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55章 偏执

第55章 偏执

        似乎所有的男人都有一个误区,认为女人天生就是柔弱的,应该被照顾被保护着的。即使是黄药师也不例外,这是男人们潜意识中的大男子主义在作怪。哪怕他亲眼看到过对方的武力值,也会被示弱所迷惑。

        尤其,他是真的喜欢她。

        关心则乱,心一乱,才会忘记,这个女人,同样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肩膀上传来的剧痛令黄药师身形一震,冰针虽细,但是带着的力劲却不小,打入右臂之后因为炙热的血液而融化,一阵特别的寒气在手臂内泛滥成灾,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气,手臂却似被在冰窖之中,冷意透骨。

        那种极痛极寒的感觉,若是寻常人,早该因为忍受不了而放手了,但黄药师却执拗地抱住女人,甚至手臂更加用力了。

        “你——”连清面露错愕,她自是知道她出手有多重的,黄药师现在微微颤抖的右臂便是证明,他若是再不将深入骨血之中的寒气逼出,右臂就会废掉。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这将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

        趁着他疗伤的时间,足以让她再一次隐藏起来。这条路的两旁,被厚厚丛林所覆盖,要藏住一个人,并不难。

        只是,在她感到惊讶的那一瞬间,防备松懈了不少,一下子就露出几个破绽。

        一抹幽光似萤火般从黄药师的眼底悄然逝去。紧接着,他伸手左掌,按在连清的背心处,一道奇诡的真气从被硬生生地注入她的体内,震得她气血翻腾不止,经脉在在霎那间变得紊乱,尚未缓过劲来,又是两道相同真气。三股真气在体内疾速流窜,很快便运行了小半个周天,将要穴大穴纷纷锁住。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不明朗的形式便转向一边倒去。

        黄药师将连清抱在怀中,运起轻功,向着左边的丛林而去。但见他足下轻点,青色的身形便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起落于枝繁叶茂的林间。不久,便消失了踪影。

        连清安静地躺在黄药师的怀中,抬头凝视着俊美的侧容,心下十分复杂。她一向自诩心机深沉,却轻易地被同一个人连摆了两道,说不挫败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并不认为是自己小看了黄药师,不过是她从未想到青年的偏执竟到了这种程度。这一出连环计,巧妙精密,如此费心,究竟是有多执着?

        他难道,就真的不在意失去一条手臂吗?

        如果两人的位置转换,她是绝然不会如此做的。

        ——比起自己的安危,那不过只是一个男人罢了。

        可显然,黄药师并不是这样想的。

        他将连清放在一根粗壮的枝干上,调整位置,令她背靠着主杆。

        “不要强行运气。三气封穴和普通的点穴手不同,只有我用独门功法将这三道真气化去才能解开,强行冲穴,只会令你自己难受,于解穴无益。”

        这话他说得晚了,连清在第一时间就试过解穴,倒是那不同寻常的刺痛让她立刻就放弃了强行冲破穴道。

        此刻,她只能乖乖地看坐在树枝上,看着黄药师坐在她身边为自己的手臂上药,然后打坐运功。两盏茶的时间后,袅袅的烟雾从黄药师的头顶溢出,从右手臂开始蔓延的寒气被悉数化去。

        此人的内功竟然已经深厚到了如此之境,连清面上不显,心下却再一次感到了震惊。一个人的修为往往和天赋、年龄、心境有关,黄药师的年龄并不大,大约二十出头一点,即意味着,他的天赋和心境已然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说是天纵奇才也不为过,这个江湖,果然是天外有天。

        被压在心底的奇妙感觉又冒出了头,混合了骄傲、欣赏、厌恶······甚至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心动钓鳌客。连清不自在地皱了下眉,她并不喜欢这种不在掌控中的意外,尤其还是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清朗的眼眸闪了闪,涌上了一层晦涩不明的阴霾。

        她并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人与人之间,至多不过是在第一次见面时对对方产生好感罢了,如果是在第一次见面时便喜欢上了另一个人,那么,这种感情其实很廉价。更遑论,只凭着一眼,什么都不了解的感情,又能够走多远。

        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不相信自己现在的心动是因为一见钟情。

        而黄药师,竟也是完全不识得她的样子。

        难道——

        她骤然想起了挂在腰带上的圆形玉佩,那块她原以为是装饰物,却是能够辅助催眠的工具。

        看来,不是过去发生了什么?

        而是过去,她曾对他做了什么?

        还有,无极宫的冯蘅,又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谎言?

