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534章 各逞心机

第1534章 各逞心机

        灌婴一枪斩杀了邓沣,便抬头看向山上,大吼道:“灌婴在此,谁敢一战?英布,无胆鼠辈,可敢与你灌家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作为军中主将,灌婴清楚眼前五指峰的情况。

        如果强攻,会非常困难。

        最好的办法,便是擒贼先擒王,用激将法,让英布自己下山战斗。而灌婴搦战,只要击败了英布,拿下了盘踞五指峰的贼王,要剿灭剩下的贼人,便容易多了。

        这是选之策。

        不到万不得已,灌婴不会采取强攻的计策。

        灌婴再度在山下大吼,他展现出无敌的姿态,引得身后的一众汉军士兵,齐齐大喝。上万士兵的喝喊声,直冲云霄,震耳欲聋,透着无敌的气势。

        这股气势,强横无比。

        这样的姿态,愈彰显出汉军的强势。

        灌婴在山下等待着,而邓沣被杀的消息,也快的传回半山腰,传到了英布的耳中。邓沣是英布麾下的一员大将,武艺高强,两柄宣花斧所向披靡,没想到在短短时间,就被灌婴斩杀了。

        “灌婴啊灌婴,看来你的实力,有所进步啊!”

        英布眼中,掠过一道精芒。

        作为曾经和灌婴交手的老对头,而且两人也曾经是同袍战友,两人对于各自,都是无比熟悉。英布了解灌婴,也了解邓沣。当邓沣三两下就死在灌婴手中,英布就明白,灌婴实力进步了。

        这是当今大环境所致。

        天地异变,倒是无数武者功力进步。

        武者的力量,极大的提升。

        英布眼珠子转动,道:“诸位,灌婴在山下叫嚣,谁敢拿下灌婴?”

        此话一出,无人应答。

        毕竟,在座的人都清楚邓沣的实力,连邓沣都死了,何况是他们呢?如果在这个时候出去厮杀,等于主动去送死。毕竟,他们的实力,也就和邓沣不相上下。

        英布见状,面色沉下来。

        没想到,邓沣一死,竟是吓得所有人都畏惧了。

        “英布,无胆鼠辈,可敢一战?”

        忽然,在山下传来了齐齐的呐喊声,这声音雄浑壮阔,在空中不断回荡着,也清晰传到了英布的议事大厅中。

        “英布,无胆鼠辈,可敢一战?”

        “英布,无胆鼠辈,可敢一战?”

        ……

        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不断响起。

        这是灌婴组织的。

        他就是要让英布失去脸面,让所有的士兵一起呐喊搦战,只要英布落不下面子,就必须下山一战,以挽回失去的脸面。

        只要英布下山了,就中了灌婴的计谋。

        如果英布脸皮厚不下山,那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灌婴也不会有损失,一样是有赚。因为英布畏缩不战,军心必定受损。

        试想一下,主帅被人蹬鼻子上脸,被人在家门口喝骂,都到了这个地步,主帅都再不做出应对,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军中士气,必定受影响的。

        这对灌婴来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英布听到此起彼伏的声音,登时就坐不住了,蹭的站起身,呵斥道:“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来人,拿本王的战刀来,本王要斩了灌婴!”

        “殿下不可!”

        忽然,人群中有人走出来谏言。

        站出来的人,身材颀长,足有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只是他一张面颊很长,颇有些驴脸的相貌,以至于整张脸的面容很是普通。

        此人名叫钟瑾,乃是英布的谋士。

        英布看向钟瑾,沉声道:“先生,你有什么话说?”

        钟瑾道:“殿下,灌婴让所有的士兵一起呐喊搦战,就是为了即将殿下出战。这时候,殿下如果下山出战,岂不是遂了灌婴的意图。”

        “殿下占据五指峰,山上有粮食有水源也有兵器,什么都不缺。就算是灌婴率军驻扎在山下一直不离开,殿下也怡然不惧。”

        “至少半年之内,殿下是不惧的。”

        “既如此,殿下何故下山呢?”

        “反倒是灌婴,他不可能长时间驻扎在山下的。一方面,灌婴要处理广汉郡的事情;另一方面,如今天下群王并起,各地征战不断,灌婴也不必须要随刘邦征战的。”

        “就拿刘邦和蜀国王灿来说,双方已经交锋过。所以对于殿下来说,只要死守,就必定会取得胜利,灌婴必定会离开的。”

        钟瑾建议道:“殿下,不可轻易出战啊!”

        英布一听,顿时迟疑了。

        按照钟瑾的分析,的确是留在山上最合适。

        可是耳旁,依旧响起灌婴的搦战声,那一声声挑战,仿佛是锤击在英布的内心,让英布无比的愤怒,想要下山一战,让灌婴不准再叫嚣。

        英布也并非无能之辈,他沉声道:“先生,如果不下山一战,恐怕军中士兵听了,士气会受到影响。长此下去,对我们是非常不利的。”

        钟瑾也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

        不处理,会很棘手。

        钟瑾眼眸转动,道:“殿下,臣有一策。”

        英布道:“先生请说!”

