会放弃。

        墨谷沐玄叹息一声,缓缓道“信了如何,不信又如何,难道真的放心寒雪一个人去血灵岛吗?宁愿默默的看着她,在暗处,也不想让她一个人孤单着,其实她虽然外表看起来坚强,但内心很脆弱,很多时候缺乏安全感,之所以那样坚强,只是因为她不得不坚强,也习惯了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事情,她会难过也会伤心,我不能放她一个人”其实无论问多少次,他的心还是这样的回答,无论多么艰难,也要在她身边陪着,他想起了在前世现代的时候,那些点点滴滴,都在提醒着他,不离不弃的含义。

        “既然都决定了,我们便想办法找别的路去血灵岛”冰绝玉笙声音虽然清淡,却透着一股坚定。

        顿了顿,冰绝玉笙继续开口道“如果真有老者说的那么一天,希望你们助我自我了结”下定了决定便不会变,可他也有害怕的事情,怕自己心性变化,失去理智,那样他会先了结自己,这样就不会对公玉寒雪有一丝的危险。

        墨谷沐玄叹息,这就是他们的爱,宁愿牺牲自己,也舍不得公玉寒雪受一点的伤害,可是……他是了解寒雪的,失去他们,她定会伤心难过的。

        “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要那样去想”墨谷沐玄的话透着深深的无奈,未来太过迷茫,所以才会无奈,这个世界隐藏太多的秘密,哪怕他们自己,也都隐藏着自己都猜不到的秘密,所以才会叹息。

        就在三人做下决定的时候,公孙子雪却出现了,公孙子雪看到站立的那三人,银色的眼眸波光一转,轻轻的踏空而下,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寒雪呢?”不知为何,看到这三人孤寂的背影,公孙子雪心里闪过浓浓的不安,本来他离开的时候,他们是陪在公玉寒雪身边的,不会无缘无故的撇下公玉寒雪,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还是冰绝玉笙怅然开口道“她去了血灵岛”

        听到冰绝玉笙的回答,公孙子雪身体一僵,脸色瞬间变白,他深深的凝视着冰绝玉笙三人,喃喃道“你们让她一个人去了,你们难道不知道血灵岛意味着什么吗?”

        “或许正因为知道意味着什么,她才不辞而别,一个人去了”对此,冰绝玉笙也很无奈,不知该如何回答公孙子雪,都说关心则乱,他们也只是太在意公玉寒雪了。

        听到冰绝玉笙这样回答,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公孙子雪大体也明白了什么,墨谷沐玄他们对公玉寒雪的爱并不比自己少,或许是寒雪有什么顾虑。

        “我们正在想办法去血灵岛,虽然那村庄不在了,但终有办法的”千魅漓有直觉,血灵岛不止一个入口。

        公孙子雪看着手中的锦缎,淡然开口道“这锦缎是去血灵岛的路线图,本来是要带给寒雪的,既然她已经去血灵岛了,如今可以帮助我们去那里”如今他还真感激端木秦,若不是他,或许他们还要费很多的功夫吧。

        公孙子雪的话一落,就在墨谷沐玄他们心中激起了深深的涟漪,让他们本来冷寂的心又有了跳动,是呀,他们一定要去血灵岛,如今有这路线图,对他们是极大的帮助。

        可当公孙子雪打开锦缎的时候,里面什么都没有“怎么会这样?”公孙子雪眉心紧紧一蹙,刚拿到的时候,他是看到纵横的路线的,这会怎么没有了,对了,他想起来,端木秦说只有有缘人才能打开,他没想太多,当时打开看到一些路线的东西,如今想来,难道真的要有缘人才能看清晰。

        “这锦缎很奇特,应该隐含这路线图,只是没显示出来”冰绝玉笙劝慰道。

        “在我看来,确实如冰绝玉笙所说的,是真的路线图,只是没显示出来”千魅漓点头道,如今已经很欣喜了,有了这个路线图,总会有办法显示出来,让他们通往血灵岛。

        “这路线图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墨谷沐玄似想到什么,眸光一转,认真的问道。

        “是从端木秦那里得来的,应该是玄老留给他的,玄老果然是跟血灵岛有很深的渊源,让玄老宁愿舍弃自己的儿子也要保持那个秘密”

        “看样子,那个人对玄老的影响很大”如今想来,他们只是觉得唏嘘,玄老这样阴毒的人也有非常在意的人,那个人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被玄老这样的人爱着。

        其实如今他们不知道,当真正了解真相的那一天时,他们心中唯有惆怅,或许谁也不是天生就是阴毒的吧,是被生活所逼。

        “我想,之所以显示不出来,是因为玄老的缘故,端木秦是玄老的儿子,那么玄老或许想让我们带端木秦去血灵岛,玄老所爱的人也应该在血灵岛”

