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霸神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斩杀恶徒

第三百七十八章 斩杀恶徒

        而这一次舒飞克也算是恶贯满盈得到了报应当他把那一对母女给残忍的杀害之后却是正让从此处路过的孙芷兰给撞了一个正着

        当孙芷兰见到这种惨绝人寰的恶性之后不由得是勃然大怒沒有丝毫的犹豫当时就祭出了她的那杆长枪朝着舒飞克爆刺而去

        而此时的舒飞克正心满意足的想转身离开突然之间确实感觉到有着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他爆轰而來

        舒飞克顿时是大惊失色根本來不及回头看对他动手的人到底是谁而是脚下猛踩地面朝着旁边急闪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孙芷兰的攻击

        不过还沒有等他站稳了身体孙芷兰却是枪头猛的一点地面借着枪身上面传來的那股反弹之力陡然之间是爆冲而起身体掠至半空掠出了一道若隐若现的虚影瞬间來到了舒飞克的头顶之上然后双脚猛的朝着他的头顶就猛然的踩下

        此时的舒飞克已经是把身体给转了过來当他看清了对他突施杀手的居然是玄女宫的孙芷兰之后顿时吓的浑身的汗毛倒立冷汗立刻是涌了出來

        在当时的修仙界孙芷兰可算是一个赫赫有名的超级强者仅仅用了几百年的时间就达到了虚回镜的境界在修仙界像她这般年龄就取得如此傲人成就的绝对不多几乎用一个巴掌就能够数的过來因此在修仙界只要提起孙芷兰这个名字都是异口同声的说出一个字“强”

        因此舒飞克面对孙芷兰时已经是被吓的亡魂皆冒心里面那里还生的出抵抗的心急忙脚下猛的一错步朝着一旁急闪而去

        不过他的速度那里有孙芷兰來的块当他的身体刚刚转过身去还沒有跨出一步远孙芷兰的双脚就已经是猛的踏了下來

        “蓬”

        一声低沉的闷响过后舒飞克的身体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被孙芷兰一脚给踢飞了出去一路翻滚着朝着远处摔了出去

        舒飞克这小子一路翻滚着直率出了千丈开外后才砰然一声摔倒在了地面之上只把地面给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巨坑

        当他刚刚从你看深坑里面爬了出來还沒有站稳了身体孙芷兰却是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身体一个爆射掠出了一道残影手中的那杆赤红色的长枪携带者滔天的杀意爆刺而出对着舒飞克就猛的扎了过去

        “啊啊····不”

        此时的舒飞克见孙芷兰紧随而上有对他杀了过來不由得是吓的大声的吼了起來

        “畜生去死吧”

        孙芷兰一声怒叱手中的长枪‘噗’的一下子刺进了那舒飞克的右胸立刻把他的身体给刺穿猩红的鲜血立刻从前后两个醒目的血窟窿里面狂喷了出來

        “啊啊啊····”

        舒飞克这一次的嘶吼却不失因为恐惧而喊出來的而是因为身体上面那钻心般的疼痛

        此时再看那舒飞克已经是浑身浴血脸色狰狞扭曲两个眼球暴凸形同厉鬼一般恐怖

        也是该着这个小子坏事做得太多沒有受到足够的惩罚老天也不让他就轻轻松松的给死去

        孙芷兰这一枪虽然扎的够狠却是沒有刺中他的致命之处所以舒飞克并沒有被一枪给毙命而是还如那被串起的糖葫芦一般身体整个的挂在了孙芷兰的枪身之上在做着苟延残喘

        “去····”

        孙芷兰一声低喝双手握着长枪的枪杆猛的一轮只见那舒飞克被孙芷兰从枪杆上面给甩了出去狂涌的鲜血一路飞洒着又是狠狠的摔倒在了地面之上

        舒飞克摔倒在了地面后虽然伤势极其的严重不过还沒有死去剧烈的疼痛感袭遍全身就是连想晕厥过去也是变成了一种奢望此时的他知道今天他是难以从孙芷兰的手中逃脱不禁强自挣扎着摸出了一枚玉符然后拼尽最后的一点力量把那枚玉符给捏碎把此处发生的一切简要的告诉了他的父亲舒宏朗

        当舒飞克刚刚把此处发生的事情发出之后一道赤红色的枪影伴随着一股强烈的杀意已经是爆刺而來对着他的丹田之处狠狠的扎了下去

        “啊啊啊······”

        刺耳难听的凄厉惨哞之声顿时响起舒飞克双手死死的攥住了那杆已经深深扎进他身体的枪杆后背朝下如同一个被煮熟的大对虾一般不由得弓了起來胸口之处和他的嘴中一股股的鲜血如同不要钱的一样狂喷着把他的身体给全部的染红

        “像你这种畜生不彻底的把你给结果留在世上只是一个祸害”

        “蓬”

        随着孙芷兰的怒斥只见她双臂一抖手中的枪杆猛的一颤再看那舒飞克的身体被孙芷兰那杆长枪上面涌出的强大能量给立刻撑裂身体变成了一块块的碎肉散落了一地一个为祸修仙界多年的恶徒就此被偶然撞到的孙芷兰给彻底的斩杀