        钟瑾说道:“殿下立刻调集军队,率领众将下山,然后和灌婴骂战。灌婴让殿下出山一战,那么殿下则反其道而行之,让灌婴上山一战。”

        “双方各执一词,各自骂战。”

        “灌婴骂他的,我们则骂我们的。”

        “这就成了糊涂账。”

        “如此一来,也能让军中的士兵宣泄一番,至少殿下不是没有任何动作。而且殿下邀战,也能展现殿下的风采和底气。”

        钟瑾说道:“殿下以为如何?”

        “妙,妙,妙啊!”

        英布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

        事实上,英布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他的优势就在这山上。只要占据了五指峰,占据了此地,他就占据了地利优势,不惧灌婴的攻打。

        如果灌婴要攻打,必定损失巨大。

        这是英布无法舍弃的。

        如今依照钟瑾的计策,他就可以节省兵力,也能让士兵宣泄一番,不会心中憋屈。

        英布下令道:“先生,你去传令,召集所有士兵,随本王下山。灌婴搦战,本王到时要看看,他敢不敢一战?”

        “喏!”

        钟瑾得令,立刻去传令。

        山上很快响起了击鼓聚兵的战鼓声,这战鼓声是有着独特韵律的。随着战鼓的响起,压下了山下的呐喊声,所有英布麾下的士兵,都听到了这一声音。

        所有人,都在快集合。

        士兵集合后,英布走出了大厅,便带着众将往山下去。

        五指峰地势险峻,下山容易,上山不易。四千余士兵随英布下山后,很快就来到了山下的通道处,只见一个个弓箭手各自就位,全都是齐齐备战。

        英布下山来,灌婴看到后,脸上露出欢喜神情。他抬手扬起,朝后面挥了挥手,登时,他身后的汉军士兵,立刻不再呐喊了。

        所有人,齐齐噤声。

        灌婴脸上尽是昂扬的战意,他提起手中的一杆大枪,便朗声道:“英布,灌婴在此,可敢一战?你这个背叛陛下的小人,可敢和你灌爷爷一战?”

        “背叛?”

        英布哈哈冷笑起来,道:“刘邦才是真小人,本王归顺刘邦,助刘邦成事。奈何,刘邦无容人之雅量,是他要对付本王。灌婴,你个蠢货,你看不清楚刘邦的为人,待将来,必定死在刘邦的手中。你灌婴,是真正的蠢货。”

        灌婴听得大怒,大吼道:“英布,无胆鼠辈,你可敢一战?”

        英布说道:“和你一战,有何不敢?只是本王率军在此恭候,你有本事,便来进攻啊?你灌婴自诩盖世英雄,在战场上纵横无敌。今日,本王坐镇此地,看你灌婴如何攻破五指峰。灌婴,可敢来一战?”

        英布根本没有回答灌婴的话。

        他也是直接下战帖。

        灌婴搦战,他也搦战。

        灌婴听到英布的挑战后,眉头扬起,脸上多了一抹惊讶和愕然。他是想着利用激将法,激将英布出战,想要彻底拿下英布。

        原本看到英布下山,灌婴心中都欢喜起来,以为计策成功了。没想到,英布下山后,竟然根本不和他交战,而是另辟蹊径挑战。

        灌婴本就不愿意强攻五指峰的。

        英布搦战,他自是不愿意的。

        灌婴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动,便大声道:“英布,你让我攻打五指峰,本将自会攻打的。你的军队,陈兵五指峰上。本将的军队,屯住在身后。”

        “双方的攻伐,暂时还未开始。”

        “两军厮杀,不着急。”

        “本将现在,是要搦战你一个人。本将策马提枪在此,你英布可敢出战,和本将一较高下。昔日在陛下麾下,你英布就眼高于顶,无视他人,看不起我们这些一早就追随陛下的人。”

        “现在,你可敢一战?”

        灌婴立刻换了说辞。

        他要一个人搦战英布,他倒要看看英布能否忍得住。尤其是当着数千士兵的面,英布如果拒绝了,不敢出来一战,必定会丧尽颜面的。

        英布闻言,眼中瞳孔一缩。

        他眼中有了冷色,面对灌婴一个人的挑战,英布先是想要张口拒绝,可是话语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他不愿意怯战。

        英布看向钟瑾,道:“先生,本王要和灌婴一战,你替本王压阵。”

        “卑职遵命!”

        钟瑾提醒道:“殿下出战,和灌婴厮杀时,如果能压制灌婴,则狠狠压制,不必给灌婴机会。如果殿下认为不敌,则立刻撤回,卑职会策应殿下的。”

        “知道了!”

        英布重重的点头,他抬头看向外面的灌婴,眼中尽是战意。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743/284381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