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67章 情不自禁

第67章 情不自禁

        “为什么要这样做?”

        待他三个徒弟离开后,黄药师才问道。

        对一个是友非敌的小姑娘招招紧逼,狠狠地击溃她的心防——这种事,怎么看,都不像是连清能够做出来的。

        当然不是指她善良得不会做这种事,那简直就是笑话。

        只因为她这样做,完全对自己没好处。作为一向以利益来决定行为的人,毫无道理。

        然而,看上去虽是如此,但是实际上,谁又知道她在想什么?

        且不论黄药师心中的疑问,连清的心里未尝没有?她低下头,望着握着碧玉箫的右手,就是这只手,在方才似是有了自主意识,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一攻一守全凭感觉做主,理智的成份少得可怜。

        这对任何人都可以算是正常的行为,与她而言,就是相当不可思议了。

        不过,若是要解释,却又是一个相当简单的答案。

        只需用两个字

        ——妒忌只因为她发现了梅超风对黄药师隐约的钦慕。

        或许是同为女人的关系,她几乎是在第一次就发现了对方的心思。本来,今日应该是一场点到为止的切磋,确实因为开场之前梅超风的眼神而改变。

        那其中蕴藏着的感情,很少很少,却真实存在着。

        黄药师并不是想不到,而是他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一来是年幼的弟子,二来又是他人的眼线,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往这方面想。更何况,连梅超风自己可能都没有完全承认这种若有似无的感情。

        偏偏自己敏感地发现了,还做出了这一系列令人的疑惑的行为。

        就在连清思考的同时,一股气息的冲撞令她的身形微窒,原来是丹田中骤然升起一脉温暖的气息,慢慢地包围起黄药师输给她的内力,然后——

        吞噬?!

        一抹璀光划过眼底,耀然即逝。

        当初在无极宫醒来的时候,她在保留着的衣服上发现了一块丝绢,上面记载了她所练武功心法的境界,最后一层只有两句话

        ——有情胜似无情,多情不若薄情

        她一直以为无法突破的最后一层,至此峰回路转韩娱之客串演员。

        一瞬间,她想笑,又想哭,千般滋味涌上心间。

        ——原来,这就是情。

        连清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她的确是爱着黄药师的。

        并非演戏,而是再真实不过的感情。

        有情胜似无情,她明白了。

        一个女人如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爱上一个男人?

        在被她遗忘了的过去里,真的是黄药师认为的那样,对于他,她从来都只是欺骗和利用吗?

        或许,黄药师早就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

        只是,他从不知道,而自己,从未领悟。

        连清抬起头,唇角微扬,一丝极淡极浅,如春风拂水的微笑隐现。

        “也许,唐朝的房夫人能回答你。”

        唐朝时期,唐太宗为了笼络房玄龄,要为其纳妾,他的妻子出于嫉妒,横加干涉,就是不让。唐太宗无奈,只得令她在喝毒酒和同意夫君纳妾之中选择其一。没想到她端起那杯“毒酒”一饮而尽,宁可一死也不愿妥协。

        然而,房夫人并没有死,因为杯中不是毒酒,而是浓醋。

        这便是吃醋的典故。

        黄药师何等聪明,一点即通。

        唐朝又有几个房夫人呢?

        但是忘记与连清的过去,重新爱上另一个女人,这样的事——

        “永远都不会发生。”

        不是他不想,而是做不到。

        他何尝没有想过将连清从记忆中抹去?何尝不知道无极宫宫主的心意?

        只是,就算冯蘅的心意比连清更加诚恳,更加真切,也全然改变不了什么。

        她已经在他的心上了,这便是唯一的答案。

        永远吗?连清眼底浮起一层飘渺的云雾。

        她是不屑永远的,因为谁都没有办法直到所谓的永远到底是有多远,这种握不住又看不到的承诺,也不是谁都能够给出的。

        黄药师不是那种浮夸的人,却在承若一个永远。

        不是他在欺骗他,而是他可以肯定他的未来,这种坚定,她做不到。连清可以预测很多人的生命轨迹,却终是没有办法预测自己的。

        她能够肯定,在此刻,她是爱着黄药师的,但是下一刻,明天,未来······她不知道,也没有把握,因为她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

        连清想,面对这个永远,她是感动的。

        然而有些事,也仅仅只能是感动。

        “我相信你。”

        是的,我相信你,只是不相信自己罢了。

        感受到青年的手握住自己的,温暖地触感令人想要沉溺在其中魔尊武圣全文阅读。

        酒不醉人人自醉突然地,这句话跃入女人的脑海里。也许,并非对方的手太过温暖,而是她自己想要沉醉。

        “告诉我,现在的你,在想什么?”

        黄药师看到一丝如晨曦般的纯然笑意在连清的面上渐渐展开,是一种比四月天更加和煦的温柔,那般清晰地倒映在如黑玉般的眸瞳之中,淡淡光辉蜿蜒流转,升出别样的美丽。

        有这样一刻,青年甚至在怀疑,他眼前的人究竟是谁,他的手握着的人又是谁?

