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28章 失败的劝说

第28章 失败的劝说

        “连公子,你对师徒相恋如何看待?”

        通过小桃的传达,慕芷晴相约连清在一家酒楼的包厢内会面。两人坐下没多久,少女就自以为含蓄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在连清看来,慕芷晴这话其实是相当直白了。坦白地说,今日的邀约是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了,他原本以为少女会采取直接行动,而不是来劝说他。

        自从发现了八寒红莲的潜向影响后,他的意志力便开始与八寒红莲做着拉锯战,许是因为太过激烈的抵抗,烦躁的心绪相比之前的偶尔冒出更加频繁了一些。平日,连清尽量将仅剩的耐心用在黄药师身上,如此一来,对于其他人,也就并不那么有耐心了,更何况,他本就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和慕芷晴打太极,于是直接引入正题。

        “慕小姐不妨有话直说。”

        “宋人最重礼法,与君臣之间,父子之间相同,师徒之间的尊卑伦常是不可违逆的。”慕芷晴十分认真地看着连清,一双水眸似有诉不尽的千言万语,“师徒相恋,便是天理也难容。”

        连清眉心微皱,倒不是因为对方带着三分急切之意的话语,而是不在他预想中的行为。

        明明他已经·······

        思索之间,前世的老师曾说过的话涌上脑海——

        人的内心是非常奇妙的,想要完全地掌握是不可能的。因为总有一些特质会是无法被改变的,例如天性中的善良,残酷,偏执·······你可以篡改一个人的记忆,左右他的思想,却无法改变这种根植于潜意识里的特质。

        所以,这是她潜意识中的善良在起作用吗?还是带着真情的善良?

        连清松开眉头,仔细地观察着少女。在他设想里,慕芷晴并不是一个有心机的少女,相反,还单纯得过分,这样的人,应该是爱憎分明的,容易爱,也容易恨,选择她为契机也正是因为她简单到极容易操控的性格。只是善良这个因素,他倒是真的没有考虑到。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慕芷晴的善良,更确切地说是带着爱意的善良,压制了她由内心衍生出的恶意。真是有趣的现象,不过——

        连清倏然微笑,作为人性本恶理论的忠实拥护者,他相当肯定这不过只是暂时的现象,只需要他再引导一下,那些被压制了的恶意就会再次爆发出来。

        “和表哥分开吧,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暧昧不是罪全文阅读。”

        看着对方不变的微笑,全然无动于衷的神情,慕芷晴显然是过于激动了,言辞之间多了一分咄咄逼人的迫意,“否则,世人会怎么看待你?难道你想要一直生活在他人的鄙视的目光中吗?”在这句话中,少女用了你而不是你们,由此可见,她真正在意关心的究竟是谁。

        相较于慕芷晴的激烈情绪,连清的淡然简直就是在听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而不是与自己的密切相关的不幸未来。黑曜石般的眼眸坦然地回视着对方,没有丝毫的躲闪,青年用着漠不关己的语调回道:“即使这些事真的发生了,又和慕小姐你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的,你明知道的。”

        慕芷晴的眼带着些微的红色,咬着下唇似是在压抑着内心的不安,这样泫然欲泣的神情却是比哭泣更加楚楚可怜,以至于埋怨的话语也失去了原本的意味。沉默片刻后,她将一块雪色的圆形玉佩放在桌上。

        这是一块极为精美的玉佩,通体莹润的玉上雕刻着一条腾云驾雾的龙,栩栩如生的线条让整个画面仿佛活动了起来,在玉佩的下方还系着一根红色的穗子,为整体的雪白光泽增添了一抹艳色。

        “这是昨日,我想要赠予你的生辰之礼。”

        连清是何等聪明,他立即明白了慕芷晴的隐寓。

        《诗经》中有一首《木瓜》,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她借着这句典故,暗示着最后一句永以为好也

        ——想要和你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今年的生辰,少年赠琴,少女赠玉,还真是十分热闹,他这样想着,却萌生出一种十分复杂的感觉。

        连清是相当有自知自明的,他以为如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被贺寿。只因他活得越久,受到祸害的人也越多。相反,若是他早早就死了,这世上会有更多的人能够幸福地活着。

        可是,偏偏总有人希望他活着,最好还是长命百岁,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这也不知是他的伪装太好,还是他们愚昧地看不见他身上的黑暗与肮脏。