        “为何当初玄老没有去血灵岛?”这是他们疑惑的地方。

        “无可奈何,也没有办法去吧,如今她已经逝去,一切尘归尘,土归土,端木秦应该能让这锦缎显示出路线图来”这是冰绝玉笙的猜测,但是他几乎也可以肯定这就是答案。

        “好,带他去”公孙子雪想到端木秦,想到孤寂落寞的他,心里有些叹息,造化弄人,或许带他去也是好的,他相信端木秦也不会掀起什么大风大浪,因为他可以肯定一件事,端木秦一定不会做的,那就是端木秦绝对不会伤害公玉寒雪,这样便足够了。

        当公孙子雪一行四人重新来到地牢的时候,看到口吐鲜血的端木秦,四人脸色大变,连忙打开锁,将端木秦给救出来。

        冰绝玉笙赶忙将端木秦放在榻上,开始运功救端木秦。

        公孙子雪站在门外,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思绪,他淡淡的问着身边的无霜道“端木秦怎么会这样?”

        无霜感觉到主子身上的威压,心里一颤,从小陪伴主子,从来没遇到主子这样压力强大的时刻,他知道主子动怒了,只要是与公玉寒雪有关的事情,主子才会动怒,此时他才知道端木秦有多么的重要。

        无霜收敛起平日的嘻嘻哈哈,此时恭敬严肃的回道“回主子的话,属下有吩咐人好好照顾他,属下离开也只有两个时辰左右,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无霜也非常的奇怪和纳闷,他们这里本该是机关重重,连苍蝇都飞不进去,怎会有人对端木秦下毒手呢,而且看守之人也都是死士,不可能背叛主子的。

        “嗯,我知道了”公孙子雪只是觉得蹊跷,他也从来不会怀疑自己身边的人,这样看来问题出在端木秦自己身上。

        公孙子雪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院子中,望着星空,也不知在想什么,待深夜之后,屋内传出消息,端木秦已经度过危险,他这才迈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看到在冰寒之中泡着的月天,公孙子雪轻轻叹息道“月天,值得吗?就为了恢复曾经的记忆”

        月天全身都在颤抖,可依然咬牙坚持着,他牵强的挤出一个笑意道“值得,是我做错的事情,我就会去弥补”他本来没想太多,可从回来后,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月温翎姐弟两个那样孤寂的身影,心总是痛的,后来主动问起公孙子雪,他才道出缘由,虽然记忆被抹去了,可他还是想回忆起来,可公孙子雪告诉他,记忆不可能恢复,因为一旦恢复,意味着他的魔性就会重新冒出,会对所有人再次造成伤害。

        而他不死心,他想弥补,他也无法想像自己怎么会变成那样残忍的样子,因为他的一直坚持,公孙子雪将这冰寒之地给打开,这寒冰之水可以驱除他心中的魔性,让他回归本来心性。

        “月天,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要去血灵岛,可能会见到灵女,那个你曾经爱着也恨着的人”有些事情,如今他不想隐瞒,或许没有误会,没有隐瞒,一切就不会那么复杂。

        “可以带上我一起吗?”月天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月天,现在不是时机,你就在这里驱除所有的魔性,不过我答应你,若真遇到灵女,最后会让你见她一面的,我尽力,不过她若对公玉寒雪不利,我们会用尽所有力量直接杀了她,希望你想起来一切后也不要怪我们”

        “你放心,既然知道了一切,我便会明白,也不会再做那些让人痛恨的事情了,若真那样,我跟她灵女又有什么区别”月天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因为身体里的冰寒之力,让他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我来是问你,为何端木秦会无缘无故的吐血,差点身亡,这里隔着那地牢很近,一有风吹草动,你也应该会知道”之所以将月天放进来,他也是有这层考虑,端木秦其实很重要,有些秘密或许与他有关,为了以防万一,让月天再看守一道卡。

        “以我的能力,我能知道没有任何可疑的气息接近,唯一的可能那就是端木秦自己身体的原因”

        说道这里,突然月天脑海里闪过一道波光,很短的碎影,却也让他全身一颤,喃喃道“若是拥有灵神之脉,便会出现这种症状”

        “灵神之脉,灵神之脉……”公孙子雪喃喃的咬着这几个字,陷入深思中,突然,他眸光一转,想到一个可能,心更是狠狠的一颤,这可能吗?端木秦拥有灵神的血脉,和灵女有着很深的渊源,如今想来,他还必须要带端木秦去血灵岛了。