        种种谜团环绕,连清发现,过去的事,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不重要。

        黄药师收回真气之后,如墨玉般的双眸看想了一旁沉默着的连清。

        即使这个女人下手那么狠辣到差些就废了他一只手臂,他却没有任何恼怒要报复的意思。这当然不是黄药师心胸宽广似海,曾经得罪过他的人,现在的坟头长得草估计都有一个人那般的高度了。

        只是,她在他心底是不同的,

        未受伤的左臂一伸,轻巧地将对方带进的怀中。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连清径自不语。

        对一个禁锢了她人身自由的人有问必答,她自问,她的修养还没有好到这种程度。

        没有得到回应,黄药师也没有坚持问下去,只是将右手抚向女人的脸颊,悠然道,“我第一次见你时,你戴着黑纱兜里,现在,你又易了容,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模样,好不好?”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是他的手已经覆在她的下颔,轻轻地将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揭去。

        他看到了她平凡至极的面容,和倾国倾城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只是,黄药师却不惊讶也不遗憾,仿佛是他觉得她本就该如此。

        唯一不寻常的是,黑色的衣襟之上,从脖颈处开始蔓越,一直到左边脸颊,妖冶艳丽的红色莲花粲然盛放。它解释了连清为什么会遮掩自己的容貌。

        “八寒红莲。”

        修长的手指描摹着那一瓣瓣的艳红,一种熟悉的感觉的再一次涌上黄药师的心间。

        两年前,他也曾参与过那场与冥域之间的交锋,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八寒红莲和幽冥诀是只有幽冥贤者和鬼尊才能够修炼的武功。那时候,鬼尊失踪,约是死于内部之争。而对于幽冥贤者,他却没有留下什么印象。

        没想到,她还活着,竟还是一个女人。

        “我该早些进入幽冥谷的。”

        这样,就能早些见到你恐怖幽灵船全文阅读。

        尽管连清的记忆没有恢复,但是飘零江湖的一年的时间足以让她知道自己可能的身份,以及她的武功来源。只是,无论是冥域也好,还是曾经的幽冥贤者也罢,现在,都不过是武林史中,昙花一现后消逝的过往。

        “见了又如何?”

        对冯蘅,她可以坦然告知失去记忆的事,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把对方放在眼底。

        而黄药师,她则必须小心戒备,不让他察觉到她记忆上的缺失。同样是骗人利用人,黄药师和冯蘅可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

        “不过是一场水月镜花。”

        她暗示着他的所作所为到最后只会是一场空。

        “水中之月,镜中之花,是倒影。”黄药师俯首,薄唇与连清的耳际近的似乎快要贴在了一起,他用着几乎呢喃的语气回道,“而你,却并不是我眼中的倒影,真实地存在于我的怀中——”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盘旋在耳际的轻语,与那温热的呼吸一起,撩拨着连清的心智。

        旁人看上去或许觉得是一副柔情蜜意的画卷,然而女人却明白,狼装得再无害,那都是一只狼,不可能变成羊。

        黄药师是在借由揭开她面具一事来警告她,他想知道的,终会知道,结果如此,只是过程,却是取决于她的配合度。简单直白一点地讲,就是

        ——你现在在我我手上,还是听话一点比较好,如果你实在不肯听话,我自然是有的是办法让你听话。

        “连清。”

        好汉不吃眼前亏,连清虽是女子,却也懂得识时务。更何况,青年的手,已不甘寂寞地在她的脖颈上缓缓滑动着。

        “朗月风清之清。”本事疑问,在黄药师说来却似肯定,他收回手,双臂环绕再次缠回对方的腰际,“那我就叫你清清。”后一句的陈述语气霸道地表示,这是他所作出的决定,不容置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即使这个称呼让连清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此刻,也没有提出反驳的实力。

        两人在林间待了近半个时辰的功夫后,黄药师抱着连清回到了终南小道。

        原来空无一人的地方,此刻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穿着黑衣的车夫莫不吭声站在车门边,极为恭敬地拉开素色的布帘。

        待两人上了马车后,车夫坐在了前方,挥鞭,车轱辘在山道上转动起来。

        靠着柔软的靠垫,连清淡淡地打量着马车内的布置。马车的外表不起眼,车内的摆设却相当精致。层层丝绸铺地厚厚垫在下方,上方放着一张小巧的方桌,桌上的鼎炉里,清幽宜人的苏合香徐徐燃起。

        习武之人在普通百姓的眼中,大多是粗野之人。却不知,武功境界越高,品味也必然不俗。他们所见的不过是一介武夫,与黄药师这般人,本就是天地之别。

        闭上双眼,连清无奈地想着。

        明明该是不顺眼的人,偏偏他的优点,她看得到的,也想得到。

        作者有话要说:这应该算是黄药师绝地反攻的开始吧~

        徒弟的性格因为师傅的关系,向着一路黑化病态的方向一去不回头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