        他随意地扫了一眼玉佩,修成的手指曲起,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

        天长地久,永不分离,这是美丽地让人想要落泪的美好愿望啊,他在心中嘲讽到。都美好到了不切实际了,可笑。

        人会变,心也会变,世间所谓的永远只能存在于神话故事里,当不得真。

        许是这位慕小姐才子佳人的故事看多了,才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

        锐利的目光一闪而过,连清将桌上的玉佩轻轻推了回去不轻不重地接道,“宝剑赠英雄,美玉赠君子,在下恐怕配不起慕小姐的这份大礼。至于我们师徒的事,本就与慕小姐无关,也就不劳操心了。”

        青年冷淡如风的态度让慕芷晴觉得像是有一根根细细尖尖的小针在一下一下地戳着自己的心。难道之前所有的暧昧暗示,都只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吗?

        她想哭,又想笑,百般滋味。

        而在不知不觉间,她那滴着鲜血的心上再一次升起了与昨日相同的恶意,这一回,没有办法被压制了,只能如涨潮般,顷然来袭。

        “如果没有其他事,请容在下先行告辞。”

        连清站了起来,向着厢房的门外走去恐怖幽灵船最新章节。

        慕芷晴不知所措地凝望着他的背影。

        干净齐整的白衫衬着青年颀长的身形,于礼貌优雅之中,带着几分淡泊与清冷,如冬日里飘下的雪子,点点滴滴,将冷冷的寒意一丝丝渗透进她的皮肤里。

        “你会后悔的!”

        她忽然大声地说,同时,又拾起置于桌上的玉佩狠狠地摔向地面。

        四分五裂的白色碎片在弹起之后零落掉下,分布在各个角落之中。

        “连清、黄药师,你们都会后悔的!”一字一字地念着他们的名字,少女说得近乎斩钉截铁,仿佛她已经能够预示到两个人的未来一般。

        “是吗?我期待着。”

        连清回头,展颜以回。

        “还有,如果有镜子的话,你可以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可是相当得丑陋。”

        无法隐藏情绪的少女,将所有内心的想法都表现在了出了,由恶意而衍生出的面容,又怎么会如往昔同样美丽?所谓相由心生,便是如此。

        青年的嘲讽之言在少女如同烈焰般燃烧着的愤怒与仇恨之上浇了一层厚厚的油。

        于是,在一片碗碟的碎裂响声中,连清打开房门悠然离去。

        这世间能够让他后悔的事还真的不多。而他,也乐于接受每一次的挑战。

        如果会产生后悔这种情绪,一定是他失去了一些在意的人或物。

        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值得在意的事物。

        对于容月的死,后悔的情绪纵然存在,但是惋惜却更多一点。美丽的人在风华之年逝去,总是会让人感到惋惜的,至于是否与风月相关,连清自己也没有办法确定。不过,到底怎样,一旦人死了,也就无所谓了。

        容月已经死了,这世上,还真的有令他在意的事物存在吗?

        抚了抚略显沉淀的衣袖,连清走出了酒楼。

        朗朗碧空,荣荣暖阳。在逐渐转暖的天气里,尽管人们的衣服已不再是沉甸甸的,可是白衣青年与街上来往的行人相对照,穿着上依然显得十分单薄,只是在他刻意淡化了气息后,人们便忽略了这很是不协调的存在。

        在不同的人面前,连清演绎着不同的角色。

        曲素光仰慕的公子,黄药师的师傅,与慕芷晴产生暧昧的青年,寻常人眼中的路人······

        每一个都是他,每一个也都不是他。

        第二日的午后,当黄药师被请进黄慎之的书房后,暂时性脱离连清掌控的发展又拐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一如连清之前的预料,慕芷晴会把这件事告知于对人伦道德十分看重在意的黄慎之,由他出面给两人施加压力。

        固然女人狠毒起来可以心狠手辣,只是这种狠辣所导向的具体行为,却是由智商来取决的。如果,今日,是曲素光落到了慕芷晴的位置,她必然不会如此做。她只会在表面上成全,然后暗地里设计,尽力磨灭他和黄药师的情感,最后,让曾经的情深成为一场笑话。而不是像慕芷晴一样,将自己也脱下了水,得不偿失。

        真正的报复,应该是自己看着别人痛苦,而不是陪着报复对象一起痛苦。这一点,连清也深以为然。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