        孙芷兰把舒飞克给铲除之后把那遇害的散修一家三口的尸体给寻了一个地方掩埋掉就离开了此地朝着那天凤宫的方向飞掠而去

        当舒飞克的父亲舒宏朗收到了他发回的信息之后急忙朝着舒飞克所说的地方赶去不过当他赶到之后孙芷兰却是早一步离开而他只是在原地找到了一块块的碎肉和一片片已经发黑的血迹

        舒宏朗见到这样一幕之后心疼的差一点背过气去待他回过神來 之后不由得是勃然大怒寻着孙芷兰离开之时留下的气息就一路追赶了下去

        舒宏朗一路急行飞出了万里之后确实发现那个杀害他儿子的凶手是奔着华为山的方向而去此时的舒宏朗为儿子报仇心切已经是顾不得那么多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说什么也要把杀他儿子的凶手给斩杀为他那惨死的儿子报仇于是也是紧跟其后朝着华为山追了过去

        当他直至华为山山脉的外围之时却是发现在他的前面有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正在朝着华为山里面赶去而从对方身体上面所发出的气息判断此女子就是杀害他儿子的凶手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舒宏朗看到前面孙芷兰的背影之后不由得怒发膨胀两眼之中已经是变得血红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机立刻是从他的体内爆涌而出当下沒有丝毫的犹豫身体一个爆射化为了一道虚影就來到了前面那个红衣女子的前面把她的去路给拦了下來

        孙芷兰正在朝着前面行走之间突然眼前人影一晃一个灰衣中年人面色不善的出现在了天地面前

        孙芷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感觉到此人身上那股强烈的杀机后不禁一怔于是开口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挡住了我的路”

        “嘿嘿居然还问我是什么人你刚刚自己做过的事情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给忘了吧”舒宏朗狞笑道

        “原來你是给那个被我杀死的恶徒寻仇來了”孙芷兰一听对方的口气顿时明白了此人拦住她的原因

        “哈哈·····恶徒你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把我的儿子给杀死还说我儿是恶徒就算是我的儿子再恶有你恶吗”舒宏朗厉笑道

        “强词夺理像你的儿子那种人残害了多少的无辜已经是达到了天理不容人神共愤的程度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把他给除掉是他罪有应得怨不得别人”孙芷兰义正词严的对舒宏朗怒斥道

        “好你个嘴刁的贱人巧舌如簧无论你怎么说也已经无用今天必把你给剥皮抽筋來祭奠我儿”

        说着那舒宏朗不容孙芷兰分说身体一纵暴冲而起狂暴的能量化为一道匹练直奔孙芷兰而去在那能量匹练之上有着一股浓烈的杀意弥漫缠绕手掌笼罩的范围已经是把孙芷兰所有的退路都给封死

        此时的孙芷兰只不过是一个虚回镜初期的修者而那舒宏朗却是早就已经晋入了涅槃镜双方之间存在的那巨大的实力差距根本就不是孙芷兰可以抗拒的了的然后被他这一掌给击中恐怕就瞬间粉身碎骨

        眼看那舒宏朗的手掌距离孙芷兰已经不远手掌之上所携带的巨大能量压迫的孙芷兰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能量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掌疯狂的朝着她的身体拍落

        而就在这万分危急之时自那华为山之中有一个如炸雷一般的声音陡然传出:“能量來的鼠辈竟敢在我华为山中行凶赶紧滚”

        随着这一声怒喝一股几乎那股崩毁天地的巨大能量洪流如同一条闪烁着青色光华的巨龙一般咆哮而出瞬间就來到了那舒宏朗的跟前沒有等他來得及躲闪狂暴得无法形容的能量巨龙犹如擎天柱一般的落下然后就轰然一声轰击到了他的身体之上

        ‘蓬’

        狂暴无比的对碰在天空上瞬间爆发开來惊雷般的巨大撞击之声轰隆隆的传荡而开即便是千里之外都是能够清晰可闻

        顿时大地轰隆隆的颤抖着一道万丈庞大的深渊被蛮横的撕裂开來一整片山脉都是被生生的夷平而去

        而后在那恐怖的能量风暴中心一股鲜血四溅而开舒宏朗的身影狂吐着鲜血倒飞而出身体抽搐着翻滚出了几百里然后轰然一声从半空之中载落旋即他的目光迅速变得冰冷下來那眼神之中还带着一种极度的恐惧

        “尘真····”

        舒宏朗从地面之上挣扎着站起身來之后两眼死死的盯着华为山里面从那道传來的声音他立刻就判断出了这一次对他出手的居然是那个超级恐怖的存在神州域的三大顶级强者之一的尘真

        “再不滚我定取你的狗命”

        如滚雷一般的怒斥之声再一次传了过來仅凭那声音之中所携带的巨大冲击波就让舒宏朗双耳被震得嗡嗡作响如同针扎一般的疼痛身上的冷汗不由得立刻冒了出來面对在修仙界最顶级的恐怖人物舒宏朗心里面那里还能生出抵抗的心思当听到尘真让他赶紧滚之时顾不得再去找孙芷兰为他的儿子报仇转过身去后身体一纵掠入空中就朝着远处落荒而逃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6970/169351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