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29章 父子决裂

第29章 父子决裂

        “过几日,你和芷晴就举行文定之礼。”

        黄药师走入书房后不久,黄慎之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直接决定了他必须要做的事。

        随之而来的,是书房的内在顷刻之间变得张力十足的氛围。

        “我不会娶她的。”

        少年抬头,没有丝毫躲闪地直视着父亲严峻的面容,漂亮的眉宇在此刻凝滞,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失望。尽管黄药师早知他的父亲会如此做,但是当自己亲耳听见时,却免不了感到失落与受伤。

        自以为为别人好的想法,就真的是为别人好吗?

        至少他没有办法认同。

        啪——地一声重响,黄慎之猛拍了一下案桌。

        “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由不得你说不。”

        受着传统教育长大的黄慎之把道德伦常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书香世家的名声,他绝不能容许黄药师玷污败坏。

        在最初听闻黄药师和连清间师徒有染之事,他也是半信半疑。他无法相信自己的小儿子会做出这种事,虽然他平日里是叛逆了些,却从未做出十分出格之事。但凡事总有因果,又岂会空穴来风?更何况,慕芷晴是大家出生,本身教养不需质疑,她又怎会是非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的人?

        所以,黄慎之才会想要黄药师尽快订婚,以防万一。只是黄药师的拒绝令他那份半疑开始动摇,唯恐道德沦丧之事会发生在自己的家中。

        视线相交间,他望着小儿子眼中如乌云密布般凝聚的阴郁,才硬起的心又便软了。这毕竟是自己的小儿子,他无法全然罔顾对方的解释。

        “我现在问你,你和连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决定,只要黄药师否认了,他就相信他。

        “父亲不是已经知道了?”还因此做出了自以为正确的决定,此刻再说出这种话不是很可笑吗?黄药师的嘴角勾抿出一道讥讽的弧度,清冽的声音里充满着挑衅与叛逆,“若是你想让我亲口说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我倾慕师傅,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不会娶慕芷晴的,父亲此刻应该明白了吧?”

        “你再说一次神仙会所!”

        “再说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我绝不会娶慕芷晴为妻,我想要与之度过一生的人,只有师傅。”

        黄药师的话语才说完,一个巴掌便迎面而来。

        啪——

        手掌与脸颊的接触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同时,也在黄药师的左脸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红色掌印,可以想象,黄慎之究竟是有多生气,才会用这么大的力气掴了黄药师一巴掌。

        凭借少年现在的武功,要躲开其实十分轻易的事,但是他不仅没有躲开,更是连一步都没有向后退却,只因为他面对的是他的父亲。

        “逆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竟也说得出口,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一把烈火在心头狠狠地爆裂开来,刺激着黄慎之的每一根神经。

        在这近乎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护短的天性让依旧让他无法放弃自己的孩子,或者,在逃避着令人痛心的结果。于是,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他开始为黄药师的行为找借口,“你年纪轻,不懂事,一定是连清,不束身自爱,引诱了你,才会让你犯下如此大错,我会立刻撵他走,你就好好待在家里,等着和芷晴的文定之礼!”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想要与之度过一生的人,只有连清。”

        黄药师很是倔强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神色坚定得仿若此时就算天崩地裂都无法让他动摇,“我宁愿离开这里,也不会娶我不想娶的人。”

        再一次地,他说出了这句决绝的话语。

        “好!好!好!”

        黄慎之一连三次说了个好字,眉目间的怒气却宛如一场狂风暴雨,在书房内猛烈地扫荡着。他所有的希冀都被黄药师的一句话又重又狠地击碎了,再也无法还原。事已至此,他又还能做什么?还能说什么呢?,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不成全你们,岂不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是?”

        满面的颓唐之中,他伸直手臂,笔直地指向书房的门,“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出这个家。不过,你必须记住,只要你离开了黄府,你就不再是我黄慎之的儿子!也不再是钱塘黄氏的子孙!以后也不必回来了!我们父子关系就于此一刀两断!”