        因为这个女人,这个比任何人都要无情冷酷的女人,是不会拥有这样真实的温柔与

        ——爱意的。

        我不是神鬼,我也是一个人。

        我会感动,也会动心。

        想起她说的话,诡谲如夜的眼底波澜渐起,沉静的心也随之生出无穷涟漪,层层叠叠,每一下,都让他的心魂为止沉沦。

        连清会骗人,能骗人。

        但黄药师的眼睛、他的感觉是无法被欺骗的。

        经过漫长的痛苦淬炼之后,他是不会再也不会被虚假的情感所蒙蔽的。

        所以,她并没有在骗他。

        这个结论或许下得太快,却绝对真实。

        这段感情已然纠缠了九年,而来自于她的心意,迟到了八年。

        一个的人生又有多少个八年?

        很迟吗?

        迟,毕竟跨越了八年的时光。

        不迟,因为它始终来临了,在他们年岁依不老的此刻。

        他倏然侧身,松开了握住她的手,将她紧紧地拥抱在怀中。

        对女人有任何期望和幻想,青年曾经以为自己做到了。然而,此时看来,那仅仅是他以为,其实,他从不曾做到。黄药师不得不承认,在被时间狠狠碾磨着神经的每一个日子每一寸光阴,他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等待有一天,她能够回头,而不是决然离开。

        就像是被困在地狱千万年,经受着重重折磨的魂魄,终于得到了释放的解脱。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词汇,能够精确又充分地表达出黄药师心中的复杂情绪。而这些千丝万缕,最终化为了一句话——

        “师傅,嫁给我,可好?”

        心脏砰然跃动,激动地令人难以自抑。

        世人可知,他们眼中离经叛道,狂傲不羁的黄药师是已怎样珍重的心意去对待一场姻缘?之前,他不提婚嫁之事,不是因为他做不到,既然人都落到了他的手上,拜堂成亲之事何以不能逼迫?

        只因为她不配,所以他不愿不想。

        ——对自己没有爱意的女人,是不配成为他的妻子的。

        黄药师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妻子两个字于他,远远不是得到了身体就足够的。

        黄药师可以逼迫连清成为他的女人,却不能逼迫她成为他的妻子,这是他骄傲被一次又一次践踏之后仅剩的尊严腹黑首席可爱妻。

        连清闭上眼,伸长手臂,环在黄药师劲瘦的腰间,轻声应着。

        “好。”

        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经不需要再伪装,一切的行为与话语都能够自然而然地做出、说出。只是令人感到嘲讽的是,初步回拢的内力随着真实与被刨开的爱意,以更快的速度源源不断地涌进了丹田之中,紧接着便在经脉之中流转了起来,开始运行大、小周天,逐渐修复着受损阻塞的经脉。

        黄药师愉悦地勾起嘴角,阗黑的眼眸浸染着和煦的暖意。他放开了环着连清的手,转而捧起她的面颊,俯身亲吻她的嘴唇。

        一个不含任何情谷欠色彩的轻吻,虔诚的像是面对着世上最值得珍惜的宝物。

        在他看来,他确实也得到了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一个月后,我们就成亲。”

        一个月后,他要让她风风光光地成为他的妻子,他要给她一场繁华盛宴。

        一个月吗?

        女人宁静柔和的目光注视青年的同时,在心里重复着。

        足够了。

        只是不知道一个月后,这桃花岛要举办的喜事还是丧事。

        她是不会为自己留下退路的人,既然已经做了,就必须切断一切不该发现的可能。

        演戏的人,要是有一天,入了戏,出不来,该怎么办?

        很简单,只要这部戏的主角死去,戏自然就会停下,而入戏的人,也必然会醒过来。

        曲素光的事,让她体会到了何为情不自禁。

        这个世上,不应该存在与能让她情不自禁的人。

        人一旦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便会有无尽的负面感情会存在。

        曲素光令她情不自禁,所以,她会因为听见他的死而感到悲伤,黄药师令她情不自禁,所以,她会因为不忍心伤害他而为难,更会因为梅超风而感到嫉妒······

        更加矛盾的是,她一方面厌恶这种情不自禁,一方面,又深深地享受这种情不自禁,左右摇摆的心境实则将她自己放在了一个相当危险的位置。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有一种预感,她对黄药师情不自禁,稍有不慎,就可能化为一场灭顶之灾。

        这是一个看似没有破绽的计谋,然而,也只是看似而已。

        这时的她不会想到,人只要有了第一次的不忍心,那么,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于后来的无数次,都将可能发生。

        就如她自己所言,她是人非鬼神。

        这世上的一切也许都能够掌控,唯独人心感情是没有办法掌控的,哪怕是她自己。

        以为有了足够心理准备就可以做到?

        冥冥之中,命运之神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我有罪,罪不可赎,望天=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2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