        公孙子雪转身离开,没走多远,就被月天给叫住了“端木秦能这样,或许是因为他最亲近之人受伤了,比如说他的父亲”不知为何,月天觉得就是这种可能,所以也不假思索的将话说出来,可说出来后,他就疑惑,不知为何自己会知道。

        公孙子雪脚步一顿,身体一僵,然后继续踏步离开,带走到门外时,淡声开口道“多谢了”原谅他,他有私心,告诉月天他曾经的那些事情,也只是有利用的成分在吧,因为月天对灵女有着不用的意义,对公玉寒雪也是该有很大帮助的。

        公孙子雪自嘲的一笑,原谅他不是圣人,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有七情六欲,为了自己所爱之人愿意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只希望公玉寒雪不要厌恶这样的他。

        公孙子雪看着自己的双手,其实不知何时,这上面已经沾满鲜血了,可他不后悔,这一生,他唯一在意的人便是公玉寒雪,是她将他从绝望的雪地里带回去,是她给了他温暖,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不是会变成人人厌恶的妖怪,还是什么……父亲和母亲,对他来说太过遥远,一个背叛,一个给他下了血咒,虽然公玉寒雪劝他是有误会,他们或许是为他好,可他终究还是无法相信,因为这么多年,血咒发作的时候,太过痛苦,要不是有公玉寒雪这个信念在,他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所以他也会明白,为何月天会入魔,被魔性侵袭,有爱有恨,才会有疯狂!

        深深的一叹,公孙子雪将情绪给掩藏好,朝着端木秦所在的房间走去。

        看到端木秦还在昏睡着,公孙子雪就安静的站在旁边,半晌后,端木秦终于缓缓醒来。

        公孙子雪淡淡开口道“你终于醒了”

        “我这是?”端木秦眉心一蹙,眼中闪过迷蒙的光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

        “你差点命丧,如今性命是命悬一线,还好我们发现的及时,将你给救了回来”公孙子雪坐在旁边的桌边,拿起茶杯,淡淡的喝着。

        端木秦眸光一颤,不明白好好的为何会吐血。

        “不用奇怪,你拥有灵神血脉,我会带你去血灵道,或许这锦缎的有缘人就是你,你能打开,只是你的灵神血脉还没显露,所以对这锦缎不管用”这是他分析出来的,不过真相也离这个差不多。

        “灵神血脉,这怎么可能”端木秦自然明白什么是灵神血脉,只是他不敢相信,他怎么会与灵神有关,这灵女是跟公玉寒雪是有仇的呀,他心里苦涩无比,要真是那样,公玉寒雪还会更加的恨他吧。

        “若是你不信,这个可以让你信”说完后,公孙子雪就在端木秦手心一割,一滴滴的血滴在了锦缎上,然后逐渐显现出清晰的图线,各种颜色,象征着山林树木海洋,很真实很逼真,若非亲眼看到,公孙子雪都不相信这世间会有如此清晰的路线图。

        “这,这……”端木秦手都开始颤抖了,他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此时他想到了玄老临终前对他说的话,还有那嘱托,心里一叹,原来玄老一切都算到了,她让自己去血灵岛,找一个人,可按照自己的心性是不会去的,而她还是把这个锦缎给他,眼中甚至都是一股坚定的光芒。

        是呀,就算自己不去,也会被人带去的,因为只有他可以让这路线图展现,他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叹息,母亲,母亲这两个字眼太遥远了,他几乎感觉不到玄老对自己的母爱,玄老这一生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一个人,她心中爱着的那个人。

        对于自己,只能是她和所爱之人相爱的证明,到底是不是相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有玄老坚持着,说世界上只有那个人值得,值得她付出一切,粉身碎骨,她都无所畏惧。

        说那些话的时候,玄老眼中闪着疯狂的光芒,让人看了都有些担忧,她最后还是因爱将自己燃烧殆尽。

        看到端木秦眼中复杂的光芒,公孙子雪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半晌后,他才起身缓缓道“你先好好养伤,明日我们便出发”说完后便迈步离开了。

        夜色正深,一处屋子里却闪着明亮的光芒

        公孙子雪一行四人坐在桌子边,研究锦缎上的路线图。

        “这路线图很奇怪”冰绝玉笙看了好几遍,也只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这路线图上找不到大陆的标记,只是,他总觉得有些熟悉,具体却想不起来。

        “若是找不到突破口,有这图跟没有一样”千魅漓淡淡的说道,如今他们心里都在焦急,想赶快去血灵岛,也不知道公玉寒雪怎么样了?这让他们心里不安着也担忧着。

        “我终于想起来哪里熟悉了,这地图上有些东西跟苍月国地宫有相似之处”想到苍月国,冰绝玉笙心里有些感慨,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苍月国了,曾经他和苍云凌借助相互的力量达到目的,如今想想,这也算是男人的一种友谊。