        黄慎之愤怒的声音在书房里回荡着,即使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之际,黄药师还是没有办法对此无动于衷,只觉胸腔内的五脏六腑如同被狠狠地挤压着一般,恶心地想要吐。他胡乱地想着,要是他是一个孤儿是不是他们父子二人就不会落至今日的地步。他的父亲不会痛,他也不会痛。

        手指在突突跳着的太阳穴上按了按,稳定着乱如麻的复杂心绪。

        他闭了闭眸,感受着逐渐恢复常态的心跳,再次睁开时,便是将一个孩子对自己父亲所有的情感收敛。

        撩起青衫的下摆,少年目不斜视地看着黄慎之沉沉地跪了下去,腰弯俯首,对着桌案后的人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感谢父亲的养育之恩。”接着。他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书房,整个过程,都没有再回一次头。

        黄药师的背影挺拔而高挑,却无法令人感到意气风发,即使他走得那么决然,丝丝缕缕萧索与悲伤还是透了出来。

        黄慎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一步一步地远离,直至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方才冲冠的愤怒顿时化为了无法言喻的痛心疾首。即使他将大部分的心力都放在了大儿子黄纯景的身上,可是黄药师也是他的儿子,他又怎会不关心不在乎?

        他知晓黄药师天资聪慧,作为父亲,他也是以此为傲的绝色凶器。所以,即使少年行事作风显露出几分叛逆,他也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甚至可以容忍他喜欢一个男人,却怎样都没有办法接受他和自己的师傅相爱。

        然而现在——

        说什么,做什么,都已是无用功了。

        身体摇晃了一下,他不稳地跌回座椅,静坐了半响之后,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家族的脸面,圣贤的伦常,他不能丢,也不可以丢。

        静坐了一会儿后,黄慎之神色肃穆地扶着座椅站了起来,走到书架边上,他的手指无法自抑地颤抖着,透着一股病态的激动。伸出右手,他从书架上面取下了一本包裹着锦缎的厚重书册。

        书册的封面上印刻着四个烫金大字

        ——黄氏族谱

        黄慎之回到案桌,将书册翻至最后一页,那一页正记录着他三个儿子的姓氏与生辰八字。他拿起毛笔,顿了顿,便稳稳地将记录着黄药的那一列用黑色的墨汁一线划去。他明白黄药师的固执,就如同他明白自己的固执。

        他们父子的性格,恐怕也就是在这一点上,极为相似了吧。

        如今,他将其于族谱上除名,便是意味着他对黄药师的迷途知返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他坐回椅子上,一向挺直的肩背弯曲地靠在椅背,仿佛方才所做的事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他闭上双眼,一个人,就这样,在书房里,静静地,坐着。

        连清算了算时间,打开了房门。

        差不多该结束了。

        他拿着一个青色瓷瓶,向着黄药师的苑子走去。

        一路上,他极为敏感地注意到了所遇见侍仆丫鬟的不同。

        黄府对下人的管束一向严谨,就算他们知道什么,也不会说,或者不在明面上说,连神色都不会露出异样。但连清何等厉害,只消一个眼神的交汇,便能够察觉出变化。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唯有心机深沉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够滴水不漏地连眼神都能够欺瞒他们。这些人虽然被严格管束着,却也是达不到这种状态的。

        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变。所以,一定是他们听说了什么,并且和自己有关。

        随便想想,他都猜能到罪魁祸首是慕芷晴的丫鬟小桃。

        作为陪伴少女长大的侍女,她的性格行为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主人家所放纵,从她在元宵灯会那一天敢于瞪他就可以判断出来。

        他和黄药师的事,黄慎之定然是恨不得没有发生,又怎会乱说。而以慕芷晴的身份,她也只可能将这件事对她最信任又同为女性的小桃说,而不会自降身份告知其他下人,更何况,这件事宣扬出去,固然对他和黄药师不利,难道对她就有利了?就算她不考虑自己,也要为她的父亲,她的家族考虑。再蠢的人,都想的通其中的厉害关系。

        小桃就不同了,一心护主,又是直接冲动的性格,为了替慕芷晴报复,心直口快是难免的。

        然而,这种小儿科的报复,不论是对黄药师还是他,都是无关痛痒的。前者本来就是无视别人的主,他么,要是他会在意别人的看法,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人言可畏吗?抱歉,他向来无所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