        似想到什么,千魅漓缓缓开口道“我一直都觉得苍月国藏着很多秘密,苍月国的建造也是一个谜”

        墨谷沐玄有些赞同,点了点头道“确实,那里还是红姬曾经所在的地方,曾经为了救巫雅千竹,我去过苍月国,就是为了拿红姬留下的东西”

        “红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秘术师,至今无人能敌的过她,就连我的养母茯姬倾其一生力量都达不到那样的境界”千魅漓缓缓开口说着。

        “秘术师必然与苍月国有一定的联系,否则当初冰绝玉笙也无法借助那里的力量让灵魂存活”墨谷沐玄声音里透着一股深沉,将所有的一切串联起来,自然就能得到这样的结果。

        听到墨谷沐玄这样说,千魅漓心突然一颤,眸光一转道“我将柳雀叫来,如今她已经修炼成秘术,或许会知道一些什么”说着,千魅漓便朝着空中吹奏起一种奇怪的音调,音调简单穿透力却极强。

        不一会,一个彩色的身影飞入这里,柳雀一旋然后站到了千魅漓的身边,“千魅漓,出什么事情了吗?”

        看到柳雀,千魅漓心里有些欣慰,如今的她成长了,心性似乎也淡定多了,若是以前,她一准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甚至还很可能扯着自己的衣袖叽叽喳喳的说很多话,如今也只是一句简单的话给概括了。

        “柳雀,近来可好?”他一直是将她当成妹妹的,若不是有太多的事情,也许会经常陪伴柳雀的,看到这个本来单纯的孩子长大了,心里也不知是何种滋味,为了成为强大的秘术师,柳雀定也是吃了很多苦。

        “千魅漓,我很好,倒是你,怎么透着一股忧伤”柳雀含笑的望着千魅漓,曾经那无忧无虑的日子终究只能在怀念中,如今她的一举一动都必须按照秘术师的规则来。

        千魅漓嘴角勾起一丝的苦笑,不知该说什么,因为了解,或许柳雀一眼就看到他内心的担忧吧。

        柳雀环顾了一下四周,疑惑的说道“怎么没看到公玉寒雪,她去了哪里?你们怎么没在一起”她一直以为千魅漓在公玉寒雪身边会很幸福,便也一心的修炼秘术,只是真实的情况似乎跟她想的不一样。

        “她去了血灵岛”千魅漓叹息的开口道,对于此,他也很无奈,短短的几日,他就非常的想念公玉寒雪。

        听到千魅漓的话,柳雀一愣,清澈的眼眸转过一丝淡淡的波光,“血灵岛,去了血灵岛,以我现在的秘术,只能感觉到那只是强大势力聚集的地方,一般人很难在那里存活”不过柳雀心里是相信公玉寒雪的,不知为何,就是觉得那个女子很强大,不但是心灵还有意志,让人不容忽视的强大,相信如果是她,没有人可以是她的对手,有的时候连她都奇怪,为何就这样相信着呢,问一问自己,也不知道理由。

        或许是她身上的那种气质,让她的秘术都臣服。

        听到柳雀也这样说,千魅漓心里就无法淡定了,太多的担忧涌上心头,“柳雀,我找你来不是为别的,是想知道苍月国地宫是不是能通往血灵岛”

        听到千魅漓的问话,柳雀微微一笑道“苍月国是跟秘术有着很大的渊源,那里曾经是伟大秘术师红姬的地牌,拥有最强大的秘术力量,自然会凝聚着别人想象不到的力量,不过你们想去血灵岛,我可以祝你们一臂之力”

        “柳雀,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你跟我来”说着,千魅漓就拉着柳雀去看那地图。

        血灵岛

        灵殿地下寒宫

        这里常年散发着冰冷的寒气,只有一处地方是温暖的,那就是灵床,这灵床吸取寒气变成温暖的气息。

        常年冰冻的门却在此时打开,一个红衣女子缓缓步入,来到灵床前,望着灵床上的人,冷冷道“你又一次受伤了,即使这样,你还是活着,好好的活着”红衣女子衣摆长长的拖在地上,形成妖娆的弧度,声音冰冷如这寒气一般,没有丝毫的温情。

        灵床上之人自始至终就没有睁开过眼睛,仿佛沉睡般,安静的也仿佛不存在般,对于红衣女子的话也仿佛没有听到。

        ------题外话------

        亲们,七七今天晚上还会给大家加一更的哈,么么,算是这段日子没好好更新的补偿,这几天都会努力更很多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